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粤桂边纵队的成长过程[是粱广司令笔记]

右仆射黄飞翔 收藏 0 1093
导读:建国以来,我负责工会工作的时间较长,在漫长的革命斗争中,党、政、军、民的工作我都经历过。最近,我翻阅了前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司令员陈赓和郭天民、胡荣贵同志于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十日给我的一封信(此信原件存放在首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博物馆内),思绪万千。我当时是粤桂边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信中对粤桂边区人民全力支援前线,粤桂边纵队主动配合第四兵团围歼国民党白崇禧军队表示感谢。看了这封信,不但使我想起了粤桂边纵队在解放战争中所起的重要作用,也使我回顾了粤桂边纵队所经历的一个非常艰难,曲折的成长和发展过程

建国以来,我负责工会工作的时间较长,在漫长的革命斗争中,党、政、军、民的工作我都经历过。最近,我翻阅了前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司令员陈赓和郭天民、胡荣贵同志于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十日给我的一封信(此信原件存放在首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博物馆内),思绪万千。我当时是粤桂边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信中对粤桂边区人民全力支援前线,粤桂边纵队主动配合第四兵团围歼国民党白崇禧军队表示感谢。看了这封信,不但使我想起了粤桂边纵队在解放战争中所起的重要作用,也使我回顾了粤桂边纵队所经历的一个非常艰难,曲折的成长和发展过程。

依靠政策壮大自己

一九四八年以前,广东南路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南路特委的领导下,经过长期的革命斗争,革命运动发展很快,曾控制过广大地区。整个革命暴动地区,就有三千人的武装队伍,控制着纵有一百一十余公里,横有六十多公里的面积,人口约五十万,曾建立过48个乡政权。一九四六年东江纵队北撤后到一九四八年初,战斗在南路的我党领导的游击队处境十分艰苦。特别是自从南路主力武装一部分东进阳江、阳春两县,一部分西去十万大山地区(后转到云、贵边区)以后,南路人民武装留下的只有;遂溪八团一百人左右,化州、吴川四团一百二十多人,廉江三团二十七、八人。当时为了主力东、西征转移,把好的武装都带走了,留下的枪枝不多,而且多是有枪没子弹,只有廉江三团有一些子弹,能够进行作战。此对,敌人象入无人之境,到处横冲直撞,极其猖獗。为了防止敌人的追捕,全部游击队,有时到了一个地方,白天躲到树林、蔗地,而过一个晚上,要转移三四个地点。有的党员和地方干部则在“土地”神位下面挖一个洞口,再在屋后地下挖一个床位大小的地方,上面堆满垃圾,中间用一支竹筒来通气,白天藏在里面,晚上出来活动,一藏几个月。在这种困难情况下,当时干部和群众的思想问题很多;有的互相埋怨,有的想散伙……

为了急待扭转和解决部队及地方干部、群众的思想,使他们在困难面前看到光明,增强胜利信心,我首先以问题最严重的化州和吴川两县为重点,在东海岛、遂溪等地进行近一个月的总结和整风,弄清情况,总结失败的经验教训,消除顾虑,统一认识,纠正过去脱离群众伤害群众的错误,使大家明确了党的正确方针政策,团结了同志。在整风基础上,我们于一九四八年七月初的一个夜间,靠刀,梭标,少量手榴弹,组织了第一次袭击湛江市,参加战斗的有八团、三团、四团、五团共三百多人。由于是夜间,从“摸营"开始,到袭击成功,进展顺利,歼灭了敌保十团两个连和一个营部,缴获六、七挺机枪,一百七十多支三八式步枪,两万多发子弹。在袭击过程中,部队纪律严明,坚决不侵犯群众利益,保护工商业和人民财产;不虐待俘虏,不杀一个俘虏,并且给资遣散。这一胜仗和实行的各项正确政策,既使人心士气极为振奋,也产生了很大的政治影响,扭转了各阶层人民对我军的观感;群众都说我们是“真正的红军”。这一胜仗还充实了各团的武器装备,振奋了部队斗志,使我部队迅速扩大。南路人民武装斗争开始从被动转向主动,从低潮向高潮发展。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国民党军队张发奎的嫡系部属保安十团团长陈一林与军统张君嵩(中将)发生矛盾,张要谋害陈,陈得知消息后,先下手为强,将张君嵩、邓伯涵(少将)等人击毙。当陈一林派人来与我们联系起义时,我们坚持统战政策,先后派黄克和粤桂边军委参谋长杨应彬同志前往洽谈接收事宜。后来,陈由杨应彬领出来,带着八百多人正式宣布起义,接受我党领导,并交出当时比较先进的六、七百支步枪,五十多挺轻重机枪,四门迫击炮,十万发子弹。

