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1936 正文 第五十五章

lansha7789 收藏 1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1.html[/size][/URL] 进了办公室,武伯英还没打招呼,齐北阴阳怪气地在办公桌后道:“祝贺你,武组长,杀了松山,吃了消夜,干得漂亮。” 齐北已经知晓了一切,武伯英有些脸烧:“属下无能。” “哼,李直救了你,你这手,更下不去了。”齐北还是更关心铲除内奸之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1.html


进了办公室,武伯英还没打招呼,齐北阴阳怪气地在办公桌后道:“祝贺你,武组长,杀了松山,吃了消夜,干得漂亮。”


齐北已经知晓了一切,武伯英有些脸烧:“属下无能。”


“哼,李直救了你,你这手,更下不去了。”齐北还是更关心铲除内奸之事。


“巡座,我敢打保票,李直绝对不会是共产党。”


“用什么打保票,你的身家性命?”齐北故意加重了最后四个字。


武伯英见齐北又用这一招,想起李直拴尾巴的评价,有些愤懑。“请巡座不要再这样威胁我,身家性命又怎么样?赵思孝陕北一行,无异于送死,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这种情况下,他说的话又有几分可信。如果他是狗急跳墙,疯咬一气,而巡座宁愿相信一个投诚的赵思孝,也不愿意相信我和李直,我看什么都不用说了。”


齐北没受过这样的顶撞,语气越发阴冷狠毒,想要压住武伯英:“我知道你,我清楚你,因为武仲明当过共产党,你就同情共产党。”


是时候抛出自己的杀手锏了,武伯英毫不吝啬。“同情又如何?巡座倒是很无情,对自己的弟兄都如此无情,我看苏敬的话,说的没错。”


齐北听见这个名字,略有紧张,旋即更加恼怒:“他说什么?”


“他说他手里有一套底片,一套自己弟兄的底片。”


齐北表情复杂,有些颓唐,随即又换上恼怒,拂袖而起,朝门口走去:“好了,不讲了,你自己好好想想,想好了,来找我。”


武伯英第一次见齐北发这么大的火,虽然阴冷,却总是一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从容,一切尽在股掌间的淡定,知他越恼怒,自己的话效果越好,反而换了好态度跟了出来。“我送巡座。”


齐北怒气不减:“不用,我有车。”


三天之后,齐北突然主动打来电话,武伯英刚一接听,以为有什么训示,没想到他破天荒开起了玩笑,尽管玩笑也是冰冷的,毕竟冰河解冻,似乎那天晚上的气也消了,也许是想缓和一下二人之间的分歧。


“你在南京欠下的风流债,讨债的上门来了。”


武伯英第一反应,就是吴卫华来了,她之前说过想来西安。这个女人,虽然交往不深,却知她是想得出就会做得出的。这个女人,虽然不甚漂亮,却自有一份魅力让人难以放下的。这个女人,虽然不够温柔婉转,却另有一番风情,时不时让人想起。


“吴卫华?”


“看来你的账本记得还算清楚。”


武伯英听着冷笑话,觉得无味。“她来干什么?”


“找你啊,顺便担任东北流亡西安同乡会的副会长。”齐北切入正题,“她这次来,受了张学良邀请,又受了中央党部指派。小陈部长专门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好好曲款吴小姐。也许她在西安能起到的作用,比我些都大,因为她是同乡会副会长,会长就是张学良,目前我些,没有一个能接近张学良。”


“她已经是我们的人了?”


“还不是,也许未来会是,就看你的了。她来西安后拜会完张学良,张的随从秘书应德田就打电话给我,说吴想要找你。小陈部长说是款待,我想最好的款待,就是你吧。在南京的事情,我听葛寿芝说过一些,她对你情有独衷。也许这次来西安的原因,百分之八十在你身上。”


提到此事,武伯英多少有些回避,转而言他,脑子思索着吴卫华,嘴里用词罗嗦。“那四个日本小探子,再也挖不出什么东西了,连续三天,没有掏出一点有用的东西,因为他们肚子里,就没装多少东西。”


“你想怎么处置他些?”


“学巡座处置赵思孝,把他们放了。他们无处可去,肯定会想办法回东北,去见主子。”


“你觉得会为我些所用?”


“我根本就没这个奢望。松山死了,肯定有人招供,但是此人是谁,他们互相之间不清楚,回去难免狗咬狗。土肥原这个人疑心重,以为他们带着任务回去反潜,不会饶了他们,他们面前只有死路一条。”


“你把土肥原想得简单了,我这个老对手,没有这么浅薄,肯定能看出这是借刀杀人之计。”


“我也想到了。所以给两个人安排了反潜,他们为了活命,已经答应了。另两个故意没有安排,这样,土肥原审问过程中,熬刑不过的招认,自认清白的不招,供词不一,无所适从。况且又损失了一员爱将,恼怒之下肯定会处决他们,四个一起处决。”


“就这么办。”齐北有些欣慰,“我果然没有挑错人,你武伯英,脑子果然多几环。”


“多谢巡座栽培。”武伯英不忘将齐北一军,“这都是巡座处置赵思孝给我的启发。”


“哼,但愿你能多学我一点,将来支撑西安大局。”齐北冷笑着反将一军,“听说你要辞了那个伙夫,怎么了?嫌他的饭菜不合口味,我看蛮好的。”


这又刺到了武伯英的软肋,只好讪讪答道:“那倒不是,我们家有个使唤丫头,在家四五年了,和自家人一样看待。我们都没看见,丫头自己说的,他人老不要脸,有些不规矩。家丑不可外扬,所以没有汇报巡座。”


齐北知他想排除自己安插的人,又冷笑一声:“看门护院的小伙子,和你家丫头眉来眼去,就没有不规矩了?实话告诉你,他也是我给你家找的,要辞,就把两个都辞了吧。”


武伯英心下一惊,原来假托胡汉良找的佣人,都是齐北拴虎尾的铁锁链。“巡座费心了,我今日才知,都是巡座的厚意,反倒一直念着胡处长的好处。不必了,我严加训诫,还不至于出什么悖伦之事。”


二人针锋相对,旗鼓相当,说完这些话,都在话筒两边沉默了下来。


片刻之后,齐北终于开口,语调缓和许多,又把话题转回吴卫华身上。“吴小姐想要去找你,我想丈八沟不适合她去,所以安排你来我办公室,与她见上一面。你立刻动身过来,我估计她也快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