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钱的中国人 国内油价和过路费双超美国

韦晓宝 收藏 1 127

超英赶美,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就是我们的一个梦想。今天,我们猛然间发觉:成品油价格、高速路收费双双超过美国了。

上周五,国家发改委公布国内成品油调价机制,有关负责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与中东产油国和美国部分城市的价格相比,我国油价水平要高一些。

请注意:一个是“美国部分城市”,一个是“高一些”。似乎美国各地油价悬殊很大,或许有部分城市和我们的油价一样高。恰好手头有4月28日《上海证券报》,一篇谈油价的文章说:“实际上,中国成品油价格已高于美国2元左右。从美国能源管理局网站上,我们非常清楚地找出目前美国的官方油价——汽油价格1加仑200美分左右,1加仑相当于3.785升,若按照美元和人民币1比6.83的比价折算,那么美国汽油价格大概每升相当于人民币3.6元,而且是含税价。”现在北京的97号汽油最高5.9元人民币,即使按每升高出美国2元人民币,也已经高出30%以上。

除了油价高于美国,收费高速路肯定也大大高过美国。上周,我国交通运输部公布,在我国现有公路网中,95%的高速公路、61%的一级公路、42%的二级公路都依靠收费公路政策建设。也就是明明白白告诉人们,95%的高速公路要收费,且要长期坚持下去。根据我的了解,美国是95%的高速公路不收费。或许我的了解不够准确,请读者找有关部门再核实一下。但是,我可以斗胆地说,我们的收费高速路绝对是世界第一,超过美国的收费高速路是毫无疑问的。

除了收费高速路数量上超过美国,收费之高也大概是世界之最。四川泸州货车司机罗诚粗略算了一笔账,总重25吨的货车,从泸州到广州的过路费要收五千多元。具体如下:泸州到重庆,210公里高速路,500多元。重庆到贵州贵阳,240至250公里高速路,1000元出头。贵阳到都匀,130至140公里高速路,近500元。都匀到新寨,130至140公里,修路暂不收费,修好要好几百元。新寨到广西河池,100公里二级路,两个收费站,各20元。河池到都安,110公里二级路,一个收费站,20元。都安到宾阳,20公里高速路,35元;100公里二级路,一个收费站,18元。宾阳到贵港,100公里二级路,一个收费站,18元。贵港到梧州,200多公里二级路,5个收费站,4个18元,1个22元。梧州到广东三水,200多公里一级路,6个收费站,2个35元,4个20元。三水到广州,40公里高速路,75元(南方周末5月7日)。很多年前,我去过美国,见过收费高速路,没见过这种多如牛毛的收费站,更没有见过这么高、这么多的收费。

很多到过美国的中国人发现美国的物价便宜,甚至许多中国商品到了美国比中国还便宜。其实,只要我们的油价与美国一样,收费高速路也像美国一样,我们的所有商品价格也能大幅度降下来。美国人均收入至少是我们10倍,又没有高油价、高速路收费的高运输成本之苦,他们自然可以享受到物美价廉的商品。我们要拉动内需,高油价、高速路收费非降下来不可。

油价国际接轨的陷阱

国际原油价格在经历了2007-2008年过山车式的剧烈震荡之后,低位的态势又开始重新显得有些躁动起来了。按照政府公布的“以20天为周期进行评估”的调价规律,再看一下近期国际原油期货的表现,显然现在又到了新一轮油价调整的时期。人们早已预期到油价可能又要上调,在华南地区成品油价格悄然上涨,已向社会大众发布了一个强烈的涨价信号。

实际上,中国的成品油价格已经高于美国2元左右。从美国能源管理局网站上,我们非常清楚地找出目前美国的官方油价——在美国,汽油价格是一加仑200美分左右,1加仑相当于3.785升,若按照美元和人民币1: 6.83的比价折算,那么美国汽油价格大概每升相当于人民币3.6元,而且已经是含税的价格,比我们国内低2元人民币。

为什么还要继续掉高价格呢?难道真的是中国在经济实力蓄势发力超过美国了吗?如果真是如此,我们应该好好高兴一下,也会欣然接受经济繁荣所带来的经济高价。对于每个熟知经济学的人来说,都明白这么一个道理:所谓的“经济繁荣”就是即使处于高价位仍能保持旺盛的市场需求量,并由此带动其它一系列产业的持续发展。也就是说,均衡的高价实际上是经济繁荣所必须付出的一种必要代价,或者说是繁荣使然的一种结果。但如果不是代价呢?那么,中国的高油价究竟是什么因素造成的呢?

很显然的一个判断是,从计划体制中传承下行政管制影子的影响。作为经济体制中的重要生产要素,刚从计划经济体制中转型而来的中国成品油定价机制,当然多多少少有些管制的痕迹,具有高度行政垄断的管制特性。因此,很多人都认为造成中国目前高油价的主要原因还在于高度垄断的行业性质。当然,不会是经济繁荣所致的高价。所以,如果能与国际油价挂钩,那么一定能取消我们与美国人的这种油价差距。于是,便萌生了现今与国际油价波动挂钩的定价机制。按理说,一旦启动国际油价挂钩机制,我们就应该能享受到美国人的低油价了。但实际情况似乎恰恰相反,美国人的油价在下跌的时候,中国的油价涨价机制正在悄然启动。

再细究一下,现行与国际油价挂钩的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存在一个致命的陷阱:那就是这一油价的国际挂钩机制的变动幅度和实施时间,变动幅度和实施时间可能要比是否挂钩重要得多。只要实施得不够准确,或者实际不当,很有可能会造成比不实施更加严重的后果。这关乎着国内油老大、民营小油企与广大消费者之间的切身利益。

