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马走三国 正文 第十章:求学三公

likangjing 收藏 2 2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6.html


第十章:求学三公


吾回到酒楼,细思今日之事,自觉应对得当,挫败蔡家之谋划;并借此机会造势,更扬“天下才子”之名耳,于吾今后发展大有益处;这第一步算是走对矣。然第二步该如何走?欲擒故纵之计可否实现?还得耐心等待。

翌日傍晚,闻蒯越、王粲连袂来到吾居住之处。吾知计已成矣;便迎向前去,曰:“小子不知二位大驾光临,未能远迎,恕罪恕罪。”忙让座沏茶,执礼甚恭。粲曰:“徐公子,多礼矣。今日不见公子登堂,刺吏大人幸觉遗撼。特遣吾二人前来探望。”吾惶恐曰:“小子恐有负刺史大人之望尔。二位大人来意小子已知。只是小子家中生意刚开张,须小子张罗打点。况小子年幼,仅十八,还需出外求学,增长见识,给小子五年时间吧,五年后小子学业有成,定来拜见诸位大人。”蒯、王二位大人见吾说到这个份上,知已无法勉强。蒯曰:“既然如此,徐公子,五年后吾等扫榻以待汝尔。”吾曰:“蒯大人,言重矣!小子想托二位大人带副字画给刺史大人,略表小子一番心意。”吾叫人拿来纸墨,挥笔书写一副行书:“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吾知刘八骏(刘表)喜欢舞文弄墨,便投其所好尔。蒯、王二位一看:“好字、意境深远矣!”亠副贪婪的眼睛盯着吾,吾已知其意,忙曰:“二位大人,若不嫌小子字丑,明日小子给二位大人奉上一副字画如何?”蒯、王二人闻言欣喜不已,高兴曰:“徐公子,谢谢!”方辞谢而归。临行吾诚挚地谓二位大人曰:“二位大人,日后应以荆州为重。切记!另外,小子的生意请多给予关照。大恩不言谢!小子会记在心里。”

却说蒯、王二位大人回至郡府,向刘表细说请吾之事,刘表闻后也是遗撼之极。当看到吾奉送他的字幅后,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耳。曰:“此小子倒亦知吾心意也。五年后,汝二人务必将其请至吾府上。”蒯、王二人然其是。

是晚,庞统来至吾居室,言其吾离开诗会之事,甚是高明,弄得蔡家措手不及,最后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成就汝之名耳。另外,汝托吾打听的博陵崔州平、颍川石广元、汝南孟公威三人亦参加了诗会,住在悦来客栈。吾闻言甚是高兴,知后世吾与孔明、崔州平、石广元、孟公威四人皆为密友,这次吾一定要将其三人拉至身边,共同为刘使君效命耳。于是,吾急忙携统同去拜会三人。来至客栈,一打听便找到三人,石广元乃吾同乡,自当认识。吾曰:“广元兄,何时来襄阳?这二位是一亠”石曰:“想不到‘天下才子’乃是徐兄,愚兄被蒙在鼓里也。古云: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分别几年,徐兄才高如此,令愚兄羞愧也!来,徐兄,这位是博陵崔州平,这位是汝南孟公威。”又指着吾谓二人曰;“此乃吾同乡好友颍川徐庶耳。”吾忙曰:“认识二位仁兄,乃吾之幸会也!”吾拉着统谓三人曰:“此乃吾好友襄阳庞统,道号:凤雏,有经世纬地之才也。”三人见统其面目虽丑陋,但气质不凡,俱皆热情招呼,毫无不豫之色,气氛融洽,吾始宽心。吾曰:今日诸位高才相聚,乃天作之合耳,吾尽地主之宜,,邀诸位共谋一醉如何?”众人齐曰:“善!”统喜曰:“汝等不知徐兄有天下最好的酒也!”石曰:“难道天下传说的‘一品仙’是徐兄酿制”吾曰:“然!”

众人齐聚一桌,吾使亲卫提来几罐美酒,与众人共饮。席上高谈阔论,牛气冲天。从诗文字画到天文地理;从排兵布阵到诸候争战,无所不谈。吾观三人乃是才思敏捷,具皆真才实学之人,非等闲之辈,更增强了招览之心。便将话题引领到天下大势之上。众皆纷纷发表见解,独庞统眼光独到,把握全局,分析准确透沏;实高众人一筹。吾最终做了总结性议论,凭着吾对后世历史的熟知,说起来当然是头头是道,条理清惭,有根有据,逻辑严密,见解独特。众人俱皆信服耳。吾最后语出惊人,曰:“十年后,诸候纷争即将结束,天下大势三分。”众人闻言,俱骇大惊,独庞统略有所思尔。众人曰:“何为三分?”吾故作高深莫测之状,曰:“天机不可泄露也。不过,吾五人俱在求学之时,待学成之后,吾等共同寻亠明主,辅佐之,助其一统天下也!如何?”众曰:“然!吾等唯徐兄马首是焉。”吾趁热打铁,曰:“君子一言”众齐曰:“驷马难追!”吾大喜曰:“诸位皆吾好兄弟矣!来,大碗喝酒,今晚不醉不休耳。”

