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木空说酒100]酒场上有多少“鸿门宴”在等待

木空 收藏 2 333
导读:在这酒场100的时候,我不知用什么话题加以概括与总结,先前设想的激动心情,并没有大面积爆发的征兆,只是下意识地松口气。我平静理智地坐在微机前,信手写下几周前预设的题目,因为那天我就遇到了“鸿门宴”,以此为切入点,向深里细里发掘三五下,或许能表达出英雄所见略同式的共识。 提起“鸿门宴”,稍微有点历史知识的人,自然而然地想起硝烟弥漫的秦朝末年。强势老大项羽摆宴请弱势老二刘邦,酒有好酒宴无好宴,原本要收拾刘邦,结果被狡猾的刘邦中途跑掉。一失酒成江东恨,全怪项羽没有按设计要求落实“鸿门宴”,反

在这酒场100的时候,我不知用什么话题加以概括与总结,先前设想的激动心情,并没有大面积爆发的征兆,只是下意识地松口气。我平静理智地坐在微机前,信手写下几周前预设的题目,因为那天我就遇到了“鸿门宴”,以此为切入点,向深里细里发掘三五下,或许能表达出英雄所见略同式的共识。


提起“鸿门宴”,稍微有点历史知识的人,自然而然地想起硝烟弥漫的秦朝末年。强势老大项羽摆宴请弱势老二刘邦,酒有好酒宴无好宴,原本要收拾刘邦,结果被狡猾的刘邦中途跑掉。一失酒成江东恨,全怪项羽没有按设计要求落实“鸿门宴”,反到成全了刘邦的汉室天下。我拿“鸿门宴”当招牌,只是借喻酒场真伪,并不是所有的酒场都出自真心真意,许多酒场隐含着极强的功利性,说白了是为实现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摆场。如果没有利益和任务的驱使,中国的酒场恐怕要消减三分之一。


还是说我最近的一次经历。某天某日某时某分,一位两年没有联系的同学打电话,邀我晚上到酒店坐坐,以酒代茶叙叙旧。我知道他是铁公鸡式的人,请我吃饭喝酒绝对有事相求,可我问他有什么事,他反问没有事就不能坐吗,几十年前的老同学谁跟谁。我毫无疑问地相信了,心里还热乎乎的,并且提前十分钟到场。酒场开始后,我察言观色觉得有些异样,桌上坐的人除了我俩外没有其他同学,那些人清一色的白脸太陌生。礼节性的三杯酒过后步入正题,原来他给别人当媒人,求我求我干税务的铁哥们同学办事。酒杯与高帽一齐向我飞来,没等我采取防范措施,他就率领一干人马将我折服,武断地结论就这么定了。他不时说与我多么铁,我又与干税务的同学多么钢,大家喝酒没商量。


我是爱面子的人,酒喝到这份上,也没有办法再推辞,只好含含糊糊地答应下。不过我也看得出,同学肯定收了别人的好处,却把难题交给我。识破“鸿门宴”,我反到坦然平和,既来之则安之,该喝不喝也不对。如果当场表示拒绝与反感,会得罪人家的“好心好意”。这位同学深谙酒场“潜规则”,提前没打招呼临时求人的事,一般不要说明白,说明白了人家也许会想法躲避。等被求人到酒场后再挑明,生米做成熟饭,无可奈何也奈何。


类似的“鸿门宴”还有许多,我紧皱眉头粗分类,马上就疏理出几种类型。按照我惯用的五段模式,来个蜻蜒点水式的素描,没准能够画到看官的心里去。碰到好酒的当事者,情不自禁地为我增补若干场景,那是可遇不可求的美事。


有种人善于用酒场搞公关,办事说事离不开酒场,被请的人也往往心照不宣地按时到达,这属于很正常的办事程序。但是为了提高成功率,他们会在请人的环节玩些猫腻,提前并不告诉参加的人员,等被请的人到场后,才发现原来桌上坐着老上司老同学老哥们。开酒后大家一齐开展酒轰运动,被请人纵有千言万语的难题,也不能立即回绝,还要像真事似的说软话活话。这酒喝着堵心表面不能带,否则场上的老关系自恃关系铁,说不定给被请者下马威。对付这样的“鸿门宴”,先答应下来过了关,最后怎么办再酌情定。如果酒场上帮腔的人,与请客者是真关系的话,自会出手下步动作。


“鸿门宴”也有低调隐性的,好像一场普通的酒宴,现场根本看不出来。请客人只劝酒敬酒,把被主请者往高处推往大处捧,一味地突出被主请者的中心作用,却并不说情说事。虽然被请者心里犯嘀咕,但是盛情难却,该喝不喝也不对,他们一时半时找不出破绽,只好本能地入酒随俗。酒场气氛造得恰到好处,并很策略地拉近了参加人员间的距离,变得特别投机和近乎。酒场上无酒外的事,别着急别纳闷,过不三天五天,绝对有人找上门求情说事,此时才知世上没有免费的酒场。这种事后“鸿门宴”,是防不胜防的空头陷阱。


最难堪的酒场,莫过于把不认不识的当事人带到酒场。由于提前没有沟通,被请者走不是坐也不是,有时显得很被动还尴尬。压抑着心中的十分不快,勉强端杯喝酒,越喝越别扭。脾气大修养浅的被请者,说不定随便找个理由逃脱,即使看在朋友情份上稳定下来,与当事者间的天然鸿沟填充不平。更有甚者办事钻头不顾腚,依仗与被请者的特殊关系,非要被请者当着当事人表态,还不能说NO。本来高高兴兴想喝点小酒,结果兴致被大扫二扫光,稀里糊涂地应付下来,被请除了怪自己鲁莽赴场外,还能说什么,只剩下擦屁股了。


经常参加酒场的人,要提防报复性或非善意的“鸿门宴”。人家摆场请客,就是想把客人灌多灌醉,让客人现场丢丑。我就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当然主客双方的主角不是我。请客者提前谋化布局,找到几个铁杆朋友助阵,甚至还特意安排二三个美女,关键时候出奇兵显身手,结果那天没等被请者明白四达,已经让东道主们彻底拿下。至今那位被灌者还蒙在鼓中,可能根本无“鸿门宴”的意识。灌人的目的和原因多种多样,被请者若没有防范的敏感性,几个美女就能把他们忽悠到位,找杜康刘伶报到。


也许酒场本是简单事,让我说深刻说复杂了,大有故弄玄虚之嫌。我说事的能耐很小,只是喜欢透过普通的现象,去探讨现象背后的影子,忘情处难免动用无限上纲的手段,但我绝对没有恶意。广大酒友要牢记,酒场上该注意的要注意。“鸿门宴”的要点是搞迂回战术,表面上请客吃饭,实际上为了办事,就这么简单。有些人善于在别人老婆身上找突破。本想求某管事的男人办事,他不直接请男人,而是通过关系渠道请男人的老婆,并诚邀她们的老公参加,往下的过程就不重复了。一般的结论是,只要老婆点头同意,事情也就有眉目了。这种靠走老婆路线的酒场,“鸿门宴”的特征多明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