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三部 歧路亡羊 第108节:万里远航

平山大侠 收藏 0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98节: 接收新舰 “李鸿章决定挑选一部分官兵作为接舰人员,并利用水师的战船进行初步训练。”——平山大侠 大清国在英国订购的第四批军舰是巡洋舰。李鸿章从一开始签订合同时,就向英方特别强调:军舰在英国造好后,必须由中国海军官兵驾驶回国。 他对总理衙门说:“由英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108节:万里远航


“8月17日, “超勇”、“扬威” 两舰离开普利茅斯港,驶入茫茫的大西洋,踏上了回国的航程。”——平山大侠


经过漫长的海上航行,“海琛”号轮船载着接舰官兵,于4月22日夜抵达伦敦。

24日清晨,“海琛”轮最终到达了纽卡斯尔。

次日,乘火车从伦敦赶来的丁汝昌登船看望、慰问了全体接舰官兵,并要求他们严格按照军舰的规定和标准作好各项工作。不久,他和葛雷森也搬到了船上,与接舰官兵住在一起。

虽然经过了长时间的航行,接舰官兵们的精神状态仍然很好。但由于旅途劳累,有几名水手病倒了。其中两人患上了严重的肺结核病,奄奄一息。抵达英国一个月后,水手袁培福、顾世忠因病去世,葬在当地的一个墓地,长眠于异国他乡,全体接舰官兵为他们举行了葬礼。

中国海军的到来,在英国当地引起不小的轰动。每当中国水兵放假上岸,沿途都挤满了围观的市民。在岸边观看中国船只的当地人最多时达到上千人,登船参观的人也络绎不绝,尤其女士来船参观者日益增加,甚至于有不相识而以物品及相册照相赠。为表示对中国海军的欢迎,纽卡斯尔市市长,还特别邀请全体官兵观看马戏表演。在前往剧场的路上,沿途围观的人群拥挤不堪,不少人挥动手中的帽子致意。

由于经济不景气,工人们为增加工资闹罢工和持续降雪,“超勇”、“扬威” 两舰的工期一再延长。后来,又因天气恶劣,风大浪高,军舰的航速和射击等项目的测试工作也无法进行,接舰官兵不得不长时间地等待。

李鸿章对两艘巡洋舰一再延期交货,深为不满,甚至大发雷霆。由于当时中日关系非常紧张,随时都有爆发战争的可能,他急需这两艘军舰来加强海军力量。

赫德也着急了,多次致电金登干进行催促,并质问“巡洋舰是否永不启航?”他警告说,如果再拖延,李鸿章有可能一怒之下,拒绝接收这两艘军舰。

经一再催促之下,经过两个多月的延宕,“超勇”、“扬威” 两 舰终于在7月14日和15日,进行了航速和射击测试。两舰均达到了设计要求。

27日,两舰驶入母厂进行最后一次检修,更换螺旋桨,清洗船底,油漆船身。8月2日,英方正式将两舰移交给中国。林泰曾、杨用霖等率领一部分官兵接收“超勇”号,邓世昌、章斯敦率领另一部分官兵接收“扬威”号,丁汝昌及总教习葛雷森驻“超勇”号。

“超勇”、“扬威”为同型姊妹舰,舰体长度为220英尺、宽31英尺9英寸、吃水16英尺、排水量1350吨,马力2400匹,航速16节。舰上装备有10英寸阿姆斯特朗式主炮4门、4、5英寸副炮4门。

8月3日凌晨,大清国驻英公使曾纪泽,在海军留学生监督、法国人日意格等人的陪同下,从伦敦乘火车抵达纽卡斯尔。下午2时,曾纪泽及其随行人员在纽卡斯尔港视察了“超勇”、“扬威” 两舰,随后在舰上举行了升挂中国国旗的仪式。

曾纪泽亲手将镶有飞龙戏珠图案的黄色三角形龙旗,升上了军舰的桅杆。全体接舰官兵以及英国海军部的官员、阿姆斯特朗厂的首席代表和金登干等参加了升旗仪式。

8月9日午后4时30分,“超勇”、“扬威” 两舰从纽卡斯尔港起航。“超勇”、“扬威” 两舰通过多佛尔海峡后,于8月10日顺利到达靠近英国西南端的普利茅斯港。当晚,丁汝昌乘火车从伦敦赶到普利茅斯,与两舰会合。

8月17日,天气晴朗,海风轻拂。黎明时分,“超勇”、“扬威” 两舰离开普利茅斯港,驶入茫茫的大西洋,踏上了回国的航程。“超勇”和“扬威” 两舰从普利茅斯港出发后,昼夜兼行,一直驶向地中海的塞得港,中途不在直布罗陀和马耳他停靠,这样既可以免去鸣炮致敬和参观访问的麻烦,也可以免去在这些地方的花费和耽搁。