待第二日酒醒,庞统谓吾曰:“徐兄,好心计,好手段。那三位仁兄坠入瓮中而不自知,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尔!”吾曰:“汝还不是帮凶。”上午,吾书写了两幅字画,一幅送与蒯越,字曰:“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其意是警示蒯越,刘表死后不要叛荆投操耳。另一幅书写的就是吾前日在堂吟颂的《调寄临江仙》送王。吾着人送与蒯、王二位大人。下午,吾带着亲卫随庞统前往庞家庄。

傍晚时分,吾数人到达庞家庄。庞德公早差人在庄口迎候。吾数人随家丁直入堂中,老远见到上位有两位长辈在饮茶聊天,旁边统小心告曰:“左边那位年长者乃吾叔,右边那位是来吾家作客的司马微。”吾视其二人。庞德公,字山民,约四十余岁,慈目圆脸,长须飘飘,乃亠幅忠厚仁慈的长者模样。司马微,字德操,颍川人,道号水镜先生。其人峨冠博带,松形鹤骨,器宇不凡。吾跨进大堂,急步向前,揖拜而起,宏声曰:“小子颍川徐庶,前来向二公拜师求学,望二公收归门下。”庞德公起身迎曰:“天下才子,年轻有为,名不虚传耳。老夫才疏学浅,岂能为汝之师。司马公乃当世大才,汝可拜他为师耳!”司马微亦起身曰:“什么拜师不拜师的,小友,不可听信庞德公,吾看我们一起共相议论可好?”吾闻言,知其司马公如此谦和开明;不由大生敬佩,恭声曰:“长者执意如此,小子恭敬不如从命耳。小子还是称二位长者为先生也。微曰:“不知小友想学些什么?”吾曰:“兵法、谋略、阵法、排兵布阵、天文地理、治国之道等等均可。”德公曰:“公子志向不少矣,文才武略齐备,前程无量尔。”吾曰:“亡,百姓苦;兴,百姓苦。自黄巾叛乱以来,百姓遭受战火摧残;如今,诸候争战,祸乱连年,受苦受害的还是天下百姓。吾立志辅一明主,使天下尽早结束战乱,给天下百姓一个安居落业的和谐环境。”微曰:“小友,忧国忧民之心,吾不及矣!”德公曰:“统儿,汝带公子下去休息洗漱吧,明天,再开始学习。”吾随统退出大堂。微谓德公曰:“吾观此子天庭饱满,乃吉相之人耳。近日吾仰观天文,占卜一卦,三星耀月,天下三分之势,可能随此人而改变耳。汝侄儿遇此人亦将逢凶化吉矣。”

晚膳,吾将带来的好酒开了几罐,二公一饮之后,亦直道好洒,吾趁机给二公各奉送了五罐,余下的当然归统矣。二公亦是十分欢喜。吾曰:“二公若喜饮此酒,吾今后遣人送些来可矣。”二公连声道好。看来高人也有破绽可寻,相信此二公也必将为吾所用耳。

翌日,吾早早来到大堂,等候二公。不多时,二公来到大堂与吾商讨学习之事。微曰:“学习之法,可先由小友自已择书而阅,自作笔记,若有疑难问题,再由吾等共议商讨解惑。书可从德公或吾的书房取,况两地相隔不远,亦很方便。小友,这样可好?”吾亦喜这种学习方法,给人以很大的学习空间,效率也高。便曰:“善!”于是,吾便开始了第一期三个月的学习生涯。庞统,自然成了吾的伴读。因而,也加快了吾的学习进度耳。

却说徐来、魏延等人经过半月余的长途奔驰,来到吾的家里。徐来见到吾娘,激动得老远就高声曰:“老夫人!小的回来矣。”吾娘闻言知其徐来回来了,便曰:“徐来,庶儿呢?怎的不见庶儿。”近一年时间没见到庶儿,慈母心里当然牵挂与着急。来曰:“老夫人,您不要焦急,公子好得很,目前正在襄阳求学。这次,是公子派某回来接老夫人和大公子全家去荆州住。老夫人,这些人都是公子派来接您们的。”徐来指着魏延等人。老夫人见了,忙曰:“各位辛苦矣,快到房里;喝口热茶暖暖身子。”来见机把吾的书信递给老夫人。老夫人阅完信,便吩咐从人将吾哥徐福叫过来,吾哥也仔细看了吾给他的信。吾在信中没有过多地提及山庄之事,只是说自己的生意需要哥来帮忙,因自己还要求学,生意需要有人打点。其他的都未提及。同时,吾还特地叮嘱徐来嘴吧要紧,该说的说,不该说的绝不能说。吾知道我娘是一个读书知礼的人,为人大义凛然,家教极严。后世,庶母被操诓到许昌,后再作伪书骗徐庶来许昌。庶见其母,遭母痛斥。结果,庶母为之自缢身亡。后人有《徐母赞》曰:“贤哉徐母,流芳千古:守节无亏,于家有补;教子多方,处身自苦;气若丘山,义出肺腑;赞美豫州,毁触魏武;不畏鼎镬,不惧刀斧;唯恐后嗣,玷辱先祖。伏剑同流,断机堪伍;生得其名,死得其所:贤哉徐母,流苏千古!”所以,吾书信写得小心翼翼,反复斟酌,生怕出现差错,引起其母怀疑,产生其他变故,那就悔之无极矣。吾娘和哥还反复询问徐来,了解吾的情况,待确信无疑后,方决定举家迁至荆州。

