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六章 血与火的营救任务 第十六节    掩护(一)

cnkhtd163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size][/URL]                      孔建国在接到马洪的撤退命令后并没有急着马上撤退,因为这个时候半山腰和崖顶的枪声是越来越激烈了,敌人还在用迫击炮不断的轰击着半山腰,现在自己带着部队在这里坚守,还能一时的牵制敌人的火力,尤其是重火力,如果孔建国马上带着部队撤的话,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孔建国在接到马洪的撤退命令后并没有急着马上撤退,因为这个时候半山腰和崖顶的枪声是越来越激烈了,敌人还在用迫击炮不断的轰击着半山腰,现在自己带着部队在这里坚守,还能一时的牵制敌人的火力,尤其是重火力,如果孔建国马上带着部队撤的话,那么半山腰处的马洪他们可就危险了,敌人就可以把兵力都抽回去咬他们,那边现在还有枪声就说明马洪他们并没有完全的撤离,如果枪声小点也可能正在撤退,反正不管怎么说,自己带着二三四排到现在还是没有损失多少的,顶敌人一阵是绰绰有余。

现在孔建国所带领的二三四排,已经牺牲了七八名战士了,负伤的也有十几个,这些伤亡大部分都是敌人砸过来的炮弹造成的,由于自己所选的地型不错,敌人射过来的子弹没有多少能打到他们的,但是炮弹就不行了。

这时,连部文书常兵爬了过来,告诉孔建国一个消息,他们的迫击炮弹打光了,孔建国听后,当时一愣。

“妈的!不是叫你们省着点用吗!这么快就打完了!”孔建国怒道,没有了炮弹这也就意识着他们失去了远程打击的能力,根本就压制不住敌人炮火,只能用枪和火箭弹了。

“我也是这样想的,炮班的大蛋,一打就上了瘾,一连准的就把炮弹给全干光了!”常兵委屈的说道。

“你去告诉大蛋,让这小子给我拿枪当步兵去!”孔建国说道。

“是!”常兵说道。

“妈的!看来敌人的火力是越来越猛了,不行得马上撤,要不然让敌人给咬住了,可就走不了了。”孔建国大叫道,“毕成法!毕成法!”

二排长毕成法听到指导员在叫他,马上短了身子爬了过来。

“你带着你的二排在头里打,我带着三排在后面打掩护,四排长你带着伤员在二排的后面,记着大家要奋力的向外冲,我想我们冲出去时一定会遇到敌人的,不要管他,只管冲,冲出去就是胜利,告诉炮班,给老子把炮都丢了,没有炮弹的炮还不如个烧火的棍子……”孔建国把三个排的排长都叫了过来,安排了一下撤退的事情,现在听着半山腰和崖顶的枪声和炮声都小了,想必是马洪他们已经大部分撤了回去,这会也该他们撤了。

“是!!!”三个排长听完孔建国的命令后马上答道。

“指导员!俺这里还有三个火箭弹呢,你咋就让俺去当步兵去。”炮班的班长大蛋跑到孔建国的根前儿说道,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军人,是三级士官,原来是在炮兵了,后来被调到一连当操炮手,也是连里新组建的炮班班长,因为他爱和炮弹在一起,所以老士官开玩笑都叫他大蛋,新兵可不敢这么叫他。

“他妈的!你他妈怎么不早给我说,害的老子在这里还耽心呢,去去!带着你的兵扛上火箭炮去撵毕成法去!”孔建国大叫道,这时最好把还能远距离打击敌人火器给调到前边去,好在遇到敌人时能利用这些火器,打开一个缺口,冲出去。

孔建国其实是一个举止很文明的人,往日里根本不说脏话,平时还很看不惯马洪那口头话,但是这时也急是不得不说起了脏话,这时孔建国感到,说脏说真爽呀!

孔建国带着常兵走下了阵地,这时,军医李牧正带着四排的几个战士抬着那十几个受伤的战士缓缓的走过。

“李军医!”孔建国把李牧给叫住了,“怎么样?”

