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吃惊:美国“超级巨星”“不敢”预测中国经济!

fengyimin 收藏 0 86
导读:"他拒绝评论ZGZF在经济危机中的表现,这让人怀疑他的真诚" 大师来了!5月10日下午,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克鲁格曼抵达北京,来到这个他笔下常常赞许的国度--经济危机之中,ZGZF救市的决心和魄力,要比他们的那位总统痛快得多。 克鲁格曼有多火? 从一个月前,保罗克鲁格曼在普林斯顿大学那间整洁的办公室里敲定这次中国之行起,一股"克鲁格曼风暴"便已然在中国掀起。 金融家、企业家、经济学家、学子、媒体,大家就像正在等待一个"超级巨星"的降临。行程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他拒绝评论ZGZF在经济危机中的表现,这让人怀疑他的真诚" 大师来了!5月10日下午,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克鲁格曼抵达北京,来到这个他笔下常常赞许的国度--经济危机之中,ZGZF救市的决心和魄力,要比他们的那位总统痛快得多。

克鲁格曼有多火?


从一个月前,保罗克鲁格曼在普林斯顿大学那间整洁的办公室里敲定这次中国之行起,一股"克鲁格曼风暴"便已然在中国掀起。

金融家、企业家、经济学家、学子、媒体,大家就像正在等待一个"超级巨星"的降临。行程中,克鲁格曼所到之处皆人声鼎沸,而他被问到最多的恐怕就是:从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到现在的全球金融危机,你为什么总能猜对?

按照活动行程,克鲁格曼5月10日抵达北京,此后两天,他在北京和上海,围绕两个主题"全球经济复苏与中国机遇"、"新格局下的中美经济未来"做4场演讲。

"我比较幸运,拿到了一张主会场的赠票,但是位置很靠后,没有同声传译,许多人站着听完演讲,媒体特别多,闪光灯刺得人眼睛疼。"北大光华经济系学生苏里这样描述5月11日下午克鲁格曼那场北大演讲。

而没有拿到票的其他同学只能在分会场看视频,离演讲还有1个多小时,5个分会场就已被不断涌进的学生们挤满了。

回避敏感话题

面对镜头和黑压压的人群,克鲁格曼用最舒适的姿态坐着,搭起二郎腿,勾起的脚尖几乎要碰到桌上的茶杯了。他总是快速地思考,然后谨慎地回答。克鲁格曼不难明白自己此次中国之行的重量,"所以他始终保持着足够的理性,没有预言"--也许预测中国是一个太过困难的命题。

演讲大致可归纳为两个重点,一个是目前全球性经济危机,另一个是中美贸易问题。尽管没有预测,但克鲁格曼表达了自己的担心:全球经济见底,但目前却看不到足够的复苏动力,"也许会像一个L型,我们目前就是在那个毫无起伏的低谷上。"

关于中美贸易问题,克鲁格曼看到了其中的矛盾,"中国和美国都需要对于造成这个矛盾的原因给予更多的关注,寻求解决方式。"面对经济颓势,他一如既往地悲观:"看不到出路除非我们能够找到另外一个星球作为出口,也许经济会像当年的日本那样,迷失十年。"

苏里有个十分强烈的感受,就是克鲁格曼对于一些敏感问题十分谨慎地采取了回避的态度,例如在主题演讲中,他"忽略"了中美贸易矛盾中的人民币汇率问题,而在对话环节则在自己与奥巴马政府关系的问题上打起了擦边球。

"他甚至拒绝评论ZGZF在这次经济危机中的表现,也拒绝为ZGZF打分,这让人怀疑他是否足够真诚。"一位受邀进入演讲现场的媒体人士说。

不再批评美国政府

"我和奥巴马政府经常联系,不会缺少沟通,有些时候他们认为我不对,有些时候认为我是对的。这并不是问题。可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转变,之前的布什政府根本不跟我交流,他们也不同意我的看法。"提到奥巴马政府时,克鲁格曼的答案出人意料。

对于看惯了他在《纽约时报》毫不客气言论的人们来说,这个转变似乎有些难以接受。更令人好奇的是,在接下来一个网友的提问中,克鲁格曼给奥巴马政府打出了很高的分数,随后他表示,"我觉得他们这届政府是很有能力的,组织有效,井然有序,而且很有意识。所以,我挺满意的。当然,我希望他们将来有更好的表现,但是考虑到现在的背景,我们有一个很不错的政府,我们面临的威信是前所未有的。"--有人因此评论,克鲁格曼突然成了爱国人士。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杨梅菊发自北京)

克鲁格曼这个人

[作者]杨梅菊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天才的经济学家、文笔优雅的《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和畅销书作者、犀利苛刻的共和党批评者、令人不安的危机预言者、瑞典皇家科学院200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这就是保罗克鲁格曼。去年,55岁的他一人独得诺奖,是继萨缪尔森之后最年轻的享此殊荣的经济学家。

在媒体上,克鲁格曼更多被描绘成是亚洲金融危机的预言者,次贷危机的警告者和布什政府的严厉批评者,但这些都不是真正的克鲁格曼。在预言危机和批评布什这些事情上,克鲁格曼还远没有达到他在自己真正的专业领域--国际经济学和区域经济学--那么卓然不群。

他非常擅长用简练直观的语言把复杂的事情说清楚,使得自己的专栏犀利而又思路清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克鲁格曼的政治观点越来越左倾。他关心收入分配不均,他不再以无干预的自由市场为荣,他觉得劳动力不能像普通商品那样买卖,他甚至认为市场本身是"不道德的"和"无情的"。


有人甚至在Youtube上剪辑了一段摇滚视频:"嗨,保罗克鲁格曼,你为什么不在政府里?"视频里一个歌手低吟浅唱:"嗨,保罗,克鲁格曼,你这家伙死到哪里去了?我们需要你在前线,而不是仅仅为《纽约时报》写稿。"然后是痛苦的合唱:"我们从盖特纳那里听到的,都是废话、废话、废话。"

当克鲁格曼曾是布什政府的梦魇时,所有的人都以为他反对的只是共和党,可是当奥巴马政府来临后,克鲁格曼的笔头依然犀利。他猛烈批评奥巴马力挺在他看来基本上是行尸走肉的金融体系,对经济前景感到悲观。

而今,克鲁格曼对于奥巴马政府由激烈的批评到积极示好,让他自身的走向比全球经济的走向更不明朗,也更充满戏剧性。




此次中国之行,克鲁格曼一改"批评家"风格,谨慎得让中国人有些不习惯。路透社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