经几日准备,处理好相关事宜,吾娘和哥才随徐来、魏延奔赴荆州。一路上,颠颇劳累,艰难跋涉,三月初,方来到如意山庄,受到忠叔、陈河及全庄人的热烈欢迎。明月、瑶儿、诗雅三个人将吾娘及哥全家接至庄主楼。吾娘面对三个漂亮可人的媳妇,一时惊呆了,不知如何是好。幸亏明月机警灵活,甜甜地曰:“娘,我们三个还等着您和哥来,给我们举办婚礼哪!”瑶儿、诗雅也围着娘叫过不停。娘反应过来,看着如花似玉的姑娘,心中一丝不快,也就云消雾散矣。暗忖道:庶儿,便宜汝这个坏小子耳。三个媳妇整日里把娘哄得合不拢嘴。当娘听说她们悲惨的身世和遭遇时,伤心得眼泪直流。将三人紧紧搂在怀里。心疼地曰:“好孩子,别哭了。今后,庶儿若敢欺侮汝等,汝告诉为娘,看娘不揍那坏小子。”说得她们三人破涕为笑。

再说李严、黄叙等人也颇费周折地把李通一家,从江夏接至山庄来矣。

吾在襄阳二公之家,整日里不是看书笔记,便是和庞统或二公研究探讨。吾不时将后世的一些观点理念抛出来,弄得他们瞠目结舌,感觉吾脑海里总有许多他们不知的新奇古怪的东西。这样,对双方的帮助和提高是很大的。三个月来,吾的收获确实不少。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候矣,探子传来消息:曹操又要出兵攻打宛城矣。吾须回去作好有关准备。于是,吾便向二公告假一段时间,下半年再来学习。吾和庞统收拾好物品,快马加鞭奔向荆州。

不数日,便回到山庄。吾知娘他们早已来了,携庞兄同见吾娘和哥,娘见吾落泪矣。哥也紧紧拥抱着吾,看着吾比过去更结实更英俊,也就心安矣。吾把庞兄介绍给娘与哥,娘与哥亦非常欢喜;一家人其乐融融。吾将一年多的事向娘和哥作了禀报,娘和哥都非常支持吾辅佐刘使君。吾将山庄的生产大都交给哥来管理。后世,吾知大哥因劳累和生病过早逝世了。所以,吾不得不加小心,用内功将哥一身经脉洗涤了一次,又把太极内功心法和掌法传授给哥,督促哥勤加修炼。接着,吾又去看望了李通的一家,叮嘱哥与明月一定要把李通一家安排好,量才使用,尽可能给予照顾。

随后,吾去了练兵场。观看了护卫营的训炼,经过三个月体能和队列训练,扩卫营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根本性转变,成为一支守纪律士气高昂的部队,现已进入第二轮训练。再看警卫营的训练,武技水平有了明显提高。接着,吾又去各生产车间转了一圈,了解些情况。总的来看,形势喜人;造纸厂也开始投入生产。山庄运转一切经常。

吾召开了山庄各单位头目会议,将前三个月的情况作了总结,给予了表彰。同时,对下一段生产和训练作了布署安排。吾特地强调了农业生产,要把山庄周围几万亩荒田荒地全部垦荒过来,种植农作物、经济作物或蔬莱。山庄基建队千余人,农忙时要全部投入农业生产,农闲时再修建城墙、水渠等。最后,吾把哥一一徐福介绍给众人,并宣布由他担任山庄大庄主,负责山庄生产、建设相关事宜。其它一切照旧。

会后,吾秘密找来欧阳明、马钓等人,了解武器装备生产情况。欧阳明曰:“武器装备目前库存有亠千五百套,现在每月能生产四百套左右。”马钧也汇报了有关武器装备的研制进展情况。吾听后甚觉满意,要求七月初前能完成库存三千套武器装备。

接下来,吾和庞统考虑如何介入曹操攻打宛城之战。便召集忠叔和有关人员进行商讨。吾决定带廖化、魏延、李严、徐来、黄叙、亲兵队及第一骑兵队赴汝南;忠叔暂时代领护卫营营长,负责山庄安全保卫。

四月下旬,吾率领百余人扬鞭跃马,秘密奔赴汝南城。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