“受伤的战士有五个是重伤员,已经处理好了,还有两个刚刚牺牲了,其他的都是轻伤,已经包扎好了,只是……”李牧说到这里结巴了起来。

“只是什么,有什么困难快说。”孔建国说道,现在事情紧急,容不得托泥带水的。

“这五个重伤员有三个再也经不起路上的颠簸了,如果那样的话对他们不会有好处,没准他们就会牺牲在路上,当误之极是要找一个医院来治疗,可是我们现在又没有这样的条件,我怕他们支持不住呀。”李牧焦急的说道。

孔建国想到这里也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凉气,转头看向了那抬过来的几个担架,有的受伤战士身上多处包上了纱布,还有两个战士头上全部被包上了,只余下两个鼻孔露在外面,看情况不好,是呀!这些重伤的伤员都是应当受到及时的医治的,但是现在的条件不根本就做不到,这是一场没有后方的战斗,受了重伤的伤员根本就无法被安全的带回去,就算是没有受伤的战士也不一定能活着回去,就更加的不要提这些受重的战士了,再者抬着他们也会影响部队的行进和战斗。想到这里孔建国不尽的想到了出发前师政委陆平给他和马洪说过的那些话,“可以采取一些必要的非正常手段……”意思很明了呀,非正常的手段就是可以解决自己人,这种手段可以在那些被俘的女兵身上用,当然也可以用在战士们的身了,悲哀呀!这就是小兵的命运,难道就这样丢下他们吗?为了自己能冲出去,不!他孔建国决不是这样的人,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能这样做的,想到这里孔建国下定了决心。

“那也要抬着走,不能把他们丢给敌人,现在那些女兵救没有救出来还不知道呢,不能再丢下我们的战士了。”孔建国正色的说道,“牺牲了的,我们没办法不能让他们马革回尸,但是活着的我们绝对不能放弃!李军医你只要尽力了就行了,难多保下来一个战士的生命就多保下来一个。”

“好吧!我会尽力的。”李牧说道,“对了那九名牺牲战士的遗体还在这里呢,我们要不要把他们给埋了。”

孔建国看了一看手脖上的表,“看来时间不允许我们这样做了,我们不可能再支撑一段时间了,得马上撤退,要不然我们谁都回不去。”

李牧没有再说话,朝着那九名战士的遗体看了一看,无奈的低下了头,孔建国的心中也很不是个味,要知道带上他们回国,那又是多了一份的负担,即然牺牲了的无法再活转回来,就只能顾着活着的了。

二排在前开路,四排带着伤员在中间,孔建国带着三排打着掩护,边打边撤,一连的一部缓缓的撤下了阵地,只余下那九名战士的遗体还在阵地后面,他们被战友们给收拾好了军装整齐的排列在了地上,最后在撤离阵地时,孔建国带着战士们向着着他们敬了一个重重的军礼!

“快快!狠狠的打!一定要把小鬼子的火力给我压下去!”张洪生大叫道,何东吴江操着那挺重机枪狠狠的射向了路上的敌人。

“不行呀!他们躲在那边不出来,我们打不着呀!”吴江大叫道。

“那也要打!”张洪生大叫道。此时他和张大海已经上到了崖顶来了,“程雪青你马上组织大家从断崖后面撤退,记得注意别把连长给再搞伤了。”

“是!”程雪青应了一声,就马上跑过去了。

“小蒋你快点上吊篮呀!!!”张大海大声的叫道,可是蒋辉正被Y军的子弹压得抬不起头来。

“冲呀!他们只有一个人了!”郑共大声的叫道,Y军士兵听到命令后纷纷的停止了射击,冲了上去,枪声小了许多。

“啪!!!”一声枪响,那个冲在最前面的Y军士兵一下子就被爆了头,其他的Y军士兵一看还有敌人,而且枪法不错,又都纷纷的调头撤了回来。

“妈的!火箭弹给我准备,要是他再开枪,只要一露头,就对着他轰一炮!”郑共大叫道。“给我冲!!!”郑共接着又让Y军士兵们冲上去。两个Y军的火箭炮炮手扛着火箭炮做好了开火的准备。

