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浮玉 正文三 第九章 内外各谋 摇曳真理

zhouzhonfu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


苍天忽现奇异景观,把战士们和老百姓都带进了无限的思念之中。李倩文可是纵队的创建人之一,她的热情,她的无私,她善良,感染着每一个和她接触过的战士和百姓。每当战士们执行任务归来时,倩文总是热情而温和地嘘寒问暖,第一句话总是问:“有同志受伤吗?”如有人牺牲她总是在烈士名录上认真地写上牺牲同志的姓名,时间,地点,然后总是沉思一阵子,而不说一句话。如听道有人受伤她总是亲自查看伤情,然后便和医生一道小什翼翼地护理和治疗。


对待老百姓,她更是尽心尽意,想为百姓所想,急为百姓所急。犹其是受难受灾的人家和孤寡老人她更是关怀倍至,为此她将纵队近三分之一的支出用在百姓的身上,虽遭到一些干部的反对,但在洛尘的支持下,还是如数发放到困难群众的手中。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就难在一辈子尽做好事而不做坏事!


所有有关她的往事,都在战士和乡亲脑海中浮现,人们在天上奇观即将消失的瞬间,突然大风陡起,听有人的悲痛一下子崩发到极致,便迎风怒号,悲恸山林。人们在为将一生全部献给了最壮阔的人民解放事业的倩文而扼腕痛惜。


刘书凯,石小来,孟赞,王耀东,李锐等在人们还未从悲痛中醒来时,便在满山遍野地寻找陈洛尘,找了很久也没有一点眉目,李锐赶紧发动所有的人一起翻坡越岭,探草寻隙,一小块一小块的搜索,最终还是没有一点线索。“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难道他会从此在人间蒸发?”李锐一面使劲地掐着自己的前额,一面在自言自语地说。“胡扯!洛尘不会死的!”孟赞此时十分忌讳(死)字,当李锐刚说完后,他便怒斥道。


王耀东皱着眉头对刘书凯说:“这次龙脉峡谷的战斗,离奇消失的不光是洛尘一个人,还有一个人我们始终没找到,你知道他是谁?”经他这么一说,刘书凯恍然大悟忙脱口说道:“是矢内吴浩!孟赞!我问你,可曾有鬼子从谷口冲出去?”孟赞被他这么突然一问顿时吓傻了!心一阵乱跳,汗立即从头上冒了出来。“有一辆坦克车在鬼子的火力掩护下冲出了谷口,我和蒋问飞想拦没拦住!但我们实在不知道洛尘就在里面,如知道是这样,我们就是死也不会让他们冲过去的!”孟赞知道这次错犯大了,忙老老实实地说。


“你们怎么不去死,你知道这次犯了多大的错!”王耀东听孟赞这么一说,心里顿时大吃一惊!忙气愤地冲着孟赞吼道。“别这么说,老孟和问飞也尽力了,他俩势单力孤也不易啊!”刘书凯见耀东把火在撒在孟赞和蒋问飞身上,忙纠正着他的说法。李锐见大家心里烦躁,立即说道:“现在都给我住嘴,有话等到了老虎口驻地拿到会上去说,我们连失两位主要的同志,大家已经伤够了心,等开会时一定要心平气和地发言,越是困难越要增加团结,越要保持队伍的稳定!”


李锐见大家沉默了,便命令道:“江世波,你去宣布部队集合开拔老虎口,老百姓也可以回家了!”“慢!还有部分牺牲同志的遗体还未来得及掩埋!能否再等一等?”刘书凯见部队就要集合忙对李锐说。“好!书凯你就带你部队留下处理,等完事后立即回到队部!”李锐见天色渐晚,便想出了个权宜之策后对刘书凯说。


王耀东心里很不舒服,甚至有些怒火,心想:以往洛尘在部队的时候,总是亲自组织人员掩埋烈士,待纪奠仪式结束后才集体撤离!可他一不在这条规矩便从此废除,真让人心寒,况且连人家都敬爱的倩文都牺牲了,怎么能如此怠慢他们的亡灵!耀东想到这时,竟然声泪俱下,一阵悲恸后他激动地对李锐说:“我也要留下帮书凯他们,你们走吧!”


