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经济学家出场费用“暴涨”

凡星星 收藏 0 9
导读:也谈经济学家出场费用“暴涨”

不管是多么不符合“主流经济学家”们的理论,真实的金融危机就是发生了,而“野蛮遗迹”的黄金也确实价涨了,不少工人的的确确失业了,广大出口导向企业日子实实在在的难过了。作为国人,作为国内企业家迷茫无助的时候总要想找个出路吧。既然是从金融经济方面出的问题,总要找真正明白的人来说道说道,指点一下吧。结果放眼一看,“主流经济学家”个个扭扭捏捏,未开口脸已红一片,开口则嚅嚅嗫嗫,再想想这帮人的“骇人语录”,但凡真想明白点事情的听众恐怕都不会拿自己的银子给这些酒囊饭袋。

但对于以前没有机会听,甚至被“主流”打压封杀的有真水平的经济学家,当他们当初的真知灼见已成为今天的事实的时候,更多的明白人自然渴望从他们这里听到不随俗流、有质量的见解,来指导自己对未来的决策。

于是就出现了某些记者惊讶的情况,天哪,郎咸平的出场费居然到12万了,宋鸿兵也上10万了,当然也有某些连带价格上涨的学者….记者先生反过来一看,哎呀,还是某些很有学术地位的老经济学家比如吴敬琏老人家好,“不看重钱,主要看‘规格’。还有啊,人情(面子)也很重要…”记者的这种可爱结论真让人哭笑不得。老吴当多个大型上市公司的独董,什么事不做就是多少收入你怎么不算,更不用说某些老经济学家的家族在股市暴富赚的钱有多少了。吴敬老现在头都大了,想不明白自己的理论出了什么岔子,居然脱口而出市场经济也有好的也有坏的,简直可以和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这个人是好人呢,还是坏人呢”,这样的演讲者恐怕听众是不愿意掏银子的。

“非主流”的经济学家,在过去基本是连声音都很少能被普通老百姓听到,大众媒体不报,开会不让参加,连培训都被告知:“我们这里有学术规范,不能随便发言。”如果不是郎顾之争,那个香港的“郎监管”是谁恐怕内地小民根本不知道。更不用说了解国企MBO里有多少不能曝光的玄机了。正是冰棍化了,靓女嫁了,人民的血汗被掠夺了,大家还蒙在鼓里给得利的数钱呢。记得当时郎咸平的节目还经常被这样那样的势力封杀。其他不符合“主流”口味的经济学人也没什么好日子过,宋鸿兵07年出版《货币战争》,准确预言将从两房的次贷开始,世界经济会出大乱子。结果,“主流”们当时不是嘲笑他“杞人忧天”就是直接扣上“阴谋论”打倒了事。真还有好事的经济节目主持人专门跑到耶鲁去骷髅会转了一圈,回头得意洋洋的说:“其实没有那么邪乎,我在耶鲁期间也很荣幸的被破例请到这些秘密社团里去做一些关于中国的讲座,很有意思,但是没有传说中那么神秘。我个人也有很多骷髅会的朋友,都是非常和蔼可亲的人。”主流们做这些事情很上心,偏偏最该他们干的露脸正事----对经济大势的分析把握却个个交白卷。金融危机到来之前,“主流经济学家”们没有一个看出问题,更没有一个相信会有问题,次贷爆发了之后,还到处讲“不就是几千亿的小问题吗,抹掉就是了” ,连对危机的解释都无法自圆其说,莫非还有人指望他们来进行下一步的预测甚至提出解决办法?

咱们就用“主流”们常爱挂在嘴边的“供求关系决定价格”,销售的东西不一样,价格当然应该不同。经济学家无论研究哪条路数,都应该拿出有分量的研究成果出来,而不是简单把国外的现成结论翻译过来就忽悠国内听众和读者。以前搞MBO的老总能出大钱让“主流经济学家”们当独董也没见哪个记者“惊讶”一把,今天渴望寻求一线生机的中小企业者和普通人愿意凑分子拿十万请郎咸平宋鸿兵,立马就有惊诧的声音了,是不是太没有一视同仁的普视作派了呢?

拿同样的原料作菜,特级厨师炒的回锅肉和记者下厨炒的回锅肉价格当然不一样。郎咸平也好,宋鸿兵也好,面对浩如烟海的公开信息资料,为什么他们就能分析出别人分析不出的结论呢?为什么他们就能对即将到来的趋势有预见呢?为什么他们就敢于在当时一片反对和指责声中坚持自己的正确判断不畏打压讽刺呢?当事后诸葛亮是简单的,可“主流”们现在对去年开始发生的危机还没搞明白,有什么资格来嫉妒郎咸平他们“暴涨”的演讲费呢?要说这个“暴涨”,也不过是个理性回归而已。曾听说某浙江厂商,在去年初听了宋鸿兵的指点,减少了国际出口的生产规模,结果避免了下半年的巨大损失。这样的企业恐怕不会舍不得凑个份子听一听能解决自己实际问题的演讲吧!

再退一步讲,一个歌星上台唱首歌要几万十几万大家已经不希奇了,特别是巨星出场。这钱也不是她一人拿,乐队、灯光、音响这些条件也是开支不说了,即使歌星平日里为一首歌演唱准备的声乐、舞美、训练也是必须的费用,台上几分钟,台下多少功?同样,我们看充满个性魅力的郎咸平宋鸿兵等人现在的学术修养都是多少年的理论和实际操作的积累,除了个人勤奋而敬业之外,也注重团队作战。翻开郎咸平的书,你可以看到在序言里他不厌其烦的把他指导下进行案例分析的每个学生的名单一一列出。而宋鸿兵的背后则有环球财经研究院强大的研究团队为其提供金融经济情报搜集整理。 “暴涨”的出场费其实是对这些团队成果的肯定。

出场费和国家经济状况和国际金融形势相比,连沧海一粟都算不上,但只要真正的真知灼见能为国家和企业采纳,从而避免更大的损失,甚至在逆势中反而更加健康快速增长,其功德才是善莫大焉。反过来,如果有利于国家人民的话不讲,专讲对自己有利的“理论”,只讲对赞助自己的国外基金有利的话,这种“经济学家”不管是不是著名的“主流”,就算是他们自己贴钱来发言,咱们老百姓也要立刻堵上耳朵,大声喊一个字----“G—U—N”。

以此来看,真正的有水平的经济学家现在的出场费,多乎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