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二部 初战 第二十九章 归家(一)

李天骄龙 收藏 12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郎朗和一点红成功歼灭旧关扑来的日军之后。立即越过正太路,疾驰位于井陉县横涧乡和贾庄境内的井陉煤矿。这里不仅是日军的重要煤矿来源地,更为重要的是这里作为日军关押战俘的集中营。在战场上,鬼子们屠戮中国士兵,战场下,还在大肆压榨这些战俘们的剩余价值。由于这里所关押绝大多数是前29军的将士,当宋哲元得知郎朗的计划后,对此非常重视,亲率一部分子弟兵们,越过正太路之后,运动到矿区北侧的小作镇,以作接应。

战斗进行的时间超过原先的预想,因此当郎朗赶到横涧乡南边的凤山村的时候,天色将明。万分焦急的郎朗不断催促部队加快行军速度。可是战士们的体力毕竟不像他那么充沛,接连的战斗行军,战士们体力消耗极大。

“弟兄们,我知道大家很累。”郎朗停下脚步,“可是,前面不到十里的地方,8000多弟兄们眼巴巴的等着我们去解救。他们受尽鬼子们的凌辱,生不如死。弟兄们,再坚持一下。坚持就是胜利!”

“坚持就是胜利!”来自后世的士兵们先喊出这句口号,紧接着整个疲惫不堪队伍发出整齐的喊声。

“弟兄们!我们是什么?”一点红接着喊道。

“狼之队!”

“我们的口号是什么?”

“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

战士们整齐的口号,极大振奋了士气。

看着斗志昂扬的队伍,郎朗的精神也是一震。没有当兵之前,自己也像许多人一样,不仅无法理解口号的作用,反而非常讨厌各种口号。人们已经腻歪透了那些假、大、空的口号,人们变得越来越冷漠、麻木。理想、信仰、操守变得越来越遥远,仿佛除了金钱、利益、欲望,似乎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引起人们重视的东西。人们是那么轻易的抛弃那些曾支撑我们这个民族的高贵品格。回到这个年代,多少现代人,总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对待我们先辈们。更有甚者,把自己当成了救世主,自以为在解救我们的先辈。其实,也许正是这些先辈们在救赎我们早已经荒芜灵魂。

狼之队不仅对敌人残忍,对自己也同样。现在他们拼命压榨自己的体力潜能,挑战极限!咬牙、坚持、执拗。队伍在一种集体无意识的状态中奋力向前。终于,天色大亮之前,狼之队抵达预定地点——井陉煤矿。

郎朗不敢让战士们停下来休整,那样恐怕没有几个人还能够战斗。立即组织战士们分赴各个矿场。

井陉煤矿,只有一个小队的正规部队,担负警卫任务的主要由日本浪人和武装侨民组成。小泽一郎像往常一样,身穿带有自己家徽的和服站在门口。冷漠的看着肮脏、猥琐的支那人,在帝国皇民的监督下,被所谓的“汉奸们”押解下,拖着疲惫、残缺的躯体,一步步迈入黑洞洞的矿井口。他们用皇军施舍的生命,源源不断的为帝国开采急需的优质原煤。他不在意他们的生命,将他们的生存资料始终控制在勉强维持的状态。死亡、疾病这些不是自己要关心的东西。反正后续的补充劳动力,正在从各个战场上等待为帝国效力。想到这里,小泽一郎不禁露出残酷的微笑。他非常享受战俘们被自己的同胞从居住的“工棚”驱逐出来,一路呵斥、打骂着步入矿井的过程。那些原是战俘的汉奸们为了能更多获得一点食物,对待原先的袍泽兄弟尤其狠辣、苛刻。皮鞭声、叫骂声、呻吟声,每天重复的这一幕,自己却从未厌烦。他明白,那些卑鄙的汉奸们知道自己在注视着他们,他们会更卖力的折磨自己的同胞。这个过程让他自己能够获得一种非常愉悦感觉,甚至比从女人那里获得的更多。

凄惨的一幕落到狼之队眼中,感觉自己体力的压榨是值得的。他们运动到矿场周边,待最后一名战俘的身影消失在矿井之后,愤怒的子弹瞬间淹没了矿场。强烈的刺激使每个人身体迸发出怒火。通过自己手中的各种火器宣泄心中的愤怒。“战斗”异常短暂,矿场中还能说话的人只有剩下小泽一郎和汉奸队队长等不到十个人了。绝望的战俘们,纷纷从矿井中涌出。看到眼前这只陌生的队伍,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军队,但是毫无疑问他们是自己的队伍。也是热血男儿,也是堂堂七尺昂藏之躯的汉子们,仿佛是受了委屈终于见到妈妈一样,嚎啕大哭,宣泄着自己的委屈、屈辱。

战士们也都纷纷流下热泪。顾不上自己的疲劳,纷纷拿出自己的口粮,急救包医治他们的心灵和身体上的创伤。郎朗含泪默默的注释着眼前的一切,用力咬着嘴唇,迫使自己不要哭出来。

“报告长官!卑职是29军第38师辖114旅2团1营营副陈大彪,代表全体感谢长官救命之恩。”

“29军第38师,是不是张自忠将军的队伍?”陈大彪努力使自己保持军人的仪态,身上残破的军装无法掩盖他刚毅。

“正是!”

