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五 黑云压城城欲摧 第133章、一夜夫妻百日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阿弥陀佛,陛下,贫僧出家几十年,吃素倒也习惯了。倒是陛下虽信奉长生教,但处处为佛门弟子着想,贫僧代佛门弟子感激不尽……”福裕双手合十稽首,脸颊微红道:

“唉,出家人不打诳语,不怕您笑话,贫僧年轻时候正在长身体,加上定力不够,下山化缘的时候也偷偷吃过几次荤,随着修行的增长,心中一直有一块心结,如梗在喉……直到今天,才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几十年!心魔已去,神清气爽,善哉善哉,哈哈哈……”

福裕本来须发尽白,满额、满脸都是皱纹,今天打开心结,居然容光焕发、神采飞扬,仿佛年轻了十几岁。

“嘿嘿,你这个老不羞的,平时看起来道貌岸然的,居然年轻时这么荒唐!竟然你自己还敢承认……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贫尼就不会对外人说了,否则,看你以后怎么管教你的徒子徒孙!”净慈师太得理不饶人道。

“唉,都怪贫僧心结打开,一时高兴说漏了嘴!说吧,只要不违背佛门戒律和江湖道义,贫僧都答应你!唉,贫僧就不相信当年你年轻的时候,看到油腥不嘴馋?”福裕脸红红地说道,非常后悔自己一时口无遮拦,当着皇帝的面说出自己的糗事,现在想抵赖都没胆量。

“贫尼要你把少林绝学《易筋经》教给我!”净慈狡黠地说道。

“不行,那是少林寺镇寺神功,教给你,贫僧岂不成了少林寺的千古罪人,还不如去死算了!”福裕脑袋摇得像波浪鼓。

……

“教还是不教?”

“不教!换一种武功还可以考虑……[佛门狮子吼]怎样?”

“学那玩意干什么?呵呵,你指桑骂槐,说贫尼河东狮吼……”

“那大慈大悲千叶手怎样?”

“不行!”

……

刘华饶有兴趣地看了一会儿两个老顽童“打情骂俏”,随后朝王琦鲁鲁嘴,心想:“你两个别一开荤,就开出黄昏恋了,都这么老的人了,还是把童子之身保持下去吧。上梁不正下梁歪,别带坏了弟子,到时在皇宫生一大堆小和尚、小尼姑,加上咱的孩子,皇宫岂不成了幼儿园。”

“陛下,御医薛将仕求见!”门外侍卫一声报告,打断了刘华的思绪。

“传他觐见。”刘华手一挥。

“参见陛下、琦贵妃!”薛将仕进来行礼,然后为难地说道:“陛下……霖贵妃……霖贵妃近日情绪很不稳定,茶饭不思,经常又哭又闹。唉,为了霖贵妃肚子里的孩子,微臣斗胆,还是请陛下亲自去一趟嘉欣宫吧!”

“哦,霖贵妃怎么了?好,朕马上随你去!”刘华说完,转头对王琦说:“爱妃,你就陪两位大师聊聊吧,朕去去就来,晚上在这里设素宴,为两位大师及众弟子接风!”

“阿弥陀佛,陛下日理万机,请自便吧!”福裕、净慈和王琦恭送刘华离去。

片刻之后,嘉欣宫。

“爱妃,几日不见,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刘华一进到寝宫,朝陪着赵之霖的耶律希柔、芊芊姑嫂点点头,然后柔声问赵之霖道。

“陛下,臣妾虽然一直不懂事,不能讨您和也速儿皇后欢心,但请您念在臣妾肚中未出世的孩子面上,不要把臣妾撵回宋国!”赵之霖眨着红肿的眼睛,腆着跟冬瓜差不多大的肚子,泣不成声道。

赵之霖自去年11月奉父皇宋理宗赵昀的圣旨,前来重庆和亲,刚开始还唉叹自己红颜薄命,然而经过和刘华近一年的相处,也对刘华产生了感情,心中不再后悔埋怨了。

“爱妃,谁说朕要撵你回宋国的!”刘华勃然大怒,剑眉倒竖,指着耶律希柔、芊芊厉声喝道:“是你两个小女人在搬弄是非吗?”

“扑通、扑通”耶律希柔、芊芊连忙跪倒在地,失声解释道:“陛下,小女子等不敢!我们什么也没说……”

“陛下,您错怪她们了。臣妾是听文天祥说,父皇已经对天国宣战,并让您把我送回去……加之陛下多日没来嘉欣宫看望臣妾了,所以近日心绪不宁,希柔、芊芊是今日特地来看望我的。都是臣妾不懂事,请陛下不要责罚她们!”赵之霖连忙小心翼翼地为耶律希柔、芊芊辩解。

“哦,原来是这样。”刘华歉意地向耶律希柔、芊芊招招手,“你们起来吧,是朕错怪你们了。嘿嘿,吓坏了吧,朕等会儿送你们一人一面镜子作为赔礼!”

“谢陛下恩典!”希柔、芊芊很有教养地叩头谢恩。

“爱妃,你就是爱胡思乱想。朕才不会把你送回宋国呢,别说这次你父皇挑起战争不怨你,就是跟你有关系,朕也会看在你肚子里边的孩子份上不予计较。唉,朕这段时间没过来陪你,主要是忙得要命,一会儿主持殉国水军将士的葬礼,一会儿视察边境防务,一会儿安顿宋国过来的灾民……所以不光你这里,连皇后和琦贵妃那里都有十几天没去过了。”刘华拉着赵芝霖柔若无骨的纤手,温柔地说道。

“陛下,都是臣妾不懂事,臣妾还以为因为父皇的缘故,您不理咱娘儿俩了。”赵芝霖看着刘华真诚的笑容,内疚地说。

“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如海深]。朕哪舍得你跟未出世的孩子啦!确实太忙了,朕这现在还要过琦贵妃那边去,为少林寺福裕方丈他们接风呢!”刘华看看窗外时辰,差不多该吃饭了,所以扭头对希柔、芊芊说道:

“你俩姑嫂多陪陪朕的爱妃,朕将来一定好好赏赐你们……哦,希柔好像还没许配人家吧,心中可有如意郎君?朕一定为你赐婚……”

“陛下,快去琦姐姐那边吧,别让方丈、师太他们等急了,人家千里迢迢地赶来保护我们这些妇孺,陛下可不能有所怠慢呀……”赵芝霖看着耶律希柔脸上哀怨和尴尬的神情,连忙打岔道。

“好,朕现在就去!”刘华也注意到耶律希柔奇怪的表情,但也没多想,和赵芝霖他们点点头,带着众侍卫前往德容宫。

“唉,希柔,要不是你的生辰八字生的不好,本宫倒是愿意帮你撮合一下文副总理。”等刘华走后,赵芝霖拉着比自己小两岁的耶律希柔的玉手,惋惜地说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