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学家装成皮条客 揭秘红灯区内幕

日本经济学家装成皮条客揭秘红灯区内幕

2009年05月18日 00:13民主与法制时报

38岁的门仓贵史因为2002年出版《日本的地下经济》一书被誉为日本“地下经济部长”,此后他又先后出版了多本著作,披露红灯区内林立的会员制“偶然酒吧”、日本“牛郎俱乐部”数量大增、性产业从业女性的高额报酬、“欠债不还,天经地义”的新黑道准则等行业内幕。为了获得第一手资料,他曾装成皮条客混入东京著名红灯区歌舞伎町。他是日本“金砖四国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继“金砖四国”后发明了被称为“VISTA”的5个新兴经济体概念。

“偶然酒吧”里一切皆有可能

在日本东京、大阪、名古屋等大都市,夜幕降临后,“偶然酒吧”迎来了黄金时刻。无论男女老少、单人还是结伴,进入这种“偶然酒吧”必须出示有效身份证件。此后,酒吧将自动把来客登记为会员,而来客则必须缴纳入会费和聚会费。酒吧是饮酒的场所,但是“偶然酒吧”不止于此,这里什么都可能发生。门仓贵史在书中写道:“在昏暗的灯光下,只要是法国作家萨特描述的酒池肉林里发生的行为,‘偶然酒吧’都会发生。”

根据门仓贵史2003年出版的《日本地下金钱的全貌》一书,包括卖淫、贩毒、黑帮等非法交易在内,日本地下经济总规模为21.9兆日元,其中四分之三没有纳税。日本当年的名义GDP为500兆日元,地下经济规模占据国内生产总值的10.8%,而美国同年的地下经济总量占其GDP的8.4%。这一数据震惊了全国,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年仅38岁的门仓贵史也因此成为日本地下经济学研究的“第一人”。

性交易行业在日本被称为风俗产业,东京新宿的歌舞伎町则是全国规模最大、最集中的风俗产业地带。歌舞伎町原本是歌舞伎馆等日本传统文化集中的地区,随之衍生出了很多酒吧、茶馆等,这些酒吧和茶馆就是卖淫行业的集结地。2005年,日本大规模修改《风俗产业法》,准许警方随时突击检查、禁止公开拉客、禁止夜间营业等,风俗产业一度萎缩。门仓贵史指出,这一法规导致了“偶然酒吧”的产生。

除了“偶然酒吧”,还有一种“情侣茶馆”也开始在日本的大街小巷流行。和“偶然酒吧”不同,“情人茶馆”原则上只准许成双成对的情侣进入。门仓贵史称,截至2007年10月,日本共有190家“偶然酒吧”在营业,这些酒吧每年的市场规模为210亿日元。这些数字还在不断增长。

“偶然酒吧”的营业执照是酒吧,因此并没有专门提供性服务的女性,光顾的客人都是心照不宣的知情人。因此在“偶然酒吧”里,有时即使喝上一整天的酒也没见有什么事情发生,有时则会出其不意地发生一些“偶然情况”。“偶然酒吧”的定位游离于日本法律之外的灰色地带,因此警方也无可奈何。但是如果酒吧备有私人独处的房间,警方就能以“构造问题”为由对之进行调查。

《日本地下金钱的全貌》是门仓贵史研究日本地下经济的代表作,也是他上百部作品中的一部。他采访中解释研究地下经济的动机时说:“地下经济是一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泰国的地下经济占据其国内生产总值的80%。”门仓贵史是日本新经济学家的代表人物,最先提出了“穷忙族”、“大失业时代”、“网吧难民”等反映当代日本下层社会的流行词语,成为日本最受欢迎的经济学家。

“牛郎俱乐部”达到最盛

2007年8月的一天,在日本大阪的红灯区“南区”,一名全身赤裸的男子站在大街上,被警方以公然猥亵罪逮捕。这名男子随后解释说,自己只是因为醉酒后和朋友玩打赌游戏,并不是所谓的“牛郎”。在日本,“牛郎”是风俗产业男性从业者的统称,这些人一般都年轻帅气、笑容甜美,在“牛郎俱乐部”里同风俗产业女性业者、富婆和女白领等聊天,他们付出“感情劳动”,但并不参与性交易。

