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飞扬 中篇 第五节:钢筋铁骨

枪奴 收藏 3 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5.html


第五节:钢筋铁骨

接第四节《编外护士》:“你怎么又回来了?”吴妈带着憔悴的脸说道。

“我不走了。”张艳轻声地说道。

“你说什么?”吴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张艳撑着眼镜,点着脑袋一字一句地对着吴妈说道:“我说我不走了。”



“向你这种情况去练站立要付出多大的代价?高位截肢是不可能走路的。你是为祖国和人民负的伤,就是成天舒舒服服躺在床上,谁敢说你,而且你这一辈子生活也不用愁,何必自讨苦吃呢?”吴勇没像往常一样早早地坐着轮椅去母亲的床前,太阳早已升上了天空,他还在床上反复回想着包祖容说的这段话。

他下了床,坐着轮椅去了母亲的房间。见门留了个缝,推开门,却见母亲独自坐于书桌前,两眼呆呆地望着窗外,有气无力地慢慢拆着一件还未打完的毛衣线。

“妈!你怎么了?”吴勇边叫边进到母亲跟前,看了看地上拆掉的毛线和母亲还在慢慢拆线的双手,“你怎么打到一半又把它拆掉?那你何时才能将它打完呀?!”

吴妈慢慢转过憔悴的脸,望着吴勇,还是继续拆着毛衣。吴勇好似明白了什么,抓住母亲的双手,他们拥抱着痛哭起来。


从学校宿舍里提着日常用品准备接替吴妈的张艳来到门口,见此情景转身又退到外面,日常用品撞到门框发出响声,吴勇听见响声推车出门,却见张艳右手拿着眼镜,还在用手捐擦试着自己的泪水。


十多天过去了,吴勇在张艳的照顾下非但没有站起来,有时还摔得鼻青脸肿,假肢与肉体连接的地方磨得血肉模湖,惨不忍睹。


照例,清早张进东带着三名见习医生匆忙地奔走在黑山市人民医院骨科的走廊里。

“张教授。”

张进东听见背后传来一中年妇女的声音,他转过脸,见是医院的李主任,便道:“哦,李主任,有什么事吗?”

“你过来一下,我问你一件事。”

张进东见李主任有意要撇开三名见习医生,就跟了过去。走到一角落,李主任神密地问道:“你家闺女回来没有?”

“没有呀!”张进东有些疑惑,“不是等着拿毕业证吗?你家包祖容回家了?”

“已经回来十多天了。听我家闺女说,你家的张艳正在一二一医院照顾一个高位截肢的战士,哦,就是去年作报告那个吴勇。我们一家人都替你家闺女担心,如果日子长了会不会.........”


张进东中午下班以后并没有回家。他急匆匆地骑着自行车来到了一二一医院,在医院大楼门前遇见了正准备给吴勇送饭的张艳。

“张艳!”张进东露出了一副严肃的脸。

“爸!”张艳见到父亲的到来,端着饭盒微笑着迎了过去。

“你这是给谁送饭?”还没等张艳开口,张进东便拉着女儿的衣袖,“跟我回去!”

“爸。”张艳撇开父亲的手,撒娇似地叫道,“这是给战斗英雄吴勇送去的。”

张进东:“人家没人送,要你去送?你毕业了都不回家,也不给家里打个电话,你说你这孩子我怎么说你!”

张艳:“吴勇他二妹生病了,吴妈得回去,他这里没人。”

张进东:“没人?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军医院,有的是军医和护士,要你来照顾?你们孤男寡女成天在一起.........”

还没等父亲说完,张艳撤娇似地笑道:“爸,你说到哪去了,怎么可能呢?你没看见他们一家有多可怜呀!吴勇是为国家和人民负的伤,我们为他们尽一点力也是应该的呀?你不可能没有一点儿同情心吧?”

张进东:“那等他妈回来后你就马上回家,尽快落实你工作单位的事。”

张艳:“知道了。我工作的事你就别给**心了,我自己知道。”

张进东无奈地指了指张艳,叹了口气,转身推着自行车出了大门。



“人在战旗在!决不能让战旗倒下......比起那些牺牲的战友你是幸运的........当时你失去了双腿,你用你的双手没能让战旗倒下,战友们得感谢你啊!因为那战旗是战士们心中的魂!有了这个魂他们就不怕了,再大的困难他们都能克服!

战斗结束了,你们班的张权友双眼炸瞎了,但他就是不下阵地。因为什么?因为他要上去亲手摸摸你插在309高地主峰上的战旗。

‘不!我是军人,我一定要站起来!靠自己站起来!拿拐杖来........’”吴勇从梦中惊醒,嗖地坐了起来,喘着粗气。他擦了擦满脸汗水,望着左边窗户外即将发白的天空思索着。他突然往右转身,双腿置于床边,将床头柜上的假肢装于腿上,慢慢下床,双手撑于床头柜,开始独自练起站立来.......

“因为它颜色似火,枝杆和花朵永远向上.........”吴勇从梦中醒来,望了望左边窗户外即将发白的天空。他慢慢往右转身,双腿置于床边,将床头柜上的假肢装于腿上.......

“你怎么打到一半又把它拆掉?那你何时才能将它打完呀?”吴勇从梦中醒来,望了望左边窗户外即将发白的天空。他慢慢往右转身,双腿置于床边,将床头柜上的假肢装于腿上.......

从此,他在张艳还没到来之前就独自悄悄地靠着床头柜练习站立、臂力和腹力,汗水也在悄悄地为他数着时间:一天、两天、三天、四天、五天......他站立的时间也从五分钟向后不停地数着。

又是十天过去了。他显然消瘦了。


开完会,主治医生最后一个走出大楼。他望了望这漆黑的暗夜,一些萤火虫在翩翩飞舞,夜幕下,两个影子在移动着,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主治医生好奇似地走进一看:一个拄着双拐,戴着假肢的人,吃力地一摇一摆地向前挪动着身躯。

“吴勇?”主治医生不感相信自己的眼睛,惊奇地叫出声来,“你,你是吴勇?”

“我是吴勇。”吴勇回答到。

“奇了,真是奇了!你怎么可以走路了?”主治医生惊叹道。

“他为什么不可以走路?”张艳反问道。

主治医生愣了愣,忽然开朗,大声叹道:“铁人,铁人,你是铁人,你是一块钢铁!!”

这时,一只萤火虫在主治医生的眼前飞来飞去,他伸出右手欲将它赶走,但萤火虫总是在他的眼前飞来飞去,挡住他的视线,他一急,一手将萤火虫抓在手里,对着手里的萤火虫说道:“看你还能不能挡住我的视线,这下我可将吴勇看清楚了吧?”

哈,哈,哈,哈.............张艳和吴勇再次发出爽朗的笑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