“也好!还有谁愿留下?”李锐好象有点不爽,忙试探性地问道。“还有我!”“还有我!”李锐一看是孟赞和石小来,便苦笑道:“好!你们也留下!”然后他又问江世波,李先云,蒋问飞,欧家成等一批大,中,小,队长们:“你们是不是也要留下?”这些有职务在身的人们,见李锐话中有话,忙说:“我们服从李纵队长的命令!”李锐严肃地说:“一个没有严明纪律的军队,就象似一群由乌合之众组成土匪,早晚会被拥有现代化装备和训练有素的军队打垮!你们从今天起都给我记住,纪律以后是我们浮玉纵队的第一个强制执行的内容,任何人都不能用任何理由挑战我们的纪律,你们听到没有?”


这一群纵队的干部们哪里能听出了他心中的用意:他是想用纪律为借口,树立个人威信,从而在失去洛尘和倩文的情况下,好把队伍牢牢地撑握在自己手中。而这些人却认为李锐是为了整个大局而考虑的,所以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服从命令,听指挥是我们的责任所在!也是胜利的保障!”李锐满意地点了点头说声:“出发!”于是只有三分之一的浮玉队员,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望着牺牲了的三分之二的同志的尸体躺在荒山杂草丛中而不能亲自安葬,心里顿泛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悲愤。


“慢!部队等一下再开拔!李锐他把话说清楚再走,否则老子不服?”王耀东忍住性子,看着李锐的一言一行,当大家都列好队正准备离开时,王耀东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冲到李锐的前面,用手指着他的鼻子大声说道。李锐诧异地说:“耀东你怎么啦?有话好好说。”王耀东轻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大步地走到全体战士的前面大声地说:“同志们!我们浮玉纵队历来就有一条潜移默化的规定:就是烈士未入土,部队不开拔!这不光是对牺牲的人的尊重,也是对未死的人的安慰!同志们谁能保证你能战斗到最后而不死?有谁愿意战死后抛尸荒野任野兽糟蹋?这次战斗异常惨烈,我们不仅失去了敬爱的教导员李倩文同志,还使我们纵队第一创始人陈洛尘同志下落不明.生死未讣,最让人痛心的是,我们还牺牲了近三分之二的同志战友!你们谁愿意看到他们暴尸荒野,而无法入土?你们谁愿意看到他们的躯体被狼群吞噬?今天我深层次的话就不说了,归根结底一句话,想走的以后就是我王某的敌人!留下的才是真正的浮玉战士!”


“王队长,我们不走啦!等安葬了他们再归队!”大部分战士都积极地回应着耀东,刘书凯,孟赞,石小来,每人手中都拿着装满子弹的双枪,偎依在耀东的左右,充满怒火的眼睛盱着李锐和他身后的一群骨干。李先云和蒋问飞见形势有点象剑拔弩张,忙跑到了王耀东这边,俩人双手都握着手雷。蒋问飞指桑骂槐地说:“老子什么都不怕!如谁惹了洛尘和耀东不高兴老子就炸死他!”给他这么一说,不得了!大部分普通的战士都齐声怒道:“谁要反对陈洛尘,欺负王耀东,老子就剁了他,管他是什么鸟官!”


李锐心中一阵惊慌,便稳定了一下情绪,调整了思路:他原以为洛尘一失踪,倩文也已经死了!自己可以稳固地掌握这支队伍,没想到王耀东却借埋尸之事煽动战士闹事,好在还有近一半的干部紧紧地站在我的身后,一大队长江世波绝对是我的人。因为他一直暗恋着倩文,而多次遭拒后,又有几次因贪污公款被陈洛尘批评后便与他暗中较劲。而陈洛尘整天忙于抗日,对此事却一概不知。这次战斗 江世波的一大队几乎是零伤亡,现已成了整个纵队的主力,只要把江世波稳住,就可以撑住整个指挥权,就不怕陈洛尘的党羽闹事!


耀东心里清楚:李锐一直就想独揽大权,但他虽是纵队的队长,但决策权却往往在洛尘,倩文,书凯,小来,和自己的手中,所以他一直怀恨在心,但只要洛尘在他从不敢打坏主意,他知道论文治武功都不是洛尘的对手,所以一直在苦苦祈求机会的到来,每当洛尘出去袭击鬼子时,无论多危险他都不加阻拦,目的是想让洛尘早点阵亡,上次洛尘被捕,他是被江碧生骂的不行了,和纵队上下的一片谴责声中在冒死相救的,为此他常耿耿于怀!当耀东暗中点拔洛尘时,洛尘却附之一笑,还让他不许胡乱猜疑领导,保持大局的稳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