丁汝昌和葛雷森在“超勇”舰上负责指挥这次航行。“超勇”舰上的管驾官由林秦曾担任,他是福建船政学堂驾驶班的第一届毕业生,曾两次到英国学习,是船政学生中的佼佼者,这一年他刚满30岁;

“扬威”舰管驾官由英国教习章斯敦担任,邓世昌任副管驾官。邓世昌也是福建船政学堂驾驶班第一届毕业生,此次接舰是他第一次出国。邓世昌是一位出色的军官,深得李鸿章的赏识。尽管不久前他指挥的“镇南”舰发生了触礁的严重事故,但李鸿章仍对他信任有加,坚持派他执行这次重要的接舰任务。

在“超勇”和“扬威”舰上,除了总教习葛雷森、教习章斯敦两位英国人之外,还有14名临时聘请的英国船员,每艘军舰上7人。

天气晴朗,海天一色,海上能见度良好。大西洋平静地欢送着中国战舰。终于能驾驶着自已的战舰回国了,邓世昌心情格外激动。他从一大早就守在自巳的战位,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和马虎。这对他和全体官兵来说,这次万里远航,毕竟是第一次啊!

“报告!”了望塔上的观察哨猛然间大声喊道:“前方,左侧发现…...”

“发现什么?”邓世昌大声地问。

“不知道是什么?”

邓世昌无暇责问,急忙抓起望远镜仔细查看。

果然,在前方左侧几百米远处,有一个黑乎乎的庞然大物,正向“扬威”舰慢慢地游弋过来。

“这是个什么东西?可别让它撞上军舰!”

邓世昌心思电转,立即拉响战斗警报,同时下令:“全速倒车,避开它!”

正在睡懒觉的章斯敦,听到刺耳的警报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踉踉跄跄地爬上指挥塔,慌张地问:“怎么啦?出了什么事?”

“你看,那是什么?”邓世昌指着那个大家伙说。

章斯敦举起望远镜看了一下,笑了:“我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呢?密斯邓,这不过是一头鲸鱼,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鲸鱼?”

“是啊,是一头露脊鲸,在大西洋中经常可以遇见的,很好辨认。”章斯敦耐心地告诉邓世昌。

正在这时,那个大家伙喷出两股呈v字型,高达五米的水柱。

“密斯邓,你看见了吗?别的鲸鱼喷出的水柱,尽管有粗细、高低的差别,但都是一股。而露脊鲸却是两股呈v字型喷水柱。这是因为它有两个喷水孔,喷出的水就形成v字型。这是露脊鲸与其他鲸鱼最为明显的区别之一!另外,你看它背部……”

邓世昌仔细一看:“怎么它背上光溜溜的,没有背鳍呢?”

“所以才叫它露脊鲸啊!没有背鳍和喉褶,是它与其他鲸鱼又一明显的区别。”

听章斯敦这么一说,邓世昌放心了,随即解除了战斗警报。但是他还是不敢大意,命令战舰离它远远的。可是奇怪,那头露脊鲸显然对战舰产生了好奇心,竟然转头向战舰游过来。

邓世昌不知如何是好。转脸见章斯敦一副若无其事,正欣赏露脊鲸漂亮泳姿的样子,不由担心地问:“章舰长,不会有什么事吧?”

“不会、不会,你放心好了。”章斯敦掏出烟斗,好整以遐地叼在嘴上抽着:“看来你们中国人对海洋太缺乏了解!”章斯敦摆出一副傲慢的神态:“我来给你上一堂海洋生物课吧。”

虚心好学的邓世昌,没有计较章斯敦的态度:“请多多指教。”

“露脊鲸是须鲸的一种,体长一般在17米左右,体重为47—69吨,身体粗壮结实,头部硕大,还长有形状奇特的角质瘤。上鄂拱起,强壮有力。这一品种又分为南北与弓头鲸三种。人们又称它为‘易捕鲸’。”

“哦,为什么叫‘易捕鲸’ 呢?”

“因为它游得很缓慢,一船的鱼船划浆都能与它并驾齐驱。而且它们对周围的其他物体充满好奇心,喜欢与大家和平共处,温顺友好,看见渔船就会游过来,在你前后左右,一路伴随着。捕猎者们认为它既容易猎杀,又浑身是宝。喏,鲸肉可以吃、鲸须骨可以做高档装饰品、鲸脂可以提炼膏油、做成淑女与太太们的护肤品和机器的润滑剂。一头成年露脊鲸可取90桶鲸脂和540千克鲸须。杀一头露脊鲸至少能收回一艘大型机帆船,出海一个月的成本。因此不少人不惜一切代价的进行疯狂捕杀。

唉!露脊鲸在大西洋里是越来越少了。”

“这是为什么?”邓世昌奇怪地问。

“因为一来,它繁殖率极低,虽然它可以活七十多年,十岁便开始生育,怀胎一年以上。但是要三、五年才能生一头小鲸。小鲸一出生就有4、5米长,重约一吨。父母要照顾一年左右。二来,它经常受到过往船只的碰撞,轻的伤痕累累;重的伤及要害,失去自卫能力,就会被鲨鱼群起围攻,吃得只剩一副鱼骨。这还不算,它还会被各种捕鱼工具所缠绕,不能自由浮出海面呼吸空气,活活被憋死。三来……”

“人类毫无节制地捕杀!”邓世昌痛心地说:“我看,露脊鲸日益减少的威胁与危险,最根本的原因是来自人类!”

