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光绪传奇 正文 第五章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魏爱林 收藏 0 6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4.html


第五章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帝六年六月,幸于御花园,宫奴护卫不力,致使龙体受损,东宫大怒,杖之。翌日帝醒,东宫慰之,恩准停学数日,伤愈帝惟慎行慎言恐问责于长春宫。朝堂议新疆事,朝臣各抒己见,纵说纷纭,割地赔款之论盛气,帝怒,拍案而起,怒斥群臣,两宫与群臣皆为大惊。当是时也,帝尚未亲政,不可理政,庆亲王以祖制斥之,帝据理而争,然东宫圣裁,准恪靖侯所奏,拜之为钦差,据英俄,收新疆。叶赫纳拉氏贪恋权位,今见帝少有英气,以现明君之姿,故其欲废帝而改立新帝,帝无奈惟谋定撤帘还政,尊东宫除西宫,重贤臣罢小人,兴大清拯兆民,逐鞑靼废条约之计,自此帝以少年之身懈后之责而独负祖宗江山之任,独掌乾坤,乾纲独断以兴大清。

---------------------------摘自清史《清德宗帝传》

光绪刚一说完就知道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慈禧听到自己的这番话后,她一定不会轻饶自己,再将自己叫到长春宫去好好训斥一番那都还是轻的,她是绝对不能容忍大清出现一个不听她使唤的皇帝,更加不愿意大清出现一个强硬的皇帝去夺回或分享她手中现有的权利。慈禧看到自己现在的这番表现后,她一定对自己会起痛下杀手之心,除掉自己这个已经渐渐长大却又不听她使唤皇帝而新立幼帝,好保全她的权位不受威胁。现在的自己虽然不会像历史中的那个光绪一样,直到被慈禧囚禁至死都不敢绝地反击一下,但是自己现在尚未计划好该如何除掉慈禧的方法,而慈禧只需随便动动手指头就能轻易捏死自己。

想当年同治皇帝不就是因为没有听慈禧的话,册立慈禧喜欢的员外郎凤秀的女儿富察氏为皇后而册立了慈安太后中意的侍讲崇绮的女儿阿鲁特氏为正宫皇后。就为此事慈禧感到非常生气,认为亲政后的同治皇帝已经不再她自己的掌控之中了,为了保全她自己的权位,同治皇帝生病时慈禧却没有让太医全力医治。最后年仅20岁的同治皇帝就驾崩于养心殿了,但是此时同治的皇后阿鲁特氏却怀孕了,慈禧太后害怕皇后阿鲁特氏生的男孩,将来会缵(zuǎn)承大统,她自己就成了太皇太后而不能再垂帘听政了,所以同治的尸骨未寒,慈禧就将阿鲁特氏逼的上吊自尽了,而立同治堂弟兼姨表弟当时年仅四岁的载湉(tián)继承皇位,慈禧自己也就能继续垂帘听政独揽朝纲。现如今已渐渐长大但是尚未亲政的光绪就表现出如此强硬的态度,怎么能不引起慈禧的忌恨,连她的亲生儿子和怀着她的亲孙子儿媳,慈禧为了权利都不放过更何况光绪了。

坐在光绪九龙宝座右边的慈禧看见光绪今天的表现,心中感到非常不满,心想:“为什么哀家的亲生儿子不听哀家的话,自己一手扶上皇位的外甥兼侄儿又不听哀家的话呢?”坐在帘子后面的慈禧此时的脸色显得十分阴沉,听见光绪还在继续对新疆问题上表达自己的看法,出声呵斥道:“皇上你大胆,大臣们正在议论国家大事,你小小年纪你懂什么呀?就敢胡乱训斥朝廷重臣,李莲英你还不快扶皇上回来坐好。”

无任何功劳而被慈禧太后封为铁帽子亲王的庆亲王奕劻,是慈禧集团重要的成员之一。按大清的祖制,非军功、非特旨不得赏给亲王世袭罔替,配享太庙的王爵。但是,慈禧主政后乱了祖制,恭亲王、醇亲王、庆亲王这三位亲王都被赐予了世袭亲王的荣耀,前两者倒是身份渊源有所不同,唯独这位庆亲王奕劻是个顶顶无能之辈,又是贪财亡命之徒,而且,是远支贵族。历史上就是他私相授受,最后让袁世凯钻了空子,时人皆称他为:庆记公司,把国家当儿戏。 听见慈禧训斥小皇帝,他连忙出班奏道:“皇上您尚未亲政,应用心读书,早朝时应学习听政,向两宫太后学习处理国事,待皇上大婚亲政后方可下旨处理国事,皇上您还未曾大婚,不可干涉朝政,皇上此举有违大清祖制,是大不敬”。

