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奢淫逸:历史上因纵欲过度而死的帝王

aqssm 收藏 0 2378
导读:骄奢淫逸:历史上因纵欲过度而死的帝王 自此为始,西门庆过去睡了来,就告妇人说:“李瓶儿怎的生得白净,身软如棉花,好风月,又善饮。俺两个帐子里放着果盒,看牌饮酒,常玩耍半夜不睡。”又向袖中取出一个物件儿来,递与金莲瞧,道:“此是他老公公内府画出来的,俺两个点着灯,看着上面行事。” ------<<金瓶梅》第十三回 “性”这个字,不论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都是一个很敏感的字眼。但是,无论人们怀着什么样的观点看待这个问题,却是不能不谈的。尤其,

骄奢淫逸:历史上因纵欲过度而死的帝王



自此为始,西门庆过去睡了来,就告妇人说:“李瓶儿怎的生得白净,身软如棉花,好风月,又善饮。俺两个帐子里放着果盒,看牌饮酒,常玩耍半夜不睡。”又向袖中取出一个物件儿来,递与金莲瞧,道:“此是他老公公内府画出来的,俺两个点着灯,看着上面行事。”


------<<金瓶梅》第十三回


“性”这个字,不论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都是一个很敏感的字眼。但是,无论人们怀着什么样的观点看待这个问题,却是不能不谈的。尤其,欣赏《金瓶梅》这部书,其中,涉及到性方面的,不仅仅是人们狭隘的表面看到的荒淫,更多的应该是它内部或者是背后所反映的问题。


欲望的追求永无止境,正常生理需求跟畸形心理界限清晰而又宽泛。《金瓶梅》里面的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她们跟西门庆之间,既有事实上的夫妻关系,又在生理需求上有无法割舍情怀,同时,他们之间的生理欲望在贪得无厌中变形,造成了心理上的扭曲发展。


潘金莲、春梅与陈敬济三个人在西门庆死后,放纵的淫欲无以复加,致使三个人先后被赶出来。潘金莲被武松杀死,她因为淫欲而杀死武大,又以淫欲赶出西门府被杀,算是一个终结吧!春梅则是个近似主子的丫头,先被西门庆收用,后跟潘金莲一起偷情陈敬济,幸而后嫁周守备,做了两年奶奶,但是,最后,仍然是因为淫欲过度,死在男人肚皮上;整部书的男主角西门庆也是死在过度淫欲上。几乎每个人的死,无不跟性欲有关,并且作者所写的他们又是那么荒淫无度。达到这样的结果,已经不是正常生理需求,而是到了一个变态心理的地步。


明朝第八个皇帝,宪宗朱见深,是明朝皇帝中“鹤立鸡群”的一个。他抛弃后宫众千娇,惟独喜欢比自己大十八岁的女人——万贞儿。这对老妻少夫给明朝政治社会生活留下深深一笔。


万贞儿原籍青州诸城(今山东益都县一带)人,父亲万贵为县衙掾吏,犯法流配边疆。万贞儿年仅四岁便充入掖庭为奴,十多年后出落得花容月貌。孙太后怜她聪明伶俐,命她在红寿宫管理服装衣饰等事。宪宗小时候常去祖母处玩耍,万贞儿带着宪宗游玩戏谑,也就日益亲近,久而便成莫逆之交。万贞儿是个有心人,一心巴结这位皇太子,盼望有出头之日,对朱见深格外献媚。


天顺六年,孙太后病死,年已十五的皇太子乘机把万贞儿要进东宫做自己的贴身侍女,两人便瞒着宫里人,干起了风流韵事。宪宗即位后,惟恋着万贞儿一人。他想册立万贞儿为皇后,但以一个年龄比他大十八岁,又是微贱的宫女之身,想坐上皇后宝座,几乎是做梦。迫于礼制,也迫于母命,宪宗只得与吴皇后成婚,而于万氏,只能给她个小小妃嫔的名号。


万贞儿可不甘心。大婚以后,皇帝经常临幸她的寝宫,与她朝夕相处,相亲相爱,这越发助长了她的骄气。仗着皇帝的无比宠幸,她根本不把吴皇后放在眼里。因此,她每次谒见吴皇后时,总是板着脸不给面子,甚至故意拿架子,这使吴皇后非常生气。起先碍着宪宗的面子还隐忍着,到后来实在忍耐不住,免不了斥责她无理。可万妃非但不知收敛,却对皇后恶语相讥。一次惹得吴后性起,命宫人将她拖倒在地,亲自取过杖来打了她几下。


这下可不得了,万妃找到宪宗,哭闹不休。宪宗大怒,要去找皇后评理。万妃是个有心机之人,又故意拦住宪宗不让去闹,说道:“妾已年长色衰,不及皇后玉女天成,还请陛下命妾出宫,以免皇后生气,妾也省得受那杖刑了!”


