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远远的,查理便可以看到逐渐清晰在自己视野中的那片陆地,看样子,那是戈公岛了。

“告诉我,机场在哪里?”查理看了看舷窗外,两架歼14隐身战斗机依然不紧不慢的伴飞着,他们更像是两个冷眼旁观的看客一样,冷然的看着这架挣扎着的‘EP-3E白羊座II’。

“保持航向355,直到看见机场为止。”导航员看了看定位,回答到。

查理决定降低飞行高度,这个时候应该很快就可以看到机场了。查理-汉克斯感觉到自己的手臂已经是又酸又痛,操控这架受伤的‘EP-3E白羊座II’耗费了他不少的气力。

海岸越来越近,查理已经可以看到戈公岛的海滨浴场了,那里似乎有很多的游客,这个季节里,泰国湾的海水依然很是温暖,游玩的人也是很多,尤其是那些来自中国的游客,他们更喜欢来到这个拥有着自己国家驻军的海岛上,度过这个冬季,毕竟在北方大陆,来自遥远的西伯利亚的寒流正肆虐在大半个中国的天空,带来今冬以来最大范围的一次降雪。

透过薄薄的云雾,查理已经感觉到飞机正接近戈公岛了,而且飞机的高度也下降了不少,按照美国海军的飞行操典规定,飞行员是不可以将严重受损的飞机飞到城市、人群聚集区的上空的,于是查理只能拼命的加了加油门,并拉动操纵杆,使得飞机做了个左倾侧飞。

沙滩上的游人们在海边依旧的戏水着,有人已经注意到这架缓慢飞行的飞机了,还有那伴飞在两翼的‘歼-14’。看样子,那架大飞机似乎发生了某些机械故障。

“是我们的飞机吗?”有孩童天真的问道“它为什么飞得这么慢?”

“肯定是我们的飞机呀,别忘了这里可是有咱们的飞机场,除了咱们的飞机,谁还会来。”一个小男孩双手叉着腰,用稚声稚气的话语,来教训着他的同伴们。

相比之下,大人们可是要清醒的多“怎么有飞机飞到这里来了?戈公岛基地可是在偏西北方向。”谁都知道这个岛上的戈公岛海军航空基地并不在岛中间,而是在戈公和布雷特莫之间海岸正对面,也就是在戈公岛的西北角尖上。

“看样子不像是咱们的飞机,这模样我怎么没见过的”有人质疑到,刚刚电视里才播放了关于泰国湾海战的新闻消息,这架飞机会不会带伤返航回来的。

“我看到了,戈公岛基地。”随着副手-吉米的呼喊,查理看到远处一条宛若玉带样的混凝土机场跑道从远处的阳光之间浮现。

“戈公岛基地,我想我看到他了。”查理惊喜的狂呼起来,机舱里的所有人都稍稍的轻松了些,终于到达了戈公岛基地,这也意味着自己活下来的希望又增大了一些。

“把资料给我。”一旁的梅克尔上尉对导航员说道,尽管南海撞机事件后,VQ-1特种航空侦察中队所有的‘EP-3E白羊座II’都携带了任务区各大机场进场图表,这些图表上记录了每一个机场详尽的进场资料,包括机场方向、跑道长度、塔台通讯频率、飞航辅助设备等等一切用于紧急降落的资料,但包括梅克尔、查理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如同奥斯本156511机组那样,将一架受损的EP-3E降落在中国人的军用机场上。

“紧急销毁清单中的项目现在已全部处理完毕。” SEVAL(资深电子战评估员)皮森-霍金斯军士从后舱匆匆的跑来“我想我们什么都不会留给中国人。”

正在全神贯注的操控飞机的查理上尉现在恨透了这个该死的家伙,还自从进入VQ-1中队以来就一直跟中国人打交道呢,这个该死的,如果不是他以他那狗屁满脸沧桑来‘蒙蔽’所有人,自己也不会相信他们,去改变那该死的航向,如果不是更改航向,该死的,中国人会派飞机来拦截吗?shit,都是这个混蛋和梅克尔这个蠢货。

在逐渐接近机场的过程中,吉米开始忙着翻阅故障紧急手册,同样忙着的还有空中机械师,在这个高度上,要想驾驶这架严重受到创伤的飞机降落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两架伴飞的歼-14开始闪开向两边,他们猛然的一个下滑,翻转向左右两侧,便是脱离了伴飞,以便给这架倒霉的‘EP-3E白羊座II’让开降落空域。

“进入状况5。我们准备紧急降落。”查理冲着送话器吼道“再次重复,状况5。”

