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无双 第一卷 风起秦末 第五十二章 我是...

no1zhanlu 收藏 0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3.html


为了拉拢沈铭,在李良的安排下,李府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席来为沈铭接风洗尘。沈铭受宠若惊,虽然和李宇一见如故,但自己还欠了对方一个天大的人情,那可是救命的恩情啊,可现在看起来倒像是人家欠了自己的人情一样,这样沈铭很是过意不去,也更加想不到要怎样离开了。

席间,觥筹交错,酣畅淋漓,就连之前还有一丝疑惑的李瑶都被李家的热情所感动了,李良的妻子年纪比李良小了许多,比起李瑶来也只是大了十来岁,但是保养的极好,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许人,这位李夫人很快就和李瑶成为了朋友,李瑶这样单纯的大小姐,心思哪里比得上这样的成熟妇人。

酒过三巡,李良向妇人微微的使了一个眼色,李夫人立刻会意,“妹妹,这里就留给他们男人喝酒吧,咱们出去走走,今天天气不错,而且还是十五,咱们一起去赏月岂不是比在这里强吗?”

李瑶不疑有他,她本就是个少女,在现代社会的话还未成年哩,自然喜欢一些比较浪漫的事情,而不是看着几个大男人拼酒,于是很高兴的跟着李夫人出去了。

沈铭不是笨人,李良使眼色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看着李瑶出去了之后,这才笑道,“伯父可是有什么要紧的话要对小侄说吗?”

李良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可真是什么都瞒不过贤侄的眼睛。羽儿,还是由你来说吧。”

李宇点点头,站起身来,竟是朝沈铭深深的施了一礼,这让沈铭哪里还坐得住,急忙站起身来相扶,“李兄,这是何故?岂不是折煞小弟了吗。”

李宇笑道,“愚兄和叔父一直有一件事瞒着贤弟,还请贤弟见谅。”

“哦?”沈铭微微一愣,什么事瞒着自己?莫非他们暗中做了什么不利于自己的事情?不会是把自己的事情报告了咸阳的官府吧,毕竟自己现在可是杀害李斯的嫌疑人呢,想到这里,沈铭不由得有些紧张,不过随即一想,应该不会吧,自己的事情他们早就知道了,要是想要对自己不利也不会等到现在才是。

既是想不通,沈铭就干脆不想了,反而显得很是大方的道,“李兄客气了,小弟的一条命都是李兄所救,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也是小弟对不起李兄,哪有李兄对不起小弟的,李兄有什么事但讲无妨,你我兄弟用不着这么客气吧?”

李宇呵呵一笑,“贤弟不见怪便好,叔父和愚兄一直都瞒着贤弟,其实我们并不姓李,我们是姓项的。”

“啊?”一听此言,沈铭当时就愣了,姓项?我靠,项梁?项羽?不会这么巧吧!莫非是同名?不可能,哪有这样巧的,叔侄二人同时跟人家同名的?再说,这里可不是就是项羽的老窝吗,江东啊!

一下子,沈铭便处于半当机状态之中了,在咸阳城外遇到刘邦的时候就已经够让他震撼的了,可是没想到,竟然就是在那同一天,自己竟然又遇到了项羽,并且现在还和项羽称兄道弟,对了,自己和刘邦不也是称兄道弟的吗,一想到自己竟然和这个时代最牛的两个人建立了良好的个人关系,沈铭不禁有些飘飘然了,同时成为刘邦和项羽两个人的兄弟,这应该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吧?暗爽~

看到沈铭一副震惊的模样,项羽也有些愣了,“怎么?贤弟莫非听过愚兄的名字?”此时的项羽虽然已有天下之志,不过却终究还没有成为日后的楚霸王,名声未显,也就是江东这附近一带的人才知道自己的勇名,可沈铭,应该是西北人吧,难道也知道自己?

“这个…”这要怎么解释呢?沈铭眼珠一转,编道,“家师昔年曾是楚国人,曾经向小弟提起过项氏,今天听兄长说起自己的姓氏,不由得便想到了楚国项氏上面去了,莫非兄长…”

一听沈铭提起项氏,项羽神色一正,“不错,愚兄正是项氏后人,先祖乃是楚国大将项燕。”

“啊呀,原来兄长竟正是项氏后人,竟是项燕将军嫡孙,真是失敬失敬,”沈铭继续着自己的表演,项梁和项羽不疑有他,心中大觉高兴。

“没想到兄弟竟然知道先祖,莫非令师是…”项羽问道。

“恕小弟不能说出家师名讳,他老人家不太喜欢太多人知道他,”沈铭没有说出归元派,虽然项家的人可能会知道这个门派,不过鬼知道归元派是不是在楚国的,这个自己可没有问过,还是别搬石头砸自己脚了。

