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三部:沉沦与挣扎 第一百七十三章:民国一十八年(三)

mamimima 收藏 7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URL] 第一百七十三章:民国一十八年(三) 卫富贵见众人忧心忡忡,也不先为大家解忧,直接让马麟汇报去年一年丰得利的情况。 随即马麟做了一个简捷的发言,又提供了几个股东每人一份报表,情况显示,去年随着北伐军向北扩展地盘,丰得利控制的各路商阀的产业都得到了相当的发展。尤其北方大巴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一百七十三章:民国一十八年(三)


卫富贵见众人忧心忡忡,也不先为大家解忧,直接让马麟汇报去年一年丰得利的情况。

随即马麟做了一个简捷的发言,又提供了几个股东每人一份报表,情况显示,去年随着北伐军向北扩展地盘,丰得利控制的各路商阀的产业都得到了相当的发展。尤其北方大巴山商阀集团生意量扩展了近两倍。

在华南,倪家的产业通过外贸商行的再次掌握,再次得到大发展。尤其是丰得利的外贸行去年通过羊城口岸,意外与南洋一家商行发生了业务联系,尽然获得了南洋橡胶等几种重要战略物资的国内代销权,其提供给丰得利外贸商行物品的价格低过市面至少两成,他们只要求丰得利保证,这个商行是丰得利在南洋唯一发生业务往来的商行。马麟没想到有这样的馅饼掉下来,试做了几单,竟然赚的盆满钵满,一举把华南地区几个官办的相关进口商打压的半死。

而在蒋司令中央军控制的申城为核心的江南地盘上,丰得利通过蒋司令允诺的二种三年免税产业的特殊优惠条件,与苏省荣氏家族合股开办了规模巨大的江南织造厂,由于如今东西洋世面都很萧条,丰得利通过外贸行用很便宜的价格从英吉利国弄来一大批廉价优质的织布机和提纱机,并利用丰得利天津卫的商行,为江南织造厂稳定了棉花等原料的来源。庞大的资本,宽广的渠道,卫富贵还算丰富的人脉,以及三年免税的巨大利益,织造厂开办不到半年,既收回成本,至年底竟然又赚回一个厂子来。马麟更施展手段,联合荣氏准备将织造厂上市,虽然到现在还没有正式上市,但是按照各地踊跃的内部联系认购看来,利润几乎锁定在十倍以上。

除了这个投资, 马麟冒险进入蒋系新占的胶东地区,与当地一家最大的在申城上市的煤炭行中信商行投下了大笔银钱,合股成立一家隶属中信商行的煤炭分行。据说这家商行东北小张将军也有参股,马麟通过这笔生意与东北军小张将军搭上关系,终于将东北市场撬开了一个门缝。虽然利润没有织造厂那么厚,但是对于丰得利全国的布局又攻克了一个关键的地区。


。。。。。。


经过一系列投资汇总,扣除对国民政府的捐献和卫富贵军费开支预提,丰得利民国十七年的毛利收益依然达到总资本的一成五左右。

这些利好消息总算给刚才还有些阴郁的众人带来了些兴奋。


马麟汇报完去年丰得利的营业利润情况后,卫富贵转头就向王宝林,问了关于上次分手前王宝林提的那个赚钱机会,如今计划进行到怎么样的程度了。

王宝林听卫富贵问自己,就显得有些兴奋,不由意气风发的跟几大股东汇报起相关计划及进展情况来:

“上次倪小姐不在,我把情况大致再说明下:去年北伐前,我偶然从我们旗参银行的上层管道,听到了一个消息,在东洋日本国可能有一次巨大的发财机会。具体情况似乎跟东洋日本国的货币汇率变革有关。而且我从侧面了解到,我们旗参银行为代表的美里哥商团已经在逐次在囤积东洋日本币。当时具体情况我还不十分了解,于是我回去发动人手,四下打听,果然有所斩获,而且富贵去年在济南,缴获数份日军文件以及大量日币,更确认了我所得到情报的正确性”


"哦?是何事?“倪余诀好奇起来


“大家知道我们华夏如今是银本位货币,用的是银元。美里哥、英吉利等西洋国家是金本位的货币,他们国家的每一块钱都是可以买到一定数量的黄金的。但是日本如今却不是。上次西洋第一次战国大混战中各国禁止交易黄金,实质是停了黄金本位政策的,但是战后各国都恢复了黄金交易,等同于恢复了黄金本位货币制度,但是日本没有。他们如今仍旧禁止交易黄金。但是这样一来,别国货币价值稳定,而日本国货币没有金银支撑,对外汇率,顿时一泻千里。而且自民国九年来,日本国国内经济萧条,至今尚未起色,导致其国内军队影响力日盛。现政府官员于是在去年,在其高层内部讨论日本国恢复黄金交易的问题,也就是恢复日本货币金本位的问题。”


倪余诀为了继承家族产业,也是对金融略知一二,听闻此顿时明白了所在“你的意思就是说,一旦日本国放开国内黄金交易,其货币得到黄金支撑,将使其日元价值大升,那么我们如果在其解禁前用他国货币换取并囤积日元,到解禁后再换回外币,一进一出,那中间的利润。。。。”


马麟一下接过了话头“中间的利润大致有多少,我们可以估算,现在美里哥国货币对日元,是一比六,当年大家都用金本位时,才一比二,如果恢复金本位,汇率应该恢复到一比二附近。也就是说,今天我们一百美里哥元,可以换到六百日元,一旦他们恢复交易黄金,我们就可以用这六百日元再换回三百美里哥元,毛利两倍,去掉各种开销和必要的耗损,至少能得一倍五的纯利润!”


