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敢死军 正文 第九十章:云山肉搏战(下)

疏梅淡影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17.html[/size][/URL] 唐龙飚带着王小朋和东方亮继续向前冲杀过去。刚冲过一道美军的防线,唐龙飚就看见远处那面绣着五个大字的中国敢死军那面大旗,在硝烟中迎风飘摆。 唐龙飚心头一震,一股难以表达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唐龙飚便向前跑着边回头喊着战士们:“同志们,看见了吗,我们独立师的旗帜,那是我们的光荣,我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17.html


唐龙飚带着王小朋和东方亮继续向前冲杀过去。刚冲过一道美军的防线,唐龙飚就看见远处那面绣着五个大字的中国敢死军那面大旗,在硝烟中迎风飘摆。

唐龙飚心头一震,一股难以表达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唐龙飚便向前跑着边回头喊着战士们:“同志们,看见了吗,我们独立师的旗帜,那是我们的光荣,我们的荣誉,为了这份荣誉冲啊!”

陈章在前面,边打边回头看这身边的一个战士问:“师长他们上来可有?”战士摇摇头,陈章焦急的看着后面,突然,一颗子弹打来,正打在他的肩胛骨上,陈章身子一晃,差点到下去,那个战士上前一步扶住他说:“团长,你受伤了?”

“不要管我,我没事,你赶紧上去,我马上就跟上来!”陈章说着把手里的大旗递给这个战士,战士接过去,继续向前冲,陈章看看他笑着蹲下身子,用手里的枪拄着地,慢慢从衣袋里掏出一包烟,颤颤巍巍的点上,吸了两口,看看前面正在浴血奋战的战士们,把烟往地上一扔,拎着枪再次冲上去。

武云昭浑身上下是血,战士们吓了一跳,一个战士跑过来问:“参谋长,您没事吧,您是不是受伤了?”武云昭一笑说:“受什么伤啊?没事的,继续往上冲,看见那高地没有,一定要拿下那个302高地,拿下302高地,我们就全部肃清了云山外围的敌人了,我们就可以和师长他们会合了!别管我,赶紧冲上去!”

武云昭弯腰拿起地上的枪,就要接着上去,这时,有一个人从后面拉住他说:“参谋长,您歇会吧,让我们上,不拿下302高地,我不活着回来见你!”武云昭回头一看,见是雷鸣带着他的炮团也上来了,战士们清一色的冲锋枪,从枪林弹雨里跑过来,雷鸣手里拎着两把大盒子,肩上扛着一支爆破筒,满脸烟灰色看着自己。武云昭笑了笑问:“老雷,你们也上来了?那好,你们顺着这条路往东杀,去迎迎师长他们,师长他们就一个团,我担心师长他,你快去接应一下他们!”

雷鸣看看武云昭,武云昭的眼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了,脸上都是炮灰,浑身上下溅满了鲜血,雷鸣鼻子一酸,掉过头去说:“参谋长,您保重,千万注意啊,我这就去接应师长他们!”说完,雷鸣带着自己的人跑开了。

武云昭招呼着身边的战士,继续向前开进。

302高地,美军的火力异常凶猛,约翰逊这回也像疯了一样,拼命地大喊着,指挥者他的队伍做着殊死顽抗。冲在前面的一团,二团的战士一片片的倒下去,一个个爆破手死在阵前,一团长方永志看着战士们一个个倒下去,就是拿不下前面的这个碉堡,敌人的机枪喷着火舌,“突突”的子弹像密集的雨点洒向战士们。方永志急了,他腾地跳了起来,一把从一个战士手里拿过一个炸药包,喊了一声:“火力掩护我,我上!”说完就要冲上去。副团长梁铁一把抢过炸药包看着他说:“团长,你在这,我上去,团里不能没有你!”梁铁说完,一个箭步跃了出去,就地一滚,躺在一个炸弹留下的弹坑里,方永志大喊着:“手榴弹,机枪,给我压住敌人的火力,让梁团长上去,给我压着敌人火力打!”

战士们集中了所有火力一齐向那个碉堡射击着,手榴弹在四周依次炸开,趁着冒起的浓烟,梁铁再次跃起,几个窜跃到了碉堡的下面,敌人从碉堡里看见梁铁正向他们移动,猛烈地机枪扫射向着梁铁一齐打过来,打得梁铁眼前的泥土“噗噗”的冒起一阵白烟。梁铁一低头,躲过敌人的扫射,伺机再次跃起,就可以到碉堡下面了。方永志看着梁铁大喊着:“给我狠狠打,押着敌人火力,压住了,不能让美国佬抬头!”

