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涌星垂 第一卷 天下布武 第五章 月宗宗主

王藏山 收藏 10 1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URL]   诗曰:   未卜三生愿,频添一段愁。   闷来时敛额,行去几回头。   呃!不好,这似乎是某奸夫写给某淫-妇的,还是换一首吧……   歌曰:   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   临风叹兮将焉歇,川路长兮不可越。   当天下午,我终于行动自如了,然而伊人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


诗曰:

未卜三生愿,频添一段愁。

闷来时敛额,行去几回头。

呃!不好,这似乎是某奸夫写给某淫-妇的,还是换一首吧……

歌曰:

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

临风叹兮将焉歇,川路长兮不可越。

当天下午,我终于行动自如了,然而伊人芳踪已杳,我也无可流连。吃过两大碗蘑菇素面后,我被静庵的尼姑客客气气地赶下了东山。

这个尼姑不简单!面带慈悲狡猾的微笑,只说许师妹中午时分就下山回隐湖了,绝口不提她师傅来过。

卑鄙!当我不知道你的鬼心眼,不就是盼望哪一天,许师妹慧剑斩情丝,仗剑除魔的时候,我自顾多情露出心灵上的破绽,等掉了脑袋,还以为自己是为情而死的呢。

秃秃秃!世上只有尼姑毒,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毒毒毒毒。

我一路歌来一路行,洒下一路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我恨尼姑情。

哈哈!隐湖丛仙子,这回算你赢,不过我会回来的!下次我再出现的时候,我要以魔门大魔主的身份,命令你把你的美女徒弟,我的好师妹乖乖地献上来,献的晚了都不行。

再从隐湖弟子中挑选八个通房大丫头,抬着八抬大轿敲锣打鼓地给我送到魔门来。送亲的队伍还得打上横幅标语,上书“隐湖丛蕴珏恭祝魔门大魔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恭祝魔主夫人不离不弃芳龄永继”。

我在上方山楞伽寺大排筵宴,宴请天下豪杰,少林、武当、跆拳道,哪家都不能少。再请吹曲的,拉车的,剃头的,算命、画画的、教书的,卖药的,演皮影的,拉胡琴的,放西洋景的,看风水的,盗墓的,当差的,说媒的,唱戏的,搓背的,跳大神的,拉皮条的,吹糖人的,形形色色、五花八门、各行各业各种劳动人民,都来参加我魔门大魔主的婚礼。

一拜天地我拜了天地,二拜夫妻我拜了夫妻,三拜高堂我呸你个五花脸。

当着天下英雄豪杰、文人学者、各路军阀、驻华使节、劳苦大众、民主人士,你丛蕴珏你要给大伙儿说说看,你是怎么从一个小布尔乔亚,放弃了傲慢与偏见,成长为一个坚定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魔门摩丝?

说的好了,大家鼓掌,大叫再来一个。说的不好,我就发动群众批斗你:脚穿谢公屐,身登青云梯,肩扛灭火器,怀抱大公鸡。婚礼上逗丈母娘的损招我见的太多了我。

就这样大闹三天三夜,再把东山静庵挖成一个大茅房,建成企业化管理的收费厕所,发动漫山遍野吃白食的队伍排队二十里,从楞伽寺一直排到静庵,大家都来上厕所。

流水化作业,人性化管理,静庵尼姑经培训考核合格后,统一着装上岗收钱。大人一块,小孩五毛,美女免费。

收下的门票钱我成立个基金会,在世界范围内发行静庵垃圾股,只跌不涨,我赔死你们这帮炒股的。总有那么一天,全世界的股民一提起静庵环保,就眼含热泪,手竖中指,哽咽着说:我日你大爷的我。

哈哈!哈哈!想到得意处,我仰天大笑,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魔门三宗主在上方山开Party,这样的热闹我怎能不看。魔门虎狼之兵,如能为我所用……

唔,我还真把自己当魔门中人了,魔门里边儿谁认得我哎……不行,得想个办法,打入敌人内部,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士,建立最广泛的统一战线。

