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门惨胜的悲剧莫重演

SHENYONGQUAN 收藏 0 2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由北京军区政治部、北京电视台、云南电视台等联合拍摄的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下称《我团》)近日在乌克兰捧获「共同胜利」国际影视节竞赛一等奖之外,又获得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大奖的四项提名,包括最佳电视剧、最佳导演、最佳编剧和最佳男演员提名,代表中国电视剧的一流水平。首轮播出收视率显示,《我团》在不少地方收视第一,可见该剧叫好又叫座。


《我团》的故事发生在一九四二年的抗日战争苦难中,敌强我弱,中国军民浴血奋战保卫滇缅公路战略运输生命线,决战于怒江畔的南天门要隘。自称是川军团副团长的龙文章,率领一班由各路溃兵组成的「炮灰团」,阴差阳错成为南天门血战的主角。


平心而论,「炮灰团」命中注定是牺牲品,但龙文章和战友北平人孟烦了、军医郝兽医、湖南兵不辣、书生军官阿译、东北佬迷龙、豆饼、要麻、蛇屁股、康丫等一路过关斩将,九死一生,结成刎颈之交。他们是货真价实的民族英雄,不怕死,只怕成为中外高层的政治筹码,死得冤沉海底。


只因为川军团不是嫡系,又是没有番号的双料溃兵,不论在英国盟军眼里,还是在正牌师长虞啸卿手下,都成为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私生子,在战争中注定是被牺牲的炮灰。


虞啸卿计划孤注一掷拿下心腹之患的南天门,但日寇已把整座山打造成火网纵横的堡垒。龙文章潜入西岸,在日军阵内绘制了南天门工事图,找到南天门防务的死穴,但他爱惜炮灰团的每一条性命,不忍用自杀式的方法攻克南天门:他最崇高的理想是带弟兄们活着回家。可惜在军头政客的棋盘上,「炮灰团」只是可以用来“保车”的“弃卒”。许诺两天杀到的援兵,20天还在隔岸观火。连美军联络官也一块陪葬,内斗内行外战外行的中国劣根性丢脸丢在盟军和日寇面前。67年后发了财该立品的中国人,和一辈子发不了财的中国人,都值得反思。


《我团》是平民百姓的剧。在和平建设的今天,全国劳苦大众可以出卖廉价劳力,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是掌握生杀大权的领导也请善用中国两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和三十万亿元人民币GDP的血汗钱。


《中央軍委關於進一步加強軍隊高中級幹部作風建設的意見》是完全必要的,非常及时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