宪宗又恨皇后又怜万妃,不由怒从心头起,第二天一早,宪宗便去见两宫太后,说吴皇后举动轻佻,不守礼法,不堪居六宫之首,定要废去。于是,一道废后诏书下达,命吴氏退居别宫。


吴皇后被废,万妃觊觎后位,要宪宗替她去向太后说说,但周太后嫌她年长,且出身微贱,始终不肯应允。过了两个月,周太后下旨,要宪宗册立贤妃王氏为皇后。王皇后生性软弱怕事,知道皇帝宠幸万妃,自己更不是万妃的对手,只得处处谦虚忍让,做个傀儡皇后也就罢了。


(一)先秦时代


早在先秦时代,随着奴隶制的产生,专供天子诸侯取乐的宫中美女,倡优和女乐就产生了。古书中对此有所记载:“昔者桀之时,女乐三万人,晨噪于端门,乐闻于三衢。”(《管子·轻重甲》)“昔桀女乐充宫室,文绣衣裳。故伊尹高逝游薄,而女乐终废其国。”(《盐铁论》)


夏桀拥有女乐三万,足可见其荒淫无度。古人把夏桀灭亡的原因归罪于君王沉迷女色而荒废政事。


殷商时代的商纣王,在赏玩女乐倡优等宫女时,更是有一种变态心理。他不满足于自己宫中的女色,还随意发动战争,劫掠诸侯的女乐,大施淫威。甚至设酒池肉林,命宫中男女裸体追逐于其间,他一边饮酒一边观赏,通宵达旦。并广征赋税,营造极其壮丽的苑台、苑圃。《史记·殷本纪》记载:“(纣)好酒淫乐……使师涓作新淫声,北里之舞,靡靡之乐……大聚乐戏于沙丘,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


至春秋战国的动乱年代,君王广罗女乐倡


优,嗜玩声色歌舞已成风气。《吴越春秋》卷一记载,楚庄王初即位时,“淫于声色,左手拥秦姬,右手抱越女”;黄宪《天禄阁外史》卷四中说,魏王饮宴时,楚姬舞于前,吴姝歌于后,越女鼓瑟于左,秦娥泛筝于右;任《述异记》中,则说吴王夫差的后宫竟有“宫妓数千人”。


(二)秦汉时期


秦汉时代是礼教得以发展与完善的时期。一方面,刘向的《列女传》、班昭的《女诫》以及《礼心》等书对妇女的贞操德行加以苛严的约束,与此同时,统治者大力提倡贞节,表彰节妇。如秦始皇为褒奖巴清寡妇而修筑女怀清台以劝导贞节;西汉宣帝于神爵四年(公元前五十八年)诏赐贞妇顺女帛;东汉安帝也曾于“元初六年二月,诏赐贞妇有节义谷十斛,甄表门闾,旌显厥行”。(《后汉书·安帝本纪》)但是另一方面,统治者自己却占有大量女乐、倡优等宫女,供他们享乐。


<史记·秦始皇本纪》描述说:“咸阳之旁二百里内宫观二百七十,复道甬道相连,帷帐钟鼓美人充之,各案署不移徙。”其后宫之盛,可想而之。秦始皇把从六国掠来的上万名宫女据为已有,并大修宫室供女乐居住表演。计有“关中离宫三百所,关外四百所,皆有钟磬、帷帐,妇人倡优”共达数万人。唐代杜牧曾作《阿房宫赋》,极写秦代宫廷生活的荒淫以托古讽今:“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见者,三十六年。”把秦朝帝王淫逸,宫女如云和宫女们竭力妆扮争媚,盼望皇帝来临的情形写得形象生动。但是,“有不见者,三十六年”,也就是说,秦始皇在位三十六年,有的宫女幽闭于宫中,终身未能见到皇帝。


西汉自高祖以来,历代皇帝不论荒淫风流与否,其后宫蓄藏的美女,数量之众相当可观。据汉元帝之时贡禹的上疏,可知“武帝之时,宫人达数千”。汉武帝好大喜功又风流放荡,他在宫中收纳数千名宫娥、女乐,一方面恣意享乐,一方面以此显示天子的特权与威严。昭帝、宣帝效法武帝,把后宫美女置于园陵游乐。元帝继位后,嫌后宫女子年长色衰,下令选天下美女入宫,由于选女过众,来不及逐个召见,就令画工毛延寿、樊青等将美女一一画来。 他再按图挑选。宫女们为得到皇帝召幸,纷纷贿赂讨好画工。而毛延寿等画工乘机恃权索贿。著名的美女王昭君就是因为自恃貌美,又不愿巴结行贿老画工,以致久久冷落宫中,直至被赐嫁匈奴和亲时,才得以见到元帝。元帝见昭君倾国倾城之貌,后悔难言,追惩画工而解恨。至成帝、哀帝时,也因袭先制,效法祖宗例规。汉成帝好色,他刚继位,皇太后就下令为他广选良家女子入宫。据记载,西汉各帝继政期间,因为宫女过多,时有放出宫女之事,但大批宫女放出宫门,并未减弱帝王荒淫纵欲,宫廷仍是美女如云,淫乱成风。