怎么混进去呢?想当年河间府开“杀龟大会”,少林,武当等等正主都没来,倒是各方各面派来的探子到了不少。有朝廷派的,蒙古派的,西藏派的,吴三桂派的,好像就是俄罗斯没派代表参加。与会的一帮乌合之众,围住个华山派的冯老头大放厥词,殊不知,四面八方“嘿嘿”冷笑之声早已震耳欲聋了。太失败了,人和人的差距咋能这样大呢。

你再看看人家魔门,有群刺客想上黑木崖,那可是做足了水磨功夫。易容的,装死的,躺着的,抬着的,又是说好话,又是送珠宝,坐完船来坐电梯,就这样,要不是人家主动邀请你,你连最后的大BOSS都见不着。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无论人员素质,还是硬件设施,安保工作做的那叫一个出色。

所以说,同志们那,你们要克服一切侥幸心理,把困难估计得再充分一些,把措施考虑得再周全一些,把工作做得再扎实一些,全力以赴做好各项伪装措施,确保未来魔门大魔主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说到伪装措施,我心中蓦地一痛,虎目含泪,黄堂主,你,你死的忒不值了!

哎呦喂,缺德带冒烟的丛蕴珏哎,你……你还仙子呢你,看见好东西你就拿走,快把面具还给我,黄堂主你死的忒不值了!

怎么办呢?放下包袱,开动脑筋,咯叽咯叽,咯叽咯叽,咯叽咯叽,啊一休哥!

嗯……有了!

我就说自己是崇明岛农民包工队的,昨夜夜观天象,看见上方山上红云缭绕,紫气升腾,一派祥和景象。掐指一算,知道原来是楞伽寺着火了,所以急急忙忙从崇明岛赶过来,看看能不能揽下这个工程。再许给分管基建的副方丈丰厚的回扣,和尚大喜之下,一定会留我住一晚再走。说不定,还要端茶递水,给我找个雅间,让我看看魔门晚会上的武术表演呢。

主意拿定,我心情大爽,当下施展轻功身法“大鹏逍遥决”,决起而飞,抢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在花间竹海之上星丸跳掷,迅捷若奔马,飒沓如流星,内力圆转,以前内息有走不到的几处穴道也豁然贯通。

隐湖心剑合一的内力沛然泊然,老丛替我疗毒的时候,还顺带打通了几处穴脉。察觉功力又有精进,我心下甚喜,一声长啸,拔出短剑,兴之所至,将竹叶劈的漫天乱飞,宛若一条绿龙飞舞,但觉举手投足间有说不出的舒适畅快,意兴神会,渐渐到了物我两忘之境。

“好一式‘天魔舞翩跹’!恕小弟眼拙,天上的是魔门哪一宗的高手,还请下来一叙?”

好呀,触发剧情了,有人叫我下去哩!不过还真不是一般的眼拙,什么“天魔舞翩跹”,我这是“大鹏逍遥决”!难道被山寨了?下去问个清楚。

足尖一点脚下一棵竹子上的横枝,我使了个“千斤坠”的功夫,压的竹子斜斜地倒伏下去,成功实现了软着陆。衣袂飘飘,望之若仙。得意啊,这手帅吧!有没有引起女孩子的注意?我四下观望,却只见到一个小伙儿赶着一挂大骡子车。

哇!好一个丰神俊朗的翩翩浊世好小伙儿,细背蜂腰,长挑身材,俊眼修眉,举止风流,文彩精华,见之忘俗。

比下去了!比下去了!

“哦?尊驾也是我魔门中人?敢问高姓大名?”

“在下蜀中唐棣唐岳岚”

“不才藏山王栋王岳岙”

我拧身飘落,相互揖让,坐在了骡子车的副驾驶座上,动作潇洒,说不出的风流飘逸。

唉,失望!车里没人哎,更别说是美人儿了,媚眼给瞎子看了。唉呦!这个唐棣可别当我是个变态吧。

“原来是我魔门岳字辈的师兄到了,小弟有失迎迓。”

“叨扰了,不知尊驾和蜀中唐门?……”

“唐门数年前已风流云散了。”唐棣语带落寞。

哦,落难公子啊,换个话题吧,省的他向我借钱。

“啊,敢问阁下一个问题,咱们自个儿也自称魔门吗?我记得也叫神教的?”