就在所有人开始系好安全带的时候,查理微微的压了压杆,并开始降速,准备降落。

“戈公基地,这里是美国海军VQ-1特种航空侦察中队PR-33号巡逻机,请求允许降落,请求允许降落,本机严重受损,请求允许降落”导航员开始了最后一遍的呼叫。

远处的跑道开始就越来越是清晰的出现在查理上尉的视野里,查理开始做降落前的准备。

“这里 Kaoh Kong AFB,PR-33,欢迎来到旅游观光胜地-戈公岛”通讯频道里忽然从沙沙的阵阵嘈杂中传来了一番流利的美式英语。

“戈公基地,这里是PR-33号,请求着陆,请求着陆。”欣喜若狂的查理连忙呼叫到。

“PR-33,允许着陆,请使用36号跑道。”那边的应答声传来之后,正在低空飞掠过戈公岛海军航空基地的机场上空的查理看了看下面,那条正北方向的跑道的最末端用白色字体清晰的标注着36,跑道上没有飞机,也没有车辆,整个基地也没有什么异样,远处有一架直升机正在降落,机场待命区的旁边是一排整齐的拱形机堡,看不清里面是是否有战斗机。

查理拉转回机头,开始再次进入机场,这是降落前的最后一次低空飞行了,油料也不多了。估计也支持不了多久了。“放下起落架,检查降落准备。”查理命令到。

一旁的吉米连忙扳下起落架收放把手,随着起落架位置灯跳成为安全的绿色,查理舒了口气。

“所有起落架放下,一切良好。”吉米回答到。

“戈公基地,我们准备着陆,请求给予地面航导。”查理最后核对了下降落程序。

“这里是戈公,正在给予航导,请注意你的姿势和高度。”似乎这些中国人没有什么恶意,这倒是让查理-汉克斯多少舒缓了下情绪,至少这个时候他不用去想太多,只需完成自己的降落操作,将23名同僚活着带回地面。

算起来,隶属于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第8巡逻大队的VQ-1特种航空侦察中队也是中国海军、空军的‘老朋友’了,这个1955年6月组建成立的侦察中队的基地位于美国本土的华盛顿州Whidbey岛,除了部署在Whidbey岛海军航空站外,该中队还在关岛常驻,算起来也是个‘臭名昭著’的家伙,除了‘EP-3E白羊座II’电子情报侦察机外,还装备有UP-3A通信支援飞机,每年的飞行出动架次都多达上千,除了监听中国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别的用途,根据其年度活动记录来看,似乎VQ-1中队也就仅仅针对中国。

也正是因为如此,查理才是担心降落后的麻烦。有着‘第1海上巡逻’之称的VQ-1特种航空侦察中队不过仅有60名军官和250名士官、普通兵员,但其作战任务却是极为广泛的,VQ-1中队在西太平洋地区的活动,最早可以追溯到1971年。当年,一直驻在本Whidbey岛海军航空站进驻到关岛后,与第61中队、VW-1中队合并, 1991年,该中队所属一个分队在从日本厚木航空基地移驻三泽空军基地,专门针对俄罗斯的电子侦察。

由于VQ-1中队的任务明确定义为“对自非洲东海岸到美国西海岸的广大战区实施电子侦察。”所以‘第1海上巡逻’几乎就在这边不受人待见。

相比之下,海军大西洋舰队地中海巡逻大队的VQ-2中队就好得多了,这个位于西班牙-洛塔NAF的电子情报侦察中队也是在1955年成立的,只不过组建日期是在VQ-1中队的6月之后的9月1日,虽然除了部署在洛塔NAF之以,VQ-2也在克利特岛的索达湾基地长驻,但和VQ-1中队的咄咄逼人相比,VQ-2中队就受待见多了。

另一个方面,VQ-2中队毕竟无需直接面对中国、俄罗斯实施极具挑衅意味的侦查飞行,相比之下,VQ-1中队的飞机一旦被对方所迫降,那么机组成员所面临的压力也就可想而知。

“PR-33注意你的姿态,好,很好。”在地面航导的指挥下,查理小心的把握住操纵杆,高度越来越低,越来越低,查理可以感觉到那混凝土跑道迎面而来时的压迫感。

吱-嘎-随着橡胶轮胎骤然触及到跑道时,所发出的尖利刺响,查理-汉克斯随即拉下了刹车杆,并开始减少油门,沿着戈公岛海军航空基地的4F标准跑道,这架严重受损的‘EP-3E白羊座II’电子情报侦察机快速的滑跑着,渐渐的,渐渐的缓慢下来。

而从远处的待命区,一群军车快速跟随了上来。看着舷窗外的那十多辆外形跟‘悍马’差不两样的高机动车上的全副武装的士兵,查理黯然的叹息了下,关闭了发动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