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风雨热血情 正文 一 初到民国 第廿八章 shopping(2)

wenphon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URL] “龙哥,那个女人是不是很漂亮?”金紫萱看着靠在沙发上,闭着双眼的王辰龙,小声问道。   “是很漂亮,不过……”王辰龙睁开双眼,一把搂住金紫萱,“不过没有我的宝贝,金紫萱漂亮。”   “龙哥,那女人个子好高啊?”趴在王辰龙怀里的金紫萱羡慕地说道。   “欧洲女子本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

“龙哥,那个女人是不是很漂亮?”金紫萱看着靠在沙发上,闭着双眼的王辰龙,小声问道。

“是很漂亮,不过……”王辰龙睁开双眼,一把搂住金紫萱,“不过没有我的宝贝,金紫萱漂亮。”

“龙哥,那女人个子好高啊?”趴在王辰龙怀里的金紫萱羡慕地说道。

“欧洲女子本来就比亚洲女子高,男人也是。别看你龙哥我1米85的个子,在中国算是高的了,可在欧洲人的眼里,屁都不是,比你龙哥高的人,海的去了。”王辰龙摸着怀里佳人的秀发说道。

“吱”一声,有人进来了。王辰龙放开了金紫萱,让她坐正。

“先生,这是莎娃小姐让我送进来的茶,请慢用。”一个十六七八的金发女孩,穿着浅蓝色的工作服,长得还算漂亮,端着两杯茶放在茶几上,也是用一口流利的中文说道。

“谢谢,你的中文说得很棒,这是给你的小费。”王辰龙掏出两块大洋,左手一把拉住那女孩的右手,把两块大洋放在她的手心。这小丫头的手还真滑。

“不不不,先生,小姐不允许我们收小费,您还是拿回去吧?”见王辰龙給她两块大洋的小费,那女孩赶紧摇头,把手里的大洋放在茶几上。

有意思,那个莎娃不简单。王辰龙对自己说道。

“就算你不要,你的家人也需要呀?你这么小出来工作,也不容易,趁现在没人,你可以先拿着,莎娃小姐是不会知道的?”王辰龙又拿起大洋,硬塞到她的手里。

一说起她的家人,那小丫头的眼圈就红了。不过,没哭出来。

哦--?明白了,王辰龙暗暗点了点头,说道:“是不是給你们那个红,红俄杀了?”

那女孩没吭声,算是默认了。哎,革命,革命,总是会杀掉一批人的,难免会杀错一批人。

“你们家是富农吗?”王辰龙接着问道。

“嗯。”这次,总算是应了一声。

“哎…”王辰龙叹了口气,再过几年,土地革命战争中,先辈们一样会错杀一些富农,分他们的田地。

听见王辰龙的叹气声,那小丫头忍不住细细打量了一下王辰龙:剑眉,大眼,用中国人的话说,就是国字脸,但又不全是,算不上十分英俊,但很英武;特别是那双眼睛,又黑又明亮,好吸引人,特别是女人的眼球……

“@#¥%……”门外传来俄语的声音,是个大嗓门的浑厚的男高音,或许是经理;然后就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是莎娃小姐的声音。

听见门外的声音,那俄国女孩还是放下大洋,对王辰龙道了声谢,就出去了。

“哦!是这位先生要和我谈一宗大买卖?”一个身高近1米9,大概五十岁左右,前额已秃,留着斯大林一般胡子的俄国男人开门大嚷道。他的中文,比起莎娃小姐来也毫不逊色,看样子,他在中国呆的时间很长,不下于二十年。他身后紧跟着莎娃小姐,两人进来后,莎娃关上了门。

“不错,正是在下。在下想给自己的未婚妻买枚钻戒,要你们这最好的,还要一些珠宝项链,手链,玉佩什么的,也要最好的,高档的也要一些。”王辰龙站起来,抱拳说道,并伸出右手,想和那个白俄商人握握手。

“没问题……”那个白俄商人见王辰龙主动伸手与他握手,也伸出右手,同时对他身旁的莎娃说道,“莎娃,你亲自去挑一些名贵的拿过来。”

“好的,父亲。”莎娃微微一低头,开门而出。

哦,原来是父女两,这么高的老子,生出的女儿也这么高。

靠,这个老家伙怎么还不松手,妈的,不会是个玻璃吧?嗯?有这么用力握手的吗?太不礼貌了,不怕得罪顾客吗?王辰龙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那白俄商人,一脸的轻松样,手上又加大了力道。妈的,原来是想看看老子有多大力气,微微一笑,嘿嘿,老子是不会让你失望的,到时候,可别求饶呀。

那白俄商人见王辰龙人高马大的,是她所见过的中国人中,个子最高的,忍不住想试试这个中国人有多大力气。所以,当王辰龙主动伸手和他握手时,就加大了力道。起先,见眼前的青年没反应,就又加上了三成力道,那青年只是微微一笑。嗯?喔噢,好大的力气。

死毛子,有两把刷了,嘿嘿,老子才用了三成的力,你已经用了九成了。手里又加上一成力。

“啊--,年青人,松手,快松手,我安德烈夫算是服了你了。”王辰龙手上再一用力,安德烈夫就受不了了,痛得大叫了一声。

王辰龙一松手,抱拳道:“得罪了,安德烈先生。”

“不,不,不,该道歉的是我。年青人,你没尽全力吧?”安德烈夫邀请王辰龙坐下,他也坐在王辰龙右边的单人真皮沙发上,说道。

王辰龙端起茶几上的茶,喝了一口,缓缓说道:“我只用了四成的力道。”

“哦,上帝,你,你……”安德烈夫听王辰龙说他只用了四成的力道,惊呼道,“难道,阁下用的是你们中国人所说的,内家功夫?”

