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克鲁格曼中国行:激怒你们是我的习惯

幽灵之狼 收藏 2 349
导读:东方早报5月18日讯保罗·克鲁格曼终于来中国了。在过去的一周里,这位当红的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马不停蹄地造访了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地,与中国顶级经济学领袖风云论剑,探讨金融危机下全球经济版图和解决之道。 并非每一个天才都能在仰慕他的人面前表现出必要的谦卑。或者你会开始厌恶他,又或者你会更爱他,但前者发生的概率显然更高。克鲁格曼就是这样一个放荡不羁、备受争议的人物,身背着新科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光环,他在中国短短一周的行程,却几乎激怒了所有与之谋面的学者和专家。 从指责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盯

东方早报5月18日讯保罗·克鲁格曼终于来中国了。在过去的一周里,这位当红的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马不停蹄地造访了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地,与中国顶级经济学领袖风云论剑,探讨金融危机下全球经济版图和解决之道。


并非每一个天才都能在仰慕他的人面前表现出必要的谦卑。或者你会开始厌恶他,又或者你会更爱他,但前者发生的概率显然更高。克鲁格曼就是这样一个放荡不羁、备受争议的人物,身背着新科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光环,他在中国短短一周的行程,却几乎激怒了所有与之谋面的学者和专家。


从指责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盯紧美元导致中国巨额的贸易顺差和外汇储备,到点名中国碳排放增长过快影响了全球的资源和环境,他发表的每一个论调都遭致在场中国学者的强烈质疑和不满。


克鲁格曼却似乎毫不在乎,作为《纽约时报》长期的专栏作家,他早已经习惯了激烈的对峙和多少有些尴尬的舌战,你甚至可以在一篇严谨的经济学文章里看到他写下的脏字,无论语言还是行文的风格都极尽自由和随性。在他看来,“一个人的话如果不能激发某一部分人的愤怒,他的演讲就不够深入人心,也就不能成为一个好的专栏作家。”


这就是克鲁格曼,他会非常执著地攻击其他经济学家的论点,以致时常搞到令人下不了台的地步,这在他工作的普林斯顿大学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事实上,他的质疑与攻击经常最后被证明是错误或偏颇的,也常被其他的经济学家批评为“病态的攻击”。这次中国之行也不例外,他只遵循自己的标准,轮番不停地激怒一批又一批的人,其中有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王松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交大海外教育学院金融所所长金岩石(博客)、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EMBA教授、前伦敦市市长罗思义(John Ross)等。


不能说服自己就一定要纠缠到底,这种强烈的性格特征让每一场研讨会都变得富有戏剧色彩。尤其在当今的世界经济局面下,我们不是正需要这样激烈的争论和思想的碰撞吗?


交锋一:中国巨大贸易盈余是谁的错?


克鲁格曼:过去贸易盈余的国家是帮助其他的国家,因为它是向它们提供便宜的产品,但是在如今这个失业率攀升的世界,过去的原则再也没有道理了,盈余的国家成为麻烦制造者,而不是带给别人好处。


现在美国的态度是,如果你有很多的贸易盈余,就会使其他国家非常生气,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法,将来中国的盈余肯定会带来很大的贸易紧张,其他国家再也不能容忍中国有这么大的贸易盈余。


而且,中国这么大的贸易顺差不完全是比较优势造成的,跟中国的政策有直接关系。


王松奇:中国之所以有贸易盈余,还是比较优势在起作用,因为中国的东西在世界市场看起来比较便宜,大家才会选择。我们的土地价格、劳动力价格,包括企业的环保这套都是低成本的,东西就是便宜。金融危机这么严重,我们一季度贸易出口只下降了27.9%,进口下降了30.9%,一季度这种情况下我们仍然有623亿美元的顺差,所以顺差还是比较优势在起作用。


克鲁格曼:很多人不同意我的观点,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不过,比较优势决定了大概你是出口什么东西,但不决定你出口量是多少,而且通常情况下,一个国家还处于相对比较贫穷的快速发展的阶段,却成为资源输出国,这是不多见的。中国增长快速,内部的需求也会很大,比如医疗体系还不健全,基础设施建设还不够完备,完全可以把钱用在国内,为什么一定要生产那么多产品输出到海外呢?


归根结底还是政策问题。中国的政策事实上利用了汇率市场的保护来循环它对外部世界的贸易剩余,把流入的私营资本通过外汇的控制输出,中国通常情况就是大量的贸易盈余,大量的资本流入和相当一部分的资本输出,这是中国的政策,这主要是由于人民币紧盯美元的政策导致的,这个规模很大,相当于,中国政府在国内大幅度地举债然后把钱借给国外,这是政策的结果,不是市场自然的结果。


张维迎(博客):听了您的观点,我们不得不讨论一下中美贸易的不平衡,主要是由美国方面引起的还是中国方面引起的。在我看来,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美国人花钱太多,因为美国信贷太松,钱太多,这样它对中国产品的需求非常旺盛,这才是中美贸易不平衡的主要原因。


中国人本身不能印美元,美元一定是美国印出来的,中国借给美国的是美元而不是人民币。所以,贸易盈余产生的根本的原因是美国货币政策太松,由此导致中国不得不把钱再放在美国,就是把贸易盈余再放到美国。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美国方面对中国出口有很多限制,如果这些限制取消的话,我想中国从美国进口就会大大增加。


克鲁格曼:毫无疑问,美国支出是大大超过了正常的水平,就像很多人说过的,美国举债过多导致了很多问题,比如说房地产的泡沫,当所有的美国人都能依靠卖房子来赚钱,而钱却是从中国借来的时候,我们就能断言这种增长不可持续。我在2005年的时候在《纽约时报》上写过,美国的经济使得很多人活得不错,这样的事情必须有一个终结,尤其是依赖举债进行消费。


但是问题有两个方面,一个是谁给了钱,为什么美国能够花超过他们赚到的钱呢?主要是贸易盈余国家积累了大量的外汇资产,所以这不仅仅是美中之间的问题,还有其他的贸易盈余国家和贸易赤字国家。


在中美这种关系终结之后,可能会有一些新的关系的存在,美国已经不能再承受太大的消费,不能再成为一个举债消费的国家。中国也不能再期望依赖于美国进口中国的产品给中国创造更多的财富。


所以,这里面来来回回有很多次,这种不可持续的方法在美国和中国都存在,我们必须有一种机制,让中国创造更多的内需,不再是依赖于通过贸易顺差积累财富。美国也应该期望要增加储蓄率,来适应新的环境。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陈珺)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