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刀 第二卷 第四章 突围(18)

三月春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46.html[/size][/URL] “张团长,您千万不能这样。您是军官,我们这些人,说不好听的是混迹山野的土匪,低下之辈。”夏小兰回头张望了一下那些看似土匪却又像不像的人,她接着说:“抗日打鬼子,您带兵打仗经验多,还懂战术,我一个柔弱女子可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 “谁是上峰都无所谓,关键是咱们能一条心杀鬼子,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46.html


“张团长,您千万不能这样。您是军官,我们这些人,说不好听的是混迹山野的土匪,低下之辈。”夏小兰回头张望了一下,她接着说:“抗日打鬼子,您带兵打仗经验多,还懂战术,我一个柔弱女子可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

“谁是上峰都无所谓,关键是咱们能一条心杀鬼子,二当家说是不是?”

“是,是。别站着了,赶紧进去吧!”

夏小兰派了人,带着铁头兵老李等人走到了后院一个旧房子。夏小兰对张擎和说道:“张团长,这里环境不太好,先委屈各位了。”房间的床是大通铺着,有些潮湿,还有点发霉的味道。张擎和走进去走了一圈,把后窗打开了。他似笑非笑的说道:“这比起我们在战壕里住壕道咋样?要强上一百倍,雨天淋不着,夏天晒不到,胜似神仙的日子。”

“这里也太潮湿了吧!我们这一睡会不会的风湿病啊?”一个战士问道。

二顺走到被子前摸了一把,拿到鼻子前闻了闻,叫道:“这被子也太潮湿了,和在水里泡了没什么两样。”

张擎和叫道:“外面的太阳能把你的大腿烤成烧烤,湿,湿不会拿出去晒啊!笨蛋,都是白痴。”

“各位!我们也刚来没多长时间,我手下的人也睡成这样。你们张团长说的很对,湿可以拿到外面晒,晒晒就好了。”夏小兰做了个手势,几个人走上来开始卷起床被来。

“还愣着干吗?一个个都成爷爷了,帮忙啊!”

被褥被抱到了院子的架子上,一床床摊开晾着。张擎和喝道:“只要跟动脑子,这个世间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一根,你给我挑一床干净点的,帮我好好抽打抽打,别叫里面的虼蚤咬着我。”刘一根回头看了看张擎和,然后小声对杨茂才说道:“你说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变了,现在真把自己当官了,干什么都装出一幅官腔,我真不想伺候他。”

“他现在可不是官咋地,不仅要管咱们这十一个断胳膊少腿的,这里的人够一个连队,以后都归他管了,他就更是大官了。”杨茂才一边拍打着一床被褥,嘴里不停的说道。

“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咱们跟一帮土匪混在一起,不也成土匪了吗?骡子和马混在一起,谁还分得清楚来。”

张擎和好像听到了什么似的,他瞅着杨茂才和刘一根,叫道:“你们两个在那嘀咕什么呢?怎么一根你不愿意为你的班长晒被子?算了,我自己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句话还是共产党人说的,现在国民军也能用的上,看来这句话真有它的道理。”其实,张擎和并没有去抽打被子,他的话使故意激刘一根的。

夏小兰笑了,她说道:“张团长,你有专门的宿舍,您的被褥我安排人已经给您收拾好了,请跟我来吧!”

“什么?我难道还有特殊的照顾,我跟这群人没有什么差别,住在一起就行了。”

“那怎么行,您堂堂一个团长,怎么说也得有个单独的屋子。您放心吧!这个屋子虽然潮了点,只要白天开窗开门,很快就干了的,您的这些兄弟啊!受不了委屈的。”

张擎和听了她的话,转身朝屋内看了看,风从后窗吹进来,很舒服。“那好吧!我就享受一次特殊的待遇。”

“请跟我来,这边走。”

杨茂才等人眼瞅着张擎和拐过墙角,消失在视线里。杨茂才叫道:“这是什么世道,老李你说说,他和原来的他还是不是一个人,你倒是说句话啊!真是把我急死了。”

铁头兵老李走到屋门口,蹲下去拿出大烟袋,抽着。

这才是官!

这才像一个带过兵打过仗的军官!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他。

“老李,你别悠哉游哉了,我看他现在是不想和我们一条心了。”

“狗屁话,什么叫一条心,什么叫不一条心。告诉你们这些不知世事的崽子们,张擎和是三十八军团的团长,他理应有这样的待遇。带兵打仗没有点气派怎么行,好了,大伙收拾收拾,我猜摸着一会要喊咱们吃饭了。”

刘一根还是气不打一处来,他窝在那喝道:“他是军团的官,可怎么说他也是咱们三班的、、、、三班的班长啊!”

刘一根说“班长”两个字声音很小,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