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三部:沉沦与挣扎 第一百七十四章:民国一十八年(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一百七十四章:民国一十八年(四)


卫富贵和倪余诀坐在车里,直奔城里倪家姐妹的住处。冬季里天色早早就黑了下去,路边一片漆黑,只有车灯在道路上打出一片不大的明亮。


卫富贵看女人心事重重的样子,就知道她还在为蒋司令与卫富贵的隔阂而担心。不觉出言安慰道“丫头,别没有事瞎担心了,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坏。”

女人抬头瞪了一眼卫富贵“你懂什么?我只是在想二表姐!”


卫富贵听了不由冷笑一声“你不是指望我飞黄腾达么?什么叫飞黄腾达?不就是有实力有地位的人。如果我没有实力,不掌军权、财权,咱们那亲戚--蒋司令还会在意我么?有所顾忌我么?我要没有实力吧,你和你娘不高兴。如今有了点吧,你又担心咱那蒋司令不高兴。你到底要我咋样?做你男人,看来可是好难哦!”

女人心中又甜蜜又羞臊,心说司机还在前面,就在这里疯言疯语。不由暗中狠狠掐了卫富贵几把。虐待完卫富贵,心中才觉得宽敞了点。

卫富贵呲牙咧嘴承受了虐待,见女人心情似乎有所缓解,这才继续劝慰“我有了实力,咱蒋司令自然要关注。但是关注不一定非会发展成你二表姐般对立。关键在于我们对局势的把握和控制,避免矛盾激化。我这边知道分寸,你放心,我刚才不是说了,我准备回去装孙子了么?!不过你这三表姐夫没事老想扒人兵权,这如何行?到时弄得国民政府内天怒人怨,他被人群起攻之。看如何收的了场?!我不是就看到这点,担心那天他再倒台,到时咱家不是在我手里还能留点东山再起的本钱么?余诀,如果你不想彻底担心,这也简单,明天我就把军权交给他蒋某人,再把丰得利折让给你那子文表弟,换些大洋回来,咱们回家做富家翁富家婆就好了。你可以接受么?”


听男人调侃语气,女人不由一撅嘴,赌气地说“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你不是巴不得我一直陪着你么?!正好你也可以跟你军营里那个狐狸精断了关系!”


“咳咳咳~~~”女人凌厉的反击,让卫富贵不由巨咳不已


.......


两人在车中谈着事,时间过的飞快,不一会车子就回到倪余诀的住处。

车一停下,两名身手利索的警卫迅速过来打开车门,两人下得车来,一名副官递上一份卫富贵早准备好给夫人的礼物,卫富贵拎着跟着倪余诀进了房门。看倪余诀眼神瞟着自己手里礼物而泛起的酸味,卫富贵嘿嘿笑着,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戒指盒递给倪余诀,女人打开一看,一个至少五克拉那么大个的蓝色钻戒,在火光映射中,烁烁放光,女人眼睛一下乐的眯了起来,这才甩过来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


两人进的房去,卫富贵一眼就看见自己那贤惠老婆正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看着书。女人一眼卫富贵来了,赌气地起身就向自己的卧室跑去,进了房间返身就要关门,被紧跟来的卫富贵一把顶住。

倪余诀看着男人匆匆奔进屋去找妹妹,满眼神色复杂,在客厅里就听着妹妹的卧室传来男人的告饶哀求的声音,以及妹妹断然的拒绝,不一会,两人的争执声就消失了,就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客厅里已经人事的倪余诀不由略露羞意,暗恨妹妹立场如此不坚定,跺着脚气冲冲地回到自己的房子里去了。


当夜,卫富贵软硬兼施,成功说服自己夫人大致原谅了自己。但是倪余佩心里对江蕊芥蒂已生,怎么说都不愿意再回豫南。

后面几天,卫富贵一面参加军事会议,一面专程前往财政部拜会了自己的那个有名的妻表弟,期间大送礼物,又诚恳地表示丰得利商行之前的行径有所过分,此次专门来赔礼,并大方地以极低的价格,转让了不少跟其控制产业冲突的商行店铺。并约定了两家在国内市场中的各自势力范围。当天,卫富贵以诚恳地态度和巨大的利益和面子,一时间获得子文表弟的高度认可。两人当晚毅然称兄道弟地建立了酒肉关系。


数日后,结束全部会议的卫富贵说服不了夫人,无奈只能一个人回到了豫南防区。


......


