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5.html


一个不规则的几何型闪现在了车队正前方的空中。其完全陌生的外型根本无法让人联想起人类制造的飞行器,更象是某人儿童所叠的纸飞机。“妈的,是‘鸬鹚’。所有人注意隐蔽……”当普通市民好奇的张望着外型奇异的飞行器时,士兵们却已在准备对抗这不期而遇的死神。隐隐约约之间吴涛听到了士兵们对这个陌生的空中目标的称呼—鸬鹚。


而几乎就在有人发出注意隐秘的警告的同时,那空中的敌人已经呼啸着扑向正在行驶的车辆和人群。其两翼下平坦的机腹猛的张开,伸出宛如利爪一般的内置武器系统对着车辆和人群喷射出一道道火舌。


比较起训练有素,面对突发状况还知道隐蔽的军人来,那些被惊呆或者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人们根本完全响应从排头的防暴装甲车上跃下趴在地上的李卫国中尉的警告,就象一大排排站在地上的木桩一样,在从天而降的密集弹幕中撕成了碎片,在吴涛的眼前扬起了漫天的血雾。


“快隐蔽,不要跑!快卧倒!!”李卫国依旧在声撕竭力的叫道。但是他的声音已经被防暴装甲车机枪塔上的12.7毫米机枪和众多士兵手中97式自动步枪交织在一起的射击声所淹没了。嗜血“鸬鹚”机身猛的一振,一团刺眼的火球猛扑而下,正面击中了在队伍最前列的那辆防暴装甲车。


看似乎坚固的装甲车在猛烈的爆炸声中宛如被顽皮的小孩扭烂的玩具,熊熊燃烧的残骸之上,粉碎的装甲四散飞溅开来。而那攻击者却以一个几乎嘲讽般的动作在空中小半径转弯,躲开地面上诸多拦截火力,飞向远方。


幸存的人们几乎不敢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满地的残肢断臂之中,所有人似乎都还没有从刚才的噩梦中醒来。“快躲起来……它还会回来的。”唯一清醒的或许只有李卫国中尉,但是伴随着他的声音而来是那宛如死神狞笑的音爆。当看到空中的那架飞机一个回旋又反转回来时,所有人才如梦初醒般的混乱了起来。


“找东西隐蔽,躲到障碍物后面去!!”就在李卫国中尉试图控制住局面之时,位于车队最后的自行防空战车开始猛烈的开火,4门25毫米机关炮震耳欲聋的射击将整条街道都淹没了。虽然在车顶安装探测距离达11公里的多普勒脉冲搜索雷达,但是面对着体积小且采用隐身外型的“鸬鹚”,防空战车的射手只能借助着安装在炮塔前光电探测器手动射击。


包括一个电视跟踪摄像头、一个红外跟踪摄像头和一个激光测距仪的光电探测器可以将探测到的所有信息反馈到车载火控计算机,计算机根据这些数据计算武器瞄准数据,当目标在打击范围之内时便提示射手可开攻击。但是计算机并不会提醒射手在几乎贴在地面飞来的“鸬鹚”前方还有混乱的人群。


一排排滚烫的粗大弹壳从自行防空战车两侧的炮膛两侧飞出,高速旋转着飞出炮口的钢铁撕碎了阻挡它前进的一切,无论是钢铁、水泥、植物还是人类的血肉。好象在嘲笑着人类的自相残杀一般。“鸬鹚”一边在超低空灵活的规避着弹幕,一边用机腹两侧伸展而出7管加特林式的机枪将一辆辆军车化为了燃烧的火球。

英勇反击的士兵,往往不等瞄准就直接被高速射来子弹拦腰打成了两截。平民清醒过来的人终于想起可以躲回地下超市时,发了疯样的冲向吴涛的位置。尾随在他们身后的“鸬鹚”朝着他们的奔跑的位置又射出了两枚刺眼火箭弹。


吴涛在看到飞机回转时就感到对方要赶尽杀绝,于是很明智的转身向着地下超市跑去。正当他向下冲的时候,一个球状物象皮球一样的顺着阶梯滚向地下。


吴涛在透过身后的光线一瞬间看到了那皮球状的物体赫然是连着一段脊椎骨的李卫国的头颅。吴涛惊魂未定,两发火箭先后的击中了超市的入口上方,在地动山摇的晃动之后,吴涛耳边传来木石倒塌的声音。吴涛的直觉告诉他,如果再这么跑下去,自己肯定会被倒塌下来的木石瓦砾给活埋掉。于是无奈之下,吴涛纵身一跃,朝着阶梯下方跳去。他只觉得两腿刚刚及地,就被身后的巨大撞击的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