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高官陈诚返乡探亲 惨遭“刁民”欺辱

北京战区陆军大校 收藏 6 950
导读:国民党高官陈诚返乡探亲 惨遭“刁民”欺辱 2009年05月18日 凤凰网历史专稿 如果要将国共双方的大将做个通俗的对比,陈诚可能相当于林彪,同样都是从连排长起步,同样开过小差,最后也同样当了副统帅,区别只在于陈诚的资格老一些,1925年,他在黄埔军校当炮兵教官的时候,林彪同学才背着书包来上课,只是第四期的一名新生。 北伐开始,陈诚在21师当团长。 这个师的师长,名叫严重,为人正直,他十分欣赏陈诚,曾饱含深情,在日记中写下这样一段话:“陈诚来谒,畅谈两小时,将来救中国,必此人也。”不出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国民党高官陈诚返乡探亲 惨遭“刁民”欺辱

2009年05月18日 凤凰网历史专稿

如果要将国共双方的大将做个通俗的对比,陈诚可能相当于林彪,同样都是从连排长起步,同样开过小差,最后也同样当了副统帅,区别只在于陈诚的资格老一些,1925年,他在黄埔军校当炮兵教官的时候,林彪同学才背着书包来上课,只是第四期的一名新生。


北伐开始,陈诚在21师当团长。


这个师的师长,名叫严重,为人正直,他十分欣赏陈诚,曾饱含深情,在日记中写下这样一段话:“陈诚来谒,畅谈两小时,将来救中国,必此人也。”不出几年,陈诚果然在火线上接连被提拔为师长、军长和相当于兵团级的中路军总指挥。然而,尽管他治军严厉,连顶头上司刘峙的侄子都敢枪毙,但却镇不住一个小小的草民,那大胆草民,一不怕枪,二不怕兵,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1934年4月,中路军总指挥陈诚利用在江西“剿共”的机会,忙里偷闲,经上饶、衢州和丽水回家探亲。那天上午,风和日丽,春色媚人,高市乡小学100多名小朋友排着整齐的队伍,在校长、教导主任的带领下,去渡口迎接当了大官的校友衣锦返乡。乡邻们更是十分好奇,听说当年那个骑在牛背上冲锋呐喊的小拿破仑要回来了,都争先恐后地涌到江边去看稀奇。只有那个小小的破乡长装清高,不去迎接,架子恨不得比省军级领导还要大。


陈诚的老家,在瓯江南岸。


南岸没公路,江上也没桥,坐车从丽水过来后,还要在对岸转乘渡船。暖暖的太阳,晒在身上热呼呼的,好多人脸上冒出细细的汗珠,可男女老少没一个人打退堂鼓,都急切切地踮起脚尖向对岸张望。忽然,只听见有人兴奋地喊了一声:“来了!来了!”,引起一阵轰动,果然,江对岸的公路上,从丽水方向开过来两辆小轿车和一辆军用卡车。然后,从车上陆续下来许多人,走向早已在那里等侯的渡船。


渡船慢慢划过来。身穿灰色中山服的陈诚站在船头,稀疏的头发向后梳理着,略带长方型的脸庞上容光焕发。只见他面带微笑,深情地注视着家乡的山山水水,不时时地挥动巨手,向乡亲们致以亲切的问候。在他身后,还站着一个年轻的兵,身上挂着盒子炮。乡亲们于是乎纷纷猜想,那个枪兵,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大将军贴身侍卫吧?


当陈诚跨出渡船后,小学校长第一个迎上前去,和昔日的学童、今天的省军级领导紧紧握手,然后请首长在各位老师的陪同下“阅兵”--检阅学生队伍。“立正! 向右看齐!向前看--敬礼!”教导主任一声令下,小朋友们个个昂首挺胸、立正敬礼。


陈诚没有对小朋友说“同学们好”、“同学们辛苦了”,小朋友们当然也就没有回答:“首长好!”“为人民服务”,国民党里不流行这一套习惯用语。他只是满脸笑容,不住地点头,不停地赞许道:“好、好、好!”尽管地方当局没有组织一个隆重的欢迎仪式,也没有把保安团弄来让领导真正地阅个兵,但陈诚丝毫没在意。


小学附近,有一幢窗明几净小洋楼,作为首长下榻的公馆。墙壁上刷了一层深红色的油漆,卧室还铺上了地毯。会客室里,桌上铺一张印花布毯,再放一个插满鲜花的大花瓶,这条件在乡下已经很高级了。


陈诚很满意,又说了几个“好、好、好。”


公馆门前,当然有卫兵,要是有一小撮阶级敌人混进来行刺,怎么办?但这样一来,又把首长与人民群众隔开了,不仅是一般的老百姓,就连许多亲朋好友都被挡在门外,深感侯门似海。陈诚一看情况不对头,在乡邻面前摆什么威风啊?赶紧下令,立即撤岗。于是,小洋楼里春潮涌动,处处洋溢着欢声笑语。


就在这时,极不和谐的一幕发生了。


有一个名叫叶作巢的人,气冲冲地闯了进来。这位人高马大、面色黝黑的村民,扒开人群,径直走到正在与大家屈膝谈心的陈诚面前,说你要赔我烟叶!陈诚一愣,赔你什么烟叶,我又不抽烟。原来,通讯兵在架设过江电线的时候,不小心将他的木船碰斜了,进了一些水,把船上的烟叶打湿了一部分,这刁民就发脾气了,说老子找你们领导去,看你们领导怎么说,敢不赔钱!陈诚问清怎么一回事以后,心想不就是一般的军民纠纷嘛,也没当一回事,很爽快地说那就照价赔偿嘛,打湿多少赔多少。


领导态度越好,那叶作巢的胆子就越发大,心想你陈诚做了这么大的官,不宰你老子宰谁啊?不乘机捞一把,再到那里去发洋财啊?把领导当摇钱树了,竟然漫天要价,说他的烟叶如何如何优等,运到上海去如何如何受欢迎,售价又如何如何的高。


陈诚一听,这不是故意找茬吗?但又不好发脾气,只得一再申明:“对于烟叶损失,本人一定按价赔偿;对于因工作疏忽而造成事故的士兵,也一定要以军法严惩。”并吩咐副官,将肇事士兵先关起来,听候处分。可那大胆刁民,依然不罢休,再三纠缠,非要高价索赔不可。陈诚终于忍耐不住了,发脾气了,可这脾气还不敢冲着刁民发,而是撒到小兵身上,愤愤然地说道:“将架线士兵拉出去枪毙,用性命赔你的烟叶!”


这时,在场的乡邻看不下去了,纷纷指责叶作巢不像话。可怜陈诚的老母亲,也微微颤颤地赶过来调解,说:“辞修啊,你回家来是好事,怎能在第一天就要开杀戒呢?多赔些银两,少惹些是非,不就行了啊。”说着,老人掏出自己的养命钱,又加了一些大洋作为补偿,那叶作巢才善罢甘休。


公正的讲,这件事情上陈诚作为高官确实表现出了一定的风度,并没有因为自己位高权重,叶作巢无权无势又无理取闹而对叶作巢采取什么手段。


陈诚的这种表现值得现在的官员们深思啊。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