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 那月 那事——孙诚老师

麦克上将 收藏 22 295
导读:孙诚老师为人一如他的名字,对人率真、坦诚,亦峰曾看见他自制的书签上写的两句对联:慈颜常笑笑天下可笑之人,大度能容容天下可容之士。据说这对联出自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之手,是否真实无从考证,但却足以说明孙诚老师的为人。 亦峰从来没把自己以后的生活与孙诚老师联系在一起,孙诚老师本人是海运学院的毕业生,父母又是部队的离休干部,所以亦峰觉得自己和孙诚老师不是一个级别的人。她对孙诚老师只有敬重和佩服,从来没有非分之想,况且孙诚老师在语言上从没有过丝毫的不妥。亦峰曾经私底下想过:除了爱情,亦峰愿意为孙诚老师去

孙诚老师为人一如他的名字,对人率真、坦诚,亦峰曾看见他自制的书签上写的两句对联:慈颜常笑笑天下可笑之人,大度能容容天下可容之士。据说这对联出自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之手,是否真实无从考证,但却足以说明孙诚老师的为人。

亦峰从来没把自己以后的生活与孙诚老师联系在一起,孙诚老师本人是海运学院的毕业生,父母又是部队的离休干部,所以亦峰觉得自己和孙诚老师不是一个级别的人。她对孙诚老师只有敬重和佩服,从来没有非分之想,况且孙诚老师在语言上从没有过丝毫的不妥。亦峰曾经私底下想过:除了爱情,亦峰愿意为孙诚老师去做一切,包括牺牲自己的生命。因为她知道,没有孙诚老师的帮助,就不会有她今天的课堂生活,她知道感恩,也愿意报恩。

孙诚老师一如既往地关心着亦峰姐妹三人的学习情况,只不过他对亦峰更加关注。他时常在自习课的时候,有意无意地走近亦峰,这不仅仅亦峰感觉到,其他两姐妹也曾玩笑地打趣过亦峰。这让亦峰很尴尬。亦峰不想打破她和孙诚老师纯洁的师生关系。亦峰虽然是灰姑娘,但她却不想去穿那双不属于自己的漂亮金靴子。

八四年的端午节前夕一个晚上,在自习课之前,亦峰去水房打水时,碰到孙诚老师,老师给了亦峰一卷作废的试卷,让亦峰用做验算纸,亦峰高兴的接过草纸回到教室。她并不知道纸里卷有秘密,当亦峰的同桌王毅与她玩笑的时候,她用纸卷拍上王毅,结果从纸卷里飞出四个鸡蛋,王毅和亦峰同时都愣了,亦峰不知如何掩饰自己的窘态,呆呆地站立当场,王毅为了替亦峰解围,从地上捡起鸡蛋边玩笑着边扒了一个鸡蛋放进嘴里….

这件事让亦峰明白了孙诚老师对她的确有超出师生关系的想法,但是亦峰却不想超出,亦峰也不想伤害老师,所以后来当孙诚老师约她同去海员俱乐部看电影时,亦峰为难了……


亦峰还在补习班时,就知道和她们同住一幢宿舍楼里有一名叫禾子的学长,他和亦峰同寝室的同学月霞是同乡,亦峰她们住五楼,禾子住四楼。亦峰是在禾子去找月霞时认识他的,平时在学校或者宿舍的楼梯上偶尔相遇时,也如同陌路人。有一件事情却让他们迅速拉近距离。

亦峰刚上电大不久,有一天亦峰和梅华早晨去浴池洗澡回来,因为天下大雨,就在离宿舍不远的地方,亦峰看到一个身材矮小的青年妇女抱着女儿行走在大雨里,亦峰就把洗浴工具让梅华捎回寝室,决定自己打着雨伞送那母女去目的地。在送往的路途中,亦峰知道那妇女从东北来,准备乘船回烟台,孩子病了,她抱孩子去找医院,医院没找到反而被雨浇,爱人在客运站的候船大厅等候。亦峰把妇女送到候船大厅后,广播里正播放着当天由于海上8级台风而停船的通知。虽然是夏天,因为下雨,加上孩子又病了,那妇女听到停运的通知后几乎哭了,亦峰看不下去了,凭着一腔热血把那母女带回宿舍,对宿舍管理员谎称自家亲戚。亦峰照顾那母女吃喝,又去卫生所给孩子拿了药喂孩子吃下,去餐厅买了饭菜给留在候船大厅里的孩子父亲送去。第二天,亦峰把他们全家送上船的时候,亦峰把当月仅余的5元钱塞进那妇女的口袋里,这,却为三个月后种下了祸根。