魏晋南北朝是一个持续了三百多年的战乱时代,长期的分裂与动乱使人们产生了一种岁月蹉跎、及时行乐的心理。同时,婚姻重视门阀等级和实行彻底的早婚以及方士和道教徒所倡导的房中术广为流传。所谓“采阴补阳”,延年益寿;多多御女,“多多益善”,“一夜御十女”等等。这些都进一步助长了统治者的荒淫和纵欲,除了容置大量宫女外,还仗势夺取别人妻子入宫。如魏文帝曹丕夺袁熙之妻甄氏为后;吴王孙皓夺冯纯之妻入宫等等。皇帝后宫淫靡成风,魏在皇后之下分设五等之爵来安置妾。到太和年中期,这种爵位已增至十二等。(《魏志》、《南史·后妃传》)


魏武帝曹操嗜好女乐倡优,信奉方士的房中术。他内宠极多,常招方士在宫女和女乐中“问其术而行之”,并且修筑了铜雀台,供他和婕妤、女乐、倡优等宫女居住取乐,至临死前,还遗令她们于每月的初一和十五日上午,在铜雀台上对着他的陵墓表演歌舞。《三国志·魏志·武帝纪》:“建安十五年,冬,作铜雀台。”曹操的《遗令》:“殓以时服,葬于邺之西冈上,与西门豹祠相近,无藏金玉珠宝。吾婢妾与伎人皆勤苦,使著铜雀台,善待之。……月旦十五日,自朝至午,辄向帐中作伎乐。汝等时时登铜雀台,望吾西陵墓田。”魏文帝曹丕承继曹操所好,还专门在宫中增设了女乐机构“清商署”。至曹睿时,这个女乐机构继续保留,后宫美女已达数千人之众。


在晋代,除了继承以爵位安置宫女的方法外,还设了更多的三夫人、九嫔、美女等女官职,这些都是皇帝宠幸的美女。晋武帝生性优柔,好女色。他于公元二七三年下诏令,选公卿以下家庭的年轻女子来充实六宫,有将女子隐藏者,以不敬的罪名予以治罪。在采选宫女期间,禁止天下的男婚女嫁。他采选宫女五千余人,都是良家女子和小将吏之女。被采选人宫的女子哭号之声,一直传到宫外。此后,晋武帝在吞并了吴国之后,“诏选孙皓伎妾五千人人宫”,这样,宫女总数已达一万人。《晋书·后妃传》中记载晋武帝后宫佳丽太多,以至他每幸御宫女时,常常坐上羊车,凭羊的兴趣停在哪里就在哪里寝宿。宫女们为求宠幸,把竹叶插在门前,把盐水泼在地上,以诱羊车。


西晋灭亡后,社会又进入战乱和分裂状态。无论是东晋十六国,还是南朝的宋、齐、梁、陈,或是北朝的北魏、东魏、北齐、西魏、北周,在这二百六十多年历史中,历代君王多是后宫充塞,纵情于声色。


《晋书》记载,十六国时期汉国君主刘聪,皇后众多。刘聪僭位后,立妻子呼延氏为皇后。皇后一死,他纳刘殷女为皇后。刘皇后死后,他又纳靳准的女儿为皇后。不久,他将靳氏封为上皇后,立贵妃刘氏为左皇后,立贵嫔刘氏为右皇后,又立樊氏为下皇后。除了这四个皇后外,佩带皇后玉玺绶的还有七个女子。以后,刘聪又以宦者王沈的养女为左皇后,宣怀养女为中皇后。这样,刘聪光是皇后就有十几个,更不用说各等级的宫女了。


后赵的君主石虎,是十六国时期最荒淫的君主之一。他在邺中大造宫室,掠夺民间十三岁以上、二十岁以下的女子三万多人,置于宫内,供其玩乐。而《十六国春秋·前秦录》中记载,前秦君主符生荒淫无耻到“使宫人与男子裸交于殿前,引群臣临而观之”。


北朝的北魏宣武帝拥有大量宫女尚不满足,就连臣下将狎玩过的妓女献给他,他也乐意接纳。


北齐神武帝高欢在灭东魏后,将庄帝皇后、建明帝皇后以及魏广平王妃、任城王妃、城阳王妃等魏室诸妃都纳入自己的宫中。北齐宫闱的淫逸,历史上颇为出名。


南朝的刘宋前废帝刘子业竟“使妇人裸身相逐”,以供其观赏。齐武帝萧赜,后宫达万人。陈后主陈叔宝更是奢侈淫逸。他立了天皇后、天右皇后、天左皇后、天元皇后,天左太皇后等,命人用沉檀木等优质木材建立了三座高达数十丈的阁楼,分别赋名为临春、结绮和望仙。阁楼都用珠翠装饰,十分瑰丽。陈后主让张贵妃住结绮楼,龚、孔两贵嫔住望仙楼,他自己住临春楼。他把宫女分别封为女学士等文学侍臣,整日共赋艳诗,游乐歌宴,选美女千人演唱《玉树后庭花》,沉湎色情,荒疏政业,直至为隋所灭。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