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块结合,以块为主”已不符合中国实际

muhuali110 收藏 9 9269
导读:[size=16]我国公安机关现行的管理体制可以概括为:“统一领导,分级管理,条块结合,以块为主”,即由同级党委、政府和上级公安机关双重领导,以同级党委、政府领导为主的体制。这种“以块为主”的管理体制,是公安机关在党的领导下经过长期实践逐步发展确立的,是一种具有中国特色,与传统的经济、政治体制相适应的行政型管理体制。长期以来,它为维护政治稳定和社会安定发挥了积极的作用。随着国家经济体制和******不断深人,这种管理体制在公安实践中引发出的弊端越来越明显,必须尽快解决。 一、现行公安管理体制在公安

我国公安机关现行的管理体制可以概括为:“统一领导,分级管理,条块结合,以块为主”,即由同级党委、政府和上级公安机关双重领导,以同级党委、政府领导为主的体制。这种“以块为主”的管理体制,是公安机关在党的领导下经过长期实践逐步发展确立的,是一种具有中国特色,与传统的经济、政治体制相适应的行政型管理体制。长期以来,它为维护政治稳定和社会安定发挥了积极的作用。随着国家经济体制和******不断深人,这种管理体制在公安实践中引发出的弊端越来越明显,必须尽快解决。

一、现行公安管理体制在公安实践中引发的弊端

在公安机关的双重领导关系中,从以地方党委政府领导为主这一方面来审视现行公安管理体制,存在的弊端主要表现在如下三个方面的矛盾:

(一)地方人、财、物管理与上级公安机关业务领导的矛盾

上级公安机关的警令有时会受阻于地方党委政府的政令,同级公安机关的主要工作有时受制于同级党委政府,造成警令不畅,有令难行。上级公安机关,主要是指担负领导职能的国家公安部、省级公安厅、地市级公安处(局)做出的涉及公安机关全局性工作的决定、决议、通知等警令,对下级公安机关而言具有权威性,必须坚决执行,但对于地方党委政府而言却不一定有权威性。如果属于单纯的业务,与地方利益无冲突或不增加地方工作难度,地方党委政府还能协助执行,下级公安机关能够落实;但如果涉及地方利益,或增加地方工作难度,如要求增加人事编制、追加办案经费、落实干部职级待遇、增设机构等,地方党委政府虽有客观原因,但主要是主观因素的限制,持消极态度,推迟执行或不执行,致使警令得不到落实。同时,地方党委政府对同级公安机关的主要工作特别是涉及人、财、物或不利于地方利益的工作或难度较大的工作,往往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消极。如江西省某县110报警服务台自1993年建立以来,曾多次向县委县政府申请发文授权,实行政府各部门联动,但因县委县政府不重视而至今无法落实。再如 1999年冬,江西省公安厅发文各级公安机关,要求派出所所长进行业务培训,但到位培训的不足20%。

(二)地方滥用行政领导权与公安机关严格执法、严格管理的矛盾

地方党委政府运用行政领导权干预公安执法活动、干预公安人事管理工作,使一些公安执法活动不能不屈从于地方领导的某些“土政策”。一是有的基层党委政府,特别是县、乡级党委政府运用地方行政权指派基层公安机关参与催交公粮、拆迁房屋、计划生育等非警务活动,有的甚至非法指使公安机关用传唤、拘留等行政强制手段、行政处罚措施随意关人、铐人、打人等。二是有的县(市)、乡(镇)党委政府受地方保护主义思想的支配,从维护地方经济利益出发,运用地方行政权干预公安执法活动,如指使公安机关插手经济纠纷、越权办案、或乱用刑事强制措施、滥关押人、以罚代刑等。三是地方党委政府一些领导个人主义、山头主义突出,不仅不协助公安机关把好进人关,反而破坏公安机关人事管理制度,如写条子荐入,将素质较差的“关系户”安排进公安机关,降低民警的素质要求。有的公安机关领导职位,不经过公安业务考察而单由个别地方领导说了算。如江西省某县,近几年提升的派出所所长、副所长都是县委常委写条子到任的。再如山西省某县,三年里6名警校毕业生进不了县公安局工作,而这三年里,该县公安局却不断从社会上进人。四是干预治安行政管理。有的地方党委政府片面从搞活经济出发,从招商引资出发,制定一些不成文的实则违法的“土政策”。如有的地方默许开赌场,不允许公安机关查处;有的地方纵容高档酒店搞“黄色”服务,不允许公安机关加强管理,还运用地方行政领导权要求公安机关加以“保护”,用以“促进”本地经济发展,等等。

