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生死丛林 正文 第二章 反特工战(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


10

一霎那间,向前进脸全红了,呼吸也不顺畅起来。众目睽睽之下,不由就退了一步。

敌退我进,张清芳虽不是前线战士,但战术无师自通,跟进一步,那种带点迷离的眼神盯着他,很自然地伸出纤纤白嫩的葱手,到向前进的那半边黑脸部去,想触摸一下。

“我,没事。”向前进又退了一步,并且偏过了头。

“别动,让我看看,怎么样了。”张清芳旁若无人,一双大眼紧紧地盯着向前进。

操场里大头兵们发出了接二连三的口哨声,有的拼命地发出来“嗯嗯嗯”的示意声,告诉他们还有观众呢,别进一步抱做一团了可不好看。

向前进脸上通红,不置可否间,给他凑上来触摸了脸,更变得手足无措,只得呆站住。两人那样面对面站着,任几百号人在操场里起哄。

三连长见不是话,这下影响大了,多不好的事情,于是赶紧叫身边一个兵跑步过去把向前进叫去连部。

“它妈的这小子傻了,英雄难过美人关嗦?你赶快去通知向排长叫他马上到连部,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他交待一下。快去,马上行动!”

“是!”那个兵答应一声,就立刻跑出操场,到还站着的两人那里,停下来,两手抱腰下垂,立正站住,敬了个礼喊道:“报告一排长!连长有事情找!请你马上到连部去。”

向前进吓了一跳,清醒过来,赶紧还礼答应一声,像得到了免死金牌似的一阵风也相像赶紧逃离了现场。

“那小子是谁啊?今年是不是走桃花运——”贺文书说着,拉住一个过来的老乡打听。“你是这里一营的,知道那小子谁吗?”

“那小子啊?不就是向前进!他你都不认识,你白活了。亏你还在侦察连当文书!”

贺文书和周围的人惊讶得大张着嘴,半响说不出话来。贺文书期期艾艾了一阵子,说:“这小子还真会日弄人——演戏演得好,怪不得特工经常上当,害怕他们。”

大家都承认他这观点,说是的是的。

营长赶出来时,向前进已经转过库房往连部去不见了身影,当时情景没有给他看到,只听见全营官兵大部分跟着在起哄,心里很是不爽。

“你们刚才在这里那么吵吵嚷嚷干什么?不知道师首长他们在这里吗?存心给老子找碴是不是?要让老子丢脸啊?一个个没有王法似的,真是反了你们了。”站在操场边,营长望着大家破口大骂。全营安静下来,营长又大喝一声:“各连集合,给老子先绕操场跑二十圈。”

大家全都没声音了,只听各连指挥官纷纷在吼叫,集合本连士兵,彻底贯彻营长的指令。

“一连这边,全体集合!动作快一点!”

“二连到这边,全体集合!”

“三连集合!各排报数!”

整个营区上空喊声吼成了一片,声音干辣辣的,充满着杀气。一忽儿其他连队各自的主官也从作战室里跑出来了,都不知什么事,猛喊集合,收拢部队,哨子吹得巨巨响。

营长在旁边看着自个部队,心里相当满意,乃自语骂道:“一个个都当我不存在,不听老子命令的老子发威枪毙他。”

“什么事?”有人在身边问。

“没啥,看见个女的,全都傻了眼,估计是体力过剩,没法消遣,老子叫他们跑步,治治他们。啊,首长,是你老人家。”

师长呵呵笑:“正常么!有什么好奇怪的。那个张护士长是很漂亮,来你们部队给战士们做体检不是一次两次了,大家可能对她有点好感。”

“何止是好感,简直是色眯眯。对女同志这样,反了天了。以后谁还敢下来啊,要见都见不着了,真是一帮蠢蛋!师长,你还是让我当连长吧,当营长事情多,我文化有限,很多事情做不来。唉,想起来还是当连长好,一百多号人,管起来轻松,战斗力也好加强。这人多了,感觉上就没那个劲力。”

“你搞得不错的啊!你看看,你一声令下,这两三百号人,全都是你的,迅速行动起来,快如风,声如钟,杀气腾腾,当营长有什么不好?你给老子当,不光要当营长,今后还有团长当,你可别想轻松。想轻松,行啊,老子打你下五台山,发配地方去。”

“别!”营长赶紧挥手打住,“我当!我尽最大的力量来当。只要能在部队,你让我当师长也行。”

师长跳起来,说道:“怎么,现在就想抢我饭碗?想都别想。”停了一下,看到士兵们已经列好了整齐的队伍,在开始绕场跑了,止不住叹息一声:“唉,部队好啊,在前线的部队就更好。你看看,这队伍,这气势!这体现出来的男人的力量!没一样看了不激动人心的。把一营拿给你我是放心得下的,你可要给我更上一层楼,打完仗后别泄了气,今后可能还要上去。我们是边防军,不是别的部队。”

“是!我知道,师长!”

“知道就好。记住我今天跟你说的。你的兵给我印象很深,很有个性,都是真性情的人。刚才看见漂亮护士打打口哨有什么稀奇了?老子当年身强力壮是新兵的时候,看见漂亮护士也同样打口哨。这是什么,这就是男人!这就是真性情!是男人就得像个男人的样子,只要把握好分寸,没有什么是不允许的。以后,这带兵,可要学着点。”

营长还没回答,一连的士兵喊着口号跑过来了,所到处烟尘滚滚,脚步声噼啪噼啪整齐而有力量。 到了两人面前,只听他们大喊道:“营长好!师长好!”

师长叹一口气:“在这里,你是他们的最高长官,在他们的心目中,你的地位高过了其他的一切人。听到他们刚才的喊声了吗?是先喊营长好,再喊我这个师长好。这是什么?这就是男儿汉的真性情!我希望有一天大大首长他老人家亲自来这里视察时他们口里喊的仍然是你排在第一位。因为在战场上只有你才是他们的真正主心骨,只有你才能让他们想起来有依靠,他们跟着你往前冲时才会不惜牺牲。你是三连起来的,一连长对你没有不服气,你当这个营长不错,当得好,我要在全师对你进行通报表扬。”

营长腼腆地搓着手,今天没想到这事儿也对师长的胃口,原本会以为给一顿臭骂,真是没有办法。“它妈的,看来这个营长是铁定当稳了,想推也推不掉。”他想。

一营的官兵在操场上一跑,气势非凡,其他来救援的连队也跟着在屁股后面跑,跑成了一个圈。大家赛开了吼声和脚步声,一浪一浪,都要盖过前面的。这他妈谁比谁弱啦?都不是吃素的!

这吼声响的,脚步声震的,地皮都抖动起来了,尘土滚滚,慌得救护舱里的护士都丢下活出来看。都说猛,听得师长带来的警卫排那些少爷们很不乐意,说这算个鸟啊,全都露出不屑。

天黑下来,来的这五六百人吃去了营里两口最大的肥猪,心痛得喂猪的老张直骂娘。还喝得连汤都没剩,气得最后拿着碗筷上阵的炊事班战士砸了十好几个青花大磁缸,都说从没见过这么能吃的,连猪下水那根雄性标志的索索都没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