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人生 忙乱的98年 二级战备

慕容严露 收藏 0 1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


为期一个月的演习,结束了。

我们进行了实弹射击,夜间实弹射击等训练科目。

夜间射击是一件美妙的事情,上百门大炮在黑夜中喷放出橘红色的火焰,的确是非常壮观的景色。

其实最好看的还是火箭炮火力覆盖。火箭弹拖着长长的焰尾,发出巨大的声响。缓慢的离开发射架,快速的加速,然后如同箭矢一样争先恐后的飞向夜空,如同一群美丽的萤火虫,消失在天际。远远的地平线上,一片火海冲天而起,照亮了半个夜空。

红箭73反坦克看起来就有点像飞蛾扑火的感觉。短小的导弹拖着长长的电线,慢悠悠的飞向靶子,然后就是火光一闪,紧接着爆出一个大火团。可惜,不是集群发射的,不然就能看到一堆扑棱蛾子慢悠悠的飞行了。

有时候我怀疑红箭73反坦克导弹这么慢的飞行速度能否打中坦克?我个人觉得如果机枪手打的够准的话,这种导弹一定能被敲下来。

不管怎么说,演习圆满的结束了,虽然我也做出了不小的贡献吧(厚着脸皮夸自己),但是由于我私自外出长达12小时以上,严重的违反了纪律。经团长和卫生队长的裁决,呃,三等功取消,将功抵过。。。。。

连长也没混到好上,由于他故意刁难士兵,导致士兵出走。荣获了警告处分。这在他的军旅生涯中绝对算得上一个污点了,以后想升官?有点难喽!

我们再次收拾起东西,坐上解放141回驻地去。山上留下一个个凸起的土台,那是我们安营扎寨的纪念。

6月的阳光很刺眼,也很毒,晒得人昏昏欲睡。我们随着车厢来回摇晃着,直犯困。街上行人很少,车辆也不多,回来的路途,很乏味。

经过了两天一夜的行驶,我们终于回到了有房子的驻地。留守的战友很高兴我们归来,纷纷上来帮助我们卸东西。

我们回来就得到一个好消息:我们亲爱的尊敬的营长黄友彬同志出院归来了!战友们一下欢呼起来,旅途的疲惫也不管了,大家纷纷跳下车,向营部跑去。

当我们这一大群几个连的兵们跑到营部的时候,看到我们的营长站在门外,一脸严肃:“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啊?都跑到这里干什么?”

“嘿嘿~营长,这不是听说您回来了嘛,大家来看看您,对了,这次演习咱们营可长脸啦!”

“是呀是呀,营长,咱们营把地炮旅给比下去了!”

“营长,咱们有了个荣誉称号连队了!”

“营长。。。。。。”战友们七嘴八舌的向营长汇报这次演习的成果,想让营长高兴。

“噗哧!”营长终于装不下去了,笑了起来:“好啦好啦,我都知道啦。小伙子们,你们干的很不错!我为你们感到骄傲!但是,现在是回到驻地,赶紧去收拾收拾。都那么累了还有精力跑来看我,我是大熊猫呀?快去快去!”一边说一边跟轰小鸡一样的挥手,战友们哗的笑了起来,然后就散开回去将东西卸进班排重新组合了。

很快,各连传来乒乒乓乓的铺板铺在钢架床上的声音。然后不一会儿,炮场上就站满了绿色的军装。大家将大炮的炮闩从炮门中提出来,放在一个小方桌上分解开,细致的擦拭着,并涂上防护油。

更多的士兵将大炮的炮管打的低低的,然后用一根长长的刷子喊着号子清洗炮膛。经常是一二三,推进去了,然后大家拔河一样的一起向后退把刷子拔出来。由于有时候大家退的太快,往往会造成刷子拔出来了,人也摔倒了,一根长长的刷子还被大家握在手中,远远的看去,好像一群蚂蚱被穿在一根狗尾巴草上。

摔倒了的大家便躺在地上哈哈大笑,相互埋怨对方不知道收点力气,害的大家摔倒。嬉笑一阵,爬起来继续清理炮膛。

一桶桶黑色的水变成了清澈的,炮膛已经彻底洗干净了。大伙儿在刷子上涂上炮油,一次性捅进炮膛,从炮门出伸出,让整个炮膛涂满炮油。然后,分散开擦拭炮架和轮胎。全部擦好之后,将大炮的炮管打直了,垂直九十度向上,晾晒几个小时再给大炮穿上炮衣。

这时候,新兵最兴奋。纷纷拿出相机,和排列整齐的大炮合影留念。说真的,一排步枪放在那里,可能不是很帅气。但是一排大炮昂首指向蓝天,这个场景还是很有震撼力的。平时大炮穿着炮衣,看着土不拉几的不显眼,刚刚擦洗好的大炮那可是神采奕奕威风凛凛啊!