由于依靠正确的政策来壮大自己,经过袭击湛江和陈一林部队起义后,使我党南路人民武装获得了大量的武器装备,为增强战斗力创造了物质条件。于是,我们大量扩充部队,很快就发展到六、七千人,在各个县也建立了武装。随后,向南先后占领徐闻,控制了海康、遂溪,向东打到吴川、梅菉,向西发展到合浦、灵山、钦县等地。到一九四九年初,部队已发展到一万多

人。从此,打开了整个南路的新局面。

正是在这样的好形势下,一九四九年六月上旬,中央来电同意成立粤桂边纵队。八月一日正式成立。纵队领导成员是:司令员兼政委梁广,副司令员唐才猷,参谋长杨应彬,政治部主任温焯华。下辖八个支队:第一支队由粤桂南地委所辖部队组成,司令员兼政委黄明德,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周斌;第二支队由雷州部队组成,司令员先是支仁山,后为郑世英、政委沈斌;第三支队由十万大山部队组成,司令员谢王岗、政委陈明江;第四支队由合浦六万大山部队组成,司令员符志行、政委陈华;第五支队由茂名、电白、信宜等县部队组成,司令员兼政委王国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陈兆荣;第六支队由纵队直属主力部队组成,司令员陈一林,政委莫逊,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何文;第七支队由十万大山和六万山之间的部队组成,司令员黎汉威,政委卢文;第八支队由桂中南部队组成,司令员兼政委杨烈,副司令员韦盛经,副政委陈清源。


配合主力 围歼蒋军

一九四九年十月十四日,陈赓部队解放广州后,立即转战广西,进一步消灭国民党反动军队的有生力量。这时,惶惶不可终日的国民党军阀白崇禧所部在我强大的南下军的追击下,正在仓皇逃窜。他们在容县、北流、杨梅至玉林一带,集中了二十多万人(号称三十万人),企图冲过雷州半岛逃往海南。为了阻击、歼灭敌人,陈赓部队日夜兼程,一天行军一百多公里。当他们与我粤桂边纵队在化州会师后,粤桂边纵队就主动密切配合陈赓部队并肩作战。我们先后在廉江、合浦与企图来接应白崇禧部队渡海的二十多万的敌人鏖战,俘虏了敌兵团司令俞英奇,师长陈直等,消灭了不少敌人,使白崇禧部队无法南逃渡海。

同时,粤桂边纵队广大指战员还积极组织广大群众开展劳军支前活动,给南下的野战军提供了大量的物资。当地的群众都称呼南下的野战军为“大军"。“大军”需要什么就给什么。当时正值冬天,部队需要的柴草、粮食、鞋等物资比较多。为了支援“大军”消灭敌人,当地老百姓尽力捐钱,捐物。有的连金银手饰,甚至穿着的鞋都脱下来送给解放军。除此之外,我们还组织担架队和民工队运送护理伤病员,很多地方的县长亲自率领担架队到前线抢运伤病员。为了及时架搭便桥,保证部队的交通,追击敌人,很多老百姓主动拿出自己的门板或床板来抢修桥梁、公路。正是在粤桂边区纵队主动配合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援下,白崇禧部队企图从雷州半岛南逃海南岛的阴谋成为泡影,他们象瓮中之鳖。最后,在敌二十多万人中只有李弥兵团一万多人逃出国境其余全被我军所歼灭。

回顾粤桂边纵队的成长和发展过程,我深深感受到,不管困难有多大,对待革命事业的信念都不能动摇,必须坚定胜利的信心,坚定执行正确的方针政策,充分依靠群众,坚持统一战线,就能排除万难勇往直前,胜利可望。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