“哦,”项梁项羽同时露出一副了解的样子,世外高人嘛,都有些孤僻的,不太喜欢人家知道自己的名讳,这也正常。

“家师对项将军极为敬仰,他老人家曾经提起过,当年要不是他有事在外,必定会拼着性命救出项将军,断不会让秦人得逞,可惜啊,唉…”沈铭一边胡编乱造,一边假装低头伤感,其实是有些憋不住笑,说不定那五个老头都不知道项燕是谁呢,他们在山中一待就是几十年,也许连始皇帝都不知道吧,嗯,应该是一定不知道。

项氏叔侄却是丝毫没有怀疑沈铭说话的真实性,不由得唏嘘不已,在他们心中,项燕未必便不是王翦对手,只不过其时势不在楚国这边罢了,要是项燕能够不死,楚国也不至于被秦国给灭了,在他们看来,自然自己的先人的形象是极其光辉的,而秦人则是卑鄙无耻,侥幸得利的。

沈铭这一番胡说八道,倒是让项梁叔侄对他的评价又高了那么一点,听他的意思,显然他的师傅是个能在千军万马中救人的主,这得是多高的修为啊,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一般?得是这样的人物才能够做到吧。而且之前项梁曾经探过沈铭的内息,知道沈铭所练乃是当世一等一的内功心法,本来对他就评价极高,因此现在丝毫不怀疑沈铭的话,这小子的师傅是个牛叉到了极点的世外高人呐,看来更加要好好的笼络他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师傅是楚人!

“贤弟,既然大家都是楚人,有些话愚兄也就直说了,你觉得当今天子如何?”项羽直截了当的问道。

既然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沈铭自然也就知道了,项家这是要反了,嗯,时间上看来也差不多了吧,于是,他当然会顺着项羽的意思说话了,“不瞒兄长说,小弟认为,这天,快要变了。”

“哦?此话怎讲?”叔侄二人同时提起耳朵,紧盯着沈铭追问道。

“当年秦灭六国,虽然小弟有些不愿承认,不过事实上在嬴政的带领下,秦国确实足够强大,如果嬴政能够多活十年,哪怕是五年,大秦都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或者是公子扶苏还活着,也不会是这个样子。当然,这对咱们楚人来说倒是一件好事。”沈铭特意强调了“咱们楚人”,虽然他原本是不打算跟着项羽混下去的,不过现在看来,项羽似乎并不像历史中所写那般刚愎自用,应该不难相处吧,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输给刘邦呢?如果他真的表现的像这样能够礼贤下士的话。也许历史已经有了改变吧,嗯,李斯的死,扶苏的死,不都是改变吗?那兴许项羽和刘邦之间的命运也会改变呢?抱着这个想法,沈铭便想要在项家多留一段时间看看,从感情上来说,他还是和项羽比较亲近的,至于刘邦那个老流氓吗,唉,不提也罢。

“现在陈胜已经在大泽乡聚起数万之众,朝廷腐败,无法在短时间内有效的遏制住这股乱流,那么这就是一场大乱的开始,北方还有匈奴人和月氏在虎视眈眈,大秦的灭亡,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罢了,”沈铭自信满满的道,就算是历史有些改变,不过他仍是可以肯定大秦必亡,想一想,哪个国家禁得住胡亥这样的败家子糟践呢?

项梁和项羽对视一眼,脸上同时露出了笑容,项羽道,“兄弟此言,却是和叔父所见略同了,在此之前,我们就已经一直在暗中筹备,准备为大楚复国,依兄弟之见,现在时机可是成熟了?”

“嗯…”沈铭假装沉吟片刻,这才缓缓道来,“以小弟愚见,不如暂等些时日,现在陈胜军正在攻打陈县。陈县乃是重镇,若是为陈胜所破,必定将动摇大秦根本,对大秦造成沉重打击,到时候乱象横生,却是伯父和兄长复国的最佳时机。”

“说的好!”项梁抚掌大笑,“老夫也是这般意思,不过羽儿有些着急了,恨不得现在就去咸阳拧下那狗皇帝的头来呢,羽儿,贤侄所言你可听到?正是该等等再说,现在陈胜势大,拿下陈县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到时候,才是咱们发力的最佳时机!”

项羽笑道,“既然叔父和贤弟都是这般说,那我就等等又有何妨,就让那狗皇帝再多活些时日吧。”说着,项羽认真的看着沈铭,“贤弟,你我都是楚人,而且一见如故,愚兄想请贤弟相助,共谋大事,不知贤弟意下如何?”

“呵呵,固所愿也 不敢请尔,”沈铭应了下来,心说项羽的项羽,我就跟你混几天看看,你这人到底如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