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敢死军 正文 第八十九章:云山肉搏战(中)

疏梅淡影 收藏 0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17.html


唐龙飚顺着王小朋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远处,有四个如房子大小的物体被茅草覆盖着,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但是大约有一个营的美国士兵已经退守到哪里,剑拔弩张的看着即将向他们开过来的中国军队。

唐龙飚笑了笑,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对王小朋和东方亮说:“管他是什么,我们冲过去,美国佬既然这么死命的守着,不肯放弃就有一定有问题,我们冲过去!杀光他们!”

王小朋和东方亮还有陈章跑过来,三人身上都是血,也不知道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他们看看唐龙飚问:“师长,您没事吧?”

“扯淡,我能有什么事?这不是好好的吗,少废话,给我往前冲!无论如何拿下那片空地上的四个家伙,老子倒要看看是什么宝贝东西,美国佬这么拼命的守着!”

“是!师长,看我们的吧!”王小朋和东方亮各自带着自己的人冲了上去,陈章刚要跟上,唐龙飚看看他说:“这里你就不用管了,带着你的人继续往前冲,在前面等我们,我们把这解决了马上和你会合,快去吧!”

陈章看看唐龙飚说:“师长您自己保重,我们先上去了,在前面等您!”说着挥手叫着自己的人绕过开阔地继续往前冲。

这时,王小朋和东方亮的两个连已经冲了上去,唐龙飚大笑着说:“哈哈,好样的,真他奶奶是我的兵啊!”说着自己也跟着冲了上去。

可是,当王小朋和东方亮刚刚冲过桥去,就遭到美国人强烈的反击,美国人的武器轻重火器一齐向冲上来的王小朋和东方亮他们倾泻而来。冲在前面的战士们“哗”的倒下去一片,跟在后面的继续往前跑,子弹打在身上“噗噗”的溅起的血花四射,唐龙飚见状大喊着:“小朋,亮子,给我回来,回来!全都趴下,趴下啊!”唐龙飚看着一个个倒下的战士心疼的他直叫,王小朋和东方亮双眼冒火,硬是顶着子弹往上冲,唐龙飚进跑几步来到他们身后,把二人推倒在地上,唐龙飚大声喊着:“这么打不行,战士们死伤太多了,我们这两个连这样下去一会就完了!我们得想点办法,看看怎么能过去,我现在看清楚了,那不是什么房子,是飞机,是美国佬的飞机,哈哈,老子打仗打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在战场上直接看见没有起飞飞机,今天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把四架飞机给我缴获了,明白吗?”

王小朋看看东方亮,东方亮看了看唐龙飚说:“师长,您说咱怎么打?反正这四架飞机现在是咱的了,您就等着吧,我和小朋一定把它缴了!”

唐龙飚笑了笑说:“看见没有,敌人现在是拼命的在保护这个临时机场,保护着这四架飞机,否则他们是不会这样拼命地,我们要是和他们硬拼火力,咱拼不过人家,咱的家伙都赶不上人家的,那怎么办呢,咱就得跟他靠近了打,就像刚才那样,不跟他刺刀见红是不行的,只有和他们贴上,我们才能占便宜,明白吗?这样,亮子,你带着你的人从右面攻,多用手榴弹,我和小朋从左面攻,让他左右顾不上,不管我们哪一面先攻上去,就和他缠在一起,跟他来白刃战,刺刀见红这咱最拿手了,好不好?”

“明白了,师长,那我们从右面上了?”东方亮说完一挥手跟战士们说:“上刺刀!跟我上!”

守卫这个临时机场的是第八骑兵团的一个营,营长雷德汤姆。他看着前面的中国军队潮水一样不顾死活的往前冲,雷德汤姆惊呆了。雷德汤姆也算是一名老兵了,经历过无数次战斗,冲绳岛战役时他就曾经带着一个连的士兵第一个登陆,日本人的作战风格和精神他是领略过的,当时,他曾经说过,日本人要不是这场非正义的战争,他们的作战能力是还会发挥的更好的。日本人的敢死就让他咂舌过。可是今天,他碰上了更让他咂舌,甚至是感到恐怖的中国军队。这简直不是血肉之躯的人,就是一群赴死的战神,死,对这些人来说好像是不存在的概念,唯一的概念就是向前,向前,再向前!