据说这次回来大约休整半个月左右,于是大家又回到了那个吃饱了就乱转,没事儿就玩的生活。可惜,这种日子并没有让我们快乐多久。

1998年6月中旬,大量的暴雨频繁进攻我国地区,水位持续上涨,长江水域告急。所有部队进入战备状态,准备应付突发事件。

我们开始了战备演习,每个人都准备好背囊,每天都在班排里坐着,或者去收看娱乐室的电视新闻。团里面随时可能会拉紧急集合,汽车连的汽车昼夜轰鸣不停,发动机始终保持着开动状态,随时准备出发。

没人知道什么时候会命令我们进发,每个人都很紧张。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每个人的遗书都写好了交给了连队的干部们,有给父母的,也有给恋人的。我们不知道如果我们去了,会不会安全的回来,这不是和人战斗,这是和大自然的战争。说什么人定胜天那都是假的,只能说,我们能用我们最大的努力来减少大自然给我们的惩罚,我们控制不了大自然。

为了缓解我们的紧张情绪,团里面也时不时的拉几下紧急集合。我们经常是正在看电视,洗衣服或者干别的事情的时候,急促的哨声响起。

于是我们便扔下手头的事情,鸡飞狗跳的跑回自己的班排,用最快的速度将被子什么的一股脑的塞进床边的背囊。各班长班副跑到连部领取安全气囊分发给大家,然后快速的跑出班排集合,跑步到操场上登上已经等待在那里的汽车,轰轰隆隆的到团部的大操场上集合。

然后就是团长政委训话,提醒我们要时刻保持警惕,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在祖国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应该用最快的速度到达祖国需要我们的地点,为了祖国,哪怕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这样的日子维持到了7月中,我们始终处于这种紧张之中。每天提心吊胆,渐渐的大家也不再东跑西跑了,基本上每天就是坐在娱乐室叼着烟看电视。看到兄弟部队已经开拔前往灾区抵抗洪流,大家纷纷开始了嘟囔。

嘟囔什么?我们是甲种师,我们是最好的士兵,为什么不让我们去?每天的紧急集合已经让我们感到厌倦,压抑的情绪需要释放出来,我们渴望参加这场和大自然的战争。步兵连队的兄弟比我们还要着急,尤其是江西的弟兄,已经向连队干部们递交了血书,强烈要求上一线参加抗洪。其实不只是我们着急我们渴望,干部们又何尝不是想冲锋陷阵?但是上级并没有命令让我们参加这场战争,我们只能在原地干急打转。

看着电视上的兄弟部队累的睡大堤,我们心中着急,心疼。我们想上去替他们一会儿,哪怕是一天,也行!看着漫天的大水,没有人感到害怕,那种必死的决心已经完全控制了我们,和天斗!我们就是人民的钢铁长城!洪水没有什么可怕的!这就是我们的想法!

终于,全团所有的士兵都递交了血书,强烈要求参加这场战斗。团长将几麻袋鲜血写出的请战书送往师部。回来后给我们在紧急集合的训话上说:

“我理解大家的想法,我也很感动!我为能拥有你们这样的士兵感到自豪和骄傲!我能为拥有这样的战友感到骄傲!你们都是勇士,每一个人!但是,现在祖国要求我们随时准备出发,而不是现在就出发。我们是军人,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我去了师部,不光是咱们团,02、03、坦克,地炮旅等,全部上了血书!但是我们还有另一项任务!在没有兄弟部队接下我们的任务之前,我们必须在这里等待,希望大家能够理解!谢谢大家,谢谢你们每一个勇士!”

说完,这个对越自卫反击战下来的老团长给我们大家敬了一个军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