一时间朝中慈禧一派的大臣纷纷出班强谏,言语中都在严厉指责小皇帝有违祖制,用来讨慈禧欢心。丝毫不顾忌光绪是一国之君的身份,是他们的万岁爷,朝堂上的气氛顿时变得十分诡异。光绪前世虽然也是个学历史的研究生,但是他什么时候那经历过这种场面呀?更加令他没有想到是,因为自己义愤填膺的一番话就惹来这么多大臣攻击,看来自己还是太嫩了点,也小看了慈禧在朝中的势力。光绪也没有理会前来扶持自己坐回龙椅的李莲英,一个人呆呆的站着,完全不知该如何收场。

慈禧心中暗笑不已,也不阻止庆亲王奕劻等大臣对光绪的指责,慈禧从帘后看了看醇亲王奕譞,见他站在殿下,全身抖抖索索的,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慈禧心想:“你这只小猴子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休想逃不出哀家的手掌心,哀家都要看看现在还有谁敢为小皇帝说话,谁要是敢让哀家一日不痛快,哀家就要让他一生都不痛快。”

慈安太后在一般的情况下,都是像一座观世音菩萨像一样坐在帘子后面不动声色,任凭慈禧在朝堂上法号司令,可是谁也不敢像轻视小皇帝一样小看这尊不说话菩萨。慈安太后她自己没有子女但是她对不是他自己亲生的同治和光绪都同样疼爱有加,对同治不理国事、贪恋女色感到失望,对同治皇帝的早逝更是伤心不已。今天朝堂上所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她心里既为光绪有胆量逾制训斥李鸿章的举动感到吃惊,又为他在新疆问题上有他独到的见解感到欣慰。如今见大臣们一个个都纷纷出言难为小皇帝,弄得这位大清国堂堂的一国之君居然下不来台,气得掀开帘子从后面走到朝臣前面站定,揽了揽光绪的小肩膀朝下面站着的群臣大声申斥道:“你们好大的胆子,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皇上,有没有哀家,有没有我大清的列祖列宗。”

“臣等不敢。”群臣看见慈安太后气得凤冠倾斜珍珠乱抖而去不扶正凤眉怒瞪,脸色煞白、语气非常严肃,忙跪地请罪道。

“你们还有什么不敢的?你们是不是认为我们孤儿寡母的好欺负呀!你们现在是不是还要说哀家有违祖制,不该掀帘而出呀!嗯!皇上再小他也是你们的主子,是你们的万岁爷,是咱大清的一国之君,你们竟然敢如此这般对待皇上,这就是你们侍君的方式,自古以来都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你们平日里所读的圣贤书都读到那里去了。”慈安太后还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在朝堂上怒斥群臣,她发动天雷地火让跪在地上的有些官员双腿都在发抖。

庆亲王奕劻身为铁帽子亲王,并没有像别的大臣那样有太多的顾忌,况且作为慈禧的最主要心腹爪牙之一,现在的这种情况下慈禧不便出面,他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奏道:“回太后,皇上未大婚亲政前,不能乾纲独断,掌管朝廷事务,此乃我大清太祖太宗留下的祖制,就是皇上也得遵从”。

“庆亲王你可是要告诫哀家,认为哀家也不遵祖制,叫哀家闭嘴吗?哀家和皇上倒是盼着你们这些亲王贝勒,文武大臣们能为国排忧解忧,可是这件事你们都议了这些天了谁可曾有好主意。”慈安听了庆亲王奕劻话后,牵着光绪的手走下丹陛,走到庆亲王奕劻面前指着他说道,说完不待奕劻回话又转身朝其他的大臣问道:“你们是不是也和庆亲王想的一样呀!认为哀家此举有违祖制呀!嗯!”