一到防区,卫富贵就召集各部开会,统一了今年低调存在的思想,随后大张旗鼓通电国民政府及军事委员会,宣布二十七军主动撤销一个师的编制,并缩减其他各师兵员两成。并恳求南京政府按新的缩编编制兵额发放军饷。

虽然面子上喊的热闹,但是私下里,各部一兵未动,而暂编第一师的编练计划反而加速的推进起来。

得到了自己亲戚给的面子,蒋司令连发数道通电,夸奖二十七军积极响应国民政府动议,指桑骂槐斥责某些派系,大搞军阀行径,对抗中央,不执行裁军及防区调动命令。蒋司令的电报狂发,但是其他各部,包括被不公开点名的桂系人马,都忽然默不作声起来。

春节过完,沉寂良久的政局终于变化,冯胖子经过两面押注,分别加码,最终蒋司令给出的筹码力压桂系一头。冯胖子权衡再三,终于动作,明文发电力挺蒋司令,于是数路国民军中的中小势力看冯胖子掀牌,也紧跟冯胖子屁股后面通电支持蒋系。

桂系顿觉不妙。可惜桂系还没有来的及反应过来,冯胖子和蒋司令就联手行动,冯胖子一路人马忽然远程奔袭湘省,对在湘桂军形成战略威逼姿态。

而此时在湘省边界与桂系对峙的蒋系中央军随即趁桂军犹疑不定,发动突袭,一举攻占湘省数处战略要地,桂系人马被战略分割成数份。与此同时桂系第四集团军留在北方没有回来的四个军突然反水,而桂系在湘省部队连续出现将领被蒋司令收买倒戈的局面。桂系总部见战场局势不对,断臂求生,残余各部迅速从湘省撤退,退回老巢。

顿时,去年华夏一统的短暂和平局面瞬时打破,战争只几日既局面大变,真是:

' 风云突变,

军阀重开战。

洒向人间都是怨,

一枕黄粱再现。(1)'


冯蒋两人见围歼不可得,随即罢兵, 湘省大部落入蒋司令人马控制中。

就在大家以为事件就此结束的时候,局势不可遏制地继续变化。经过私下交涉和交易,东洋日军正式退出去年占据的济南。民党内部临时联合的几个派系,因为蒋司令再次在外交的进展和湘省得胜,势力大涨,党内平衡局面再次被打破,民党资深元老汪先生被蒋系赶下马去,民党内松散的粤系人马的一位重量级领袖被蒋司令囚禁。另一位资深元老胡先生被迫选择与蒋合作保住了位子。民党内主要权力被蒋司令一举统一。


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一系列情报传到了卫富贵的手上,军部一众人将情报汇总分析后,得出的结论让人吃惊。

根据粤省倪家来的密电,粤省本地部队被蒋收买,稹省方向龙将军也被蒋司令大收笔买通,几路人马正向桂系老巢周边集结,有围攻并彻底歼灭桂系的趋势。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虽然冯胖子之前参与对桂系的不利行动,但是私下里,情报显示两家不仅没有因此断绝关系,反而联系更加紧密。这种诡异的局面,让二十七军众人看了心里一阵阵紧抽。

虽然看不清局势的前景,但是众人都明白,随着年初裁军令所引发的民党及国民军内部派系大矛盾有了全面总爆发的影子。

卫富贵顿时有数日都缩在自己的办公室沉思。如今的局面扑朔迷离,卫富贵本能地感到了危机,蒋司令接连获胜,清除党内几大绊脚石,又在军事上占了大便宜。

但是蒋司令的局面远不如表面那样风光,为了收买桂系、粤省及稹省的军阀倒向自己,春节前,蒋司令亲笔私信一封给卫富贵,再次硬要了两千万的大洋走。让卫富贵痛心了数晚。

而随着民党党内斗争,蒋司令的大胜之后,客居信阳的马先生突然出现在卫富贵军部。马先生毫不客气,当面告知卫富贵不要因为局势表面的变化所蒙蔽,失势的党内各派此时已经联合起来,组成了改组派,一致反蒋。并且马先生隐晦地点出,联合的改组派,正在与国民军中有独立军权的各部长官串联。

马先生声言,此次见卫富贵只有两个目的,一是希望卫富贵能凭借亲戚身份规劝蒋司令一下,做人不要做的过于赶尽杀绝,二是希望卫富贵提供若干活动费用给改组派。

其实马先生还有第三个目的没有说,但是卫富贵一听就明白了,他要来拉自己入伙,就算拉不动,也要自己不倒向蒋系那边。


卫富贵虽然不耻老马也来要钱,但是军阀必杀技之一 ——墙头草功夫的首要秘诀就是两头下注,自己之前刚出两千万给蒋,如果不给改组派出钱,就变成了一头压,有违墙头草的要求。而自己北面冯胖子的实力如此巨大,自己一人是难以应付,万一他倒向改组派,自己就首当其冲,那局势就......

心中忧虑的卫富贵咬牙再出三百万大洋血本。

看着马先生背影消失在门外,想着不久前两人还纯洁地在一起讨论学问,只不过转眼之间,两人又滚进这肮脏地政治交易和勾心斗角中,今后是敌是友,谁会笑道最后?!卫富贵不禁唏嘘不已起来。


-------------------------------------------------------------

(1)主席诗词节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