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逆向思维:得天下者得民心

北斗中天大圣 收藏 0 170

古代,帝王得天下,总要说上膺天命,下餍民心,而非智竞力争而来。天命如何,人不知鬼不觉,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好了;至于民心,似乎是有些准儿的事,所以不但帝王借此来合成王朝的合法性,老百姓也跟腔学调,拿它来增加自己的幸福感:瞧啊,我就是天视天听的民!我就是载舟覆舟的水!还有格言:"得民心者得天下"--很动听,然而可惜,是句谎言。


一天,朱元璋微服出行,走到三山街,在一个老太太门口歇脚。听说老太太是苏州人,便问张士诚在苏州如何。老太太说,张士诚不战而降,苏州人不受兵戈之苦,很感念他的恩德。第二天朱元璋在朝中发牢骚:京师十万人,怎么没有一个人能像这个老太太,背地里说我的好?


张士诚为人宽厚,比朱元璋更得人心,但得天下的不是他。朱元璋起兵后行"寨粮"、"检括",与剽掠无异,却能得天下。他高兴地说:" 大明日出照天下,五湖四海暖融融。"这位弥赛亚,对民心很可能别有自己的见解。比如,他或许已觉察到民心和民意是两回事。曾有十三人因为说"朝廷法度厉害",全家成年男子都被处死,妇女流放;他的一条有名的榜令,是禁止人"不思朝廷凡事自有公论,但不满所欲,便生议论,捏写匿名文书,贴在街巷墙壁",违者全家处死。--管不了你的心,还管不了你的嘴呀?未得表露的民心,总没什么大用。


史书里总有许多材料,证明开国皇帝得民心以得天下,亡国皇帝反之。那些都是剪裁涂饰过的。朱元璋自己认为元朝之亡,在于纲纪废弛。"胡元以宽而失,朕收平中国,非猛不可。"他治道的中心是使民战栗,而对民心,则是半信半疑。明确提出"得民心者得天下"命题的是孟子。朱元璋下令把《孟子》中不顺耳的话都删掉,其中便包括所有对"民心"的讨论。若全信民心论,他不敢删《孟子》;若全不信,他不必删《孟子》。


流传有许多朱元璋治吏的故事,身受吏治之苦的平民听着很满足。不妨再看看他的治民--


朱元璋畏惧无业游民。《大诰》里明明白白地写着"逸夫处死"。榜文则说,百姓都要就业,外出要知道本人下落,到哪里去,去做什么;人们互相监督,若有人远行不知下落,或日久不回,里甲邻居不告发的,一律充军。另一条是规定看病的、算卦的,都只能在本地行业,不许远游。


按他的榜令,对说谎的人、通奸者和骗子小偷的处罚都是死刑(曾有人偷卖草束,被凌迟处死)。自以为道德无瑕的人,说不定会为此欢呼呢。但你一旦认可了这种任意处置的权力,就不要再抱怨这种权力干涉到你的生活。


比如,同姓结婚的,处死;私改名姓的,处死。违反官定的服式,穿"半截靴"的,处死;违反官定的发型,孩子剃"一搭头"的,阉割。你要喝酒吗?有"乡饮酒礼",犯者打五十,甚至充军。你要听戏吗?只许演"义夫节妇,孝子贤孙,劝人为善,及欢乐太平者",别的不但不能演,连戏本子也不能看,"敢有收藏者,全家杀了"。


还有呢。民间的医生,只能称医士、医者,不能称大夫、郎中。梳头人只许称"梳篦人",或称"整容",不许称待诏。万一叫错了呢?" 治以重罪"。又军人子弟只许演习弓马,否则便是不务正业,学唱的,割舌;下棋的,断手;踢球的,卸脚;做买卖的,充军。要是吹箫呢?"连上唇连鼻尖割了",看你拿什么吹。


除非明朝人是很特别的一种人民,否则无法想像,这样一位皇帝,这样一种统治,会得什么"民心"。


但在民间,朱皇帝的口碑竟还不错,尤其是与他的为人相比。这已不是"饥者易为食,渴者易为饮"所能解释的了。王朝自马背上得来,得民心不如得士心,得士心不如得军心。"都很狡猾"的士人,一开始或要闹点别扭,迟早要加入新朝以自保。士是民的精神领袖,还是其传记作者。士心一旦收揽,民心也就粗定了。


在底层,个体的人心与整体的民心已有很大的区别,而且,提出民心论的先贤,假设的是处于理想状态中的民人。这种状态,自秦汉以后,怎么可能接近呢?百姓在精神上早被征服,这时再谈什么民心向背,不过是拿幻象来自我娱悦罢了。


朱元璋得到了民心。明朝也得到了,而且靠着士人的越俎代庖,享祚近三百年。看来,"得民心者得天下"虽不是一点道理也没有,但有比它更有道理,也更合实情的一句话,便是"得天下者得民心"。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