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二部 初战 第三十章 归家(二)

李天骄龙 收藏 11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刘远洋等人自然明白沈主任的身份,对他恭敬有加的同时,加强各方面的监视、警卫和保密工作。不仅对于特区严格保密,而且对前进基地也列入特级保密单位。沈醉对部队实行的党禁工作非常满意。不过同时也限制了自己施展的空间。通过一段时间的工作,沈醉发现他们的反谍报工作做得非常出色。他至今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刘远洋等人自然明白沈主任的身份,对他恭敬有加的同时,加强各方面的监视、警卫和保密工作。不仅对于特区严格保密,而且对前进基地也列入特级保密单位。沈醉对部队实行的党禁工作非常满意。不过同时也限制了自己施展的空间。通过一段时间的工作,沈醉发现他们的反谍报工作做得非常出色。他至今不知道他们情报机关的名称,更别提组织结构人员构成了。至目前为止,所有通过秘密渠道潜入的特工人员,几乎全部落网。即便有的没有被抓,可是也明显的暴露了。对于特工来说,暴露就意味着“死亡”。对方的保留和控制,不过想抓获更感兴趣的目标。明着来的,人家对你恭恭敬敬,身边随时跟随一群“警卫”。戴老板对自己工作已经非常不满意了。

众人一同启程至陈庄迎接宋哲元。宋哲元没有想到,他们如此兴师动众。娘子关一战,让宋哲元充分感受到了这支部队的非比寻常。他们不仅仅是装备好,而且作战勇敢,将士用命。所谓“狼之队”,真是名副其实,作战之凶狠,处置鬼子之残忍,宋哲元前所未见。他们从不留任何余地,一口咬住鬼子,绝对穷追猛打,不死不休。他们从不避讳杀战俘这种事。他们的残忍之处不是虐待鬼子,按他们的话说:我们对手是畜生,面对他们,我们要比他们更残忍、更凶狠、更毒辣,但是我们不是野兽。他们的残忍之处在于,鬼子只要被他们发现、控制,没有经过他们允许,你连自杀都成为不可能。他们不仅熄灭你生的希望,而且剥夺你死的权利。按照他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失败者不该得到同情!你如果反驳,还有一句:没人请他们来这里烧杀抢掠,自从他们踏上中国土地那一刻起,就注定必须死在这片土地上,所有!就连那些最普通士兵,都能非常熟练的说出这句并不是很顺口的话。可见他们从加入这支部队那一天起,这句话就几乎刻在他们骨头上,融化在他们的血液里。

战俘中约三分之二不愿意在追随他,也是他心情格外低落。尤其是,看到狼之队一些被打散的部队,不仅归队,而且还主动袭击鬼子。换作自己的部队,这是无法想象的。自己领兵多年,看来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再重新学习。

一番寒暄、客套、引见、谦让之后,宋哲元在众人的陪同下来到阜县城。早年宋哲元曾经到过阜县城,今天再次来到这里,他简直不认识了。街道不太宽阔但是非常整洁,没有那种小县城,常见的肮脏和尘土飞扬。走在街道上的人们,虽然衣着仍然粗陋,但是脸上的神情没有那种漠然和猥琐,而呈现出一种饱满的精神状态。是什么让这里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的发生这种变化?在宋哲元的遐想中,众人来到38军的军部。

简单的自助餐,四菜一汤,由于禁酒令的发布,因此餐桌上没有预备酒。

李华雄对宋哲元说:“国难期间,条件简陋,还望海涵!”

“谈什么简陋。”宋哲元对这种新式用餐方式感觉很新鲜。饭菜虽简单,但也是他这么多天吃的第一顿较为像样的,感觉非常可口。沈醉对这种招待方式,倒是习以为常。

“宋将军为国操劳、一路风尘,辛苦了!”沈醉微笑着走近宋哲元。

“沈主任客气了。分内事,何谈辛苦。”宋哲元淡淡的说完之后,转身走向李华雄。他实在不愿意和军统的人有过多来往。自己作为杂牌军,在北平的时候吃够这些“秘密警察”的苦。对他们惹不起,也只能敬而远之。

“李将军,明轩此次能顺利北上,全赖将军。明轩不胜感谢!”

“将军言重。将军抗战壮举我等钦佩有加。今日能得见将军,并能有机会在将军麾下抗击倭寇乃我等将士之幸!”

“万万不可。”宋哲元听出李华雄话中的意思,“明轩乃败军之将,上愧对国家领袖。下无颜见江东父老。蒙将军不弃方始明轩有雪耻之日。在抗击倭寇之疆场愿为将军驱策!”宋哲元此话半真半假。抗击倭寇之心是真,可是如果说让这位久居人上,曾统领千军万马的军阀,不想再拉起一直属于自己的队伍,那就是扯淡了。可是,狼之队给他的印象大深刻,对于这种虎狼之师,他还真没有信心能够统领。再说鸠占鹊巢的结果,自己恐怕连葬身之地都不好说。

“宋将军切勿自责过甚。彼时之情形不是将军一人所能左右,奈何倭寇亡我之心久矣。”武定国也在一旁安慰

“明轩虽恬为副司令长官之职,然明轩断不敢统领贵军。此次明轩北上,名利一事早已置之度外。只愿效命疆场,但求俯仰无愧!统领之事,断莫再提!”宋哲元语气坚决,不容商量。旁边的沈醉一直冷眼旁观这一幕“让徐州”的现代版。