Y军士兵又纷纷的冲了上去。

“啪!”又是一枪,一个Y军士兵一下子又被爆了头,径直的栽倒了。

“嗖~~~”一团火雾带着哨音直冲向了蒋辉所在的地方。

蒋辉开完枪就一下子滚到了一边,刚才要不是自己的动作快,反应快,再加上敌人冲上来时火力小了一些,还真抬不起头来呢。

“轰!”的一声,蒋辉原来的地方就被炸将了开来,离此不远的蒋辉也陷入了一团尘雾之中。

“卟!”蒋辉卟了一声,钻出了尘雾,所幸没有受伤,刚才要不是自己在打完枪后就滚开了,这会儿一准给炸成了烂肉了。

“嗒!嗒!嗒!…………”一阵激烈的枪声,扫在了冲上来的Y军敌丛之中,Y军士兵就像是被割倒的稻子一般倒下,火箭炮的主炮手正端着火箭筒要向那个Z国兵的位置上发射,当他从瞄准器中看到一个Z国兵也正瞄着他时,吃惊之余只感觉到自己的眼睛一热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蒋辉收起枪又马上滚到了另一边…………

就这样郑共组织了几次没有成效的进攻,在几次都是丢下几具尸体后根本就没有冲上半山腰。

阮成这时从后面赶了上来。

“情况怎么样?怎么还没有冲上去!”阮成一到就责问道,阮成刚刚从对面的Z国军队阵地上回来,当他带着部队冲到Z国军队的阵地上时,发现他们早已经撤离了,只有几具Z国兵尸体,他发现自己上当了,匆忙之中马上一边组织部队向Z国军队追击,一边马上带着一个班的人回到了自己的后院,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么长时间了,郑共他们竟然还没有攻上半山腰。

“那个Z国兵太狡猾了,他打冷枪打得很准,咱们冲不上去,再加上他们在断崖上还有一挺重机枪,具高临下,咱们……咱们不能拿人往上添呀!”郑共解释道。

“再给我打一次,你给我带队!”阮成也观察了周围的情况后,不温不火的说道。

“是!”郑共马上又组织了一次冲锋,可是结果又是以被蒋辉的冷枪打到了两个Y军士兵而谢幕。

“这是一个高手。”阮成低声自言说道,“枪法不错,冷静、狠毒同,动作快,狙击手都没有找到他。”

“要不要再来一次,这次我带队,妈的!死在这小子手里的弟兄们太多了!”郑共恶狠狠的说道。

“不!”阮成说道。

郑共倒是吃了一惊,“那牺牲了的弟兄们怎么办!”

“你还怕他们逃了不成,他们已经是没有路可走的了,四面八方都是咱们的人,他们插翅也难逃了。”阮成说道,“他们现在占据着对自己有力的地形,咱们冲上去,是要付出深重的代价的,不如不去攻击他们,让他们撤下断崖,让他们自己脱离这有利于他们自己的地形,到那时就我们说了算了,再说了四面都是咱们的人,援兵部队都正向这里赶过来,就算他们不撤下去,他们的子弹也是有限的,弹药一用完,他们就完了,嘿嘿他们支撑不了多长时间的,二营和三营现在都在他们的后面向他们的地方围过去,他们跑不了,哼……”

郑共听到这里点了点头。

此时的蒋辉正爬在地上的一个掩身内躲避着Y军打来的子弹,其实蒋辉早就在把张大海给踢进吊篮中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自己准备战斗到最后一滴血,最后就拉响胸口的光荣弹和敌人同归于尽,在他看来能多杀几个鬼子完全是自己白赚的,能活着就多杀他几个。

“小蒋!快!快!上吊篮!…………”张大海在崖顶大叫着。

蒋辉听到了张大海的叫声,但是他并没有动,其实他刚才已经听到了张洪生的叫声,可是他没有想撤,因为现在崖顶上的战友们估计现在还没有撤离,这个时候,再如果失去对半山腰的控制,那么很可能敌人就会用炮弹和火箭弹直接打击崖顶,那时上面没有撤离的人就会处于各种炮弹的轰击之中。

蒋辉又翻身向着Y军的方向开了一枪,一枪打在了阮成前面的一块小石头上,石块迸裂,吓了阮成一跳,然后蒋辉一下子又滚到了另一边。

“他妈的!你小子没死呀!我还认为你小子死了呢!”张大海透过子弹掀起的尘雾看到了蒋辉滚动的影子。

“你快上来呀,我们掩护你!咱们差不多都下去了。”张洪生也大叫道,“我命令蒋辉!你马上给我上来!快!”