落难公子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说:“我魔门自有唐以来传入中土,供奉摩尼祖师。大历三年,我教门徒在长安建大云光明寺,食菜事摩尼,世称摩尼教,又叫魔门。”

“哦,知道知道,想起来了,方腊、韩林儿、张无忌、任我行不都是咱们一伙的吗?”

落难公子兴奋起来,说:“方腊、韩林儿正是我教先贤,张无忌、任我行两位前辈的事迹却未听说过,不见载于本教典籍,不知这两位前辈有何事迹?”

呦,还是个学者型的文学青年哩,懂的真不少。叫什么来着?唐棣……嗯,唐棣乃兄弟之花,所谓“唐棣之花,萼胚依依,手足之情,莫如兄弟。”

俗!这类名字忒俗了,俺村一般都叫“拉弟”、“招弟”,也有叫“爱弟”的。都是一个意思,不就是头胎生了个女儿,还想再要个弟弟吗?

芝草蒲陶还相继,

棠棣融融载其华。

美女,其实没说两句话我就知道你是个女的了,我那眼睛该多毒啊,我那鼻子该多灵啊,我那舌头……呸!呸!我还没变态到用舌头分辨男女的地步呢。

“咳,那可就多了去了,这两位随便哪个的事迹都有四、五本书厚哩!”

然后我就杂七杂八地说了些张无忌、任我行的著名桥段,把这美女逗的眉飞色舞,就差拉着我的胳膊,摇晃着哼哼:“再来一个嘛,再来一个嘛。”

以后啊,现在可别,让人看见了多不好,你现在是落魄唐门大公子,别让教里的兄弟对你心怀鄙夷哦。

“对了,你是怎么加入魔门的?唐门肯让自己的大公子改投别派?”我突然对唐棣儿的身份有些好奇。

“有明以来,我家和魔门就代有姻亲,带艺投师在两家那是常有的事儿。现在魔门月宗镇宗神器,原来还是我家的东西呢。”

“栋少那把短剑锋利的紧啊,能借我一观吗?”有什么不能的,我还从没拒绝过真正的美女呢。

“细雨湿流光,芳草年年与恨长……还真是‘流光剑’哩。”抚摸着护手上一行微凹的篆字,唐棣儿发出了一声轻叹,“我爷爷明赓公对我说过,月宗神器天魔刀在明朝那个时候就遗失了,后来就用我家这把‘流光剑’来替代镇宗神器。不是魔门耆宿,难以闻此密辛。”

唐棣儿双手捧还流光剑,脸上似笑非笑,非常狡猾,“原来是月宗宗主驾到,唐棣失敬了。”

霎那间,我心底涌起一阵儿明悟,几日来种种难以索解之处,如九阳曝雪般融化的无影无踪。

没想到我果然是艺出魔门,当年师傅传我衣钵,只是不想一身惊人艺业失传而已。魔门为何物,在他老人家眼里早已无足轻重了吧。离二十岁还早,师傅就给我取字“岳岙”,现在看来,也只是对魔门传统仅剩的一点怀恋。喔,师傅在魔门辈分好高啊!我不禁暗中盘算。

转念又想,好你个沈岳焕,还真是好算计,那我就承你美意,为魔门做点贡献吧!

七天前,我到湘西去访沈岳焕。那时候他刚千里送京娘回来,伤病交加,还欠了一屁股的债。我以内力助他疗伤,又送他三百美金,他感激之余,以流光剑相赠。我还以为他大有古风,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原来却是藏有深意。

“莫要小看了天下人!”师傅的教诲言犹在耳,老沈做事如羚羊挂角,不着痕迹,即使日后被人看破,那也只有佩服之情。不过你弃魔门如蔽履,我还当它是宝哩!魔门虎狼之师如能为我所用,那将是我搅风搅雨的绝佳臂力。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