王辰龙笑而不语。

未请教先生的尊姓大名?安德烈夫问道

“在下姓王,至于名字嘛,不提也罢,很普通的一个。”王辰龙只告诉了对方自己的姓,没说出名字,王辰龙心里是这么认为的:反正以后又不和你打交道,买-次东西而以,过段时间就要去北京了,犯不着告诉你名字。

“啊,那王先生旁边的女士是……”安德烈夫并沒有因为王辰龙不告诉他的名字而不高兴,又指了指金紫萱问道。他认为,金紫萱应该是他的未婚妻,但又不肯定。

“她是我的丫环。”王辰龙淡淡地说道。

“嗯?”安德烈夫疑惑了,既然是丫环,哪有丫环挨着主人坐的?看来,不单是丫环那么简单?深知中國人的安德烈夫暗暗肯定。

“俄國十月革命后,安德烈先生沒回过國吧?”之辰龙随口问道。

“一群红色的吸血鬼!!恶魔!!”一听俄國+月革命的事,-安德烈夫吼道。

“不是吧?安德烈夫先生是这样看待那些布尔什维克人的?他们可是对俄国老百姓很好的,否则,他们革命也不会成功?”看来,逃到东北的白俄人的确很痛恨俄共人,对于安德烈夫的反咉,王辰龙-点也不奇怪。

“准道不是吗?他们抢夺我们商人的店铺,抢了店不说,还杀人。我的父母,还有莎娃的母亲,我的儿子,都被他们杀了。要不是那时我带着莎娃在这儿,我们父女俩也被他们杀了?”安德烈夫愤怒道,唾沫乱飞,“他们难道不知道,商人对国家的重要性吗?-群白痴!!吸血鬼!!”

“听说你们有些商人暗地里支持白匪军,哦,当然是他们口中称的,也难怪他们不对你们商人下手?”娘的,囗水都喷到茶杯里了,让老子怎么喝?王辰龙暗骂道。

“借囗,统统都是借囗。他们当权后,并沒有得到沙皇政府的多少金钱,他们缺钱,怎么办?只好对我们这些商人,那些富农们下手,你知道吗?开这间珠宝店的钱,是我和我的父亲白手起家,-点一点地攒起来的,容易吗?在莫斯科的那间店,比这间大五倍不止,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在莫斯科,那是属一属二的!8000多万卢布呀,连店带珠宝首饰现款,全被他们给收了!!”

“等等,打住,您说的8000多万卢布,是指沙皇时期的旧卢布还是苏联现在的新卢布?”王辰龙知道,沙皇时期的卢布可没有苏联时期的卢布值钱。

“我在莫斯科的店是20年被夺去的,你说呢?”想想那八千多万卢布,安德烈夫就心痛得要命。(靠,就心痛钱,不是被杀的亲人?)

“靠,那不就是8000多万美元?”王辰龙吃惊道。要知道,这时的卢布可是和美元几乎是等值的。黑,真他妈的黑,列宁他们那帮人也太黑了,一个安德烈夫就弄了8000多萬,全苏联有钱的商人被这么一搞,你妈的,那苏联政府不是发大财了?

“可不是,现在我这店连珠宝首饰,才值200来万大洋。你说,他们是不是吸血鬼!!恶魔!!?”说着说着,安德烈夫就站了起来,挥舞着拳头吼道,“现在,我们这些流落到东北的俄国人,生意难做呀!张作霖对我们的税收得又高,曰本人又打压我们,想低价收购我的这间店。”

你丫的,沙皇在的时候,你们这些俄国商人在东北,可是横着走的?不知依靠特权,获得了多少好处?现在,沙皇玩蛋了,新的苏联政府不鸟你们,没靠山了,他张作霖当然不吊你们?至于曰本人,东北是他们的地盘,对你们这些白俄人的有钱人,眼红得很?

“话不能这么说吧?沙皇在时,你们俄国商人依靠特权,在东北可是捞了不少好处。我看,您和您的父亲所赚到的第一桶金,应该是在东北捞的吧?别不承认,您的中文说得这么好,在中國不待上个二十年以上,是不可能说得这么好的?”王辰龙翘着个二郎腿说。心里却骂道:说不定,你老小子手上还沾有中国人的鲜血也不一定?

“这个,这个……”安德烈夫被王辰龙这么一说,没话可说了。确如王辰龙所说,他和自己的父亲所捞的第一桶金是在中国捞的,是靠中东铁路发起来的。通过欺骗、圧榨中國劳工的工钱,而得到了一笔可观的钱,靠这笔钱又和別人和伙在东北开金矿,最后才转行开珠宝店的。在吉林城的这家店,是开的第一家,后来才渐渐把资金转到莫斯科开店。他要是知道俄国会发生革命,打死他也不会把资金转到莫斯科去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