三个月后,那夫妇买来一袋虾糖说是来感谢亦峰,亦峰很感动,因为亦峰当初帮他们时,从没想过他们回来答谢她,所以当他们提出把亦峰借50元钱的的事情,亦峰半点都未怀疑。其实亦峰并不富裕,亦峰当时每月27元工资再加5元钱的粮菜补贴,为了春节顺利回家,亦峰每月从32元钱里拿出5元用于储蓄,这样春节亦峰可以有六十元的盈余,再加上当月工资差不多100元,回家过年足够了。那夫妇骗亦峰说他们这次是从内蒙贩运一批毛毯到大连,因为缺少运费而提不出货,把亦峰借50元钱,先把货物提出来,再发给商家就可以把钱还给亦峰。亦峰不知有诈,就毫不犹豫把准备春节回家的钱借给了他们。结果自然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这件事被同寝室的同学月霞知道后,传给了电大的很多同学,同学们也许是处于关心和同情,纷纷来找亦峰打听事情的真相,每每都会责备亦峰太傻。钱虽然被骗,让亦峰难过,但最另亦峰难过的却是这件事让亦峰一时成了闲话中心,她觉得自己像鲁迅笔下的祥林嫂一样被人可怜,自尊心受到很大的打击。

就在这件事发生不久后的周日下午,同寝室的姐妹们都去逛街了,寝室里只有亦峰在洗衣服。突然传来敲门声,亦峰开门一看,是禾子学长,亦峰堵在门口告诉禾子月霞不在寝室。禾子笑了,他告诉亦峰自己不找月霞,是找亦峰。亦峰只得请禾子学长进门,但心里特别纳闷,因为亦峰从没与禾子讲过话,突然说找亦峰,让亦峰很惊讶。会是什么事呢?亦峰心里猜测着。


亦峰请禾子学长进屋后,让他坐在离亦峰不远的凳子上,就继续洗衣服。

禾子学长对亦峰说:破财人安,钱是人挣的,也是人花的,那钱就当作交学费了,如果没钱用,我可以借给你。

亦峰一时感动的无语,泪水却盈满了眼眶。要知道,一个人独自在外,别人的一句温馨话语都会是亦峰感动的理由,更何况从事情发生之后,几乎所有人都责备亦峰傻,说亦峰笨。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关心亦峰,实则是在嘲笑亦峰的愚蠢。禾子学长寥寥几句话,却让亦峰感觉他的与众不同,也让他们的距离缩短了不少,后来他们慢慢由陌生到熟悉,再到相知,最后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禾子学长曾经有个初恋情人叫希冬,因为与禾子在某件事情上意见不同而发生矛盾,禾子想与希冬和好,曾多次找过希冬,可是希冬总是躲着不见,禾子只好请亦峰帮忙给希冬打电话,约希冬与之相谈。后来因为希冬另有男友,禾子只好与希冬分手。与希冬分手后,禾子一度非常郁闷,亦峰默默地看着他的痛苦,倾听他的痛苦,却不能分担他的痛苦,这让亦峰很难过,也许亦峰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喜欢上禾子。只是亦峰伪装的很好,不露一点痕迹。

亦峰不会主动对禾子表明什么,因为她知道爱不是占有,如果禾子心中没有亦峰,表明只会让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尴尬。她默默地为禾子学长祈祷,希望学长开心、快乐!


本文内容于 2009-6-10 13:30:29 被闪烁的红星编辑

1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