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狂欢节,你相信吗?

中国式狂欢节,你相信是清明节吗?

江边踏青罢,回首见旌旗。人们踏青归来,个个簪杨戴柳,家家杨柳满檐,故有"满街杨柳绿如烟,划出清明三月天"的诗句。

踏青,是春游的前身。古人为什么要在清明这一天踏青呢?清明节不是鬼节吗?踏青这么浪漫的事情,又怎么会被古人安排在鬼节这一天呢?中国式狂欢节又怎么会是清明节呢?

带着这一系列问题,首先要从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说起。公元前651年,晋国发生著名的“骊姬之乱”,公子重耳开始十九年的流亡,期间因饥寒交迫,昏死在荒郊,有贤臣介子推“割股奉君”。晋文公登基。介子推不言功禄,隐居绵山(在今山西介休)。晋文公亲自寻访,三日不见。文公求贤心切,三面放火烧绵山,逼子出山。却将介子推母子焚身柳树下。晋文公自觉有愧于恩人介子推,封绵山为“介山”,所在邑为“介休”,并设寒食节,曰:“以志吾过,且旌善人”。翌年再上绵山祭拜,思念介子推之功德,复设“清明节”。

由此,我们可以知道了,寒食清明节是为纪念介子推而设立的。绝不是后来被人们所误解的“鬼节”。

寒食节发展到了唐代,李唐王朝把寒食节从山西带到了唐代的首都,寒食节由此开始从山西走向全国。特别是唐玄宗将寒食清明节的节日规定为法定假日之后,寒食清明节终于可以在春暖花开的时节里,演绎她那充满中国古代浪漫主义、人文主义内涵的节庆活动。

唐代的寒食清明节,法定放假三天。因此,每到放假的时候,举国同庆。首先是在位皇帝下令朝廷禁火,文武百官效法,随后天下人一起禁火。同时,为政者还吸收了民间的踏青(郊游)、镂鸡子、斗鸡、走马、蹴鞠、击球、荡秋千、插柳等活动。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中,记载了这一节日的盛况,描绘出汴京城内及近郊在清明时节社会上各阶层的生活景象。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有做生意的商贾,有看街景的士绅,有骑马的官吏,有叫卖的小贩,有乘座轿子的大家眷属,有身负背篓的行脚僧人,有问路的外乡游客,有听说书的街巷小儿,有酒楼中狂饮的豪门子弟,有城边行乞的残疾老人,男女老幼,士农工商,三教九流,无所不备。对此白居易《和春深》诗云:“何处春深好,春深寒食家。玲珑镂鸡子,宛转彩球化,碧草追游骑,红尘拜扫车,秋千细腰女,摇曳逐风斜。”在这个时节里,他们结队出游,在凭吊先贤、祖先后,在春天的繁华景象中,少年跨马驰骋郊外,少女欢声随秋千摇曳,无论老少男女踏青、游艺在郊野时,心情被放飞得不想回转,快乐也从脸上溢满内心。“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日墓笙歌收拾去,万株杨柳属流莺。” 对当时春游自昼及暮,笙歌如痴的盛况可谓描摹得淋漓尽致。“好似隔帘花树动,女郎撩乱送秋千",这是唐人韦庄描写荡秋千的动人情景。"宿妆残粉未明天,总在朝阳花树边,寒食内人长白打,库中先散与金钱",这是唐人王建描写清明踢足球的场面。"白打"便是蹴,即踢足球。春日放风筝使人倦意顿消,神清气爽,清代吴友如《清明节放风筝》诗云:"只凭风力健,不假羽毛丰,红线凌空去,青云有路通",就是古时清明民间体育娱乐活动的写照。明代《帝王景物略》记京效踏青场景为:“岁(寒食)清明日,都人踏青,舆者,骑者,步者,游人以万计。”可谓盛极。另外,在民间,禁火前几日人们就会准备各种寒食来作为寒食期间的食物,如“子推蒸饼”、“火烧”、“清明燕”、“蛇盘兔”、“贯馅糖”等,至今,在山西介休等地仍有清明吃寒食的习俗。其过节气氛与春节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岁至清末,辛亥革命,新文化运动,使清明节的狂欢度急速降温。清明节的活动内容也渐渐的变得单调。

值此国家节假日调整之时,清明节复苏了,清明历史不会再沉默了。人们将再次深刻地体会清明节日的文化蕴含,将重新回顾介子推的“忠孝清烈”。我们期待着中国式狂欢节将重装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