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文汇报》报道,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发生排华暴动,数千名暴徒洗劫并袭击第二大城市莱城的华人商户和公司。当地《民族报》报道,一名青年在暴动期间被“活生生砍死”。这已是巴布亚新几内亚主要城市连续两日爆发排华暴动。


前日的暴动发生于巴布亚新几内亚西北岸城市莱城,数千名成年男子及青少年在城内主要商业区,肆意袭击华人及他们经营的商店。报道指,暴动令全城陷入瘫痪,警方亦被弄得措手不及。


莱城警察指挥官蒙迪埃称,不知是次暴动起因。但《民族报》引述其中一批青年暴徒说:“是谁准许这些亚洲人到我们的国家,并拥有这些原本应该属于我们的小商户?他们掠夺了我们,然后把钱投资回他们的国家。”暴徒认为,巴布亚新几内亚应只准当地人开商店做生意。报道又指,另一批暴徒尝试抢掠另一间华人商店时,一名青年被人“活生生砍死”,另一人亦遇袭受伤送院。报道没有说明死者是华人抑或当地人。当地《信使邮报》亦报道,一名男子企图从商店抢掠时,被警察开枪打中腿部。


不少中国移民在巴布亚新几内亚靠经营商店谋生,但近期当地排华情绪突然升温,首都莫尔兹比发生排华暴动,多家商户遭到抢掠。中国驻巴新使馆参赞巢小良发出紧急通知,要求侨胞加强保安,尽量避免外出,并要求中国援巴新医疗队准备随时撤到大使馆避难。


巢小良早前表示,是次暴动的起因是中冶瑞木镍钴有限公司驻当地分公司一名当地工人在5月8日受伤,送院治疗期间,有谣传指他已经死亡,引发10多名当地矿工及村民情绪失控,袭击工地及设施,造成公司33名职员受伤,当中3名重伤者更需送返上海救治。报道指,中冶公司正在当地合资兴建一个价值17亿美元(约132亿港元)的镍矿工程。


目前约有1万名华人居于巴布亚新几内亚,占当地人口不足0.2%。据中国外交部资料显示,生于当地的华人后代多数从事批发、超市、房地产和加工等大型业务,有一定社会地位及影响力。从东南亚各国、港台等地移居当地的华人,主要经营超市、伐木、捕鱼和餐馆等,生活较富裕;近年从大陆移居的华人则多在当地打工、经营餐馆及小商户。


近年越来越多中国人移民到巴布亚新几内亚,由于华人相对富裕,而且带来不少文化变迁,令当地居民感到愤怒和嫉妒。与其他贫穷的南太平洋地区一样,这些中国商人成为暴徒攻击目标。巴布亚新几内亚在2007年9月曾发生排华暴动,全国第三大城市芒特哈根多间华人商户及仓库被纵火,许多店铺成为抢劫和破坏目标。


几乎同时,意大利《欧联时报》报道,在全球经济萧条、消费信心严重受挫的情况下,意大利普拉托的华人企业却以其独有的特色赢得了欧洲市场并带动当地消费,但驾名车、穿名牌、去高档酒店消费的华人亦遭到当地反移民分子的嫉恨,近来不少华人名车频频被砸。


普拉托高档餐馆的门前停放的一辆辆高档汽车,车牌中间基本上都有888,当地人一看便知车主是华人,因为只有华人在当下的危机中才有钱来消费。华人的奢侈性消费和喜欢露富不仅招致了小偷的垂涎,也导致某些当地反移民分子的不满。


意大利《欧联时报》5月7日刊发时评文章说,在异域文化占据主流的社会中,海外华人想要找寻到一种文化认同和归属感单凭借拼搏和奋斗还远远不够。希望获得文化认同的前提要求我们首先要尊重和珍惜本民族的文化,把继承和弘扬传统文化当做一种责任,一种自豪。但这里的继承和发扬需要与时俱进,需要趁势而变。我们在珍惜和继承发扬传统文化的同时,也要学会感受异域文化的魅力。世界的融合促进了文化的彼此吸收和交融,而文化的认同和归属感也在这一过程中逐渐实现。


当一名华人选择踏上异乡的那一刻,萦绕在心头的顾虑无外乎两种。一是如果解决生存问题,怎样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给自己寻找到安生立命之所。二则是自己能够融入当地社会,融入驻在国的文化氛围,从而寻找到心灵的归属感。相比较而言,凭借我们的辛勤付出和努力打拼应对第一个问题绝非难事。然而后者就不那么简单了,因为在异域文化占据主流的社会中,想要找寻到一种文化认同和归属感单凭拼搏和奋斗还远远不够。


海外华人在异国的境遇可以大概分为三种:一种文化水平不高,存在语言障碍,只能靠手艺吃饭或者充当廉价劳动力,这类人数量较多。另一种是经过奋斗建立了事业基础,拥有自己的店铺或者产业,物质生活也相对富足。最后一种则是受过高等教育,能够进入当地主流工作圈,生活也逐渐实现“本土化”。物质生活的差异是海外华人社会的一个现实,但是尽管身处不同的社会阶层,种族认同的困惑仍旧存在,文化归属感的缺失更是成为所有华人心中的遗憾。


华人究竟该如何对待民族文化,又该如何在异域文化氛围中找寻到一种认同感和归属感?首先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作为外来文化想要被当地主流接纳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即使如今中国的崛起赢得了世界的关注,即使一股“中国热”正在全世界如火如荼的被掀起。我们的民族文化也不可能轻易获得一块立足之地。文化的认同感不是外国人学唱几句京剧,或者热衷于在中餐馆满足口腹之欲就能充分说明的。