雷德汤姆目瞪口呆的看着冲上来的王小朋的这一个连,慌忙叫着:“顶住了,顶住,不能让他们上来!”可是任凭他怎么喊叫,美国兵已经被这阵气势所压倒,所震慑住了。就在这功夫,王小朋和唐龙飚从左面先攻了上来,紧接着东方亮就上来了。敌我双方立刻混战在一起,战场上立刻成了冷兵器时代的战场,听不到枪声,没有爆炸声,有的只是喊杀声,惨叫声,怒骂声,和鲜血飞溅昏天黑日的生死搏杀。

等这场战斗结束后,唐龙飚才知道,原来这里停的是一架炮兵校射机和三架轻型飞机,是在日本的美军远东总部派来的,它们于这天下午从日本东京机场起飞,飞机上乘坐的是前来采访美军骑兵第一师的记者。记者们没有来得及采访什么就遇到了战斗,紧急起飞没有成功,原因是飞机被中国士兵包围了。中国志愿军士兵依靠他们手里的步枪和刺刀缴获了四架美国飞机。这是中国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中惟一的一次缴获了美军的飞机。

冲上来的战士们立刻和美国兵混战在一起。侦查连的两个战士同时和四个美国兵对峙着,四个美国兵看看眼前两个中国小战士,最多不过二十岁,嘴上刚微微有些黑胡须,脸上还带着稚气,但是眼中却没有稚气有的是杀气和赴死的决心。四个美国兵相互看了看,两个对一个冲着两个战士冲了上来。两个战士毫不示弱,挺着刺刀迎着敌人大叫着冲了上去。一个美国兵被两个战士的胆量吓得冲了一半停下了,两一个回头看他的功夫,两个战士的刺刀同时捅进了他的胸膛,二人手上较劲,愣把美国兵的尸体摔出十几米外去。三个美国兵镇住了,看着两个杀红了眼战士,不敢向前。两个战士相互一看再次向前冲去,美国兵硬着头皮和二人对刺起来。一个战士稍微一不留意,被美国兵的刺刀从脖子处穿了过去,鲜血顺着战士的脖子窜了出来,只见那个战士双手抓住敌人的刺刀,从脖子抽出来,由于力量过大,美国兵被他一直拉到身边来,战士将手里的枪高高举起,刺刀冲下,从美国兵的前胸斜着插进去,一直插到底,美国兵带着刺刀到在了战士跟前,这个小战士也笑着倒了下去,压在美国兵的身上。

另一个战士见自己的战友死在自己眼前,大叫着疯了一样扑上来,一手抱住一个美国兵,三个人滚在一起,战士在翻滚的过程中拉响了自己身上的手榴弹高喊着:“兄弟,你等等我,我来了!”随着一声爆炸,这个战士和两个美国兵一同被炸死了。尸块飞上空中,散落下来零七八碎的掉在躺满鲜血的地上。

唐龙飚的警卫员小孙一直跟在唐龙飚身边,等杀进敌人群中的时候一下子就打乱了,他拼命的喊着唐龙飚:“师长,师长!”任凭他怎么喊,根本看不见唐龙飚在哪里,更听不到唐龙飚的回答。小孙最后索性也不喊了,手里拎着唐龙飚给他的那把大刀,在敌群里左右上下的一顿猛砍。猛然,他一抬头,看见三个美国兵正围着唐龙飚,唐龙飚手里只拿着一支冲锋枪,枪上根本没刺刀,三个美国兵唔里哇啦的叫着向唐龙飚杀过来。唐龙飚闪身躲过一个家伙,紧接着用手里的冲锋枪的枪托,狠狠砸在他的后脑上,锃亮的钢盔被砸的当当响,上面砸下去一个坑,那个家伙一头栽倒在地上,挣扎着还要爬起来,小孙赶上前来,手起刀落,美国兵的脑袋,被他从脖子处齐刷刷的砍了下来,一腔子鲜血喷了出来,喷了他满脸都是,就在小孙用手去抹脸的瞬间,一个美国兵挺着刺刀从后面直着刺了过来,唐龙飚大叫着:“小孙,快躲开!”可是还是晚了,刺刀一下子穿透了小孙的胸膛,从前面露出了刀尖。唐龙飚眼看着小孙倒了下去,唐龙飚心疼得马上要哭出声来,他疯了一样跑过来从小孙手里拿过那把大刀,一个漂亮的转身,刀划出一条弧线,那个刚把小孙刺倒的美国兵,被唐龙飚拦腰砍成两截。