(三)地方党委政府被动领导与同级公安机关争取领导的矛盾

目前,有的地方党委政府对公安工作被动听取公安机关汇报请示多,主动深人调查研究。解决实际问题少,主动牵头开展工作少。有的地(市)、县党委政府没有制定和实行定期专门听取公安工作汇报制度;有的听取汇报规定时间很短或是走形式而已;有的听取公安工作汇报时指责公安工作而不是支持、指导公安工作;有的应由地方党委政府牵头开展的工作,而实际党委政府很少过问。如中共中央十四届六中全会关于创建安全文明小区的决定,明确规定应由地方党委政府牵头,但实际上主要工作都是由公安机关独家承担。

以上这些矛盾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公安机关严格执法、依法办事,制约了公安机关战斗力的充分发挥,影响了公安机关的整体形象和警民关系,阻滞了公安事业的发展,同时也滋长了地方党委政府的地方保护主义、官僚主义作风,必然引起群众的不满。

二、建立地、市级以下公安机关“以条为主”的管理体制

现行“以块为主”管理体制存在的种种弊端制约着公安事业的发展,明显地不适应当今公安工作的实际需要,必须进行改革。但公安机关是执法部门,有其自身的特点,不能像银行搞中央直管,也不能像工商、税务搞省直管。那么,公安机关究竟应该建立什么样的管理体制呢?按照江泽民总书记在十五大报告中指出的:“根据精简、统一、效能的原则进行机构改革,建立办事高效、运转协调、行为规范的行政管理体系,提高为人民服务的水平。”并根据公安工作的发展趋势和国家法制建设的基本要求,笔者认为,省级以上公安机关保持“以块为主”,地、市级以下公安机关先试行“由党领导,统一管理,条块结合,以条为主”的新管理体制,即地、市级以下公安机关建立一套自上而下脱离地方的人事管理体制。将公安人事管理权的核心部分,即公安人员的升、降、进的决定权控制在上级公安机关手里。同时把干部选择、考核、任免权及人员的调动、招聘、辞退权由上级公安机关统一管理。这种管理体制要求在用人制度上统一引人竞争机制,业务部门全面推行干部聘任制,实行双向选择、竞争上岗、优胜劣汰、奖勤罚懒。

建立和实行这一新的公安管理体制,至少能给公安工作创造以下三方面的优势:

(一)有利于更好地适应新时期社会经济和治安状况的需要

改革开放20年来,我国的经济领域打破了传统封闭式的小“块”,使人、财、物的流动进人更大的“块”。经济的这种发展趋势,在地、市级行政区域内表现得最为突出,这就是说,我国地、市级行政区域各自的经济状况相对来说是比较接近的,其发展的速度、生活消费的水准相对来说也是比较接近的,从而使其治安状况也相近。因此,现行管理体制中“以块为主”的“块”,在更大的“块”即地、市级行政区域内已无法体现在经济和治安方面的独立意义,只有建立“以条为主”的管理体制,强化公安机关的统一指挥、监督和管理的力度,才能使公安工作在更大“块”的范围内顺利运行。

建立地、市级以下公安机关“以条为主”的管理体制,有利于各级公安机关执行国家法律与执行地方性法规的一致。一方面可以使各级公安机关在上级公安机关的统一领导下,保证全国公安工作在大局上的整体一致性;另一方面,各行政区域的党委和政府又可以根据自己区域的经济和治安状况的特点,灵活地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安工作实施领导和监督,以适应“块”内的特殊性。

这里应当特别强调的是,建立地、市级以下公安机关“以条为主”的管理体制,不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在公安系统中实行的“垂直领导”体制,后者指在公安保卫系统形成一个封闭的体系,从上级到基层,逐级实行指令性领导,地方党委和政府无权过问和干预公安工作。当然,对公安机关的管理如果忽视“块”的特殊性,一味强调“条”的领导和管理,也是不适合我国国情的。“地方公安工作是具有地方性的。如何解决地方治安问题,必须从地方实际情况出发,必须与地方各项工作相配合,必须与当地的中心工作相结合,而离开地方党委的正确领导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二)有利于给基层公安机关提供良好的执法环境

社会主义法制的基本要求是:“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公安机关要实现这一要求,就必须排除各方面对执法工作的不良干扰,创造一个良好的执法环境。特别是县、区一级的基层公安机关,要承担治安行政管理的全部具体工作和办理各类刑事犯罪案件。人财物大流动,货币、商品、劳动力跟着市场走,违法犯罪活动节奏加快,流窜作案、跳跃作案、暴力性犯罪、高科技犯罪日渐增多,各种经济成份之间的竞争、碰撞加剧,企业内部矛盾增加,社会丑恶现象禁而不止等等,都要求执法人员要有一个良好的执法环境,否则无法及时预防、制止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调查表明,基层公安机关在执法工作中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及地方保护主义等现象,许多是在外来不当干预下发生的。地、市以下公安机关实行“以条为主”的管理体制有利于减少一些地方对公安业务工作的不良干预。而“条块结合”又保证了地方党委、政府对本行政区域公安工作的监督,有利于各级公安机关实现公正执法、依法办事。

