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少女应聘街头广告遭禁锢卖淫

明珠济南 收藏 0 94

16岁少女应聘街头广告遭禁锢卖淫(组图)2009年05月18日 02:22金羊网

小青回忆惨痛经历,数度痛哭。

小青给记者发的短信

4月17日,16岁少女小青(化名)无意中在白云区三元里街头看到一则高薪招聘服务员的广告,于是欣然应聘。她万万没有想到,招聘方竟是一个强迫少女卖淫的团伙。随后,小青经历了噩梦般的17天,遭歹徒禁锢洗劫后,每天还被迫卖淫20余次。所得钱款均被“鸡头”控制,而小青一分钱也都没拿到。

本月8日,在家人的帮助下,小青终于逃离魔窟。据小青表示,“鸡头”控制的女孩大约有30多个,大多也都是被那些“高薪招聘”广告骗来的。

出租屋内遭歹徒禁锢

小青是西北人,初中毕业后就没有继续上学。因为两个姐姐在广州做生意,小青半年前就来投奔姐姐,事发之前她在广州某知名饭店做服务员。由于工资只有1000多元,小青时常想着“跳槽”。

4月17日,小青在途经白云区三元里时,看到了一则招聘服务员的街头广告,对方开出5000元/月的薪水,让涉世未深的她怦然心动。4月20日,小青瞒着家人前往面试,她被对方带到了位于白云区京溪街的一间出租屋,歹徒们以查验证件为名,收走了她的身份证、银行卡、手机等物品,随后便凶相毕露对她实施禁锢,同时逼她卖淫。歹徒们软硬兼施,用各种手段恐吓、威胁小青,等小青“老实听话”了后,歹徒们就逼其开始接客。

一拉皮条店主被抓获

打手全天24小时实施随身监控,梦魇般的日子足足持续了近半个月。本月7日晚上,小青趁歹徒监管松懈之机,借来同被禁锢在一间出租屋的另一名女孩阿芳(化名)的手机(因为阿芳一直较听话,所以歹徒没有没收其手机),发短信给哥哥告知自己被骗的经过。

“可能是我们说要报警,歹徒怕了,在第二天上午他们就把小青放了。”小青的哥哥说。就在小青脱离魔窟的当天,白云警方即组织警力对该案进行侦查,当场抓获了提供卖淫场所兼拉皮条的一小店店主,同时解救出另外几名遭禁锢的少女。5月13日,警方根据线索,又将阿芳解救出。

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调查中,警方正在全力缉拿在逃的犯罪嫌疑人。

小青泪述噩梦般的半个月

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接客

本月13日中午,坐在记者面前的小青回忆起这段噩梦般的经历,她数度痛哭,身边的家人也哭成一团。今年16岁的小青一脸稚气,回答记者提问时都还显得有些胆怯。

打手监视形影不离

小青称,负责看管她的男打手皮肤较黑,身高约170CM,年龄20岁左右。而“鸡头”则是一个40来岁、染红发的中年妇女。小青刚被诱骗的第一天,刚好来了例假,对方没有对她怎么样,只是威胁她要听话,但到了4月25日,“鸡头”就开始强迫小青接客。

据称,“鸡头”每天要小青接客20人,接客时不许多说话。小青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都在接客。伙食也非常差,“鸡头”每天给小青25元在街上买东西吃,但是不得离开京溪古道,而在小青买东西的时候,看管的打手依然形影不离。

周边档主兼拉皮条

“那些小店表面是经营麻辣烫、桂林米粉等生意,其实也兼拉皮条,而其中一些拉皮条的还经常坐在这些小店向路人搭讪。一次嫖资是80元,跟班的打手收50元,小店主赚中间的30元,而嫖客多是附近居民。”小青说,自己接客,其实一分钱也没有拿到。

小青告诉记者,“鸡头”安排她坐在京溪古道各类小店门口等客,每天都换不同的小店,这些小店门口通常会坐一到两个小姐,既隐蔽又方便嫖客挑选。

联系家人逃出魔窟

小青遭禁锢被迫卖淫期间,歹徒曾强迫她打过两次电话回家“报平安”,以免她音讯全无引发家人怀疑而报警,但小青支支吾吾的说话反而引起家人怀疑。小青的家人告诉记者,小青打电话回家,说她在东莞,但我们按照她打过来的号码回拨,不是空号就是打不通,“我们很担心,猜测小青很可能出事了”。5月7日晚,小青趁打手看守松懈之机,借阿芳手机给哥哥发了短信,直至此时小青家人才得知小青被人骗了。

