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第四位妻子叛徒之谜

liu66391 收藏 2 2454
导读:第四位妻子叛徒之谜 会员 水师军品2 发帖于 中国历史 2009-05-16 评论3条 浏览3258IP 朱德的第四位妻子是出卖罗亦农的叛徒      朱德元帅是全国人民敬爱的领导之一,他一生中曾经历过六次婚姻,其中第一位和第四位妻子都很少提及,也许出于为尊者讳吧,在有关的传记中,也很少述说。史沫特莱的《伟大的道路》一书,是朱德口述的一本传记,都没有这两个女人的记述。朱德笫一个妻子,据余玮的《敦厚朱德》中载,是在一九0六年九月在老家仪陇结婚的,女方姓刘,是朱德大舅的女儿(朱德

第四位妻子叛徒之谜 会员 水师军品2 发帖于 中国历史 2009-05-16 评论3条 浏览3258IP 朱德的第四位妻子是出卖罗亦农的叛徒





朱德元帅是全国人民敬爱的领导之一,他一生中曾经历过六次婚姻,其中第一位和第四位妻子都很少提及,也许出于为尊者讳吧,在有关的传记中,也很少述说。史沫特莱的《伟大的道路》一书,是朱德口述的一本传记,都没有这两个女人的记述。朱德笫一个妻子,据余玮的《敦厚朱德》中载,是在一九0六年九月在老家仪陇结婚的,女方姓刘,是朱德大舅的女儿(朱德养母姓刘)。这是一次没有爱情的婚姻,是由家长包办的婚姻。






第四位妻子是贺治华,。贺治华,又名贺稚华、贺稚王番,四川人,四川开江县女子中学教员。有关她的资料较少,也比较矛盾。尤其在她与朱德相识和结婚的时间上。但有一点是共同的,贺治华的兄长是朱德部属和好友,是他介绐贺治华与朱德认识。有资料显示,贺治华是一九二0年在云南的盐津县与朱德结婚。在余玮的《敦厚朱德》一书中,也记载为“朱德与贺治华在滇边盐津县结婚”。这年正是朱德作为护国军旅长带队驻防于泸州,盐津与泸州相隔不远。在一九一九年秋天,朱德把代炳和代钧两个弟弟送进旅部军事训练团,准备走上飞黄腾达之路。年底时和川东的军阀打了一场激烈的仗,他立刻把两个弟弟任命为下级军官送上战场,最后战死沙场。两个弟弟战死,给朱德以沉重打击,他开始抽鸦片烟以排解心中的苦闷。这是一个充满屈辱和犯罪感的时期。可能就在这个期间,朱德和贺治华结婚了。也是在泸州,在笫二个妻子萧菊芳病逝后,为了抚养儿子,他在一九一七年底和陈玉贞结婚。





但朱敏(朱德和贺治华之女)在《我是元帅爹爹的平民女儿》一文中说,朱德是在上海认识贺治华的。这时间,应是一九二二年六月以后,至九月初的事。一九二二年九月初朱德和贺治华等友人同乘法国“阿尔及利亚” 号轮船离开上海到法国。有资料显未,他们是在德国和法国结婚。婚后不久,他们情感出现裂痕。朱敏在《我的父亲朱德》一书中载:父母在德国共同学习,共同参加革命,但母亲的思想发生了很大变化,她和爹爹虽然生活在一起,可心却越离越远,直到最后完全离开爹爹。





一九二六年九月朱德按党决定从莫斯科回国参加革命,贺治华留在东方大学学习。朱德走后,贺治华就与何家兴同居。何家兴,四川人,当时从法国到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对于贺治华,杨子烈(张国焘夫人)的《往事如烟》一书中说,贺生得的确妖娆,柳眉杏眼,怒中带笑,愁中见喜,见了高级负责者,热得像团火。





《真正将门之后朱德外孙朱成虎少将》一文中载:贺治华在当年中共留俄学生中,很出风头。她在德国与法国时与朱结婚,同朱到莫斯科,不久传出贺的大胆豪放,与这个好、那个好。相形之下,朱当时比较老实,朱贺争吵,同志们都同情朱德。





贺治华叛变出卖罗亦农事,发生在一九二八年四月十五日上午。罗亦农,湖南湘潭人,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组织局主任。这天上午,罗亦农和*来到设在戈登路中福里的中央机关处工作,工作完后,*按地下工作规定先离开,从后门走出到弄堂口时,习惯地看了一眼街边的修鞋摊,这是中央特科(相当于后来的中央警卫团)设的警戒哨,只见那修鞋匠作了一个不易察觉的手势,*知道出事了,他只好匆匆加快步伐消失在人流中,前后相差一分钟,罗亦农被捕了。*立即报告了周恩来。当日周恩来立即召集特科的陈赓等人开会,通报了这不幸情况。听完周恩来介绍的情况,陈赓等人立即断定,贺治华和何家兴是叛徒。周恩来说,“当初我也曾做过这种判断,但是同志们,请你们负责任地想一想,这件事关系到何家兴和贺治华两人的政治生命呵!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会上,周恩来指示陈赓:一、通过内线查明真相。二、立即将何家兴、贺治华转移到安全地方,并严加监视,但不要惊动他们。





很快就从内线得到确切消息,叛徒就是贺治华、何家兴。在四月十五日早上,贺来到公共租界巡捕房政治部,自诩手中有三百五十多个共产党员名单和地址,条件是三千美金和二张让他们想去的国家的护照,并为他们保密。为了证实她所言真实,可以在今天早上让巡捕房抓到罗亦农。原来贺治华和何家兴在一九二七年夏天回国后,分到上海中共中央组织局,在罗亦农领导下作秘书工作,所以知道罗的行踪。贺治华之所以背叛革命,除了对革命悲观失望和贪生怕死外,她素来贪图享受,到上海后经常出入酒楼舞厅,每月二十多元的生活费,根本不够开支。由于他们不守秘密工作纪律,经常外出深夜才归,多次受罗亦农的严肃批评,因而怀恨在心,想以出卖同志的生命来换取敌人的赏金,以便远走高飞过起享乐的生活。






四月二十五日清晨,一队迎亲队伍来到贺的住宅前,在猛烈鞭炮声中,中央特科的红队(锄奸队)冲入贺房中,迫其交出手中党员名单后,开枪打死了何家兴和贺治华。但后来贺治华没有死,只被打瞎了一只眼睛,给国民党送到医院救治。本来红队还要到医院干掉贺,但由于国民党特务看守很严,没有机会下手,再加上党员名单已夺回,贺已难作祟,故铙她一命。





对于贺治华的结局,据《邓颖超传》载,贺治华后来回到四川老家,又嫁了人,在解放前病死。《中国高干子女沉浮录》一书载:贺回到四川开江县,和后夫又生了两个女儿。一九三八年,“宁杀错一千,决不放过一个” 的国民党反动派,一天突然追捕而来,把贺从房里拖出来,当着她两个女儿的面,在院子里把她残暴地枪杀了。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