“对!马麟老弟算的对!如果我们出手一亿,至少拿回来两亿五。”

见王宝林这么兴奋,卫富贵谨慎地问到“现在别那么高兴,虽然我们不少情报相互印证东洋人解禁黄金这事发生的概率很高,但是是否日本人真的下了决心?我们能动用多少资金?需要动用多少资金?我们几位还是要好好商议一下。毕竟这个事是否发生,是把握在人家东洋人手里的。”

王宝林见卫富贵如此谨慎,不由有点嘲笑的跟卫富贵说“我说卫老弟,你怎么年纪不大,胆子开始变小了?是不是日本人在济南把你揍怕了?你自己缴获的日本文件和大批日元已经显示,日本军队高层里有人已经在秘密通过军队系统走私日元,并寄放在他们在北方傀儡们的手里。这已经明确显示了日本国内已经有上层人物确认了这个事必然要发生。你怕什么?如果不行,最多我们把钱再换回来。损失点开销和耗损而已。我就搞不懂卫富贵你胆子为何变的这么胆小了?”


一顿话说的卫富贵面色阴晴不定,好在卫富贵这几年,军阀厚脸皮工夫大涨,王宝林如此嘲笑他,此时面子上也不为所动。但是心底中,卫富贵左右思量半天。看着几个人满眼贪婪神色望向自己,卫富贵终于下定决心,卫富贵右手狠狠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既然各位都确认了胜率很高,那我们就好好干一票。如今我们在国内树大招风,动点什么手脚都被人盯着,赚不到大钱,只能出国打洋人门的主意了。现在我宣布:第一:这个计划由王宝林利用在旗参银行的便利进行操盘,由马麟辅助你。今年除了军费预提和必要的开支准备,集中所有的资金,囤积日元。注意,这次我们要玩就玩大的,一旦老王你确定了日本国黄金开放的准确日期,在之前,要麻烦你利用我们囤积的日元做抵押,再问你的银行申请一笔大额的贷款,一次性全砸进去。他妈的,济南老子吃的亏,老子这次一次连本带利全给你弄回来。第二,马麟你除了配合老王的计划实行外,今年你要在国内市场上弄点花样出来,不要让我们丰得利显得突然太沉寂了,要显得跟正常一样。哼哼,如今我们丰得利有一点表现不正常,就被不知道多少路人左探右查,必须要弄些假象,必要时,声东击西也是必要的。第三,余诀,马麟和老王今年可能压力比较大,你在政界看能否少动动,一是让你那三表姐夫也安心点,二来抽空帮着马麟管理下丰得利。必要时替丰得利出头,干扰下国内那帮探子的视线,给老王他们赢得时机。我么,听蒋司令的话,装孙子,看来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几个人听了卫富贵的安排,不由都点了点头!


这时马麟忽然想起了什么,轻声问卫富贵“还有件事,需要跟卫老大你报下,前两个月,你家有房亲戚找上门来。”

“蒋司令?”

“不是,是蒋司令的妻弟!”

“哦!是那个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兼中央银行总裁?!”

“是!主要原因是我们的不少行当跟他手下掌握的民党的产业有所冲突!尤其南面我们打开南洋的贸易口子,对他冲击很大。”

“哦?看来他吃亏了吧?!他来是求饶还是威逼?”

“软硬兼施。他让我转给话给卫老大你,不要一家吃光,既然是亲戚,面子上要过的去。”

卫富贵听罢沉吟良久,这才再次开口“既然如此,就拿他做文章,他不是要面子么?呵呵,我们就给他面子,马麟,一些跟他控制的产业有冲突的,包括一些不太赚钱的,这次都用优惠价格抵给他,南洋的这个路子虽然要保持,但是最好跟他分一下国内的地盘,让他面子上赚多点。你要注意,这次要轰轰烈烈地做给世人看,让大家的视线都吸引过去,我们也顺便集中点现金,同时正好掩护老王的行动!”

“好!”王宝林和马麟同时叫好。

卫富贵转头就跟倪余诀说道“这是你家亲戚,但是你在咱倪氏的角度上,应该知道分寸吧?!”


女人听了沉默着点了点头!




。。。。。。


会谈结束,大家在庄园中吃了晚饭,这才各自撤离。卫富贵叫住倪余诀,说要跟她回家去看自己的夫人。

两人上了汽车,在另两辆汽车的护卫下,向城里倪余诀的住处开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