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落的“玉盘”如一场婚姻祝福的絮语

"凯...你在哪?什么时侯忙完?我在去小屋的路上...."小茜边开车边打电话给凯.


"小茜我也在路上,刚忙完,十分钟就到,你小心开车,见面再说..."心喜的凯边哼着歌边开车.


"好...你也小心哦.....等你.."小茜在电话里收敛着心里的失落,她不愿凯察觉到她的不对劲......




小茜和凯是在偶然一次工作上的合作认识的,最大因素是他们都是寒迪的同学.凯是高中同学,小茜是初中同学.凯是做舞台设计的,小茜是做舞台音效的.就这样通过寒迪有了合作的机会,顺理成章俩人接触的机会多了也就成了朋友,直到后来成了恋人.


小茜听到门铃响就知道一定是凯"这么快?不是让你小心开车的吗?"递上拖鞋,接过凯的背包.


"没事,是想快点和你一起收拾我们的小屋啊....."凯幸福的样子让小茜心里很不安,欲言又止,却在心里打转:"难道真的就将自己这样嫁掉?真的爱凯吗?历历在目是凯爱自己多一些...而自己呢?全身心的投入了吗?是爱凯的才能,事业心?还是爱凯对感情的执着?"似乎找不到真正的答案.小茜一直在矛盾和自责中.


小屋的设计是俩人共同的心意,洋溢着别致,幸福,温馨.只有那个凯视为珍宝的"玉盘"好没有选好最为如意的安置,凯端望着那个"玉盘"忽略了小茜的存在.


尽管小茜知道"玉盘"对凯有着重要的意义却从没问过,谁都有心底不愿触及的角落.


等了许久,小茜打断凯的思忆;"凯想好将它摆放在哪了吗?"


"噢..还没想好,你看摆在哪?"半晌凯才回过神来.


这时门铃响了凯慌乱中将"玉盘"递给小茜,不知是凯的恍惚还是小茜的错觉,俩人瞬时都惊呆了,"玉盘"碎落了一地,凯一下面无表情很恐怖,小茜吓得也变了脸色,傻傻的呆望着地上的碎玉.门铃再次响起小茜慌忙去开门.


"怎么了茜儿?脸色这么难看?"寒迪追问着和一些同学,朋友进屋,小茜无言以对,回头望着瘫地而坐的凯更是不知所措,内疚自责的茜儿夺门而出,寒迪见此急步追去.


夜色已晚,还是感知茜儿已泪流成行,只有她自己懂得为何哭泣.


寒迪象大哥哥一样将坚实的臂膀交给了脆弱无助的茜儿,因为寒迪有着和茜儿一样大的妹妹.


"哭出来吧..你心里会还受些,别再为难自己,凯是真爱你的,找一个爱你的人是一生的幸福,而找一个你爱的人未必会快乐,相信这个你该明白,让我来给你讲一段故事."


寒迪知道是该将"玉盘"的故事讲给茜儿了......


"玉盘"是妹妹最后一封信<遗书>中托嘱给凯的祝福,"玉盘"是奶奶曾亲手交给妹妹的珍爱,是奶奶对妹妹的祈福,它伴随到妹妹最后的日子.凯和妹妹相知相恋不过一年,凯的开朗丰趣一直快乐着妹妹,而沉浸在快乐中的凯并不知道妹妹有"血癌",正是他的真爱和那些快乐的日子让妹妹幸福而自责,妹妹尝到了那些美好知足了,在最后的那些日子,她不忍让凯看到她病态的样子,也不想有一天凯伤心痛苦,无法自拔,于是编了个"国际谎言",说要去加拿大和一个爱他的同学定居,尽管凯不信,可还是见到了妹妹的那位同学,连去加拿大的护照,机票,全部证件都证实了这是事实,就在凯失魂落迫的那段日子,妹妹离开了人世.直到凯平息心境约寒迪喝酒的那晚,酒后吐真言,在醉意间得到了答案......也就是"玉盘"成为了凯今生的痛,今生的最最重要的祝福,所以凯一直珍藏着属于他的幸福.


凯能将"玉盘"摆在小屋就是为了和小茜幸福一生.


当寒迪讲完这些,小茜的触动很大.


"寒迪...可是那"玉盘"...碎了?..对不起..."茜儿心里还是过意不去.


"碎了..碎碎...岁岁平安....回去吧,收拾起碎落的玉片,幸福仍在..."寒迪牵着妹妹一样将小茜牵回了小屋.


当寒迪和茜儿回到小屋时凯被朋友们围的水泄不通,小茜忙推开人群喊到;"凯...凯..怎么了?"而看到凯那一刻她是幸福的,凯已将碎落的"玉盘"嵌成俩个人的名字,小茜已顾不得多少人在,顾不得谁是谁,一下扑进了凯的怀里痛苦起来,在场的同学,朋友都为他们幸福着红眼圈......


小茜流下了幸福的泪,就从那一瞬开始她没有了犹豫,不再自责,不再愧疚,因为她全身心的投入了对凯的爱,她可以说服自己嫁给凯.


那年的五月,在亲人,朋友,同学的祝福声中他们步入了婚姻的殿堂,那些碎落的"玉盘"就如所有人祝福的絮语永久的回荡在小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