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四集中国远征軍 第45章、皮尤河战役﹙1﹚

dontbb 收藏 6 38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9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921.html[/size][/URL] 第45章、皮尤河战役﹙1﹚ 仅一个回合,在中国远征军的强有力打击下,日军缅甸方面军司令官河边正三大将就损失了一个主力师团——日軍第六师团。加上与缅甸人分道扬镳,造成后院频频起火。河边正三不得不抽兵回防。此时日军实际上已无力向前进攻了。没有得到援军的情况下,河边正三无奈之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921.html


第45章、皮尤河战役﹙1﹚


仅一个回合,在中国远征军的强有力打击下,日军缅甸方面军司令官河边正三大将就损失了一个主力师团——日軍第六师团。加上与缅甸人分道扬镳,造成后院频频起火。河边正三不得不抽兵回防。此时日军实际上已无力向前进攻了。没有得到援军的情况下,河边正三无奈之下只好让日军沿皮尤河修筑工事,防止中英联军反攻。


中途岛一战后,何峰这几个月不在军中。中国远征军也没有进行大规模反击,作为配角的英军自然安于现状。但中国远征军一直在做反攻的准备工作。


日军与中英联军隔河相持。大战前,两军皆时相安无事。


但战场形势对日军越来越不利。得到大量新式飞机的中国远征军空军逐渐控制了缅甸的制空权。而且从情报显示中国远征军重炮、坦克、弹药源源不断运到前线。中国远征军反攻只是时间的问题。让河边正三寝食不安。他除了向大本营求援外,只能严令手下日夜抢修完善工事。


皮尤河。 这原本只是一条小河,水流清澈,缓缓而下,估计全长不过百十里。但缅甸属热带季风气候,3至5月为热季,也是旱季; 6至10月为雨季。现在皮尤河变成了一条大河,天然屏障也让河边正三心存侥幸,在雨季结束前中国人不会动手。


中英联军与日军隔河相持。整体无大战事。但双方小规模冲突时有发生。其中9号地区战事最频繁。


9号地区是李矛部的荣三师防区。荣三师是李矛部老独立排底子,从师长陈代军到士兵最恨日本鬼子。荣三师有一条不成文的条令;官兵们跟鬼子打仗,不留活口。


对面是日军第55师团师,是从中国战场撤下的一支劲旅,也是一支兽军,在中国大陆曾屡重创中国军队,残害起中国百姓也屡见不鲜。


这几个月来,双方的冷枪、冷炮、偷营都给对方造成了不少伤亡。两军仇冤也越结越深。


中国远征军这边;荣三师768团一营七连一排战绩最为显赫,排史也显赫,首任排长是军长李矛。


一排进入阵地不到两月,累计干掉了鬼子54人。自己也牺牲了7人。不过七连是全师的尖刀连,作为七连的尖刀排,一排战损,不到24小时就会得到荣三师优秀士兵的补充。


一排位置是七连最靠前的阵地,现任一排长叫谢志华,他是一个云南兵,当兵前是一个头人之子,寨里最好的猎手。也是荣三师最好的狙击手之一。


雨夜,穿着雨衣的谢志华查哨后,一人偷偷地躲在一个防炮洞。白天他又射杀了三个鬼子,其中一人是对岸鬼子的狙击手,这几天有3名中国远征军战士惨死在他枪下,今天终于干掉了敌人的王牌狙击手,谢志华如释重负。


不过此时此刻谢志华手中握着的是一双鞋,抚摸着一双绣花嫁鞋。脑海里全是未婚妻的影子——红扑扑苹果一样的甘甜的脸,扑闪扑闪的大眼睛……谢志华角扬起一丝笑意,突然他的手不动了,长年的捕猎生涯和战斗生涯让他对危险的感知异常敏锐。他将机警地将绣花嫁鞋纳入怀里,侧头伏上了工事的土壁,上游有队人马在悄悄接近。


“准备战斗!”谢志华发觉了异样。睡梦中士兵们一个个被悄悄叫醒,唰地趴上战壕。战壕外仍漆黑一团,风平浪静。不过战士们都相信排长的判断,排长的判断屡次救了大家性命。


“排长,鬼子来的还真不少,至少一个小队——!”同是谢志华寨里猎手,也是跟踪高手的一班长胡承煕压着声音向谢志华耳语。


鬼子一个步兵小队有60多号人,比远征军一个排还多,与九班比数量是二比一,谢志华捏了一把汗,马上让胡承煕电话通知连里。


这队鬼子是从皮尤河上游偷渡过来。带队的鬼子是一名日军青年军官,刚毅的脸上刻着骄傲与必胜信念,略微浮肿的单眼皮下聚着两道阴冷的精光。军官名藤木,虽出身贫寒、官运不亨,但身经百战是日军里的精英。白天被谢志华干掉的狙击手藤木次郎是他的堂兄。今夜他是来报仇的。


“弟兄们先别开火——!等鬼子摸到滩上,先炸死这帮狗日的!”谢志华冲后边一招手,一名工兵战士猫腰过来,手上拎着连着起爆盒,导爆管埋在地里曲曲弯弯连向河滩。


“炸药没问题吧?”


“没问题,我天黑才埋的,胡班长都检查了。排长,你就瞧好吧!”工兵一脸兴奋。胡承煕也向 谢志华点了点头。


战士们都屏住了呼吸,胡承煕口里小声直念叨着:“25米!10米!5米……炸!”


