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三部 歧路亡羊 笫106节: 力争主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笫106节:力争主权


“李鸿章一直希望由中国官兵驾驶军舰回国,他认为此举不仅仅可以极大的锻炼、提高大清朝海军官兵的操舰技艺,而且更可以向世界列强宣扬国威。”——平山大侠


福州船政学堂第一届13名学生毕业了,但是大清朝却不知如何安排他们,因为他们学的都是驾驰专业,是大清朝海军舰队未来的舰长。可是眼下大清朝并没有一艘象样的军舰供他们在祖国的海疆上纵横驰骋。

这批热血青年,大清朝与中华民族的精英,整天望海兴叹,无所事事。这一天终于有人耐不住了,方伯谦大声地对众人说:“这样下去,如何是了?不行!我们应该给皇上上书,要求出洋留学。”

“对,听说朝廷已经在英国定购了军舰,我们就去英国海军当见习生,参与军舰建造,军舰下水后,我们自己把它开回来。”萨镇冰兴奋地跃跃欲试地说。

“好主意!”大家全都高兴地赞同道。

“我看还是先给李中堂,李大人上书。左大人与沈大人相继故去,朝中就只有李大人最关心海军,最懂得海军了!”

刘步蟾说出自已的看法。

“子香说得是,上书皇上,要经过军机大臣,这邦饱食终日,身宽体胖的朝中大佬,根本不关心海防建设,恐怕皇上还未看到,就叫他们给淹了!”性格沉静地林泰曾也发表了意见。

“好,好,就这么办,”性急的方伯谦喊道“可是由谁来执笔呢?!”

“益堂,你不就是现成的人吗?你妙笔生花,立马而就,这事非你莫属。”平时少言寡语的邓世昌笑着说。

“我写就我写,可是世卿,还有各位,你们可不能袖手旁观,大家都出出点子,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是联名上书。”

“行,行!”众人七嘴八舌,乱哄哄地道。于是有人研墨,有人铺纸,围在方伯谦周围,看他起草。

“凡文章起笔最难,”方伯谦手中的笔饱沾浓墨,悬在半空,若有所思地说:“正所谓提纲契领,高屋建瓴,其气势方可势如破竹……”

方伯谦正摇头晃脑自顾自说,却被刘步蟾打断了:“我们同窗四年,现在终于学业有成,这起首之句……嗯,有了,就这样写‘四载韶华,’……”

“我们少小离家,进入船政学堂,是为我中华建立海上长城,强大的海防力量而奋斗的,”在刘步蟾沉吟之际,林泰曾接着说“接下来写‘千秋大志,何以成人……’”

“接下来要捧一捧李大人的臭脚了,”方伯谦调侃道:“李大人英才冠华宇,”

邓世昌开口说:“可知我等忧急,空有一腔血,化做长河灯……”

“好!”众人异口同声赞道“正卿这一句说出了我们心中的郁闷和情怀,‘空有一腔血,化做长河灯’ 。”

很快,在群策群力之下,给李鸿章的联名上书写好了。刘步蟾第一个在上面签了自已的名字,接着林泰曾、邓世昌、林永升、萨镇冰、叶祖圭、黄建勋、邱宝仁、方伯谦、蒋超英、严宗光、何心川、江懋祉,都一一签了自已的名字。

李鸿章一直希望由中国官兵驾驶军舰回国,他认为此举不仅仅可以极大的锻炼、提高大清朝海军官兵的操舰技艺,而且更可以向世界列强宣扬国威。

在直隶北洋大臣的会客厅里,李鸿章与大清朝海关总税司赫德和英国驻华公使金登干,就由那国海军官兵驾驶军舰,发生了激烈的争论。

李鸿章朗然道:“我大清国在贵国建造的第三批四艘炮舰,很快即可竣工,这批炮舰必须由我大清国自已培养的海军人才驾驶回国。”

赫德刁着雪笳烟不仅不慢地说:“中堂大人,我充分地理解您的心情与贵国的立场,只是驾驶军舰,非同摇小舢舨,军舰这个庞然大物,不是玩具,可不是那么好摆弄的。”

“总税司先生,您不会不知道,我大清国福州船政学堂的学子学的专业就是驾驶军舰,如今他们巳经毕业,正好派上用场。”

“福州船政学堂的学子?”金登干撇了撇嘴,露出一副不屑地鄙视神态“中堂大人,恕我无礼,福州船政学堂能称得上是正规的海军学校吗?好,就算这批学子学的专业是驾驶军舰,不过对大英帝国的海军来说,那简直就是小儿科,在理论上略懂皮毛而已,充其量也就是内河玩一玩轮船,根本不具备远洋航行所必需的知识和经验,如何将军舰安全驰回贵国呢?!”

李鸿章生气了“尊贵的公使先生,我无法理解,大清国政府购置的军舰,悬挂大清国的龙旗,何以就不能用本国的官兵驾驶?按世界海军的惯例,在公海上航行的军舰,悬挂本国的国旗,即代表、象征着一个国家的主权,不容侵犯,是不是这样?”

