从杭州飙车案所看到中国社会现状

杭州飙车案是个惨剧。

在刚看到对于此案的相关报导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孟烦了在收容站里和兽医的一段对话那时的情境:兽医让孟烦了自己想办法找药,还提示他林译还有一块表。烦了反映激烈地说:“。。。那是他爹锱给他的唯一东西。。。他爹骑着车去上班,让一日本兵一枪爆了头。。。嘿!没招谁没惹谁,就是那日本兵刷好了枪想炼炼枪。。。。。”是的,谭同学没招谁没惹谁,就是因为那飙人改好了车,想在马路上飙飙车,于是就把一个理论上对社会极度有益的、年青的大学毕业生给撞死了。在此案当时现场的另一张图片中可以看到撞人者的朋友(相信也是有米叔们的儿子们)在面对着谭同学那具灵魂即将离开的身躯时,却在一旁若无其事地抽烟说笑。这又让我想到了《团长》中拿负伤的李连胜来打赌枪法的那班日本兵。日本兵的笑声让我们会觉得理所当然的狰狞,但同胞(更同是同族同是年青人)的那些笑声更让我感到心里发凉。

事发后,谭同学的朋友将此事引到了网络,一下子就激起了中国网民们的愤慨。在巨大的民意压力与社会舆论压力之下,政府的相关部门被极具中国特色地运转了起来,甚至杭州交通方面还将对此事的认定结果进行了电视直播。于是乎,飙人被刑押,对事故判负全责,当然只是以交通肇事罪而非危害公共安全罪。可以说,谭同学在中国网友的主要帮助下讨得了一个说话。但是这一个说法真的让我觉得有点后怕与心里发凉。我在想,如果此事并没有被引到网络上并受到了网民的极大的关注,飙人会不会又像几乎每天发生在中国大陆里一些事件那样,被有米叔用RMB硬生生地砸到了地铁下?然后飙人又会像无事一样,继续在市政路上飙呀飙呀,然后又有谭同学、李同学、朱同学。。。。。被他70码五米高?这很有可能!又如果,那晚飙人没有撞上谭同学,只是撞上了一个目不识几丁的农民工兄弟,而农民工兄弟也没有晓得将此事发至网络上的朋友或亲戚,那么飙人的有米叔可能又可以用若干对于他来说无关紧要的数额把这事给摆平了。然后飙人又会像无事一样,继续在市政路上飙呀飙呀,然后又有谭同学、李同学、朱同学。。。。。被他70码五米高。。。。。。敢问一句事件相关的ZF部门,如果没有网络那里铺天盖地扑向你们的正义呼声,你们会(这里不用一个‘能’字)将此事处理如此的快速和如此的相对公正吗?

此事件事发于杭州马路上,却是爆发在网络上,然后网络所盛载着强大的民意(或者可以说是民愤)又反过来影响了事件在现实社会中的发展。可以说,事情的经过与结果是中国网民的正能量推动所致。这是继“躲猫猫”和“俯卧撑”事件后,网民民意的又一个小胜利。对于这些相类似又层出不穷的事件,让本人为我族我国拥有这样的正义网民而庆幸同时,又为这些事件发展与解决最为行之有效的途径居然是相对虚幻的网络而感到悲哀。因为这些事件无情地告诉了我们,在我国我族发展的道路上有着一座冰山,一座大得可以让我们民族复兴之路触礁沉船的巨大得可怕的冰山!而且这座冰山在我们的民族复兴的必经之航道之上,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绕开这座可怕的冰山,我们必须要去面对它、并寻求解决它的办法,否则我们只是在空谈着复兴的秋春美梦。

事件的最初被加上了一个“富家子弟”的标签,相信也正因如此才令到事件在一开始受到了网民们的最大限度上的关注。于是,有些人会可能会说,这显示了中国人那种“憎人富贵嫌人穷”的劣根性。不能否认,我族的确真的有那么一种“憎人富贵嫌人穷的劣根性,但有否想过这种劣根性是什么引致的呢?有一个老党员在一次闲聊之中对我说起了前些阵子发生东北的那件公安把年青人打死的事件,他说:在事件的一开头,大家都谴责打人的公安;之后风传被打死的是官员子弟,于是乎大伙又转了口风去指责被打者的不是;后来,证实了被打者不是什么高官子弟后,人们又再一次把罪过归责于打人的公安。。。。。。在代表了特权的官员子弟和代表了执法者的公安之间,人们几乎成了可笑的“变色龙”。这说明了一种社会心态和道出了一种社会现状,而这样的社会心态和现状又是极度不建康与极度畸型的。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社会现像的出现?这样的社会现像是否又会失控地发展下去?我们应该如何去面对这样的社会现像?解决这种社会现像的方法又是什么?面对这些以上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特别是国家的撑舵者们又是否有了答案呢?

事件中,网友们的参与使我也看到了一丝的亮光。这让我看到了中国大陆社会中作为国家公民的“公民意识”已经得到了一度程度的发展并具有了一度程度的群众基础。这在官权无限大为传统的中华大地上无疑是文明和谐和以人为本的一大进步。国人已经不再像日俄战争时看俄人在中国土地上处决为日本人办事的同胞的那些国人那么的麻木了。另外,在民意的压力下快速运转起来的ZF相关部门也让我们知道了,这个ZF还是在乎民意的。这还有得救!

谭同学英年早逝,在此祝愿他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也希望谭同学的家人节哀顺变。希望谭同学的死会像孙(志刚)同学的死一样,可以推动我们的文明社会进步。那怕只是那么的一小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