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泄:原来空一师至少装备了两个批次歼-8F

hinatou 收藏 15 1655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8年10月的一个上午。天空湛蓝,海风习习。美军太平洋基地斯科菲尔德特种部队军营里,我国空军驻鞍某部五级士官窦树军在这里参观……他也是我国空军首位被派遣出国考察的士官。


作为一名普通士官,37岁的窦树军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他入伍19年7次立功、10次被总部和空军表彰奖励。


我的责任在蓝天


什么工作都要当事业干,干就干出个样儿来。——窦树军


初春,空军驻鞍某部机场。一架我国最新型战机在震天撼地的轰鸣声中,轻盈地掠过鞍山的地平线,闪电般飞向苍穹,刚刚亲手签字准予“放飞”战鹰的探伤师窦树军心底无比自豪。


从某种程度上说,现代战争拼的是信息化条件下部队快速高效的保障能力。而窦树军所从事的飞机探伤工作是机务工作的最重要一环,关乎战鹰和飞行员的安全。


入伍时,窦树军只有初中文化,现在,他已成为国内探伤一线领域的顶级专家。


探伤专业集材料学、发动机构造学、物理学、光学等多门学科于一体。刚刚入伍的窦树军清楚,凭现有底子,要想在探伤领域干出点名堂根本不可能。窦树军给自己立下三条规矩:少睡、少玩、少看电视,业余时间悄悄拿起专业书籍,抓紧时间“充电”。凭着这股锲而不舍的劲头,入伍第二年他便如愿考进了空军第一航空学院,两年的刻苦攻读,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2006年5月,窦树军对某型飞机机翼综合挂梁立柱进行超声波探伤时,发现此处又出现裂纹,这种情况已经是第二次发生。如果不及时改进,战机在高空高速飞行、做各种特技动作时,很容易折断挂梁,造成导弹脱落,后果不堪设想。窦树军反复思考裂纹成因,大胆提出是“设计不合理、受力不均”造成的,并提出改进意见,最终他的意见被采纳,全军的这种机型全部进行了设计改进。


十多年来,窦树军立足岗位先后推出10余项技术革新成果。他研制的工业内窥镜保温套,较好地解决了仪器在低温条件下不启动问题,大大提高了仪器使用率;他改装的探伤防噪系统,既防止了探伤员因长期强噪声引发疾病,又破解了故障信号听不准的技术难题,填补了我军这方面的空白。


当好战鹰的“保健医”


在关系战友和飞机安危的大事上,职务有高低之别,但责任无大小之分。必须讲科学敢负责,不能有半点含糊。 ——窦树军


探伤师是战鹰的“保健医”,飞机探伤最主要部位是被称为发动机“心脏”的压缩器和涡轮叶片。每次探伤,窦树军必须要在直径不足60厘米的飞机进气道、尾喷管内手持探头像绣花般地探伤,在狭窄的通道内钻进爬出,一丝不苟。


2002年7月,窦树军使用新探伤仪给飞机探伤,当检查到机翼与机身结合螺栓时突然发现回波没显示,反复试了几次都没反应。为查明原因,他多次打电话请教研究所专家,详细介绍故障现象,和专家一起分析排查原因,最终认定是仪器设计存在先天缺陷,导致输入参数错误没有回波。事后他将这一情况反馈给厂家,厂家及时对该设备进行了改进。面对大家的称赞,窦树军话说得很朴实:“我来自农村贫困家庭,小时候吃饭掉饭粒,父母都要责备,国家把价值几千万甚至数亿元的飞机交给我维护,出了问题,我良心不安啊!”