手握起爆盒上的工兵得令,猛地按下。“轰隆”一声巨响,夜色里,河滩上,火光冲天,大部份鬼子在被巨大的冲击掀起,残肢碎肉混着泥石扑咚扑咚落入河中。


本来地上蛇形的藤木吸取了前几天战友偷袭血的教训,这次偷袭带了工兵外。还屡次三番告诫部下;小心地雷!没想到这一次谢志华让手下偷偷深埋的是炸药包,日军工兵手中的探测器也没用。


“打!”谢志华早已按捺不住。


一时枪声大作,河滩上藤木等没被炸死的鬼子几乎成了活靶,一排轻重火力密集地向河滩来回扫射,死的活的鬼子全被子弹覆盖,弹雨过处,残肢碎肉飞舞。


偷鸡不成,反蚀米。恼羞成怒的藤木一边让人呼叫炮火支援,一边从地上爬起来,挥着指挥刀大声吱哇乱叫,率偷袭的鬼子嗷嗷扑向一排阵地。对岸鬼子密集的枪炮声也跟着响起来。鬼子大部队一开火。荣三师前线部队马上火力反击,整个皮尤河两岸炮声隆隆、火光冲天。宛如白昼。


伏在战壕里的谢志华唇角紧绷,双方密集的枪炮声没有干扰到他,借着炮火将标尺照门套住了鬼子军官藤木的脑袋。稳定有力的手指一扣枪机,枪托微震,藤木的脑袋扑出一团血雾,身子仰面倒下,不相信的神情定格在他叫嚣的包子脸上。恰好一发鬼子炮落在他尸体边。“轰隆”一声巨响,将藤木尸体翻了一个边。落在他自己的指挥刀上,看上去很好笑,藤木有点象战败剖腹自杀。



偷袭不成反挨炸,夜间可视度不高,又遭遇敌人密集火力突袭,主官又被狙杀,偷袭的日军一个小队被一排打得晕头转向,到最后也没有人冲进一排阵地。剩下日军在阵地前丢下十来具尸首,一部分掉头不顾死活跳入了河里,鬼子刚一落水,身形在水一滞,马上被如影相随密集的子弹射死,汨汨鲜血染红了皮尤河水。少数鬼子见势不妙,趁一排痛打落水狗的功夫,蹿进了北岸森林。


清晨,河对面鬼子的阵地里再没动静了,河滩一片焦土上余烟袅袅,到处是鬼子尸体杂碎,靠近一排阵地前沿。躺着十来具比较完整的鬼子尸体。若不及时处理,在这温度不低的雨季,一旦鬼子尸体腐烂变臭了,就够一排受的了,而且会引起瘟疫。


胡承煕带四名弟兄,除了工兵铲、没带任何武器。手上挥舞红十字旗从工事里走出,去打扫战场。谢志华带人掩护。对岸的鬼子没有开枪,这是双方不成文的约定。不打收尸的人。


胡承煕见一个鬼子面朝地下扑着,脚上残存的马靴证明是个军官。胡承煕一脚把尸体掀开,一把佐官刀横躺在鬼子腹下,刀身上刻着——日军第55师团师藤木中尉,看来藤木中尉临死也不想爱刀落入敌手。就在这时候,响枪了。胡承煕的太阳穴突然激出两股红白相间的血水,脑袋被一粒子弹射穿,兴奋喜悦的神情定格在他的脸上,只是多了一丝惊愕。胡承煕身体仰面倾倒。


战壕里高度戒备的谢志华瞬间拉栓、枪托上肩、扳机扣下。复仇的子弹循着枪声方向射出,阵地左侧树林里传出一声惨叫。谢志华没有停手,枪栓连拉,五颗子弹射向同一个位置。


阵地前几个负责收尸的战士红了眼,停止了收尸,扔下工兵铲,捡起地上日军武器,举着枪朝树林里冲去。“哒哒哒”一片树冠里喷出火舌,几个战士矫健的身形突然一顿,身体像被瞬间抽空一样扑倒在地。


“不守规矩的小鬼子!我日你祖宗——!”谢志华暴怒了,步枪朝着树冠扳机连扣,撞针发出几声清脆撞击,谢志华忘记弹仓里已经没有子弹。没等谢志华夺过身边弟兄的枪,一片枪声响起,七连见到这一幕的弟兄集体朝着树冠开火。树枝被乱枪切断,扑簌簌地往下落。


谢志华抱着一挺机枪跃出了阵地,机枪喷出仇恨的火焰,子弹朝树冠上倾泻过去。一排的几名机枪手血也热了,跟着谢志华冲到了森林边缘,几挺机枪一字排开,朝森林线上方作横向扫射,躲在林子里的鬼子机枪手来不及换弹夹,惨叫着摔向地面。闻声搜索过去的谢志华等人见一个惊恐万状受伤鬼子机枪手,拖着一条打断的大腿拚命地往林子里爬,他们手中的机枪响了。刹那间受伤鬼子机枪手被愤怒子弹打成了筛子,样子极其的恐怖。



对岸的不少鬼子目睹这一幕,但没人开枪,不是他们有多守规矩。是昨夜鬼子们被远征军强大炮火打怕了。



不过鬼子示弱也没用,他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因为何大将军回来了。


点击、书评、收藏是我写书的动力,下面是;何大将军横扫东南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