就在小青家人报警的同时,阿芳的手机号又发来信息,称小青弄丢了别人的钻戒,要其家人汇款5万元赔偿,才让小青回家。小青家人回短信表示警方已立案,需见到人才能给钱。

小青家人说,也许是报警起了威慑作用,第二天(8日),歹徒就派打手把小青送到其姐姐处。回到姐姐家时,小青一家人都哭了。据介绍,歹徒在送小青返回前还警告她,如果敢把事情抖出来,就把她的裸照和卖淫录像放上网去。

■对话小青

“鸡头”控制了30多个女孩

记者:他们是怎么威胁你的?

小青:他们要我乖乖听话。不然就威胁把我卖到重庆去,以后见不到家人,也不能和家人打电话。还说要把我的裸照和录像放到网上,把照片及光盘按照身份证地址寄回老家,给我父母看。

记者:有女孩被拐到重庆去吗?

小青:有一个长得不是很好看的小女孩就被送到重庆去了,不知道给人卖了还是被拐到那边做。我看到他们把那女孩带走时,她怕得发抖。

记者:第一次被逼接客是什么时候?

小青(哭):大约是4月25日,那天我的例假刚刚完。接客的时候很害怕,也很痛苦,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很恨他们。

记者:每天要你接多少客人?

小青:按规定,我最少接20个左右。我不愿意,他们就说要寄照片。每天的工作时间是早上9时到第二天凌晨3时,有时候吃饭吃到一半,一有客人来,就得马上去。

记者:他们一共控制了多少个女孩?

小青:大约有30个。她们大多数都和我一样,是被那些高薪的招聘广告骗来的。我们每两个人住一间屋子,每间屋外都有打手在看着。接客时,他们带我们去,睡觉时他们也盯着,要逃跑实在太难了。

■记者暗访

京溪古道管理难度较大

流动人口较多周边形势复杂

本月14日下午,记者来到京溪古道街口看到,这条小道淹没在城中村“握手楼”中,两旁布满了各类小吃店、小卖店、药店、理发店、电话超市等小店铺。京溪街治安联防队的执勤点,则在离街口不远的地方。

记者刚走进巷子,在一小士多门口,就被一名30多岁着绿色上衣的妇女叫住:“老板,要小姐吗?小姐都很年轻漂亮,包你满意。”记者故意流露出感兴趣的样子,该妇女煽动记者说,最近小姐少了很多,要的话最好抓紧挑。

记者跟随该妇女来到士多对面的楼房。该妇女领记者爬上楼,边爬边打电话通知小姐。到了3楼,打开铁皮门,已经有两个小姐站在记者面前。“挑吧,都是十七八岁,80元一次。”该妇女笑着说。

记者假装没有看中,该妇女又领着记者爬到4楼,要记者稍等,马上再叫小姐过来。4楼这间是三室一厅的套房,每间房间里仅有一张床、一盒纸巾,设施简陋,气味难闻。该套房的厨房也都进行了改装,还加放了一张床。记者在套房外面的阳台,发现满满一桶用过的纸巾。

记者在房内等了一会,一个穿黑色上衣的小姐走了进来,告诉记者她是广东本地人,今年17岁。记者再次假装没看中,不久之后,又有一女孩来到房间,并催记者快点决定,因为有其他客人在等。

看到记者又表示不满意,该妇女便带记者回到街上,称还有小姐可供挑选。随后,记者以有事为由,表示拒绝,该妇女当即对记者骂骂咧咧。

而在记者离开京溪古道时,又先后遇到一位阿婆和另一位妇女向记者搭讪,问是否要小姐。

据当地一些居民称,京溪一带“皮肉生意”之兴隆已有挺长时间,“六七年是肯定有了”,警方整治时,他们就关门避风,风声一过又开始营业。

街坊们表示,京溪地区之所以成为地下色情业的温床,主要是该处位于广州东北的城乡接合部,附近的沙太路有八大停车场,发达的货运带来十分频繁的人流,同时该地段出租屋众多,管理难度较大,使得卖淫团伙和相关部门玩起了“躲猫猫”的拉锯战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