希望获得文化认同的前提要求我们首先要尊重和珍惜本民族的文化,把继承和弘扬传统文化当做一种责任,一种自豪。何谓主流文化?说白了就是强势文化。对于一个移民族群而言,经济地位甚至政治地位的提升都不可能撼动主流文化的地位。在这种强势文化的冲击和压力之下,在融入主流社会被看作是对华人地位和成就的一种证明的时候,那些从小受驻在国文化熏陶的华人后代选择主动远离民族文化,放弃民族传统恐怕也不能避免。所以保留和继承我们优秀的文化传统,需要整个海外华人社会集体的力量。为什么“野草精神”能够成为海外华人的骄傲?因为中华民族敢于拼搏的精神成为华人奋斗的力量之源。民族文化不是一种用来呐喊的口号,更不是停留在书本上的警句名言。只有加强华人社会的团结,在实际生活中发挥民族传统文化的指导意义,让优秀的民族品质和文化精髓在现实生活中充分发挥作用,才能使得我们“自觉”珍惜民族文化,同时做到继承和发扬。


在异域文化中珍惜,继承和发扬我们自身的民族文化是获得认同,寻找到归属的先决条件,但同时这里的继承和发扬需要与时俱进,需要趁势而变。古老的中华文明之所以能够保持长盛不衰,原因在于不断吸收外来的新鲜血液和先进经验。作为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就是凭借着多元化的文化得以长治久安,得以繁荣昌盛。对于海外华人而言,骨子里是根深蒂固的民族传统,生活环境却是一个与以往千差万别的精彩世界。我们积极克服文化的不适应,不是时时刻刻抱着传统不撒手,而是要努力做到兼收并蓄。归属感的获取不是凭借与主流文化争个高低伯仲来实现的。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恰恰是因为开放和包容才得以源远流长。


尽管民族文化与异域文化千差万别,却不是生死对头。我们在珍惜和继承发扬传统文化的同时,也要学会感受异域文化的魅力。世界的融合促进了文化的彼此吸收和交融,而文化的认同和归属感也在这一过程中逐渐实现。


如果说华人的海外创业历程荆棘密布,那么融入主流社会必然是一个更为艰难的过程,必然会经历种种曲折和历练。用华丽的外在包装自己就成为华人圈一种司空见惯的现象,同时露富也使得华人成为了犯罪分子下手的对象。


在意大利的普拉托,警局经常会接到涉及华人车窗被打碎的报案。尽管警局对此类案件有所重视,但迫于实际此类案件的破案率极低。既然当地警方对此都无能为力,那么遭受损失的华人就更无可奈何了。虽说处于任何社会形态,犯罪行为都不可能彻底杜绝。类似的案件偶有发生也不足为奇,但如果是频繁发生恐怕就另有隐情了。


针对海外华人的犯罪行为大致可分为两种:一是受情绪影响采取的“报复”行为,另一个则是以谋取钱财为目的偷盗和抢劫等。因为华人会做生意,又肯吃苦耐劳,再加上与当地人文化理念和生活习惯等方面与生俱来的差异,导致当地人对华人产生仇视或者敌意。所以华人往往也就成为了当地人犯罪的“靶子”。不过随着中国的日益强盛,华人融入当地社会积极性的提高,华人与当地人之间理解和认同的增加,针对华人而采取的“报复”和“泄愤”犯罪逐渐减少。但同时,针对华人以谋取钱财为目的的犯罪行为却水涨船高,愈演愈烈。


在意大利,几乎所有的小偷都青睐于华人,因为小偷把富有、现金和华人划上了等号。众所周知,华人通常保留着携带现金的习惯,而且安全意识薄弱。据说,如果选择属于华人的高档汽车为下手的对象,十有八九能够“满载而归”。尽管在类似案件中华人是受害者,但必须承认恰恰是我们自身的习惯称为了犯罪的隐患。


生活在普拉托的华人视驾名车、戴名表、穿品牌服装为成功标志,大凡小有成就的华人都会买上一块名表,出入驾驶着高档坐骑。正是由于华人喜欢露富,从而招致了小偷的垂涎。为什么一直受含蓄、保守的东方传统思想影响的华人却表现得如此高调而张扬当希望凭借外在来提升自身价值的时候,在名车豪宅的背后隐藏着我们不愿意去面对的自卑。


尽管通过华人在海外的拼搏历程,如今的华人群体已经不再被视为“三等公民”,华人逐渐开始收获认同和尊重,但是华人属于“非主流”同样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尽管如今的海外华人已经不再靠着“三把刀”闯天下,尽管出现了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华人进入了当地主流工作圈,但是靠手艺吃饭,靠充当劳动力来实现淘金梦的华人毕竟仍旧占据大多数。于是乎那些在当地已经小有成就的华人难免会滋生出自卑的心理。为什么我们收获了财富,为当地经济做出了贡献,却仍旧避免不了被戴着有色眼镜看待获取当地社会认同的迫切催生了华人注重外在条件。用华丽的外在包装自己就成为华人圈一种司空见惯的现象,同时露富也使得华人成为了犯罪分子下手的对象。


如果说华人的海外创业历程荆棘密布,那么融入主流社会必然是一个更为艰难的过程,必然会经历种种曲折和历练。但好在我们不避讳任何现实,也敢于承认自身的缺点。承认了自卑的心理,也就懂得了如何去树立自信。自卑说到底就是源于心理上一种消极的自我暗示,即“我不行”。但有了敢于承认的坦然,有了继续努力的决心,华人将不再依靠“露富”来获取认同,将会用坚定的民族信心取代那一丝自卑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