尽管作为高油价的直接受益者并没有直接的国际定价能力,也没有国内的调价权力,但足够大的公司规模和院外游说能力使得他们具有比其它消费更强的谈判能力。这样,也使得他们在实施机制上具有更大的主动权。早在2005年国际油价开始涨价之际,失去暴利和政府管制的双重压力下的油老大就开始提议发改委要尽快启动与国际油价挂钩的成品油定价机制,引发国内各界的一片热议。这是一个看似唯独对油老大不利,而其他各方均有利的方案。为什么油老大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对于这一点,我们在之后的政策制定过程可见其用意。其实,国内成品油价格与国际挂钩的方案早在几年前就基本定稿,不过迟迟未得到实施。而国内两个油老大以国际原油价格暴涨为由连续上涨数次,而且一致认为现在中国的成品油价格并非全球最高的,仍有一定的上涨的空间,真是不到“世界第一”誓不罢休。

尽管在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上涨已开始商议国际挂钩方案的时候,但两油老大并不会真正实施这一国际挂钩方案。原因很简单,国际油价上涨的压力他们是可以通过对发改委相关部门的游说来转嫁给消费者的,而当国际油价下跌时他们显然是不太愿意调低价格,但此时受制于公众压力之下的管制部门还是要求他们下调价格。因此,这一国际挂钩方案的重点是针对国际油价下跌时。在上涨趋势的60美元价格实施这一国际挂钩机制,与下跌时的60美元价格是完全不同的。当然,油老大也不会傻到147美元每桶的时候来实施这一方案。理性而且有力的油老大一边在抱怨声中,一边在不断涨价声中挺过了第三次石油危机。国际油价一路暴跌到40美元每桶左右见底。本应该下跌的国内油价却在争议声中的燃油税改革非但没跌反而有所上涨。接下去,搁置已久的国际原油价格挂钩方案突然启动。国内油老大终于在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感觉实施的最佳时机已经到来。对于眼前这一国际局势来说,国际油价已经不可能再低于40美元,更不用谈2003年时的20美元。这意味着,这一机制的实施使得本已虚高的国内成品油价格只涨不跌,此时要实现世界第一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很显然,这个看似对油老大不利的方案,只要实施时机窗口妥当,他们完全可以反败为胜,夺得主动权。同样,一个看似对社会大众有利的改革方案,却在实施时机谈判的失利使其几乎成为一架“大屠杀”的血腥机器。尽管这在传统的经济学研究是匪夷所思的,但现代的新制度经济学已经在此基础上走得更远,利益集团的刚性和谈判能力使得那些有利的制度安排很容易沦陷为比原来更恶劣的制度,只要在一些细小的,不太会被大众所关注的细节上做手脚即可。这也正是世行经济学家威廉·伊斯特利在《在经济增长的迷雾中探索》一书中不断提醒我们要特别小心的制度改革要点。

当然,这些辩护并不是要牺牲国家战略安全而成全小我的私利,我们真正担心的是一旦油价上涨,接下去会引致煤、水、电等一系列资源性产品上涨的恶性循环,而这些价格的上涨虽然无关于CPI,但极大地扼杀了中小企业的生产动力和消费者的消费能力,这无疑是不利于我们处于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与政府的大规模救市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那么,接下去我们要再问的问题也是非常清楚了:在经济危机救市的背景,我们应该先救助中小企业的生产能力,还是这些国有垄断行业的利润呢?孰重,孰轻乎?

油价涨亏 油价跌还亏

石化双雄业绩冰火两重天,居然是因为同一个原因;中石油对此解释说,自己的上游业务是其主业,即原油的勘探与生产,而中石化则以炼油为主业。简单理解,一个做原材料一个做加工,原材料降价自然一个亏损一个盈利。那去年油价大涨,为什么盈利会下降呢?中石油依然有话说:“与国内成品油价未与国际油价挂钩有关”。

去年,纽约原油期货一路狂飙至147美元/桶的历史高位,有专家粗略计算,2008年国际市场平均油价为97美元/桶。而中石油2008年年报显示,去年中石油每桶原油的平均售价为87美元。这使得原油勘探生产板块创历史最好纪录,与炼油业务此消彼长之下,虽然较2007年利润下滑,但仍然成为“亚洲最赚钱公司”。

尽管如此,中石油在去年前三季度却把炼油亏损时时挂在嘴边,号称“国内成品油价格在6月份调价前仅相当于原油78-80美元/桶”,高喊国内外油价严重倒挂、特别收益金起征点过低,对其主业盈利大增只字不提,频频向国家申请调价和补贴。

在国际原油“熊市”运行期间,国家发改委对成品油定价实施新机制(即按照国际油价,持续20天日均涨幅降幅超过4%,成品油价格就要考虑上调和下调,并以一定时期内国际上几种原油价格的平均水平为基础,加上国内平均加工成本、税金和适当利润确定),使得国内汽柴油价格与国际油价“有限”接轨,炼油企业终于摆脱多年以来形成的政策性亏损,中石化今年一季度业绩即受益于此。这次,中石油不再喊“倒挂”,开始拿出主业来哭穷了。

因此,对大众而言,成品油价与国际油价挂钩,不外乎同涨同跌,但对于中石油来说,理想状态下的“有效”对接恐怕是“单向”接轨才是,也就是国内成品油价急涨缓跌。

惟一与油价和业绩无关的是,中石油今年一季度雇员酬金成本为148.90亿,较去年同期增加10.84亿元,罔顾一季度CPI同比降0.6%的事实,中石油给出的理由是在此期间物价水平上涨。这延续了他们去年薪酬支出620.65亿元同比增11.7%的良好趋势,也延续了去年“物价上涨”的理由。

油价涨,炼油业务亏损;油价跌,采油业务亏损。物价上涨,涨工资;物价下跌,还涨工资。垄断巨头之威,一至于斯。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