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大会今日开幕 台湾首次以观察员身份参加ZT

shan..lin 收藏 0 124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18_4977_9304977.jpg[/img] 世界卫生大会今日开幕,中国卫生部部长陈竺将率代表团出席并讨论应对疫情相关问题 为备战甲流,世卫年会缩短一半 (17日发自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总部) 第62届世界卫生大会将于18日在日内瓦正式召开。据了解,中国卫生部部长陈竺率代表团已抵达日内瓦,并将出席本次大会。笔者从世界卫生组织日内瓦总部了解到,由于甲型H1N1流感至今肆虐全球,原定10天的会议已决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世界卫生大会今日开幕,中国卫生部部长陈竺将率代表团出席并讨论应对疫情相关问题


为备战甲流,世卫年会缩短一半

(17日发自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总部)


第62届世界卫生大会将于18日在日内瓦正式召开。据了解,中国卫生部部长陈竺率代表团已抵达日内瓦,并将出席本次大会。笔者从世界卫生组织日内瓦总部了解到,由于甲型H1N1流感至今肆虐全球,原定10天的会议已决定缩短至5天。

此外,与流感相关的疫苗等问题将成为大会的重要讨论话题。


会期从10天缩减到5天

世界卫生组织日内瓦总部新闻发言人汤姆莎士比亚告诉笔者,考虑到参加会议的各国卫生官员需要在自己的国家积极备战甲型H1N1流感,原定于27日结束的世界卫生大会将提前至22日结束。“这一消息,将由总务委员会在世界卫生大会第一日正式确认。”

世界卫生大会是世卫组织的最高权力机构,每年5月在日内瓦召开一次,该大会决定着世界卫生组织的政策及预算。世界卫生组织的正式成立即在1948年第一届世界卫生大会上宣告。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由于甲型H1N1流感迅速在全球蔓延,今年5月的世界卫生大会可能面临取消与延迟。对此,世界卫生组织全球预警及反应部门主管麦克瑞安表示:“在目前这个状况下,世界卫生组织并不打算取消或者延迟世界卫生大会。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让全球的各国卫生部门领导聚集一堂,就流感相关的问题及其他重要问题进行讨论。”

另有媒体曾报道称,在大会正式召开之前,各成员曾被询问,是否需要缩短或取消此次会议。不少成员国表示了缩短意向,其中,斯威士兰希望取消该会议。最后,世界卫生大会定于18日至22日在日内瓦举行。


甲流成主要探讨内容

笔者翻阅3月16日公布的世界卫生大会会议日程发现,由于当时甲型H1N1流感并未吸引全球注意力,所以有关甲型H1N1流感的问题并非世界卫生大会主要探讨内容。但自4月下旬以来,甲型H1N1流感以迅猛之势在全球传播,汤姆莎士比亚告诉笔者,有关甲型H1N1流感的相关问题将在世界卫生大会上予以具体讨论,而其他一些原定在大会上讨论但相对不紧急的课题将延至明年讨论。


据汤姆莎士比亚透露,包括疫苗、对大流感的准备工作、共享流感病毒、《国际卫生条例》的执行等在内的与流感相关问题都会成为主要讨论点。

关于疫苗问题,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将与制药公司总裁讨论,将生产重点从季节性流感疫苗转向新流感疫苗,或同时生产这两种疫苗。此外在大会第一日,已计划召开一场“H1N1的高端咨询会”。


除了甲型H1N1流感的相关话题外,世界卫生大会的话题还将涉及气候变化与健康、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委员会、公共卫生、创新与知识产权等。


墨西哥要讨论具体措施

有媒体报道称,墨西哥政府将在本次世界卫生大会上提出就预防疫情的措施展开讨论。墨西哥驻联合国官员阿方索·德阿尔瓦说:“我们不想限制任何国家的主权,但我们需要就什么样的措施和什么情况下采取这样的措施最适当达成共识。”

对此,汤姆·莎士比亚称:“对于《国际卫生条例》的实施情况我们会在大会上进行具体讨论,各国还会就特殊情况下采取的相关措施进行解释。”


但汤姆·莎士比亚同时强调,除了《国际卫生条例》所建议的措施外,各国还可以根据自己国情采取相应的措施,“世界卫生组织不会就任何一个具体国家的做法做出评论”。

[手记]


流感离我很“远”,又很“近”


□李思愚

16日,我乘坐瑞航航班从上海到苏黎士。航班上,除了有亚洲模样的人戴口罩外,没看见任何一个“老外”模样的人将自己“罩起来”。


我问坐旁边的德国人安德烈,怕不怕甲型H1N1流感,他竟然愣了半天,没反应出这是个什么东西。后来终于明白过来,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就是流感嘛。我不怕。 ”

他说,15天前,他从苏黎士飞上海,到了上海以后,他们被留在飞机上,“有专门的检查人员给我们测量体温。 ”


到达苏黎士机场后,没有人给我测量体温。转机去日内瓦时,发现在欧洲流感相对较严重的西班牙,依然吸引着大批客流前往。待飞巴塞罗那的游客足足排了两条长龙,与去日内瓦的稀疏乘客相比,热闹非常。一名来自土耳其的游客告诉我:“大家知道这个流感,但没太把它当回事。 ”


与这些人相处聊天时,让人觉得流感很远。在欧洲机场与街道的所见所闻,也让笔者觉得流感很远。但当记者赶到世界卫生组织总部时,却一下感觉流感近在咫尺。

笔者从上周开始就与世卫组织联系采访事宜。 “总干事太忙了。助理总干事福田敬二也不能接受单独采访,他现在每天工作至少15个小时。 ”工作人员汤姆斯这样告诉笔者。周日,当我一大早8点多打电话到世卫组织新闻处时,出乎意料的是有一名女士接了电话,“自从流感暴发以来,我们周末也工作。昨天我在,今天我还在。 ”对方笑着说。


到达世卫组织大楼时,大厅里除了接待参加大会各成员国的人员外,还有人专门负责为与会人员分发洗手液与餐巾纸。

“更干净,更健康”是洗手液的口号,而随袋发送的还有一张宣传纸,“你有咳嗽或打喷嚏吗?你有感冒症状吗?如果是,避免与他人接触,并拨打世界卫生组织健康与医疗热线电话。 ”

这一切又让人觉得,流感离自己很近。我想起了世卫总干事陈冯富珍反驳“世卫反应过度”时所说的话:“我宁愿过度准备而不要不作准备。 ”


台湾首次以观察员身份参加

□晨报特约撰稿人 李思愚


在此次世界卫生大会上,台湾首次获邀以观察员身份参加。


台湾“卫生署长”叶金川4月29日宣布,28日收到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的邀请函,正式邀请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加在日内瓦举行的第62届世界卫生大会。

对于台湾获邀参加世界卫生大会,中国卫生部发言人毛群安表示,这体现了大陆的善意,以及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诚意。


对此,外媒评论称,北京方面对于疾病表现出越来越开放的态度。作为观察员身份的台湾,其民众可以享受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的医疗支持以及信息支持。考虑到现在是甲型H1N1流感肆虐之时,这更是一个及时的决定。


叶金川称,世卫大会观察员与会员国之间的权利义务的差别没有重大不同,只是观察员无法参与投票,没有被提名权,也不能参与总务委员会,此外,观察员也不需要缴纳会费。

“就我们的了解,我们的观察员和所有的观察员相比,权利和义务都一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