慈安太后现在就像是一只老母鸡一样为了护着光绪,连满朝文武大臣跪在地上磕头她都置之不理,还将铁帽子王奕劻给当面驳斥了,这时候谁还敢忤逆这位平日不说话却真正掌管着大清国的慈安皇太后,都连忙磕头道:“微臣不敢。”

“都平身吧!”慈安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完就牵着光绪的手重新走回丹陛上说道:“来人,传哀家的懿旨,庆亲王奕劻目无尊长,出言顶撞君父,罚俸三个月,罚在自家府邸内好好重读圣贤书,一个月之内不准出门。”慈安太后的一句话就将一个铁帽子亲王给办了,足以说明慈安太后虽然平日里不动声响,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句句都管用,她根本就不用征求坐在一旁的慈禧的意见,就因为她是咸丰皇帝的正宫皇后而慈禧仅仅只是咸丰帝的一个妃子,慈禧永远都只能站在她的下面。

此言一出仿佛是谁在朝堂上扔了个炸弹,可是此时谁也不敢说半个不字。慈禧一派的官员更是紧闭双嘴,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去触慈安太后的霉头,慈禧虽心有不甘可是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皇上快回去坐好,皇上你还没有亲政呢?不能乾纲独断随意下旨,还是听听大臣们的意思,知道了吗?”慈安处置了庆亲王奕劻后俯身对光绪说道,语气与刚才完全不同,如果说刚刚对大臣们的态度是雷电交加,狂风骤雨,现在对光绪是和风细雨,百般呵护。显然她对刚才光绪的那番言论感到很欣慰,就像是一个母亲见到自己的孩子有出息了那样。可能是她还想看看光绪能否还有更好的表现,想给他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慈安太后转身对恭亲王奕道:“六叔,你是首辅军机大臣又是皇上的六叔,依你看皇上的话有没有几分道理”。

“回太后,微臣认为皇上的见解很有道理,令微臣茅舍顿开,微臣十分钦佩。”一向老谋深算的恭亲王奕那还看不出慈安太后此话的用意,连忙回话道。

“那众位爱卿的看法呢?”慈安太后又问道。

能在金銮殿上站在的人都不是傻瓜,个个精的跟个鬼似的,忙躬身说道:“皇上天资聪慧,臣等佩服。”

“皇上虽然还未亲政,不能下旨乾坤独断乾纲独断,但是哀家认为参与讨论一下国事还是可以的,咱们总不能替皇上做一辈子主,这江山是咱大清的祖宗们留给皇上的,将来迟早也是要还给皇上的,妹妹你觉得本宫的话有没有道理?”慈安太后故意先问完大臣们的意见,再问慈禧有没有意见,这样一来就能堵住慈禧的话,最后一句话慈安太后显然是在提醒慈禧。

“姐姐所言正是,只要皇上是真的有能力处理朝政哀家现在就想将大清的江山交回皇上手里,哀家也好不用整日忙着国事,早日享享清福。”慈禧此时显然不敢说半个不字,心中虽有千般不甘,也不得不躬身表示赞同慈安的话,可是她的言语中却透露出很大的玄机。慈禧现在心中恨极了死去的咸丰皇帝和慈安,心想:“你临死都不肯册立哀家为正宫皇后,你死就死了还要留道遗诏给那贱妇来掣肘哀家,慈安你个贱婢,哀家本来还念着姐妹之情,想留你多活几年,现在是你自寻死路休怪哀家心狠。”

光绪坐着龙椅上对慈安太后能出面的帮他解围,心里不由得感激不已,心想:“难怪历史上会称她为优于德的贤后,看来自己想依靠她除掉慈禧的计划是行得通的,虽然自己想的计划不是很周全,可是慈禧对自己已经起了杀心,此时与慈禧相斗自己的胜算虽然很小可是却不得不提前下手。不过现在有了慈安太后护着自己慈禧也肯定会有所顾忌,这样自己就有了能与之一搏的机会,也让自己有短暂的缓冲时间去找醇亲王奕譞帮忙然后再出其不意提前动手抢占先机与慈禧决一死战。自己的实力虽然不及于她,可是自己起码比她多知道100多年的历史,未必就拼不赢慈禧这个老妖婆子。”正沉浸在自己思想里的光绪,更加没有想到慈安太后为他争取到了尚未亲政前虽然不能乾纲独断但是能在朝堂上说出自己对国事的看法的机会,历史中的光绪根本就不曾有过如此权利,这是光绪根本就没有能想到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