为将故障隐患排除在地面,窦树军从不盲从任何权威,而是以科学态度,敢于负责,勇于担当。2003年8月,他探伤发现有架飞机一个叶片波形有微小差异。凭多年经验,他判定叶片内部可能有隐形裂纹,换用其它方法检查分析,仍然不能确定。可工厂专家检测后,判定正常,可以参训。此时飞行任务正紧,没有极特殊理由,飞行计划是不可以更改的。没有查明原因,窦树军坚持不在放飞单上签字。当时,很多人替他捏把汗。后来,在他的要求下发动机返厂检修,仍不能做出明确结论,又专程送到空军某研究所,经专家鉴定叶片内部因疲劳使用产生细小裂纹,在工作状态随时都有可能断裂。


飞行副大队长李峰感慨地说:“窦树军教会我们,人生其实就是一种责任。一个士官能把一件枯燥的工作反复做好一万次,没有一次出差错,令人敬佩!”


2005年1月,有名机械师检查飞机怀疑油门杆摇臂支座存在裂纹。情急之下,这名机械师请窦树军帮助探伤。按照有关规定,谁探伤谁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油门杆摇臂支座并不在窦树军探伤范围之内。但当这名机械师说明情况后,他没有任何犹豫,当即就提着探伤仪跟了过来。经过一个多小时反复检查,最终确认是裂纹。当时,部队军械主任观察后,认为是细微划伤;跟班飞行的工厂专家也说此型机从未发现过类似问题,不可能出现裂纹。后经报请上级同意,决定拆下这架飞机的油门杆摇臂支座,送工厂鉴定。工厂专家组反复鉴定,最后确认了窦树军的探伤结果。工厂一位两鬓斑白的探伤专家握着他的手连声说:“小伙子,了不起!我得叫你一声师傅了!”


做最好的士官


把小事一次次做好,才能成就一番大事。——窦树军


探伤工作强度大,每架飞机进厂定检,都要对起落架、轮轴涡轮叶片和压缩器叶片等部位进行全面检查。同时,还要参加外场保障,两边连轴转。飞行前,要为参训飞机做例行检查。飞行中,要进场待命,随时准备工作。飞行结束,又要准备第二天的飞行。窦树军每天在飞机场的时间有10多个小时,是全团在场时间最长的人。


探伤作业环境非常艰苦,探伤师每天在机场承受风吹日晒和80分贝以上的强噪声,还要数十次爬进直径不足60厘米、只能容下一人的飞机进气道、尾喷管内,用同一姿势工作十几个小时,夏天闷热难耐,冬日严寒逼人。长年累月爬卧冰凉的进气道,长期一个姿势工作,窦树军患上了严重的颈椎病、风湿病和腰肌劳损。


什么力量支撑着窦树军坚守岗位,上万次地重复着做好同一件事情?窦树军的回答很坚定:“对我来说,做最好的士官,就是这辈子要做的大事。”


2002年,窦树军三级士官服役期满,面临去留选择。窦树军的老家在农村,家境困难,父亲常年吃药,妻子没有工作,母亲做过三次大手术。此时,早就想挖这个“兵专家”的多家企业纷纷向他抛来“绣球”,许诺“只要你能来,不用培训直接上岗,家属工作、孩子上学一并解决。”


“去留听从组织安排,只要留部队一天,就要干好24小时!”窦树军下定决心。一次,他做飞行后检查发现一架教练机左发二级涡轮叶片根部三分之二处有长达 4mm裂纹。后来,他又相继发现起落架和军械挂梁两起重大故障隐患。凭着过硬本领和务实作风,这年底他荣立二等功,在上级的积极争取下,窦树军成为了四级士官。


1991年2月,窦树军到北空装备训练基地学习探伤,当时一起学习的新兵有21人。1992年7月,窦树军考入空军一航院,当时全班有27名同学。十多年过去了,战友们有的复员了,有的转行了,有的提干了,如今只有窦树军一人坚守在探伤岗位。


“雄鹰的呼唤我们在听,祖国的安全我们负责,我们是人民的守护,我们要做祖国的臂膀……”窦树军最喜欢哼唱的军旅歌曲也许能够诠释出他对部队的挚爱。






点击过万,奖励工分! 亮剑---无敌

本文内容于 5/19/2009 12:34:39 PM 被亮剑---无敌编辑

4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