(三)有利于坚持和完善党对公安工作的领导

坚持党对公安工作的领导,这是我们应当坚定不移地遵循的一项基本原则,也是我国公安工作的优良传统和最主要的政治优势。有不少同志认为坚持党的领导,就必须使各级公安机关(包括派出所)一律接受当地党委的领导和管理,公安机关的每一项工作都必须在当地党委的领导之下进行。似乎一提到公安机关实行“以条为主”的管理体制,就是要摆脱党的领导。其实,这是一种片面理解。邓小平同志说:“为了坚持党的领导,必须努力改善党的领导”。③党的领导应当有利于保证政府和上级公安机关对本地公安机关的领导职能的发挥,有利于保障和支持公安机关正确贯彻公安政策和法律。

党的领导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组织的领导,而本是去干预具体的公安业务工作。邓小平同志曾经指出:“纠正不正之风,打击犯罪活动中属于法律的问题,要用法制来解决,由党直接管不合适。党要管党内纪律问题,法律范围的问题应该由国家和政府管。”④公安机关依照宪法和法律开展工作,与接受党的领导是一致的。因此从组织领导上说,党中央的领导是党对公安工作的最高领导;各级公安机关的党委(县级公安机关党组已组建为党委)依照宪法和法律以及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对本级公安工作实施的集体领导,就是党对公安工作进行领导的具体体现。地方党委对公安工作的领导,可以体现为配合上级公安机关党委对公安工作重大原则问题的领导和监督。这样,公安机关实行“以条为主”的管理体制,就可以避免一些地方对公安工作干预过大,保证从中央到地方的统一,进一步完善党对公安工作的领导。同时,也加强了党中央以及上级公安机关党委对公安工作的领导作用,加上地方党委的领导、监督和保障,从而能有效地保证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贯彻于整个公安工作之中,实现党对公安工作的政治、思想、组织的领导,维护党对公安工作的领导权威。


4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不能笼统的这么说。虽然现状是这样没错。以后还是会有改观的

拿谁的钱,为谁干活!

在中国这个特殊的国家里,人是大于法律的,不解决领导素质问题,怎么改都是没有用的。

5楼vvbxc

中国不光是警察部门,其他部门也一样。缺乏有效的依法监管,导致贪污、腐败的成本远远低于秉公办事。

个人认为,警察部门,5分之2的人做事。5分之2的人糊弄着做事。5分之1的人做“坏”事。

 以下是引用tomlea2000 在第3楼的发言:
一般的地方公安首长都会是政法委书记并进入常委,这也就贯彻了党对公安的绝对领导。而公安部门作为政府的一个职能部门,受上级政府领导也是理所应当的。从这一点来说,独立于党、政之外只受命于上级机关的警察机关在中国不可能存在。


从主帖来看,楼主似乎关心的是减少地方党政机关对独立执法的影响。那么在体制内寻求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即可,比如加强党政内部的监督机制,杜绝个人意志、群体意志影响法律意志。或者加强自身素质,练就一身硬骨头,一切依法办事,敢于向不适当的干扰说不。


我的意见是,楼主的提法不客观。如......

现在要求公安机关一把手进常委,而现实往往是常委兼任公安机关一把手。也就是说,常委还是那几个人,不过公安局长换了个人。以前警察干的好,可以当局长,现在呢,顶天了就是个常务副局长。局长都由政治家兼任了。公安部的初衷是想加强地方公安机关在政府内的话事权,结果地方政府一变通,局长全成了空降部队,,外行指挥内行,地方公安机关反而更丧失了独立性与话语权。


关于改革管理模式问题,在内网已经讨论的很多年了,大部分观点是管理模式改革势在必行。如同古代中国德治与法治之争一样,一身凛然正气和硬骨头固然能保证公安机关的公正性与廉洁,但前提条件要求所有的警察,从上至下,全部都是道德标兵。没有人能保证所有的人的纯洁性,为了避免一些人的不纯洁,只有用更合理更规范的制度来进行约束。


中国古代对官员的道德要求很高,士大夫们也从小苦读圣贤书。统治者用德治来统治中国。结果呢,古代中国官员的廉洁度并不高,历史已经证明了德治的失败,所以法治才能兴起。


现在你的论点不过是在公安机关范围内的德治与法治之争而已。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