最终,在宋哲元的坚持下,李华雄“只得”从命。 “宴会”之后,双方进入实质性的会谈。

……

“我还是坚持认为,省府落在阜县城较为适宜。”李华雄坚持特区的观点。

“明轩认为,在冀中较为妥当。一来可以振奋民心,二来这也是我此行的前提条件。我说过,此来不为做官,只为杀敌。”

“依我看,还是在冀中较为妥当!”沈醉有自己的想法。省府在冀中,既可以限制G党发展,还可以使自己控制的游击队有所依靠。这样自己的势力也就可以理所当然的进入。

谈判艰难的进行着,双方都没有妥协的意思。

“看来我们请来的这尊神,不好伺候啊!”武定国在谈判间隙向李华雄发泄自己的不满。他对于请宋哲元是持保留态度的。无奈,刘远洋和李华雄坚持,他也只能勉力运筹。

“从宋哲元的态度来看,不排除他有东山再起的想法,但我还是认为宋哲元是可以并且能够争取的。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同意他的条件。”刘远洋最后拍板。由于“级别”的限制刘远洋未能参加谈判。

宋哲元没有停留的意思,谈判结束后,他立即返回陈庄。准备明天的整编和换装。

李华雄亲自主持子弟兵们的换装仪式。

“诸位袍泽弟兄们,兄弟代表国民革命军第三十八军的全体将士,欢迎大家。诸位,一路北上不辞辛苦为了什么?打鬼子!对,打鬼子就要有趁手的家伙。诸位请看,三八式这里有、轻重机枪这里有、掷弹筒这里有,迫击炮、山炮、野炮这里也有,弟兄们今后再不用受制于武器。只要弟兄们抗日,我等海外华侨一定会倾囊相助,毁家纾难在所不惜!”等掌声欢呼声落下去之后,李华雄继续说“但是,仅有武器是不够的,还需要熟悉和训练。弟兄们也许觉得,自己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还训练什么?我想问问大家,鬼子们的枪法怎么样?掷弹筒准不准?刺刀拼得怎么样?诸位你们都亲身体会过。鬼子们也不是天生就这样,靠什么?训练。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希望这句话能与大家共勉!”

简短的仪式结束后,随同前来的大批训练队的军爷们就开始履行他们的职责。军爷们对这些即将效命沙场的前辈们心怀敬意,前辈们可不领情。

“老子是来打鬼子的,不是在这里进行什么鸡巴训练。”

“就是!你们才打过几仗,凭什么在老子们面前指手画脚”

“一帮新兵蛋子,毛长齐了吗?”

有过训练匪爷们的经历,军爷们对训练有一定心理准备。前辈们的此等表现却引爆了军爷们的爆脾气。

“兄弟对各位的抗日热情深表敬意,”李爱军极力克制自己。“兄弟也知道各位军爷们能打、想打、敢打!可是,兄弟还是有件事儿,弄不明白。大家既然这么能打,怎么让小鬼子都快追到黄河里了呢?”

李爱军一句话引得子弟兵们恼羞成怒。

“你他妈说谁呢?”张大福站了出来。

“你!还有你们!”李爱军毫不退缩。

“咱俩手底下见个真章,你输了跪在地上给咱们磕头认罪,我输了给你磕头认罪,而且保证弟兄们听你调遣。”张大福的话赢得了子弟兵们的齐声叫好。

“那就这么说定了。怎么比法?”李爱军微笑着说。

“咱俩比三场。第一场,射击;第二场,拳脚;第三场,拼刺”张大福划出道来。

“咱们是军人,比试应该围绕战斗进行,难道弟兄们觉得用你们的拳脚和大刀片就能把小日本儿赶出中国。咱们只比射击:立姿、跪姿、卧姿三种姿态,每种姿态5发子弹,结合战术。谁的得分高算谁赢。如果不分胜负再进行拳脚和拼刺”张大福作为29军资深基层军官,对自己的射击和战术动作还是有相当自信的,于是就同意了。

为了公平起见,李爱军选择中正式步枪。李爱军和张大福在双方支持者的呐喊助威声中,投入比赛中。这场比赛关乎双方荣誉。双方战士都对自己出赛选手充满自信,每个人几乎都在yy着比赛过后,欣赏对方如何羞愧难当的样子。

俗话说: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李爱军动如脱兔,静若处子,干净利落的完成了射击以后,张大福第二轮射击还没有完成。虽然,李爱军对中正式步枪熟悉程度比张大福要差些,可是几个月的培训工作,帮了李爱军的忙。二人的高下立判。

“兄弟服了!”说罢,张大福就要下跪。李爱军能让他下跪吗?立刻扶住张大福,想起一句武侠小说里的话:“承让!”倔强的张大福非要完成自己的诺言,于是两个人由赌气、客气变成搏力。自幼习伍出身的张大福,没有想到,李爱军虽然武术根基没有他那么好,但是,天生神力。武术讲究一力抵十艺。张大福此时彻底服了。都是爽快的汉子,技不如人就甘拜下风,没那么多计较。在惊叹李爱军技艺的同时,子弟兵们心甘情愿的投入训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