“陈营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宋哲元军长也来救你们来了!”

“噢。”,满以为会给他们带来惊喜和振奋的消息,却没有得到意料中的效果。弄得郎朗仿佛一拳打空了,被闪了一下。

“怎么?陈营长不高兴吗?”

“高兴当然高兴!”陈营长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表现不够,连忙回答。他犹豫了一下鼓足勇气说:“卑职有一个请求,不知道长官能否应允?”

“你说说看?”

“卑职等人在这里的每一天,不。每时每刻无不想有朝一日脱困,不杀尽鬼子誓不为人!”陈大彪咬牙切齿的说,“希望长官能成全。别看我们现在衣冠不整,体力不济,但是只要给我们几周,哪怕是几天修养,我保证您能看到一只虎狼之师。”

“你说的我完全相信。可是为什么陈营长不追随宋将军呢?这是您一个人的想法还是所有弟兄的想法?”

沉思片刻,陈营长坚定地说:“我等今日境遇全拜他所赐。我们现在屈辱的活着,还不如当初痛痛快快战死沙场。要不是当初他们这些长官优柔寡断,瞻前顾后,何至于大片国土沦丧。我等兄弟们何至于此。”说罢,热泪滚落。“万望长官成全!”高大魁梧的汉子就那么直挺挺的跪在碎石之上。

“陈营长,快起来,这又是何必呢!”陈营长的请求真的让郎朗犯难了。本来这些战俘计划中就是给宋哲元部队补充的,一旦自己收编,宋哲元会怎么想?可是看陈营长的态度,断不会重归于宋哲元麾下。

“陈营长,此次我随同宋将军前来解救大家,你这要求真让我犯难。这样吧,我和宋将军商量一下,我尽力周全!”

“拜托长官了。”陈营长从地上站起来,指着汉奸队的几个人“请将军允许我能够手刃这些败类!”

“没问题!连同他”郎朗一指小泽一郎“一并交给你们,随你们处置。结束后,整队出发。”

战俘们咬牙切齿的逼向这些不久前的人上人。郎朗不愿意看这种场面,转身走开了。在战俘们发泄完毕后,战士们也都休息的差不多了。队伍向预定的集结地点进发。当郎朗和宋哲元见面时,郎朗没有从宋哲元脸上看到过多喜悦。原来,宋哲元脑海中想想的战俘们欢腾鼓舞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很大一部分人像陈营长他们一样,不愿意重归他麾下。这很让宋哲元意味阑珊。郎朗正考虑怎样开口的时候,宋哲元先说话了。

“明轩可谓众叛亲离。郎将军勿用多言,但凡愿跟随将军者,无需与我商量!”

“将军…”看到宋哲元摆摆手转身离去,郎朗其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报告!军部急电!”

郎朗一把抓过电报:

“郎、凌、吴(一点红,本名:吴白露):

获悉日军一个联队又一个大队,分别从石家庄和鹿泉向你部袭来。你部立即迅速转移至下口,向陈庄转移。接应部队已在路上。

李华雄”


阜县城。第38军作战室。

“客人到什么地方了?”听到刘远洋询问,一夜未睡李华雄振作起精神,走到地图前,手指停在一个点上,“这里,今晨7时渡过磁河,已经抵达陈庄。他们暂时在陈庄休整,随队而来的村民,就地安置。全部7500名战俘分散到阜县城、行唐、曲阳等地治疗和休整。接应部队歼敌一部,已经脱离战斗,已经在返回途中。”

“是不是该启程迎接这位抗日英雄!”刘远洋微笑着说,“只能你和定国辛苦一趟了。谁让我在委座那里只挂了个政治部副主任的名分。对了,我的顶头上司沈主任是不是也得辛苦一趟?”

“他哪能不去呢!人家是国府大员,今天的主角。”武定国也笑道,“怎么后悔了?”

“有那么点儿。”刘远洋无所谓的笑着。

“沈主任到!”外边的侍从官声音传来。刘远洋等人立即起身恭候大驾。

“诸位,大客气了!兄弟早说过无需如此,无需如此啊!哈哈!”沈醉人未到,声音先进来。沈醉一身标准的暗黄色国军制服,显得与周围的青绿色军装那么格格不入。沈醉非常欣赏这种不同。虽然他们的军装更威武挺拔,但是自己军装则意味着一种身份,一种象征。沈醉跟随戴老板多年,不论在军事委员会密查组、复兴社特务处,还是在去年组建的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第二处,都深得戴老板赏识。这次也特派员的身份进驻38军,在控制这支部队的同时,他还担负着领导华北地区深入日寇占领区,开展广泛的游击战的各个“游击司令部”和“交通警察大队”任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