前面剩下的两个家伙,见唐龙飚已然杀了红眼,吓得不敢恋战转身就想往后跑,唐龙飚看看他俩一笑道:“跑?往哪跑?留下你的狗命吧!”人到、话到、刀也到了,寒光闪现,血光飞溅,两个家伙脑袋滚落下来。

这一场白刃肉搏只杀得天昏地暗,云卷雷动。特务连一排是从右面第一个冲上来的,刚一上来,就遇到雷德汤姆下面第28步兵连的顽强抵抗。美国兵以人多欺少,一个整装连队向一个排发起了反扑。战斗残酷之场面前所未有,一个排的战士顷刻间只剩下不到十个人,美国兵也一下子损失将近七八十号人。一排有四个徐姓战士,四人都姓徐,平日里关系就非常密切,战场上更是生死与共的兄弟和战友。看着自己一个排的战友几乎全部牺牲了,四人如同疯了一样站成一个小圈子,在敌群里左拼右杀,接二连三的撂倒了十几个美国兵。最后围上来的美国兵越来越多,把四人围在中间,四人相互看一眼,大叫着冲向敌人,刺刀断了,刀卷韧了,就用手打,用嘴咬,用枪托砸,凡是可以利用的东西都成了战士们的武器,或者干脆就抱住敌人,拉响腰里的手榴弹,和敌人同归于尽!

这场惨烈的白刃战,最后以美国兵的全线溃退而宣告结束。唐龙飚手里提着刀,站在尸体堆里,看着眼前横七竖八的尸体,地上的鲜血已经被冻住而凝固,刚死去的人,尸体上还残存着体温,在冷风中冒着一股股白色的雾气,这一片开阔地上到处都是尸体,都是鲜血,战场上死一般的宁静,没有一个说话的,活下来的战士大部分都受了伤,大家相互搀扶着,有的已经累得不行了,所幸就地躺下,躺在冰冷血水里,有的躺下以后,就再也没有起来,有的躺下就睡过去了。唐龙飚看着这一切,心里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难过,这场战斗的胜利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王小朋扶着东方亮来到唐龙飚身边,唐龙飚看看二人问:“你们怎么样?没什么大事吧?”

“师长放心,一点小伤不碍事!师长您过去看看吧,看看我们缴获的那四架飞机啊?”唐龙飚点点头,跟在二人后面向飞机走过去。

来到飞机跟前,唐龙飚愣住了,东方亮看着唐龙飚说:“这是说我们一排的两个战士,全排就剩下他们两个了!”唐龙飚看着靠在飞机边上的两个战士,禁不住热泪盈眶。这就是那四个徐姓战士中的两个,另外两个牺牲了。这两人硬是固执的冲到飞机跟前,把一个美国兵从一架飞机的座舱里给拽了出来,然后二人就这样守在飞机旁,和扑上来的敌人血拼着,最后二人都身负重伤倒在飞机旁,美国人见到这种情况,最后竟然吓得不敢靠前,一股脑的跑了。

唐龙飚弯下身来看着二人,小个子战士一条腿被齐根炸掉了,他笑着看看唐龙飚说:“师长,这是咱缴获的飞机!”说完就昏了过去。另一个战士肚皮上被豁开了一条一尺长的口子,展战士自己用皮带勒紧了伤口,但是还是有一节肠子流了出来,东方亮看着他喊着:“徐刚,徐刚!”徐刚慢慢睁开眼睛看了看他,笑了笑又闭上了眼睛。

唐龙飚猛地站起身来,大喊着:“把受伤的战士们都给我抬下去,马上治疗!然后把飞机拖走!”

战士们按着唐龙飚的命令,企图把四架沉重的飞机拖到隐蔽处藏好,但是拖了半天根本就没有动地方,唐龙飚看看四架飞机最后说:“用高粱秸、玉米秸把这四架飞机盖好了,留下一个排在着看着,其余的人跟着我继续往前冲,陈章还在前面等我们呢!”

王小朋、东方亮各留下两个班的人看守飞机,其余的战士,跟着唐龙飚向云山城冲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