蒋辉看了一看崖顶的方向,听到了张洪生的命令,即然崖顶上面的战友都撤了,也差不多了,只要他们能全出去我就是牺牲了也无所谓,要是能活着出去那最好了,咦!奇怪!敌人怎么不进攻了,难道是想…………对!他们是在等我们弹尽,妈的!不能再顶了。想到这里蒋辉打定主意,撤!

蒋辉翻身就对着对面路上的Y军开了枪,他用单发一枪一枪的打着,目的就是为了不让Y军的狙击手露头,那条路很窄,其他的地方又没有树木,他向后一步一步的走着,手中的步枪一发一发的打都会,当他退到崖壁的时候,一个翻身利索的翻进了吊篮,然后飞速的换上一个新的弹匣,再把步枪调到了连发上。

张大海和张洪生一见蒋辉翻身进了吊篮,大声的叫道,“快!快!向上拉!”

吊篮升了起来,蒋辉小心的露出了头,观察了一下Y军的动静。

“他们撤了,马上开枪,打!打那个吊篮。”阮成看到一个Z国兵的影子向后跳进了吊篮,就大声的命令道。

Y军士兵们都朝蒋辉的吊篮方开了枪,子弹如洒水般的打了过来。

蒋辉马上缩回了头,把身子倦了起来,能缩多小就缩多小,减少自己的目标,子弹纷纷的袭来,这木箱改成的吊篮根本就不防弹,子弹穿木而过,打过一第一层紧接着再穿透第二层,射向坚硬的崖壁,再反弹回来,蒋辉只能祈求老天爷的保护了,身处于这样的环境之下根本就不能做什么。

“开枪!开枪!”张洪生大叫道,何东和吴江气操着的重机枪根本就没有停下来过,可是还是打不着Y军。

“快呀!拉呀!”李乐咬着牙,用力的向上拉着,后面的刘飞和闵和也用力的拉着,吊篮一下子速度快了起来,因为他们知道有很多子弹现在正打向自己的战友。

渐渐的吊篮升的高了,避离了Y军的视线,郑共要冲上去再打,确被崖顶上的那挺重机枪给挡了回来。

但是就在这时,吊篮确突然停了下来,因为铁轮上的绳子被卡住了,两个绳子头绞到了一起,刚才李乐他们光顾着用力的向上拉着吊篮,完全的匆略了铁轮已经被使用了好多次,而两个绳头因为常走轮,已经有的地方连在了一起。

“妈妈的!快拉呀!”张洪生大叫道。

“排长!绳子……被卡住了!……”李乐叫道,他的喊声中都包杂了哭腔,眼中都快要流下泪水来了。

“怎么搞的!”张洪生也急了。

蒋辉突然感觉到吊篮停了下来,也中吃了一惊,现在他距离崖顶也就是五六米的距离了,刚才的那一幕让蒋辉至今也不会忘怀,子弹一颗颗的打来,有得直擦着自己的耳朵和头皮而过,他都能听到子弹飞过的匆哨声,木硝飞迸,石沫乱飞,他当时只能选择把自己的眼睛给闭起来,所幸的是一颗子弹也没有直接打中他,只有左肩被反弹回来的弹头给扯出一道血口,这正应他对张洪生说的话,子弹都绕着我走。

妈的!就这五六米了!蒋辉抬着了一看,是铁轮上的两根绳子绞到了一起,根本无法分开,想到这里,蒋辉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攀住了绳子向崖顶爬去,现在要是再晚的话,就走不了了。

“机枪掩护!步枪掩护!…………”张洪生看到蒋辉徒手爬了上来,就大叫道,于是一时之间机枪、步枪的枪声大鸣,阮成他们根本就无法冲上来。

四米!三米!二米!一米!到了!蒋辉一纵身就拉住刘飞伸过来的手上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