金登干在李鸿章犀利地目光逼视下,只能点点头承认“确实是这样,这是《世界海军公约》中明文规定的。”

“那么好,一艘由大清国政府购置的,悬挂大清国龙旗的军舰,驾舰的却全是外国人,而大清国的海军官兵袖手旁观,充当乘客,世界上有这样的海军嘛?岂不让世人笑掉大牙!世界各国又如何看你们大英帝国呢?拿了大把的银子,还舍不得闺女出嫁嘛?老丈人还要与女儿一道陪嫁上女婿家去嘛?!”

李鸿章冷嘲热讽,把赫德和金登干两人闹了个大红脸。

“说到操舰实践,这批学子全是精英,而且他们人人都曾经驾驶本国自产的军舰,南下经台湾海峡到海南岛;北上经渤海至旅顺,已积累了相当的航海经验。”

“中堂大人,即便如此,两者间也是不能同日而语的。”赫德弹了弹烟灰说:“贵国海军驾舰虽然南北纵横、驰骋数千里,但那只是在贵国沿海一线行驶,没经过什么大风大浪。可是若要从我大英帝国驾舰至贵国就没有那么轻易、简单了。”

赫德扳着手指头数着说:“喏,要经过大西洋,通过直布罗陀海峡;经过地中海,绕过好望角,通过苏伊士运河;经过印度洋,通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太平洋;再经过南中国海,通过台湾海峡;最后还要经过东海、黄海、渤海才能抵达目的港。

中堂大人,您看看,这条航线,数万公里,气侯万变,风险浪急,是那么好走的吗?!我们也是为贵国着想,为贵国军舰安全返国着想。雇用大英帝国海军官兵是万无一失的上策,大英帝国是世界上最早的航海国家之一,海军官兵已经有百余年的航海经验,何况这条航线他们来来往往多次,十分熟悉了。”

李鸿章听了不由哈哈大笑。笑得赫德和金登干两人面面相觑,不名所以。金登干问道:“中堂大人为何发笑,难道赫德先生说得不是事实嘛?”

李鸿章傲然笑着说:“我笑你们数典忘祖,孤陋寡闻。侈谈什么‘大英帝国是世界上最早的航海国家之一,海军官兵已经有百余年的航海经验,’难道二位不知道我中华早在明代郑和就七次下西洋,请问你们西方列强中有那一国有这样堪以匹敌的壮举!况且指南针、航海罗盘、舵与锚,这些航海用器具,那一样不是中国人发明的?!

这条航线对贵国海军来说,当然是来来往往多次,十分熟悉了。这一点本部堂并不否认,因为贵国海军满满装载着用鸦片换来的白银和中国的瓷器、茶叶、丝织品等奇货可居的货物,忙碌地往返于这一条航线,自然十分熟悉罗!”

赫德和金登干两人听后低着头,哑口无言,大家不欢而散。

不曾料想恰在此时,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故,给赫德和金登干两人抓住了把柄。

1880年5月,刚刚从英国买回来的“镇南”号炮舰,在从大连湾驶往海洋岛的途中,因海图有误,触撞上了暗礁,舰底洞穿,幸亏邓世昌及时下令,抢救措施得力,炮舰才没有沉没,被拖往上海船坞修理。事后,“镇南”管带邓世昌等人受到严厉处分,被革职摘顶。

这回赫德理直气壮地跑来找李鸿章,见了面未待坐定便说:“中堂大人,这一事件足以说明,尽管贵国学子在福州船政局学到了相当的驾舰理论,并以优异成绩毕了业,但是他们还应付不了,实际远洋航行中所发生的各种困难。况且在茫茫大海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而且往往是事先并无征兆的突发事件。”

李鸿章紧闭着嘴,不发一言。然而,他的决心和打算并没有因这次事故而受到影响。他仍然坚持派中国官兵前往英国接舰,并要求悬挂中国国旗回国。

尽管要完成这样一项空前壮举会冒很大的风险,但李鸿章认为这是值得的,不仅可以省下雇请英国官兵所需的大笔费用,更可以使中国海军官兵在远洋航行中得到实际锻炼,获得可贵的经验。他同时也深信,经过几年的学习和历练,年轻的中国海军已经具备了进行远洋航行的能力。他认为,中国军舰“沿途挂用英旗,实非国体所宜”,此事关乎国家尊严和荣誉,不可不争。

赫德看着长身鹤立,不发一言的李鸿章,因不得要领,只好尴尬地告辞。这时李鸿章开腔了:“赫德先生,劳烦您回去转告金登干公使,大清国海军官兵一定要跟随军舰一起回国,以便在航行中随时学习。如果他们不能在军舰上轮班当值,那就必须作为乘客随舰回国。他们可以随时不懂就问,随处向贵国海军学习,还可以用他们的眼睛看嘛。”

“中堂大人,这是您个人的决定吗?”

“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决定,也是我代表大清国政府正式通知阁下的决定!”

赫德悻悻而去。

但是,这一要求最终还是没有被英国接受,李鸿章为此,大为光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