章斯敦欣赏地点点头:“邓,我看你是一个动物保护主义者,达尔文先生要是有你这么一个好学生,一定会非常高兴!”

这时露脊鲸用双鳍缓缓拨动海水游动,张着象铲子一样的下鄂一路吞吃,又慢慢地靠近过来。不知是高兴、还是想表演,它忽然将硕大的头颅竖立起来,大张着嘴,鸣叫着,发出好象打嗝,又好象牛哞一样的巨大声响。接着它又高高地跃出海面,然后在半空中一个漂亮地转体,又扎进水里;还用它那宽大的尾叶拍打着海面,溅起了大片水花,象倾盆大雨一般,扑天盖地,淋了舰上观看的人们一身。

露脊鲸潜入海底,海面恢复了平静。邓世昌担心它,下令军舰用巡航的慢速前进。许久,未见露脊鲸浮头。

“不对呀!露脊鲸不可能在水下呆那么长时间?”

章斯敦嘟嘟囔囔地说。

邓世昌正想问个究竟,猛然间,只见舰尾搅起了大股水花,露脊鲸一头撞在了舰尾右侧,巨大的撞击力,使战舰艉部一下子往左侧横移了好几米。

章斯敦与邓世昌两人都摔倒了,待两人爬起来,站稳了身子,再定睛一看,不由都惊出一身冷汗!

只见一个怪物,光光的、圆圆的大脑袋上,瞪着两只几乎与头一般大小的眼睛,放射着凶光,正恶狠狠地盯着他们,十多条象鞭子一样的、长长的手爪,如同一群巨蟒死死缠抱、紧勒着露脊鲸,其中一条最粗壮的爪子,正在摸索、寻找着露脊鲸呼吸孔,想要捂住、窒息露脊鲸!

“不好!我们遇上杀人魔王了!快跑!”章斯敦连声惨叫、怪叫着下令:“全速前进!”

露脊鲸在怪物的死死拥抱下,渐渐失去了反抗,乏力地浮在海面上,不一会儿,翻转身体,露出了白色的肚腹。

“它快不行了,我们快想办法救它……”邓世昌急得高喊!

“我们自顾不遐,邓!你知道那是什么?是大王乌贼!海洋中的杀人魔王!比鲨鱼还要可怕……”章斯敦也喊着。

邓世昌毫不理会,从指挥塔上飞奔而下,直扑舰尾的格林机关枪。一路叫道:“装弹,给我打!”

炮手开枪了,可是炮手哆哆嗦嗦的双手,使枪弹失去了准头,一串枪弹从大王乌贼头上撩过,却未伤到它一点皮肉。

邓世昌来不及骂娘,一把推开炮手,重新装弹,“哒、哒、哒……”

一串枪弹忽啸而至,“打中了!”人们叫着。

大王乌贼的头部被击中,喷射出几股血箭。它摇晃了一下脑袋,瞪着似乎要喷火的怪眼,所有的手脚都放弃了露脊鲸,转而扑向敢于向自已挑战的新对手。

它所有的手脚都牢牢地抓住了舰尾能抓牢的物件。有的抓住了防护栏杆、有的抓住了打缆桩、有的抓住了通风筒、有的抓住了消防栓、有的抓住了旗杆、甚至有一条向邓世昌操持的机关枪伸过来……

被激怒的大王乌贼,全力拖曳着战舰往后跑,尽管战舰开足了马力,却也是势均力敌,不相上下,双方僵持着。

邓世昌虽然心急如焚,可是头脑还保持着清醒:“丢那妈,开枪打、用斧头劈、拿刀砍!”

官兵们乱纷纷地四处寻找家伙……一个水勇一时找不到乘手的东西,便不知好歹,冲上去抓住大王乌贼一只触手,想用力掰开。那只触手只是一扬,就将那水勇横扫到一边。人们乱哄哄地一拥而上,砍的砍、劈的劈……

邓世昌拿着一支连珠枪,一口气打完了弹匣里的子弹,好容易才打断了一条触手。忽然被另一条触手拦腰缠住,顿时觉得火辣辣地疼痛。他心里暗叫“不好!”随既抽出腰间匕首,向这条触手切割下去,一股腥臭的浊血涌冒出来,溅了他一脸。

众人七手八脚,干掉了大王乌贼不少爪牙,可是有一条最粗壮的爪子,死死抱住旗杆就死不放。儿臂般的铁制旗杆被它拉扯得变了下来。邓世昌见状,一声虎吼,抢过一人手里的救生斧,冲上去,对准这条最粗壮的爪子奋力砍下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