2005年,日本的“牛郎俱乐部”产业达到最盛,中介在大街上四处寻找潜在的“牛郎”,“牛郎俱乐部”生意火爆。仅仅在歌舞伎町,“牛郎俱乐部”的数量就达到137家,日本全国有约980家。根据一家“牛郎俱乐部”网站所作的调查,“牛郎俱乐部”的客人中有45%是三陪女,27%是风俗产业从业女性,只有2%是悠闲的富婆。在歌舞伎町,经常出现这样的奇妙状况:辛辛苦苦在风俗店陪客赚到钱的女性,拿到钱就冲进“牛郎俱乐部”一花而光。

2006年,东京连接发生几起女性顾客在“牛郎俱乐部”被强行灌醉、之后遭到强奸的案例,日本警方随即对“牛郎俱乐部”单独严查。《风俗产业法》要求“牛郎俱乐部”在深夜12点过后至第二天日出之前不准营业,因此歌舞伎町一过半夜便人丁冷清,完全失去此前的喧嚣热闹,没有一个“牛郎”或者女性敢站在大街上拉生意。一名从业人士称,“自从修改法律后,很多店就把开始营业时间提前到清晨5、6点,因此早上8点多,大街上就会出现赶去上学的小学生和烂醉如泥的‘牛郎’交织的奇妙景象。”

在日本,“牛郎俱乐部”的存在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其招聘、介绍广告在网络和报纸等媒体上大量涌现。一般情况下,“牛郎俱乐部”采取永久指名制,即客人有固定的倾谈对象,因此就产生很多名气冲天的“明星牛郎”,他们被电视媒体捧为红人,频频出镜介绍男女着装时尚、讲解男女恋爱秘诀等。2007年,从名校中途退学、后成为歌舞伎町“明星牛郎”的手塚真辉出版书籍,称“在歌舞伎町的岁月是我一生最重要的时期”。

性工作者收入:最低也比女白领高

根据门仓贵史2006年发表的论文《风俗产业女性薪金排行榜》,虽然都是风俗产业从业者,但是薪金却因人而异,甚至有天壤之别,容貌最为出众的风俗产业女性一般会进入AV电影界,享有明星的报酬,而最低的风俗产业女性每小时只能赚到2000日元,两者相差悬殊。

年轻美貌、在歌舞伎町工作出色的风俗产业女性会得到拍摄AV电影的机会,而在日本,一部AV电影的拍摄时间只有两天,报酬却有80万至150万日元。出演电影成名后,这些风俗产业女性还有出版写真集、举办签名会、为杂志拍照的机会,获得额外收入。如此一来,成功的风俗产业女性年收入达到5000万日元并非特例,这在日本相当于一个大型企业老总一年、普通白领10年的收入。但是在AV电影界,“越出镜,身价越低”却是无法逆转的金科玉律。

收入仅次于AV电影女星的风俗产业女性是裸体模特,她们一般是为男性杂志等拍摄照片,每次6小时,报酬是5万至15万日元。之后是浴场的女服务员,她们每天一般接待3名客人。浴场女服务员的接客规则虽然非常严格,但是却可以分得不少的报酬。以歌舞伎町最著名的吉原高级浴场为例,每位客人的服务费用是7.5万日元,服务员可以得到其中的5万日元,在浴场工作的女性年收入可以达到3000万日元。

薪金最低的是“粉红沙龙”的从业女性,这种地方人多、繁杂、收费低廉,因此女性服务员的薪水也最低,每小时只有2500日元。而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同年公布的数据,全国职业女性每小时平均工资为1280日元,这只相当于风俗产业女性最低工资的一半。因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大量日本女白领会在下班后到风俗产业店里打工了。

黑准则是欠债 不还天经地义

风俗产业之所以能在日本如此猖獗,离不开黑社会的背后支持。实际上,同大多数国家色情产业形单影只的现状不同,日本几乎整个风俗产业都是黑社会的附庸,黑社会通过风俗产业收拢资金,用于贩毒、贿赂官员、扩大地盘、商业投资、发放高利贷等活动。在泡沫经济全盛时期,黑社会从日本银行大量贷款,投资房地产股票等。

《日本的地下经济》一书称,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后,银行出现了大量坏账死账,其中黑社会的欠款达到11兆日元。同时,黑社会产生了一个新的规则——欠债不还,天经地义。书中写道:“泡沫经济破灭后,负债累累的地下经济从业者定下了一个特殊的准则——‘这些钱不还也可以’。日本各金融机关迫于黑社会的压力,不得不屈从于这一规则。如此,黑社会的实力更强大了,世界上很少有哪个国家的黑社会能和日本的相比。”

除了研究日本地下经济,门仓贵史的主要身份还是日本“金砖四国经济研究所”的代表,他的专长是研究亚洲经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