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八,青梅竹马的画眉和冷长生1

北方老驼 收藏 5 20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URL] 经过一阵狂野之奔,画眉怀着悲愤而凄凉的心情站在了高高的山崖上。 画眉的心中有着无尽的哀伤,她一颗孱弱的心有如沉落在无尽的黑暗中一般,未卜的前途使她感觉到了命运的残酷无情,她隐隐听到自己的灵魂发出绝望的叹息。她想,与其像头可以被随意买卖的牲口一样活着,真不如一死了之。这时,她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二板过门没一年便生了。

罗成相见儿媳妇生了个大胖小子,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让罗才到镇上买了二斤红糖,又装了满满一篮子鸡蛋,让老伴给儿媳妇送过去。孙子过满月的时候,他拿出五块大洋,大大方方地交给罗地说:“罗地呀!你给老罗家生了儿子,老罗家就后继有人了。你到镇里采买些东西,我要风风光光地给我孙子办个满月。”

罗地见他爹竟然舍得拿出五块大洋给孙子办满月,知道他爹是打心眼里高兴了。把办满月的东西采买回来,罗成相又亲自写了帖子,让罗地给远近亲戚和村里过得去的人家送去。罗地见帖子里又有秦天喜的,犹豫地问他爹,“爹,天喜叔的就不要送了吧,一是咱便宜买了他家的院子,他心里一直对您耿耿于怀;二是他家现在的样子,过得连枣花婶子都卖了,这搭礼的事情……”

“叫!秦天喜我还非得叫他。且不说他白白弄丢了咱家的小黑驴,就说你娶媳妇的那天,他拿着两个大子儿,像狼掏了肚子似的,来了又是吃又是喝,喝多了还骂人,说我老罗家将来生个孩子肯定没屁眼儿。我就是要让他看看,我老罗家的孙子不单有屁眼儿,还是个能传宗接代的带把子货呢。”罗成相忿忿地说。

罗地摇着头无奈地笑笑,“爹,您人越老越认真了,天喜叔家都那样了,您还有必要和他治那闲气吗?”

罗成相眼睛一瞪,“闲气?啥叫闲气?做人就得有点血性。没头没脑子的,人骂你你听不见,打你你不还手,那还叫人吗?猪狗都不如了!”

时过境迁,秦天喜已经把罗成相趁火打劫,便宜买他院子的事忘了。他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人,没有的时候抠屁眼缩指头,有了也舍得花,看别人搭多少礼自己也搭多少。酒桌上有一个罗成相的远房亲戚,是从油坊镇来的,说话乍乍唬唬,好像自己是镇里人,就比村里人高出一头了。不过,他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先扯油坊镇维持会的岳会长是何等的有钱,又扯怀宁城的伪军是如何改变不了土匪的本性,鬼子是如何的杀人不眨眼,扯着扯着,突然扯到了朱玉祥身上,“嗳,你们知道驼峰山的土匪司令朱鹞子吗?”

“朱鹞子?当然知道了。这方圆百里别说是人了,就连狗都知道驼峰山有个朱鹞子。”

秦天喜本来喝得醉眼朦胧了,听到“朱鹞子”三个字,心里猛地打个激灵,忽地一下亮堂了。他有心向那人打听一下妹夫的情况,又怕人怀疑他和驼峰山的土匪有关系,便支起耳朵细听起来。

有人问:“朱鹞子?自从那年日本人破了马蹄沟,朱鹞子不是躲在那个旮旯里连脸都不敢露了吗?咋?莫非他又打回驼峰山了?”

那人叹息道:“回啥呀回。他带着被打散的土匪上了广平的戏云山,听说前些日子和日本人打了一仗,他被捅了十几刺刀,临死前还劈倒一大片鬼子呢。唉!朱鹞子虽然土匪出身,但最终大义成仁,不愧是响当当的中国人,民族英雄呀!”

秦天喜不知道那人后来又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家里的,反正他醒来时,已经躺在自家的炕上了。冷强脚踏锅台,坐在炕沿边闷声闷气地抽着烟,画眉抱着腿蜷缩在后炕,见秦天喜醒来了,忙下地从锅里舀碗水递过来,“爹,你醒了?喝口水吧。”

秦天喜坐起来接过水碗,“冷哥,你也在呢?”

“是呀,怕你喝死了,等着给你收尸呢。”冷强气呼呼地说:“天喜呀!你真是越老越没出息了,喝酒也得分个场合,有个分寸吧?那口酒就那么香?能喝得一头栽倒在地上?”

秦天喜声音带着哭腔说:“唉!冷哥,你哪里知道,我那不是喝酒喝的,是晕了头呀!玉祥他……玉祥死了。”

“啥?朱司令死了?你怎么知道的?”冷强大惊失色。

秦天喜把在酒桌上听到的话向冷强讲了一遍,冷强听后半晌没有做声,过了好久才叹息道:“唉!朱司令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秦天喜一直把朱玉祥当作最后的希望,想着朱玉祥哪天突然回来了,帮他赎回老婆孩子,给他后半生的生活呢。现在朱玉祥死了,他的希望也就破灭了。“冷哥,我苦熬苦盼,就是等着玉祥打回来的那天。可玉祥这一死,我就一丁点的希望都没有了,你说我以后咋活呢?”

冷强见秦天喜这般时候了还想着自己,在炕沿上使劲儿磕磕烟袋,“天喜呀,不是我小看你,你枉自一条五尺高的汉子了。我要不是腿瘸了,就找打鬼子的队伍当兵去,杀小鬼子,给朱司令报仇。”说罢,看也没看秦天喜一眼,瘸着腿推门走了。

画眉听到亲生父亲死了的消息,心中也是万分悲痛。她想哭,但没敢哭出来,把泪吞进了肚子,直到秦天喜喝了碗水又躺下,她才一个人跑到屋后的山崖下放声大哭了一场。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