战士们的枪管都已经打红了,马克沁重机枪的枪管红得像火炭,方永志看着身边的小战士说:“去,撒泼尿,给我把枪管浇一下!”小战士看看他,转身跑过去,从身上摘下水壶,把里面的水到在枪管上,方永志笑了笑说:“给我继续打,狠狠打!”

梁铁听着头上方敌人的机枪声,在敌人枪声稍一停止的时候,梁铁跃了起来,在跃起的同时,拉着了炸药包的导火索,把炸药包扔向了碉堡,然后一个麻利的转身再次回到下面的弹坑里,可是他刚回来,敌人就把炸药包给扔了回来,梁铁看看“哧哧”冒烟的炸药包,再次抱起来,迎着敌人密集的子弹冲了上去。方永志在远处看着梁铁,大喊着:“老梁,老梁扔掉啊!”

梁铁刚跑了没有两步,一排子弹就打在他的前胸上,胸前汩汩的涌出血来,嘴里也跟着淌出鲜血,梁铁回头看着方永志笑了笑,继续向前冲,来到敌人碉堡前,梁铁把炸药包放好,自己挨着炸药包坐下来,看着后面的战友挥了挥手,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敌人的碉堡的和梁铁一起消失在浓烟滚滚中……..

方永志看着这一切,通红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他大喊着:“老梁,老梁!”第一个冲了上去,战士们见自己的副团长牺牲了,都跟疯了一样,狂呼着迎着敌人的子弹就往上冲。美国兵从没有就看见过这样的军队,更没有见过这样不要命的战士,这简直让他们难以置信,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和力量在驱驰着这支敢死军?美国人胆怯了,开始后退,方永志带着战士们冲过第二道防线.

约翰逊在302高地前一共设置了三道防线,以确保302高地的安全。现在唐龙飚从三滩川迂回过来,和陈章已经越过了第一道防线,马上就和武云昭可以会和了。此时的方永志早已经把一切抛在了脑后,他头脑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冲过这第三道防线,拿下敌人的302高地,这样就可以直插云山城。

这时,陈章的三团,邵华的二团也分别从左右两翼包抄上来。雷鸣在身后带着他的炮团,唐龙飚领着王小朋和东方亮的两个连也马上就上来了。方永志老远看着陈章的三团战士挥舞着那面“中国敢死军”的大旗,在不断的向前冲锋,战士们一个个倒下去。但是大旗却始终没有倒下,始终在高高飘扬。

邵华这时也看见了左侧的大旗,知道是陈章他们从三滩川迂回过来了,邵华一下子来了劲头,他看着战士们说:“你们看见那面大旗没有,那是咱师长他们杀过来,就要和我们汇合了,同志们,看见前面的这个高地了吧?只要我们拿下它,就可以进云山城,我们在云山城里和师长他们见面吧,跟我上!攻下302高地!”战士们群情激奋,在邵华的带领下慢慢接近了第三道防线。现在是三个团分别从不同的三个方向,向302高地发起攻击。只要有一个地方被突破,其他的两个团就迅速合拢上来。约翰逊非常明白中国军队的意图,他站在302高地上,用望远镜看着前面的阵地,对身边的军官道:“告诉第三道防线的士兵,全部退守302高地,用火焰枪,火焰喷射器,把这里给我变成一片火海,让中国军队不能前进一步!”

约翰逊的一声令下,第三道防线的美军全线退守到302高地上。这时,武云昭也来到邵华身边,邵华看着武云昭说:“参谋长,你看敌人怎么自己退了啊?这是怎么回事?”武云昭观察着退守的敌人对邵华说:“不能大意,看来这是敌人再耍什么把戏,先观察一会再说!你马上通知老方,告诉他们不要轻举妄动,以免上了敌人的当!”邵华跟身边的通讯员说了一下,通讯云转身跑开了。

