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十九集 解围 第19集 解围 六、战地黄花

秋林先生 收藏 3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回到房间里,看占东东正张罗着铺着一张桌子。小蝶和小玉围着东东说着什么。

占彪和曹羽、成义、三德坐在聂排长身边,大郅也在郅彪和袁乡长的陪同下赶了回来。说郅县长和焦书记安置完战车兵家族马上赶回来。

聂排长这时和三德打听着若飞的情况,当年聂排长是抗日班最大的,若飞是最小的,这一老一少处得相当的好。三德略有愧疚地对聂排长说:“若飞常说,解放后对聂排长关心的太少,总觉得不好意思呢。”聂排长哈哈一笑:“这个丫头心里有我就行啊。你们在上海离我们四川那么远,有占班长的关照就成了。唉,她们姐俩要都在多好。”

成义这时和占彪小声说:“我们那时有个疏忽,也应该给大家评功,像聂排长出奇兵抢炮,像若克舍身引爆鬼子地雷……也发个一、二、三等功奖状啥的。”

**************************************************************

知道若克和春瑶在县城和鬼子打起来,尽管占彪和三德们拼命赶来,但还是来晚了一步。

春瑶抱着孩子拉着若克一直在西北的街区里跑着,从这个巷子穿到那个巷子,可鬼子总会追上来。她们曾试着想躲进哪个院子,可是这枪声一起家家的大门都关得死死的,就是敲也得敲一阵子来不及的,而且她们也怕进了哪家会给哪家带来危险。

这时若克的手枪备用弹夹已经打完了一半,产后的身体渐渐不支了,鬼子的包围圈也越来越小。若克喘着气说:“春瑶,我够本了,打死十多个鬼子了。不能再这样跑了,我也跑不动了。你有武功,能保护孩子,我是不行了,你快把孩子抱走,我引开鬼子……告诉三德,让他照顾好孩子和若飞,对了,让他,娶了若飞吧。还有,让我儿子认宝儿姐为干妈,让宝儿姐费心了。”看春瑶要争辩若克泪流了下来:“春瑶,你也明白,再这么跑我们俩、我们仨儿都保不住的,克克姐求你了,你要对我好就把我儿子保住,快走!”然后若克不由分说塞给春瑶一个手雷自己朝刚跑过来的街头拐角跑去。春瑶跺着脚站在那里咬着嘴唇望着跑开的若克。

若克刚跑到街头拐角,迎头撞上那个紧追不舍、低头找血迹的伍长。在伍长惊愕中若克手中的枪几乎顶着他的肚子打响了,接着若克又向伍长后面的几个鬼子扔了一颗手雷,闪身拐向通往大街的胡同。爆炸声中春瑶则哄着孩子跳进一家宅院,没炸着的鬼子呼喊着打着枪向若克追去。

若克顺着刚才跑过的巷子向大街跑去,她是想穿过大街把鬼子引远一些。她记得大街上一排卡车,自己还有一颗手雷炸它一辆车,然后趁乱跑过大街。这个想法她和春瑶刚才说过,但刚才看街上鬼子太多就没做,这回无论如何也要拼命了。

到了巷口若克一探头,卡车有十多米远,她已经没有力气把手雷扔那么远了。靠在墙上缓了一口气,在后面越来越近的枪声中,若克一咬牙把手枪掖在腰里用外衣挡住,然后把手雷窝在手心里踉跄地走了出去。

若克刚一出现卡车旁的一排日军就向她举起步枪,她冲着他们一笑着用日语打着招呼。在日兵疑惑中向卡车走近了四、五米,然后好像病人虚脱了也是真累极了双手抱膝蹲下,向日兵苦笑下。等几个日兵离开卡车过来时若克右手尽力贴地一挥,拉断引信的手雷越过日兵滚进了卡车车底,正好停在油箱旁边的车轮下面。

手雷延时有七秒钟的时间,一伙儿日兵扑向了若克,一伙儿日兵迟疑了下扑向了手雷。扑向若克的日兵却扑了个空,若克用尽平生力气滚爬向街对面。扑向手雷的日兵争先恐后地撞在了一起,手忙脚乱中火光一闪。

如果只是一辆普通的卡车,若克会很完美的逃脱,算是打了一个漂亮的战斗,因为她已滚到对面的巷口,卡车油箱的爆炸不会影响到她的。但这卡车里是军火!

如果这军火是子弹一类的也不会伤到若克,因为她距车有10米远俯在地上双头抱头隐蔽得足够。可没想到的是这是一车地雷!卡车油箱的爆炸引爆了一车地雷,巨雷震动了整个县城方圆15米夷为平地,卡车下面炸成深达两米的一个大坑。

这个车队是给参加“铁道作战”的日本第15师团长酒井直次中将运送的地雷,供他们在打通铁路后沿线埋设以保护铁路之用。地雷的型号是“九三式”防步兵反坦克地雷,数量共6车1200枚。这种圆形的铁盒地雷直径271毫米,厚45毫米,重1.4公斤,布设距离为9米,是二战时期日军倚重的阵地防御武器。它要比国军的地雷威力大多了,当然土八路的地雷就更不能比了。

县城的守备中队长和押运弹药的日军小队长并没有惊惶失措,因为卡车完全按照军火运输条例,各车停放相距在20米左右,所以没有引起连锁爆炸。他们在滚滚浓烟中逐一查看着周围的十几具尸体,从中发现了身穿天蓝色毛衣的若克,中队长小心上前观察。奇怪,别的尸体都是血肉模糊,这个女人的尸体却看上去一点外伤都没有,是个又年轻又漂亮的女人。难道是她,从北门一路过来打死5名、打伤9名皇军?!难道是她,毁了皇军一车地雷又令13名卫兵在爆炸中殉难?!

这时有小队长前来报告,说皇协军不知为何在分路撤往城外。中队长抬眼看去,原来跟随在日兵队列中的皇协军也在陆续向南而跑,全然不顾周围皇军的阻拦,这在平时是不可思议的举动。他心里忽然升腾起一种感觉,好像小时候家乡闹地震前一些动物的异常表现带给人们的恐慌,心里阵阵发紧。突然身边的小队长疑惑地向北一指,中队长回头一看不禁神色大变。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