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骄阳 第四卷 第三十章 大嘴戆牯

李伟新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7.html



中午吃饭的时候,程德日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仍然像往常一样,只管埋头扒饭入嘴里。菊英和竹英相视一笑,也没说什么。

德日的弟弟和程前进却望着她俩,鼻子呼哧、呼哧了好一阵,方道,“两、两位嫂嫂今天好漂亮哦。”

“剥”的一声。

程前进的脑袋就吃了老爷的一爆勺。

程前进摸着脑袋,委屈的道,“是漂亮么,难、难道我说错了?”

瞪了他一眼,程老爷道,“这话由得你小孩子说的?”

“什么小孩子呀,我都、都快三十岁了,我哪点比别人小?”程前进眼里闪着泪光,道。

程老爷内心叹了一声,也不再说话。

德日这才抬起头来看了两位夫人一眼——

那是脸若桃花,眼如春杏,唇若红玉,目光也哗啦啦地流淌出大片春色来一样。

看她俩美的。

什么事让她们那么美?

德日想了一下,也没往深处去想。低下头扒光碗里的饭,道了声“爹慢慢吃”,已自离开了餐桌。

程老爷看了一下德日离去的背影,心里又是叹了一声。

连叹两声,程老爷是有着不同含义的。

前面的叹,是一种无奈的叹。

程老爷虽然是个生意人,却也懂点文墨。按他自己的说法,如果再往前走半步,他就是个秀才了。秀才没当成,举人更是没他的份,想像范进中举那样高兴得发疯,都没有机会。

德日出生之后,他想都没多想,就为德日起了一个极具战斗性的名字:前锋。

向前冲锋陷阵。

老婆的肚子空了六年之后,又为他生了一个儿子。

这儿子一出生就不哭不喊,只眼睛定定的望着不知什么东西。

这还不说,这儿子是难产。产得她程夫人两腿一蹬断了气之后,他才钻出了半只头。情急之下,骆婆婆使劲往外一扯,才将他扯了出来。捧在手里,骆婆婆二话不说,就一手将他倒吊,一手拍向他的小屁屁。连拍了几掌,也没见他哇的一声哭出来。骆婆婆慌了,以为他的嘴里被什么堵住了,赶紧将他平放到床上。倏地钻入骆婆婆眼里的,却是他的一张大嘴。嘴张得大大的,连脸都见不到,仿若一只黑洞似的吞着骆婆婆。

骆婆婆倒抽了一口冷气。

难道他也断气了?

赶紧俯下身子,将耳朵贴到他心口上,骆婆婆听到他的心“嗵”的一声大响,吓得直起了身。

只见他的双眼定定地望着自己,骆婆婆才道,“坏小子,想吓死我呀。”

程老爷在门外急问,“是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骆婆婆冲门外道。

程老爷嗵地推开门,走了入来,却呆了。望着断了气的夫人,再望着儿子的大嘴巴,他差点也双眼一黑,追随夫人而去。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怎么说,他程老爷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不管怎么样生活还得继续前进。只是将对夫人的爱深藏于心。

骆婆婆一脸抱歉的说,“程老爷,对不住、对不住、真的对不住你。”

程老爷胸膛挺了挺,和气地对骆婆婆道,“这怪不得你,你能保住小的命,已经很难得的。”

骆婆婆眼湿湿地点了点头,方道,“但小的似乎——”

“似乎什么呢?”程老爷不解。

“也许有点那个。”骆婆婆委宛的说。

程老爷再看儿子,发现儿子的双眼定定的,似乎望着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望。像空,像虚,又像呆。按说,新生婴儿是不会这样的,有的连眼睛都还不会睁。他倒好,睁开就这般虚空一切。

程老爷明白骆婆婆的意思,心里长叹一声,即使是只猴子也得养吧?怎么说他也是自己和夫人的骨肉。何况只是嘴巴大了点,眼睛呆了点,四肢都完好无缺的嘛。

将夫人安葬好之后,程老爷就为儿子起了响亮的名字:前进!

但前进的道路真是不平常。

别人一岁会走路,他前进两岁还在爬;别人一岁会喊爸,他前进两岁还只会张大着嘴巴,冲着他程老爷无声。吃东西倒是吃得叭哒叭哒的响,像小猪吃馊一样。

嘴巴大也没点用哦。

奶妈换了几个,一个个肥肥的来,被他前进吮得瘦瘦的走。三岁了,还对奶奶兴趣不减。

再请奶妈,没人敢来应招。

问为啥?

答曰:小家伙将人家的魂都前进没了。

这也太夸张了吧?程老爷心想。不就嘴巴大点么,怎么就弄到吮魂的地步去了?

戒奶吧。

戒奶的日子,前进的哭声就一直没停止过。

“这样哭也不是办法啊。”骆婆婆忧心的说。

“那咋办?”程老爷很无奈的说。

骆婆婆抱起前进,衣襟一掀,掏出老奶塞入前进哇哇大哭的大嘴。

感到被前进的大嘴紧紧吮着,骆婆婆的脸就红了,身子也若飘若浮起来。前进吮的不像是她的奶子,而是她的心、她的魂。

鬼灵精来的吧?

骆婆婆心道。

前进停了哭。

骆婆婆马上有了主意,“让他吮假奶嘴。”

程老爷便去定了特大的奶嘴。

果然,吮着奶嘴,前进不哭了。

只是这一吮,就吮到了十岁。

六岁送他到孙孝廉的私塾读书,读了一年,竟然连一首唐诗都背不出来。

孙孝廉将银子捧还给程老爷,并说,“我孙某不才,教不了你儿子。”

“可是,前进在你那里挺开心的。银子你就照收吧,他能不能学到东西,我都不怪你。只要他开心就行。”程老爷爱心绵绵的道。

“可是——”孙孝廉仍想道。

程老爷听出孙孝廉的意思,前进学不到东西,很丢他孙孝廉的面的。程老爷赶忙道,“孙师,你就特事特办吧。想我老程在庐江城还有点脸面,别人也不会说你的。你就当是做善事吧。”

孙孝廉拗不过程老爷,只好罢了。

前进在孙家,哪里有心读书?

他孙孝廉在上面讲课,他前进在下面吮着奶嘴,眼睛定定地望着晶英。课间休息,他就跟在晶英的屁股后面,将奶嘴吮得叭哒叭哒的响。

你说他傻吧,他又不像傻。

晶英不小心跌倒了,他会马上跑过去拉起晶英,关切地问,“晶姐姐,你没摔痛吧?”

而且,在问的时候,他的双眼是十分灵动的。灵动得晶英忘了被摔的痛。

晶英望着他的眼睛,就忍不住说,“进进,你的眼睛好好看哦。”

说他不傻吧,十岁的智商,还像人家两三岁似的。

“有点戆而已。”骆婆婆安慰程老爷。

程老爷点了点头。

自此,庐江城的人都叫前进为戆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