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人生 忙乱的98年 终于来了

慕容严露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size][/URL] 焦躁的情绪开始在军营里蔓延,也许这就是战争初始的心理状态。每个人都脾气很不好,我们已经完全进入二级战备阶段。背囊起床就打好,救生衣发放到个人。汽车连的汽车也开到了各个连队门口,发动机不停,经常看到大肚子的油罐车频繁的在团驻地里来回的转悠着给汽车加油。 对外的联系全部切断了,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


焦躁的情绪开始在军营里蔓延,也许这就是战争初始的心理状态。每个人都脾气很不好,我们已经完全进入二级战备阶段。背囊起床就打好,救生衣发放到个人。汽车连的汽车也开到了各个连队门口,发动机不停,经常看到大肚子的油罐车频繁的在团驻地里来回的转悠着给汽车加油。

对外的联系全部切断了,不能写家信,也不能给家里打电话。假期完全暂停,不得擅自离开营区大门。干部们也很紧张,这个时候最容易出现逃兵,干部们也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思想政治教育。每天除了看新闻,就是学习政治思想,让我们进一步的稳定心神还有坚固自己的心理防线。

我和我的小徒弟卫生员开始每天检查我们的药品储藏,什么防疫药,消毒水,净化剂等等的,我们一样一样的分好类放在特定的位置。因为我知道,紧急集合,也许是白天,也许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必须将这些东西准备好。这是战争,一场浩大的战争。一片药也许就能挽回一个人的生命,作为卫生员,这就是我的职责!

深夜,我刚刚检查完药品,急促的哨声再次响起。已经习惯了这种哨声的催促,我依然是不紧不慢的将药品装入药箱。因为我没休息,所以背囊还没有打开。

各班排忙乱的装着背囊,等我走出连部的时候,已经听到各排在清点人数了。小卫生员也将我的背囊送到了我手里。连队开始集合,报数,清点人数,登车。

虽然早已适应了这样的紧张,但是深夜拉紧急集合还是头一回。虽然每一个人都不害怕参加抗洪,但是依然是有窃窃的私语。

“你说这次是不是真的?”

“不知道,希望是真的。”

“我也是,这种每天提心吊胆的日子过的让我难受。”

“还不如死了算了!也不知道上面怎么想的,让我们上去不就行了?”

“乌鸦嘴!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寄信啊?”

“去死吧你,你女朋友我会帮你照顾的。”

虽然是窃窃私语,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对即将到来的死亡感到一点恐惧。也许是平时没事就拉紧急集合造成了大家这种对于死亡的漠视。

十几分钟,团大操场上已经整齐的排列好了各种车辆。架势比任何一次都大得多,连卫生队的救护车都开出来了。

我坐在车门边,向外张望:“这次可能是真的,卫生队的救护车可不是轻易动用的。还有团长政委副政委的车都出来了,看来是全团彻底拉动,估计前面的事儿大了,需要我们上去顶一阵了。”

“真的?!”我的话引起了一阵骚动,战友们纷纷变得兴奋起来,开始热烈的讨论到了地方怎么怎么办。我看着这群还没开始就已经想着怎么处理的战友,心里一阵欣慰。有着这样的情绪是好事,不怕死的士兵,在战场上活下来的几率更大,不怕死又有脑子的士兵,生存下来的机会更多!

果然,团长拿着大喇叭给我们训话:“士兵们!你们盼望已久的命令终于下来了!灾区需要我们!这次行动,是一次很艰苦很危险的行动。这就是一场战争!你们中,也许有人就此死去!也许从此将失去家人,朋友,恋人!我问你们,你们怕吗?!”

“不怕!!”惊天动地的喊声回应了团长的疑问。

“很好!这才是军人!我们是军人!是钢铁长城!是老百姓的守护神!如果你们在这场战斗中牺牲,人民会记得你们!党会记得你们!军队会记住你们!祖国也会记住你们!我们的使命是什么?!”

“保家卫国!抵抗侵略!”

“对!现在就是你们展现出你们的时刻!现在大自然给我们一个考验,你们能不能经受起这场战争的洗礼,能不能成为一个军人,就看你们的表现了!告诉我,你们是不是军人!”

“是!”

“再说一次!”

“是!!”

“我们是什么?!”

“我们是军人!是钢铁长城!是守护神!!”

“很好!出发!!”

瞬间,车队发出巨大的轰鸣,团长的小车开在第一个,后面紧随的就是政委的2号车,然后依次是副团长,副政委,军务股,步兵连,105无座力炮连,高炮连,榴炮连,最后是卫生队和炊事车跟随再后。长长的车龙开始从团部驻地开出。

路上,我们渐渐的和一条更长的车龙会合。整个摩托化步兵师全部出动了!上千台汽车组成的长龙,弯弯延延望不到尽头!

这个时刻,没有人害怕,呵呵,其实害怕也没用。有的人身体在剧烈的发抖,车厢里一片沉默,牙齿打颤的声音冲耳可闻。这跟我躲过炮群火力覆盖的情况一样,挺过去就好了。

我立刻通过各个车辆上配备的无线电台向上级通报这一现象,请求发放安定镇静药物。不是每个人都有坚强的神经,如果这时候不提前缓和精神状况,到了地方很可能不用谁去刺激,大水就能让高度紧绷的精神溃散!

上级批准请求,各车上的卫生员开始向士兵们发放安定药片,并要求卫生员保持高度警惕,时刻检查本车战友的情绪状况,防止非战斗减员。

我很高兴,虽然我这车的士兵基本来来自城市,但是每一个人都很坚强。就连平时最懒散的李伍真趴在车厢边上吐了一次之后,眼中的神色也变得刚毅了。海山老蔡陈克林清彬几个广东的更是胆大,已经睡着了。

王峰吴剑锋也在昏昏欲睡,老袁则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瓶酒来,捏着花生正乐滋滋的一个人开心。罗刚有点紧张,但是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出来,他还是很坚强的。郭振华则带着随身听跟着音乐摇头晃脑,已经沉浸在音乐中了。

剩余的几个新兵服药后也都睡着了,轻轻的鼾声传了出来。

我对着后面的车辆做鬼脸,驾驶员孟凡杰是江苏榆林的,看到我也叼着香烟给我做鬼脸,好像这次抗洪对于他来说是一次旅游般的轻松。这个叔叔是副军长的家伙一直都是吊儿郎当的,什么都没在乎过,我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不过,那种自由放荡的生命,也是一种很不错的选择。

我回过头,看看车厢里的战友,便合上眼,迷迷糊糊的睡去。我坐车不怎么睡觉,这是我的缺点,也是我的优点,我的警觉性是最高的,而这种高警觉,是军队最需要的。

我们前进的目标:江西九江!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