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指引红军长征的三张地图

gaowei200 收藏 0 9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毛泽东在研究缴获的地图。 地图在军事行动中好比指挥员的眼睛,有了地图的指引才能明确军事行动的路线和方向。在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中,面对敌人的前堵后追,地图,关系着几万红军的命运,决定着中国未来的命运。长征途中发生的地图故事,今天读来我们不由得感慨军事测绘对部队行动的重要性。


简陋地图指引近万红军过草地


红军测绘人员自1936年7月3日至8月11日,从四川甘孜县城出发后,边走边绘制了“草地设营地图”。这些草绘的“草地设营地图”极其简陋:没有比例尺,没有地名标注,没有道路指示。但正是这些简陋的地图,为红四方面军总司令部直属部队近万人顺利通过草地指明了道路。


草绘的7月5日宿营地“吉瓦沟”,只是一片弯弯曲曲的手绘曲线(等高线),表示草地地形起伏。地图上唯一可辨别的是吉瓦沟的水流,适合设营的地点则用一个下面带两三个小点的小圆圈表示。地图上唯一一句提示的文字是“自该地上走十里无术(树)林,行进队伍多带柴烧水”,绘图人员可能觉得说明不清楚,又在“无术林”前加上了“全是草地”几个字。


这句简单的话语却是红军战士用生命代价换来的。如此简陋的地图,在当时却是弥足珍贵。茫茫草地,动辄吞没红军指战员的生命。先头部队用自己的经验教训绘制了此图,依次传给后面的人马,才保证了这支近万人部队以最小代价通过了草地。


龙云“献”地图助红军顺利渡江


1935年4月23日,红一方面军从贵州进入云南后,困扰行军最大难题就是没有军用地图,对云南的地形、道路不清楚。非常是在预备北渡金沙江摆脱敌入尾追的形势下,不知渡口在哪里,红军上下都十分焦虑。


然而几天后的一次遭遇战,却给红军带来了意外的惊喜。1935年4月27日下午,按照原定部署,中央红军沿着滇黔公路向马龙方向挺进。当先头部队行进到曲靖西山乡关下村四周时,与国民党部队遭遇。这次战斗中,红军的一支侦察队在曲靖西北的公路上截获了一辆敌军汽车,内装有云南省的1∶10万比例尺地图二包。


审讯被俘的国民党军官后得知,国民党中央军指挥官薛岳到达贵阳后,要率部进入云南追剿红军,但没有云南的军用地图,也缺乏药品,就向龙云写信请求支援。龙云马上预备了地图、白药等物品送往贵阳,不想这些东西都在曲靖西山乡关下村成了红军的战利品。


勃沙特为红军翻译的法文版地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毛泽东得知战斗胜利并缴获云南军事地图的消息后喜出望外,他幽默地说,当年孔明入川有张松“献图”,今天红军入滇有龙云“献图”,真要谢谢这位云南王的“关照”。


当晚,毛泽东和周恩来、朱德、刘伯承等中央领导同志在西山三元宫具体查看缴获的云南军用地图后,召开了党中央和中央军委联席会议,做出了抢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重要战略决策。


随后,红军拿着龙云“献”的军用地图连克马龙、寻甸、嵩明,几天后从皎平渡顺利渡过金沙江,彻底摆脱了敌人的围追堵截,把握了主动权,取得了战略转移的决定性胜利。


“洋牧师”当起红军地图文字翻译


在长征途中,每个红军指挥员都十分重视地图。萧克将军率领的红六军团进入贵州后,原来在湘赣的地图已不能使用,但部队行军作战离不开地图,他命令部队千方百计搜集地图,哪怕是学生课本上的地图也行。


但贵州山陡,河多,地形复杂,教学用的地图满足不了需要,部队行动很困难。正在这时,部队打下旧州,在一教堂发现一张一平方米左右的贵州省地图,可惜图上注释的全是法文,只好请教堂的瑞士籍牧师勃沙特帮助翻译。


勃沙特能讲很流利的贵州话,也熟悉不少汉字,萧克将军亲自做勃沙特的工作,当天晚上即和勃沙特一起,逐一把部队预备行动方向上的地名翻译成汉字。


在方桌前豆大的洋蜡烛光下,萧克小心地摊开了地图,用手指着一个个法文地名,勃沙特按照他的指点,操着生硬的中国话,先把地图上重要的山脉、村镇、河流等中文名称翻译出来,然后一一将其标记在地图上。


两人边讲边比划,当他们把地图上许多重要地名而且是红六军团预定行动地区的具体地名全部译完时,已经是三更天了。后来,就是用这张地图,萧克与王震选择了与贺龙领导的红三军会合的方向。


勃沙特当时没有意识到他翻译这张地图有什么重要意义,而萧克将军却始终忘不了这件事情。他后往返忆说,红六军团在转战贵州东部和进军湘西时,勃沙特翻译的法文地图起到了非常要害的作用。(来源:解放军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