方永志也正在纳闷,邵华的通讯云就到了,把武云昭的话向他做了传达。这个时侯,陈章也看见敌人在退,他大喊着:“美国佬要退了,给我趁机追上去,打他娘的!”说完自己第一个冲上去。随后而来的唐龙飚看着陈章大喊着:“你给我回来!”可是晚了,陈章已带着人冲了上去。躲在302高地上的约翰逊看着冲上来的中国军队笑着说:“哈哈,我要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是王牌,给我开火!”随着约翰逊的一声令下,302高地上数十支火焰喷射器一齐向着冲上来的陈章他们喷射出赤色的火焰来,刹那间,302高地下面成了一片火海。战士们从没见过这样的武器,一下子就被打懵了,还来不及躲闪,浑身上下就全是火了,不少战士们在火海里挣扎着,跳着、蹦着、高声叫喊着、痛苦的翻滚着,美军在高地上看着他们的杰作,一个个咧开嘴哈哈的笑着。整个302高地的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人肉和毛发的味道,连地上的石头几乎都被烧红了。

唐龙飚在后面看着这一惨烈的情景,气得他浑身发抖,回头命令王小朋:“去,给我把陈团长他们救回来!”王小朋答应一声,从一个战士手里拿过一件棉大衣就冲了上去。王小朋几个翻滚来到陈章跟前,陈章这时浑身上下也都是火,他在地上拼命翻滚着,王小朋跑过来,把那件棉大衣盖在他身上,陈章裹着棉大衣在地上继续翻滚着,终于熄灭了身上火焰。王小朋一把拉起他就往回跑,没跑出多远,敌人就又开始了第二轮喷射,大火在身后熊熊燃烧着,山坡上的荒草、山石、泥土,被烧得“咔啪咔啪”的响,牺牲的战士们,尸体在山坡上被烧得渐渐变成了黑色的碳一样,只剩一下一副骨架了。

唐龙飚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他看看东方亮说:“这样不行啊,我们根本上不去,你和你的人,还得从后面迂回过去,从三个团的缝隙中间穿过去,敌人看见我们的兵力分配,他们不会在我们的缝隙间布置防御的,只要你从这个缝隙间穿过去,敌人再想重新来布置也晚了,你明白吗,要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去!”东方亮看看唐龙飚说:“师长您放心,我肯定能冲过去!”唐龙飚点点头说:“去吧!”

在唐龙飚想到的同时,另一边的武云昭也想到了,他把邵华的一个连安排上去,也是从三个团之间的缝隙上去的,和唐龙飚的想法不谋而合。

大约过了有二十分钟,302高地上猛然想起了激烈的枪声,唐龙飚把嘴里的烟扔在地上看着王小朋和陈章高兴地说:“亮子他们得手了,给我冲啊!”这边的武云昭也听到了枪声,武云昭一声令下,邵华和方永志两个团一下子冲了上去。

中国军队的进攻很快逼近到美军的面前。302高地瞬间土崩瓦解。约翰逊看着中国军队那几乎看不出队形的攻击人流,在各个方向上时隐时现,瞬间便冲到自己队伍眼前了。约翰逊顿时有一种强烈的逃生欲望,可是脚下却不听使唤,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冲上来的中国军队,潮水一般直接就把他淹埋了。二团的一个叫张武的战士,在部队受到机枪射手的阻击停止前进时,绕到这个机枪阵地的后面,他没有用枪,而是抱住美军的机枪手一起滚下了302高地旁边的山崖。类似这样的情景在云山四周山岗上如墨的黑暗中到处发生,云山外围的一个个高地随之被突破,美国士兵们在他们听不明白的呐喊声中不断地死伤或争相逃命,美军在云山城外围防线彻底被摧垮了。

这场恶战终于结束了,几十年后,武云昭忆道,“那场恶战后,我看见方永志和邵华都躺在工事旁边,他们已经全都昏迷了。我蹲在方永志身边,他的左手还紧紧地握着敌人的手枪,牙齿咬得紧紧的,我擦着他身上的血迹,在他的肚子上找到手枪弹的伤口。我心里非常难过,他是为了我而受伤的。邵华躺在方永志旁边,他的右臂已经断了,整个袖管被鲜血染红,他是在肉搏之前就负伤的,可是当敌人扑上来时,他仍然用仅有的一条胳膊起来抱住敌人,一直拖到我把那个美军刨死敌人为止。这就是我的出国第一仗,这一仗我真正试了试美国人的斤两,所谓的‘王牌’不过如此,胜利永远是属于我们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